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長老均是搖搖頭,他們也是第一次撞見這種奇葩的人,而且還是一個五歲的小娃兒。

三個長老均是搖搖頭,他們也是第一次撞見這種奇葩的人,而且還是一個五歲的小娃兒。

“大哥,大嫂,以齊兒目前的情形來看,他的晉升光色一直不散,齊兒很有可能越階晉升。”

沐雲寒有些激動的說道。

封神之召喚猛將 “越階晉升?雲寒,什麼意思?”

沐雲軒不解,還有能越階晉升的辦法?

“就是說,齊兒現在煉製的丹藥是玄級七品,但是齊兒如果是越階晉升的話,齊兒煉製出來的丹藥很有可能會越階好幾階,可能會越到神級一品到三品之間,而且齊兒煉製出來的丹藥也是和他越階之後的等級是一樣的品級。”

沐雲寒的語氣很激動,他還從來沒有見過煉丹師越階晉升的,既然出現在了他們沐家。

“看來老天給了我們丹閣一個大大的驚喜。”

劉長老笑米米的開口。

他身邊的三位長老同樣驚喜不已。

蘇齊不斷的吞噬如潮的玄氣,源源不斷,吞噬丹田的吸納已經趨於飽和,終於似乎打快要破了兩股力量的桎梏般,蘇齊覺得渾身壓力一輕,吞噬最後一絲玄氣後。

蘇齊猛的睜開眼眸,丹爐下的火焰也變成了淡淡的藍色。

蘇齊估摸着自身的實力,微微感應了一下,蘇齊心裏大感吃驚,這一次突破,他知道自己實力會增進,卻沒料到會增進如此大,直接越階神級三品,天才,他孃的,他成天才了,蘇齊得意得神采飛揚。

蘇櫟一看弟弟晉升好了,心裏也很開心,平常沒有一絲笑容的他,脣角微微上揚着。

“這到底是晉升了幾階了啊?你看齊兒那神采飛揚的樣子,顯然有些高興過頭了。”

君子兮看着蘇齊,漂亮的臉上鳳目一眨一眨的。

“看不出來,等齊兒煉製好丹藥以後纔會知道。”

沐鈺楓搖了搖頭,總之是不會在玄級七品了。

蘇齊操控着火焰的溫度,看着火的顏色,剛剛到接觸點,蘇齊瞬間熄了火。

一陣好聞的香味傳遍全場,蘇齊把丹藥放進玉盒。

遞給劉長老,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下,快速的收起丹爐,小手擡起,快速的擦了擦臉上的汗,朝着蘇紫陌奔去。

“孃親,孃親……。”蘇齊起身大聲的喊,那一臉激動的表情,可愛的不要不要的。

“齊兒越階晉升了,神級三品……。”

蘇齊大聲的宣告結果。

譁……!

衆人一聽,一臉的呆滯,更加的風中凌亂,有的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蘇齊這一路走來,太讓人意外了。

神級三品丹藥,要不要這麼雷人……?

衆人華麗麗的如雷劈!

姬煜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蘇齊的背影。

冷冷的說道:“哼!神級三品,怎麼可能?”

可是那陣陣幽香純真的味道卻欺騙不了人。

姬耀天一雙混濁的眼眸瞪得老大,一臉的不相信,神級三品,怎麼可能……?

神級三品的煉丹師,可是可望不可及的距離,換做其他人,就算是資質好的,也要過了二十五歲左右才能修煉到神級三品,何況蘇齊只有五歲,不想震驚天下都難。

“孃親,快抱抱寶寶!快抱抱寶寶!寶寶今天表現可是很好呢!”蘇齊興奮又得瑟的伸着雙手,他好想孃親抱抱他,他太激動了。

蘇紫陌伸開雙臂,笑意絕絕的把兒子抱在懷裏。

“兒子,今天的表現不錯,這個月你的豬蹄和雞腿,孃親讓你吃個夠。”

蘇紫陌笑着捏了捏他可愛的小鼻子。

“孃親,就知道孃親是最疼齊兒的,只要天天能吃到好吃的,齊兒會更加勤快的修煉的。”

蘇齊笑得大眼眯成了縫,孃親要是永遠都這麼好就完美了。

可是願望是美好滴!現實是骨感的,寵起來無度,生氣起來無情,這就他老孃。

皇后看着興奮不已的母子兩人,鳳目裏快速的閃過一絲暗芒,今年煜兒還是拿不到第一嗎?

