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不。

不。

不行!

契妻只歡不愛 梵剎目眥欲裂,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意,並不甘心就此放棄。

他是萬年難遇的天才強者!

他是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

他要開創大同盛世!

他要一統整個神浩星!

還有這麼多宏圖霸業沒有完成,豈能在這裡倒下。他還有希望,最後一線希望。

梵剎在極端情況之下,竟然打破了武道瓶頸,更進了一步。原本他是玄神巔峰,再進一步自然是道域境!

他周圍化作了蓮花的世界,一朵朵白蓮旋轉升騰,這是一種非凡的創造,不是普通的武道手段所能比擬。

同樣是一朵蓮花,畫出來那就是一張紙,雕刻出來那就是一座雕像。

用道域境創造出來的小天地,就是一方世界,有著種種奇效,不同的道域,效果也會有所不同。

千人千面,道域也是一樣。

梵剎一直以白蓮做為自己的代表,對此情有獨鍾,他凝聚出來的道域,就是白蓮的世界,猶如佛門聖土,透著神聖之感。連他身上的紫星曼陀羅劇毒,都被白蓮凈化了很多。

臨時突破!

半步跨入道域境!

白蓮道域擴散開來,將范浪籠罩進去,形成強大的壓制,令他渾身一沉。

范浪大皺眉頭,心裡暗罵一聲,他娘的,今天碰上「龍傲天」了?怎麼還帶臨時突破的?

這發展不對啊!

「哈哈哈哈,道域境,我突破到道域境了!這真是因禍得福,現在我還有什麼好怕的。范浪,謝謝你,太謝謝你了。你是我最強的敵人,將我逼上絕路,使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現在我半步道域境,已經初步凝聚出了道域,實力大大提高,凌駕在了你之上。顫抖吧!下跪吧!臣服吧!」

梵剎得意洋洋的大笑道。

范浪沒有回話,而是催動力量,左右手同時施展不同的武學,左手施展的是林昊的畢生絕學「玉帝天王鎮」,右手施展的是風流離的絕學「清竹劍法」。

他得到過這兩位已故強者的傳承,其中殘留了兩者的力量,在他的左右手兩邊,各自凝聚出一道法相真身,左邊是帝王林昊,右邊是劍客風流離,兩者栩栩如生,彷彿再世重生!

「借你們兩位的力量一用!」

范浪悍然進攻,兩種強大武學同時施展,左右兩邊的強者法相,與他一起出手,失傳多年的絕世武學,於此刻重現人間,這是曾經滅世的力量。

「帝王一怒屠天下!」林昊手托玉璽,做出壓制姿態,彷彿帝王下令,屠戮眾生。

「竹深樹密蟲鳴處,時有微涼不是風。」風流離一劍斬出,霎時間竹影飄搖,比起范浪這個後來者,多了幾分高風亮節的瀟洒超然之感,與清竹劍法完美契合,畢竟他才是這門劍法的創造者。

范浪得到兩位強者的傳承相助,強行突破了梵剎那剛剛成型的道域,將一朵朵白蓮粉碎,直至衝殺到梵剎的面前。

范浪的攻擊,林昊的攻擊,風流離的攻擊,三者歸一,一起轟擊在梵剎身上,簡直摧枯拉朽,將梵剎的身體轟碎,連丹田都差點轟爆。

梵剎受此重創,剛剛凝聚出來的道域破碎開來,再也難以成型。他倒飛而出,一路摔落在地,身體只剩半邊,渾身紫氣繚繞,劇毒完全爆發。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我已經突破到了道域境,卻依舊不是他的對手,他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這還是玄神嗎?我的實力在玄神當中就夠逆天了,他怎麼比我還強出這麼多?」

梵剎瘋了,真的瘋了。

他今天大起大落,從希望變成絕望,從絕望看到希望,然後再次陷入徹徹底底的絕望。

他臨時突破,甚至凝聚出了道域,超越了自我,卻還是不敵范浪,僅僅一招碰撞,他的道域就被打碎了。

范浪降臨下來,低頭看著梵剎,說出了令人崩潰的話語:「爆發又能如何,大喊大叫又能怎樣。你我之間的差距,已經猶如鴻溝,不是你能彌平的。從我到來的那一刻起,你的命運就註定了。」

「范、范浪……你不能殺我,再給我三天時間,三天我們再戰一場。」梵剎也不知道是在商量,還是在請求。

「三天?做你的大頭夢!」

「我之前給了你三天時間,你如果真是頂天立地的強者,就該再給我三天!」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想用三天時間來穩固你的道域么,可惜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我並不是什麼頂天立地的強者,因為天地都已經被我踏在腳下。我頂天,天擋不住,我立地,地載不動!」

范浪說罷,出手進攻,要給予梵剎致命一擊。

雙方大戰一場,各顯神通,終於分出了勝負。就算梵剎再怎麼頑強,現在也已經油盡燈枯,足以將他置於死地。

范浪一劍斬落,劍光明明煌煌。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異變陡生!

