一隻金色的小雞站在院子之內。

一隻金色的小雞站在院子之內。

晨光從天空傾灑而下,投落在它的身體上。

單薄,落寞,而孤寂……

是的,到現在為止,小嘰嘰才相信一個事實。

它被拋棄了!

從離開妖界開始,公主就和它如影隨形,他們兩個就如同黏在了一起,從來沒有分開過。

可現在……它被拋棄在這偌大的傅家之中,孤單單的一個,可憐而又凄楚。

又無處畫悲涼。

小嘰嘰摸了把辛酸淚,眼睛眨巴了兩下,又一滴淚水順著它的眼角流淌了下來。

它真的不明白,它這麼活生生的一隻雞,怎麼就會被公主給忘了?好歹……他們也是相依多日的夥伴啊。

就在小嘰嘰傷心欲絕之際,一抹熟悉的身影忽的從前方而來,讓它的雞眼陡然亮了起來,嘰的叫喚了一聲,小小的身子化為流星,向著前方而來的男人撞了過去…… 「嘰嘰,嘰嘰。」

小嘰嘰悲涼的叫喚了兩聲,它的小爪子牢牢的抓住面前男人的衣袖,將眼淚鼻涕擦了他一身,那委屈哀怨的模樣,就好似是在控訴著帝靈兒的無情。

虞翎看著這小傢伙把眼淚鼻涕都擦在他的身上,不禁皺了皺眉,有些嫌棄的將它提了起來,聲音帶著冷酷:「我是奉從公主的命令,來接你離開。」

「嘰嘰。」

小嘰嘰激動的渾身顫抖了起來。

它就知道,它這麼活生生的一隻雞……啊呸,一隻鳳凰,公主怎麼可能會忘記它。

肯定是公主臨時有事離開了傅家,又見它睡的正香,沒忍心打擾它,並且還在她忙著處理事情的時候,不忘讓虞翎侍衛來接它離開。

公主她……果然是只好狐狸啊。

「另外……」虞翎自然不知道小嘰嘰心中的想法,他的眉眼冷酷了幾分,「你告訴我,公主在這裡的期間,是否有人欺負過公主?」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她是被人類與妖獸皆是捧在掌心上疼愛的人,他絕不允許有人妄想欺負她。

小嘰嘰拚命的點頭,嘰嘰的叫喚著,就像是在告訴著虞翎,那欺負了公主殿下的女人有多可惡。

虞翎眉頭越皺越緊,他沒有再次詢問出聲,一道聲音忽的從旁邊傳來,厲聲質問道:「你是誰?竟敢擅自闖入我傅家?」

一聽這熟悉的聲音,小嘰嘰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眉眼中帶著鄙視與憤怒。

看到這隻金雞表情的變化,虞翎就知道來的是誰了。

他緊皺的眉頭緩緩鬆開,逐步轉頭,視線落在了前方的少女身上。

……

南宮羽一大早就聽聞傅清塵帶著帝靈兒離開了,心情不甘之下,她沒有忍住的跑來找她,可沒想到的是,她來了之後不但沒有見到帝靈兒,反而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尤其是,這男人的眼神太過恐怖,在他的目光之下,南宮羽的身子僵硬,無法動彈,她的喉嚨滾動了幾下,也無法發出一點聲音了,心中充滿了驚駭與恐懼。