神級三品,神級三品,四個長老看着丹盒裏八顆乳白色散發着清純香味的神級三品元神還魂丹,早已經激動着說不出話來了。

姬芮緊咬着牙關,她並未感受到蘇齊的強,她也以爲哥哥能那第一,沒想到卻是被一個小屁孩給奪去了。

看着沐雲軒看着蘇紫陌那溫柔的表情,她心裏就嫉妒得發狂。

沐雲軒,那個高高在上,如神袛一樣的男人,一直都是她姬芮想要嫁的男人,讓人跌掉下巴的是,他居然娶了人人可欺的蘇紫陌,她想不通,也不甘心!

在說來參加煉丹大賽的人大部分都是豪門世家和皇族的子弟,大家等了一年之久,第一次就被蘇齊超了好幾品,讓他們的心裏怎麼能平靜得下來,個個羨慕又嫉妒的看着蘇齊。

而且那些坐在皓月皇身邊的世家,互相交頭接耳,還時不時的看向蘇紫陌母子。

“鈺楓,你有一對好孫兒啊!讓朕都很羨慕,神級三品,有些人修煉一輩子也不一定有這樣的成果,看來丹閣又有福了。”

皓月皇龍顏大悅,看着蘇齊的身影,更加喜歡了幾分。

“皇上過獎了!”

沐鈺楓笑得合不攏嘴,心裏很贊同皓月皇說的話,他沐鈺楓也算是有福之人,兒孫都沒有讓他失望過。

君子兮更是一臉燦爛的笑容,她的寶貝孫子都很厲害。

“齊兒,只要你孃親抱,不要爹爹抱嗎?”

沐雲軒埋怨的看着蘇齊,這個小沒良心的,一高興就把他給忘記了。

“要,爹爹抱抱寶寶!”蘇齊又把手伸向沐雲軒。

蘇紫陌到是也沒有阻攔,把蘇齊遞給沐雲軒,三人讓人看着十分的溫馨。

慕容邵峯泛着苦澀的笑容,一雙驚豔絕絕的桃眸,始終停留在那張人神共憤的容顏上。

“爹爹,齊兒厲害吧?”蘇齊樂呵呵的看着沐雲軒,那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有些粉雕玉琢。

“厲害,不過也不能這般器滿得意,別人看了會記恨於你。”沐雲軒捏了捏他紛嫩的小臉,周圍那些憎恨又憤怒的眼神可沒有逃過他的眼眸。

蘇齊瞬間笑得一臉的天真無邪,“爹爹,路是自己走出來的,別人想嫉妒,那是嫉妒不出來的,齊兒能有今天的成就,不知道比別人辛苦了多少倍呢?”

“沐雲軒,齊兒能有今天,的確比別人付出了很多,在崖底的時候,他們兄弟兩人每天修煉八個時辰,一個月只給他們兩天時間休息。”

蘇紫陌難得出口解釋,也許是因爲蘇齊而高興,也或許是因爲心裏已經又了沐雲軒的存在,但不管是因爲什麼?她心裏此刻並不討厭沐雲軒。

“你啊!”沐雲軒一臉幸福的看着她們母子,俊逸的臉上,風華絕代。

看着沐雲軒去抱一個孩子,熟知沐雲軒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歡別人靠近,而且有潔癖,君子兮不由得又多看了兒子幾眼。

“雲帆,蘇齊到底是不是人啊!哪有一個五歲的小孩子這麼猖狂的,啊?太恐怖了,太讓人難以置信的,看來我要和你絕交了,在這兩個小子面前,我堂堂王爺都要擡不起頭來了?”