一道來自第三方的攻擊驟然殺至,將范浪的攻擊抵擋下來,竟然顯得遊刃有餘。

一個略顯戲謔的男子聲音,也在此刻響起。

「要是把他救走,你應該會很抓狂吧?這會是一大樂事。」 原本大勢已定的局面,突然有了變數,竟然有第三方的人出手,擋下了范浪的攻擊,保住了梵剎的性命,還有閑心說了兩句風涼話。

出手的人是誰?

范浪反應敏銳,心中生出疑問,立即有所行動,釋放無窮威壓,死死壓制住梵剎,然後投眼望向了剛才出手搗亂的傢伙。

一名俊美到妖艷的魔族男子,映入了范浪的眼帘。

這名魔族男子面容白凈,臉上掛著邪魅的微笑,一雙丹鳳眼魔光閃閃,身穿著黑紅兩色交織而成的衣甲,衣甲各處點綴著彎鉤狀的裝飾品。他的雙手是利爪,指甲有兩尺多長,既鋒利,又尖銳,堪比神兵利器。在他的後方,甩動著一條長尾,尾巴的末端生有一張更大的利爪,指甲長七尺,猶如五柄大刀。

范浪目光閃爍,為之動容,一眼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一個本不該出現的魔王,竟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歷史軌跡,又一次有了變化,被那小小的蝴蝶翅膀,扇起了凜冽狂風。

眼前的魔王全名叫做「八苦魔羅天」,是十四星級的大魔王,實力堪比道域境!

按照范浪所知的歷史軌跡,八苦魔羅天應該在幾年之後才降生,從煉獄大陸的萬惡之源中來到神浩星,帶來無窮災難,導致生靈塗炭。

本該在幾年後誕生的魔王,卻提前幾年出現在了這裡。

只有一個答案能夠解釋這種情況。

一定是因為神浩星最近大戰頻頻,傷亡慘重,導致怨聲載道,邪念加重,所以才讓八苦魔羅天這個大魔王提前降生了。

人族與魔族的關係相輔相成,彷彿陰陽兩面,人世越渾濁混亂,萬惡之源吸收到的邪念就越多,越容易誕生強大的魔王。

神浩星最近的情況,真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這種亂世是魔族的樂土,會讓魔族的數量與質量都隨之提高,為人世帶來更大的禍端。

當然,這些都只是合理的推測而已,實際情況可能有所出入。

范浪心思電轉,做出了當機立斷的選擇。

他收回目光,二話不說,再次出招攻向梵剎,這一次所用的攻勢更加兇猛,手臂上的小龍與劍氣合而為一,化作一頭劍氣大龍,對著梵剎撲了過去。

那名魔族男子微微一笑,再次出手強行干預,揮舞背後的鋒利「尾爪」,將范浪的劍氣一爪粉碎,還釋放出一層魔道結界,籠罩在了梵剎身上,結界之上冒出了許多張扭曲的人臉,人臉的額頭寫滿「墮落」「貪婪」「暴戾」之類的詞眼。

「范浪,我剛才說了,不會讓你殺他的。」魔族男子擋在了梵剎與范浪之間,身上的魔氣並不如何強盛,卻有種十分內斂渾厚的感覺。

「你是誰?」范浪試探道。

「聽好了,我的大名叫做八苦魔羅天,是天上地下第一魔!」

看來,名字沒有變,確實就是范浪所知的那位大魔王。既然名字沒變,那性格以及方方面面的能力,應該也沒有變。

這會是一個超越梵剎的勁敵!

光是想想八苦魔羅天的種種本領,就讓范浪感覺棘手。

真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掀起的是更加猛烈的巨浪。

魔族的性格往往都很極端,魔羅天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反覆無常,捉摸不定。

他的核心魔性是「空虛」,覺得一切都索然無味,種種欲**望都難以讓他提起興趣,他無所求,無所愛,只能不斷尋找,不斷嘗試,想要找東西填補內心的空虛。

他會出現在這裡,肯定是來攪局尋樂子的,早早的就埋伏在了這裡,就等著關鍵時刻出手。

說白了,這就是個不知道該幹嘛,所以就到處搗亂的貨色。

「也好,反正早晚都是個禍害,提前出現,提前解決。再大的風浪,豈能大得過我范浪!」

范浪把心一橫,再一次強勢出手,催動兩位古代強者的法相真身,三者聯手進攻,攻勢毀天滅地,既進攻魔羅天,更要將梵剎置於死地。

八苦魔訣·生苦!