「你到底是誰?」

不過,南宮羽好歹是一國公主,她很快就回過神來,用力的咬牙,聲音凌厲的質問道。

「是不是這個女人?」

虞翎低眸,視線看向了小嘰嘰,沉聲問道。

小嘰嘰當然明白虞翎在問什麼,它拚命的點頭。

沒錯,就是這個女人想要欺負公主殿下,她是壞女人。

「很好!」虞翎揚眸,冷酷的眸光中含著凌然的煞氣,「連公主殿下都敢欺負,今日若是不給你一些教訓嘗嘗,我虞翎就沒有資格當一個稱職的護衛。」

在說完這話之後,虞翎已經向著南宮羽緩步走去。

南宮羽的臉色猛地變得一片煞白,在男人強大的威壓之下,她連呼吸都感覺到了困難。

「你到底是誰?她又是哪國的公主?」

此刻的南宮羽,即便心中有再多的恐慌,她還是沒有忘記虞翎剛才對帝靈兒的稱呼。

原來,她也是一國公主,難怪敢在她的面前囂張。

可是她不知道如今是流火帝國當道?再加上流火國有了南宮隼這層關係,修鍊資源源源不斷,她這樣做,無疑是自找死路。 「你知道南宮隼嗎?」

南宮羽眼見虞翎越來越向她靠近,她心底一謊,咬著嘴唇問道。

果然,當聽見這話之後,虞翎的腳步頓了一下,他只是稍作遲疑,那強大的威壓又再次擴散了開來。

「知道又如何?」

如今南宮公子應該與公主殿下會面了,只是不知道這得罪公主的女人,與南宮隼是什麼關係……

「你知道就好,」南宮羽露出了笑容,「南宮隼是我的哥哥。」

那一瞬,虞翎的步伐徹底的停在了南宮羽的面前。

縱然身上的威壓還沒有散去,可南宮羽知道,南宮隼這個名字,是徹底的震住了她。

當今世上,還沒有人敢和流火帝國為敵,而得罪流火帝國的代價,也並不是他們能承受的住的。

「這位公子,帝靈兒得罪我的事情,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只要她不再繼續出現在清塵的……」

面前……

最後兩字還未落下,南宮羽臉上的笑容還沒有消失。

一道強大的力量猛地從前方突襲而來,重重的落在她的胸口之上。

她的身子飛出去了數米之遠,口中不停的冒著鮮血,就連爬都已經爬不起來了。

虞翎並沒有用太多的力量,但即便如此,他的這一擊也不是南宮羽可以承受的住的。

所以,南宮羽感覺胸口生疼,似乎肋骨被人敲斷了幾根,疼的她連哭都無法哭出聲。

「如果不是看在南宮公子的面前,剛才的你,就已經是一具屍體,」虞翎冷笑出聲,聲音帶著殺氣,「下一次,你最好別再出現在我們公主面前,不然的話,就算南宮公子來了也沒有用,只能為你收屍!」

他已經手下留情了,只是看在南宮隼的面子上罷了。

當然,南宮羽沒有個半年的時光,也不可能再從床上爬起來。

「記住,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下次再冒犯她,我絕不會放過你!」

丟下了這最後一句話,虞翎從南宮羽的身體上踩過,一腳踩得南宮羽口吐鮮血,疼痛家中。

而後,那一襲冷酷的黑色長衫消失在了晨光之下,就好似……從未來過一樣。

「公主!」

侍女聽見了動靜,匆忙從南宮羽的院子里跑了出來,她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南宮羽,大驚失色,飛快的上前,想要將南宮羽攙扶起來。

「疼疼疼!」

南宮羽的身體不能動彈,一動彈就有一種撕扯般的疼痛,氣的她一巴掌揮向了侍女:「沒看到我骨頭被那混蛋打斷了?你們還敢拉我起來?若是本公主有個三長兩短,皇兄一定會殺了你們!」

侍女被打了一巴掌,很委屈的站在旁邊,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發生什麼事了?」

傅清塵邁入後院的一剎那間,就已經望見了地上的南宮羽,他稍微愣了一下,就向著南宮羽走了過去。

「清塵……」

見到傅清塵過來,南宮羽的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她臉色泛白,面容上帶著痛楚:「是帝靈兒那個賤人,她找了人來對我動手……」 「閉嘴!」

傅清塵的臉色驀地一沉,若不是現在南宮羽已經受傷了,連他都想要揍她。

「你說話好好的說,再讓我聽到你罵她一句,從此後,你滾出我的視線!」

南宮羽的臉色一僵,淚水源源不斷的流下。

她都已經受了如此重的傷,傅清塵不但不過問一句,還這般維護那個賤人。

「清塵,真的是她找人來打了我,肯定是她知道傅夫人僅任何我這一個兒媳,這才會忍不住讓人對我出手,廢了我之後,她就能名正言順的……」

「南宮羽!」傅清塵清冷的眸光中含著森森冷芒,他俯視著趴在地上的少女,嘴角掛著一抹冷笑,「我沒有你說的那般好,你們流火國的女人想要成為我的夫人,不一定靈兒姑娘也是如此所想,我和她……有著很大的差距,我只有竭盡所有力量縮短我和她的差距,她才有成為我妻子的可能。」

南宮羽愣住了。

在她眼裡的傅清塵,一向都是清冷驕傲,他還從來沒有如此妄自菲薄過。

為何區區一個帝靈兒,會讓他變得如此……陌生?

「你剛才說是靈兒的人傷了你,你怎不想過,你是如何的找她的麻煩?她的人必然看不過去,對你出手也是正常,難道你們流火帝國會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人羞辱而無動於衷?」

「這怎麼可能?」南宮羽尖叫了一聲。

別說是被人找上門來欺辱,就算她只是被人說一句,流火帝國的人都會為她報仇,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她受到欺負。

傅清塵冷笑一聲:「那你還有什麼資格責怪她?她的那個侍衛實力不一般,深不可測,並且……無論是長相,還是其他方面,各處都很優秀,你憑什麼認為靈兒姑娘一定想要嫁給我為妻?」

他縱然驕傲,卻並不是分不清的人,哪怕他只是看了虞翎一眼,也知道這個男人……無論在各方面都很優秀。

別看靈兒一直稱呼他為叔叔,事實上,他的容顏看起來也頂多二十幾歲,這樣的男子在靈兒身邊,靈兒又怎會如南宮羽所說的這般,為了成為他的妻子用盡手段?