慕容星辰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帆說道,一雙眼眸卻在蘇齊身上打轉。

哥哥是金玄期九階高手,弟弟是神級三品煉丹師,還要不要讓人活啊!慕容星辰心裏抓狂得緊。

“只要資質有個差不多,水磨工夫都能突破,但蘇齊不同,從玄級七品突破到神級三品,算算時間,蘇齊也不過只用了一個時辰而已,一個時辰的時間,別人甚至要兩年活着是幾十年才能跨越的距離,這放在任何人身上,都讓人感到異常恐怖。外人我們可能不清楚,但知曉雲寒吧!他的天賦也算是極好的,半年時間一階一品,這蘇齊兄弟兩人實在是想想就讓人覺得恐怖。”慕容星辰嘮嘮叨叨的,想着皇兄搬去明月山莊住了,他也要不要過去湊湊熱鬧。

“你眼睛又沒有瞎,是不是人你自己不會判斷啊!不過你這嫉妒的心裏我明白,啊!在嫉妒齊兒也是我大哥的兒子。”

沐雲帆一臉得瑟,不過心裏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以後爹爹和孃親一定會把他和那兩個小傢伙做對比。

看着全場的人把目光都交集在蘇齊的身上。

姬煜臉色陡然變得煞白,如果沒有蘇齊出現,他玄級九品丹藥一定會奪得第一,而且他敢保證,參加比賽的煉丹師裏,沒有一個煉製出來的丹藥能有他煉製出來的丹藥純,這蘇齊的成長時間太恐怖了,五歲就是神級三品,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將這個蘇齊給除掉,被一個僅有五歲的孩子超越了自己十幾年來的辛苦,姬煜心裏徹底惶恐了,他一向是倍受矚目的,而今天,卻被一個五歲的孩子搶了風頭。

站在姬煜不遠處的女子也是一臉陰沉的看着蘇齊。

場上的人爭先賽說,蘇齊瞬間成了整個皓月國最熱的話題。

“吾皇,老夫有一個請求,還望吾皇成全。”

這時,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劉長老轉身,恭恭敬敬的給皓月皇行了禮。

全場瞬間靜了下來,想看劉長老有什麼打算,在丹閣,可是劉長老說了算。

“劉長老請說!”

“吾皇,蘇二公子……。”

“等等,劉長老……。”

劉長老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君子兮打斷。

劉長老看着君子兮,不明所以。

“長公主,您這是……。”

劉長老,什麼蘇二公子?齊兒是君子兮的孫子,蘇紫陌是我沐家的兒媳婦,叫什麼蘇二公子,趁着今天大家都在,本公主也趁機宣佈一下,明月山莊的三個孩子是我沐家的孫兒,蘇紫陌是我沐家的兒媳婦,省的那些個不長眼睛背後罵我三個孫兒。”

君子兮說這話的時候,目光陰沉的看着姬芮,那陰沉的目光中,滿是警告。

姬芮目光閃了閃,沒有在意君子兮的警告,她明面上動不了蘇紫陌,害怕暗地裏動不了她嗎?想做雲城聖主夫人的位置,也得看她姬芮同不同意?

“是,長公主。”剛纔他們四位長老一直在賽場上檢查藥材,對剛剛發生的事情雖然有耳聞,但是並不確定。

臺下的人竊竊私語,一個個的都很羨慕蘇齊的出生。

蘇紫側目看着君子兮,臉色有些陰沉,這君子兮搞什麼鬼?以爲她這樣做了齊兒和櫟兒,馨兒就會回到雲城成爲她們沐家的人嗎?

“娘子,你不高興嗎?”

沐雲軒看着蘇紫陌臉色陰沉,眸子也黯淡了下來。

“你覺得我應該高興嗎?你自己孃親的性格你不會不瞭解吧?”

蘇紫陌可不覺得君子兮是真心接受了她,君子兮把齊兒和櫟兒的身份散佈得人盡皆知,只不過是想讓世人知道齊兒和櫟兒的存在能給沐家帶來更多的榮耀,當然,這裏面有君子兮的多少真心在裏面,她蘇紫陌看不出來,她唯一能看得出來的便是,這君子兮看她的眼眸並不真心。

人生的路看起來很長,其實很短,有的時候,她真心想去珍惜,可當她邁出那一步以後,又有多少顆真心會包容她呢?

“娘子,相信我,孃親不是一個壞人,她一定會真心接受你是沐家的兒媳婦的。”

沐雲軒瞭解自己的孃親,要是孃親心裏沒有蘇紫陌,她便不會當着衆人的面說出蘇紫陌是她的兒媳婦這句話的。

“這事我們以後再說?”