魔羅天出招應對,雙爪當空虛畫,面前浮現出一團漩渦,一個巨大的魔嬰從漩渦當中擠了出來,被擠壓得嗷嗷啼哭,聲音蓋過驚雷,震耳欲聾。這啼哭的魔嬰,蘊含著恐怖的能量與威能。

兩者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強強對決,鬥了個旗鼓相當,比之前跟梵剎交鋒之時還要猛烈。

范浪的攻勢餘波殺向梵剎,又一次被魔羅天抵擋下來,兩者當空交鋒,連連碰撞,一個是人道強者,一個是魔道強者,道與道截然不同。

梵剎看著這一幕幕,硬撐著飛了起來,爆發出求生意志,催動殘存的力量,令傷口迅速復原,重新長出了血肉。

「多謝這位魔族強者搭救!」梵剎感激道。

魔羅天聞言,分出一股力量,重重的抽了梵剎一巴掌,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告訴你,不要謝我,再跟我說謝謝,我一定殺了你。」魔羅天恐嚇道。

梵剎被這一巴掌抽的不輕,面露怒容,卻又不敢多說,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他好心好意道一聲謝,卻招來了這樣的待遇。

「梵剎,我來擋住范浪,你趕緊給我滾蛋,有多遠滾多遠。不要讓我失望,逃走以後,一定要做點有趣的事情。」魔羅天道。

梵剎冷哼一聲,沒有回話,而是直接行動,閃身欲逃,心裡還在安慰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云云。

范浪見此情景,內心更加焦急,揮劍當空畫圈,召喚出一支龍魂大軍,還叫來了援兵,讓天縱丹聖、金陽戰獅等等一起追殺梵剎。

就在這生死關頭,突然有數股強大的魔氣爆發,有數名魔族強者衝天而起,他們全都是魔羅天的手下,聽從魔羅天的號令,竟然出手幫助梵剎這個人族來開道斷後。

這種魔族幫人族打另一伙人族的局面,簡直世所罕見。

在這些魔族強者的幫助之下,梵剎逃出生天,一路飛離了戰場。

「給我死!」

范浪一劍斬出,化作咆哮的青龍劍氣,對著梵剎追了過去。魔羅天橫加阻攔,揮爪將青龍劍氣撕碎。

僅有一道殘存的劍氣餘波傷到了逃走的梵剎,但是沒能殺掉他。

這道劍氣是范浪最後的手段,其中隱藏著一道琉璃色的綠光,神不知鬼不覺的融入了梵剎的身體。

這是琉璃照天功種下的標記,不管梵剎逃到天涯海角,范浪也能憑此找到他! 既然殺不死梵剎,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其身上留下標記,以便以後有機會再去追殺。

原本的大好局面,因為魔羅天的攪局,變成了現在的爛攤子。

梵剎是范浪的敵人,也是騰龍大陸的敵人,帶來種種威脅,帶來次次碰撞,如今卻逃之夭夭。

放虎歸山,必成後患,況且梵剎何止是虎?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算在魔羅天的頭上!

范浪目光冰寒,怒意火熱,轉頭望向了魔羅天,這位新出現的大敵。

一人一魔,凌空對視。

魔羅天欣賞著范浪憤怒的表情,略感失望道:「我感受到了你的憤怒,本以為戲耍人族的最強者會是一大樂事,結果卻沒我想象的那麼有趣。」

「拿我找樂子,是要付出代價的。」范浪寒聲道。

「呵呵,你殺不了我,從剛才的交鋒就能看出來,你我之間不相伯仲。」

「那就繼續打吧!殺不死梵剎,就換成拿你開刀!」

范浪怒喝一聲,挽動手中龍鱗劍,化作劍甲形態,周身包裹了一層鋒利的劍刃。他身形一閃,出現在魔羅天上方,以開天闢地之勢,揮劍斬了下去。

虛空中的神龍法相噴吐光束,配合范浪攻擊,洞穿了蒼穹之壁,降臨到了人間。

「人有人的道域,魔也有魔的道域,我的道域可跟梵剎那種新出爐的半吊子不同。」

魔羅天自信滿滿,出招應對,催動自身的「魔道域」,周圍霎時間浮現異象,為萬物蒙上了一層妖異的紅光。

魔道域·紅塵盡滅!

這是魔羅天創造的天地,有著獨特的運轉法則,彷彿一方小世界。這個世界里萬物嫣紅,紅的刺眼,然後一切為之消亡寂滅,既可以毀滅敵人,又可以化解種種攻擊。

范浪的劍氣落入這片紅艷艷的魔道域之中,瞬間破滅消失,連魔羅天的邊都沒能沾到。

魔道域·八苦八難!

魔羅天強勢反攻,轉化出另外一種魔道域,令周圍奇景變換,形成了八個畫面,分別對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

這些全都是人世間無法避免的苦難。

魔羅天以這些苦難凝聚魔道域,給人世間帶來痛苦。

比如生苦,就是魔嬰呱呱墜地。比如老苦,就是一名行將就木的老者。比如病苦,就是被病痛折磨的病人。

八種苦難,齊聚一堂。

每個人,或者說每個魔,所能擁有的道域並不止一個,魔羅天同時擁有兩種魔道域,可以根據需要進行轉換。

第一個魔道域紅塵盡滅主守,而這第二個魔道域八苦八難主攻!

八種苦難構成的奇景,籠罩了周圍的天地,將范浪圍在當中。被任何一種苦難擊中,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