而且,靈兒本身也是那般的優秀,必然無數男子想要娶她為妻,這也同樣是他將要奮鬥一生的目標。

「她也只是一國公主而已,你們傅家不是有個神階的祖宗嗎?現在神界與大陸合併了,你為什麼要害怕一國公主?再者,這大陸也沒有哪個國家比得過我流火帝國。」

這番話,是南宮羽忍著疼痛說了出來。

她想要讓傅清塵明白,那個帝靈兒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身份地位遠遠都不及她。

「一國公主?」傅清塵冷笑出聲,「我傅家有神階祖宗確實不錯,但是,她能有馴服三紋虎的能力,你認為她豈是普通女子?」

南宮羽想要撐著坐起來,但是她剛一動,渾身都被扯著疼痛,只能繼續趴在地上,表情很是不甘與怨憤。

「我聽說,三紋虎這種妖獸很好色,也許她只是用了美色將三紋虎誘惑了罷了,這不代表她很有實力……」 手機閱讀

「南宮羽!」傅清塵眼眸眯起,「我說過,我不許有人羞辱她,看來你絲毫聽不進我的話!」

南宮羽愕然的抬頭,再看到傅清塵眼中的怒意之後,她渾身顫抖了一下,死死的咬著唇。

這樣的傅清塵,是她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少爺。」

最終,還是傅清塵身後的侍衛看不過去了,出聲提醒道:「公主如今傷的很重,繼續拖下去的話,可能後果很嚴重,所以……」

傅清塵微微皺眉,他並不想多管南宮羽的事情,但不管如何,母親她很看中南宮羽,若是南宮羽真的在這裡出事,對他影響極大。

他如今羽翼未豐,並不是反抗傅家的時候。

「這裡沒有醫師,把她送迴流火帝國,再找醫師為她治療。」

可這樣一來,南宮羽必然會將這邊的事情告訴母親。

唯一讓傅清塵慶幸的是,靈兒已經離開了,讓她免受母親的刁難,只要等他的實力提升,羽翼豐滿之後,他就有資格去追求自己心愛的女人。

「是,少爺。」

眾侍衛皆是鬆了口氣。

他們還真害怕傅清塵會將公主軟禁了,如此一來,公主的身體肯定就無法康復,到最後東窗事發了,第一個倒霉的還是知情不報的他們。

幸好,少爺沒有任性到如此程度,至少願意放公主離開,讓公主免遭痛苦。

「不,我不走!」

南宮羽一聽傅清塵要送她離開,她頓時急了,抬手拉住了傅清塵的褲腿,淚流滿面:「傅清塵,你答應過我的,不會趕我走,我不想治療,我也不願意離開你,你不要讓我走好不好?」

傅清塵眉頭輕皺,清冷的目光掃向南宮羽,冷聲道:「放手!」

「我不放手,你趕走我,肯定是要去找帝靈兒那個狐狸精,我不會讓你們如願的,我就算死也要死在這裡,等我死了之後,帝國和傅家都會為我報仇的,他們會殺了那個狐狸精!我絕不讓你們有機會長相廝守。」

南宮羽徹底的瘋了。

她知道自己一旦離開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在將來的一段時間內,她將再也看不到傅清塵。

彼時,那個帝靈兒肯定近水樓台先得月,趁著她不在虜獲傅清塵。

她還沒有這麼傻,就算疼死,她也不會離開這裡一步!

「我讓你放手!」

傅清塵的聲音已經缺乏了耐心,眉頭越皺越深,眼裡閃著怒意。

南宮羽乾脆用兩隻手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腿,哭的淚水停留不住,凄慘又可憐。

「傅清塵,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我喜歡了你那麼多年,你為什麼從來不多看我一眼?哪怕像以前一樣冷淡,也好過對我如此殘忍,你真的要為了一個帝靈兒,抗旨不尊,且違背了你娘的命令?何況,我那樣喜歡你,你又怎能如此狠心?」

這話說的,就好似她喜歡傅清塵,傅清塵也一定要給予回應才對。

愛情本就不可強求,偏偏南宮羽追求了傅清塵如此多年,她也沒有明白這個道理……

本書來自 傅清塵腳步一頓,他回頭望了眼南宮羽,清冷的眼眸中毫無感情,聲音淡漠。

「你喜歡我是你的事情,可我……從來不喜歡你。」

當這話落下之後,傅清塵就已經用腳將少女給推了出去,頭也不回的往前方的方向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