蘇紫陌淡淡的回答,一雙眼眸裏滿是清冷,看了看沐雲軒懷中的兒子。

“齊兒,去劉長老身邊去。”

“是,孃親!”

蘇齊湊到沐雲軒的耳邊,小聲的說道:“爹爹,加油!看孃親的就知道孃親已經不排斥爹爹了,再接再厲,很快孃親就會原諒爹爹的! 序列玩家 到時候馨兒回來,我們就能一家人團圓了。”

“爹爹知道,齊兒要相信爹爹纔是,去吧!”

沐雲軒把他放下,蘇齊笑米米的朝着他們搖了搖手,才邁着小短腿走去。

“皇上,老夫想讓沐家二公子到丹閣來做鑑定閣的管事,專門負責神級三品以下的丹藥做鑑定,以二公子神級三品煉丹師的能力,定能勝任此事,而且也能讓整個丹閣的煉丹師以二公子爲榮,小小能得此修爲,實在是驚天地泣鬼神,經我們四位長老商量後,一致同意二公子勝任此事。”

皓月皇聽完劉長老的話,欣賞的看着蘇齊,微斂着的眼眸裏閃過一抹精光,讓一個五歲的孩子做丹閣的鑑定師,這到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本章完結- “嗯!這個主意倒是不錯,畢竟你們四位長老是我皓月國唯一四名超越神級的煉丹師,丹閣是以實力爲主,眼下丹閣會在增加煉丹師,你們四位年事已高,讓神級三品煉丹師的蘇齊做丹閣的鑑定師,朕也放心。”

皓月皇點了點頭,同意劉長老的說辭。

“齊兒,朕親自邀請齊兒,齊兒不會給皇爺爺擺架子吧!”

皓月皇一臉笑意絕絕的看着蘇齊,看着那粉雕玉琢的小臉,他也喜歡得緊。

蘇齊沒有急着回答皓月皇的話,而是把目光看向蘇紫陌和自己的哥哥。

寵妻無度:傅少,輕輕吻! 蘇櫟一般以自己的孃親爲主,見蘇紫陌點了點頭,他也點了點頭回應蘇齊。

“既然是皇爺爺邀請!齊兒那有架子可擺,只要皇爺爺不嫌棄齊兒是一個小孩子便可。”

蘇齊笑米米的,爲學患無疑,疑則進也,天也想到這丹閣裏混混,不但能打探一些有價值的祕密,自己也能學到一些東西。

“好……!”皓月皇笑着點了點頭,很滿意蘇齊的答案。

這時,姬耀天從椅子上站起,彎着腰着到皓月皇的面前。

一聽,人羣裏炸開了鍋,議論聲一浪高過一浪,剛剛蘇齊兄妹三人的身份就讓他們震驚不已,這下又受皓月皇親自邀請成爲丹閣的鑑定師,這萬寵集一身的蘇齊,讓人羨慕到抓狂。

“哇!親自被皇上邀請成爲丹閣的鑑定師,這蘇齊簡直是一步登天啊!”

“就算是一步登天,那也要有實力才行啊!”

“嗯!這樣的實力在整個皓月皇裏甚至四國之間是在不出來的。”

“皇上,老臣斗膽,請皇上三思,丹閣樹立上百年,厲來沒有四十歲以下的丹藥鑑定師,二公子雖然天資聰穎,但畢竟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只怕不能服衆。”

姬耀天的話很明顯,他不同意蘇齊做丹閣的鑑定師。

要做也是他的兒子姬煜來做,一個五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是一個神級三品煉丹師,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舞弊在裏面。

皓月皇一聽,龍顏瞬間不悅,犀利的看着姬耀天。

這個鎮國公是越來越放肆了,當着天下百姓的面也敢薄他的面子,金口玉言,且能兒戲。

君少辰目光閃了閃,沒有說話。

皇后靜靜的坐着,對父親的做法也算是默認。

緊接着,一個穿着朝服的中年男子也走到了皓月皇面前。

而此時,蘇紫陌和沐雲軒也回到了座位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