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出去?呃…宇神?!”李聖賢也不傻,此刻靜下心稍微一想,心中有了數。不過旋即這貨想起了樓下那條“霸氣測漏”的條語,當即拍着大腿狂笑起來。

“不敢出去?呃…宇神?!”李聖賢也不傻,此刻靜下心稍微一想,心中有了數。不過旋即這貨想起了樓下那條“霸氣測漏”的條語,當即拍着大腿狂笑起來。

“哈哈,宇…宇宙之神?!哈哈,老大你太牛了,不愧是老大啊…..”

高宇看都沒看位置,直接一腳送了過去,“噗通…”李大少霸氣的趴在了地上。“老大,我抗議,你這是蓄意報復,我不服…..”

只是李大少的呼救並未起到任何作用,高宇麻利的穿上的衣服。

“想出去嗎?!”看着地上耍寶的徒弟,高宇不可察覺的微微搖了搖頭。“嗯?老大有辦法?!當然想了,與佳人的約會都要快遲到了。”李聖賢一股留從地上爬起,欣喜的看着老大。

“那好,把這套衣服穿上。”高宇丟過來一套衣服,看過發佈會的人都會知道這件衣服正是高宇昨天穿過了。

只是看樣子,李聖賢這貨昨天也不知道到哪鬼混去了,還不知道…..

“哦,可是,爲什麼呀。”“你還想出去不了?!”還不待李聖賢說完,高宇雙眼一瞪,拿出了師傅的派頭。“哦,好吧。”

可憐的李大少在外邊呼風喚雨的主,在這卻被欺壓着,這要是被他那羣朋友看到了還不下巴掉地上啊。


十分鐘後,換過衣服的兩人出現在了門前,由於兩人住的獨立的二人間公寓,所以也沒有樓管之類的存在。不然就他們這麼鬧騰還不把樓管逼瘋啊。

“老大,接下來怎麼做。”李聖賢瞟了一眼門外的人羣,看向高宇。“什麼怎麼做,直接出去唄。”高宇今天特意穿了以前從未出現過的運動服,戴了副眼鏡,髮型也改了改。

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裝束,高宇退了徒弟一把,“你先出去。”

“啊?!老大….哦,好吧。”看到高宇威脅的眼神,李大少再一次屈服在了高宇的淫威之下。心裏不知把自己這個師傅詛咒了幾遍,挪着步子,走到門前。

“快啊,你的女神還在等你呢,還不趕緊的。”深知徒弟秉性的高宇使出了殺手鐗,果然高宇話音剛落,李大少毅然決然的拉開了門。

高宇上去順勢踹了一腳,李大少直接被衝上來的人羣包圍。

而我們的高同學則乘着空檔土遁了。說起來這些學生雖然見過高宇,但也只是在視頻上,平時在學校基本沒見過。這讓這些剛剛成爲宇神的信徒“恆星”們很是懊悔,偉大的神和自己在一個學校竟然都沒見過,真是太失敗了。

更何況公寓樓平時只有高宇一個人,李聖賢平時也不怎麼出現在學校,他們也不認識。

所以導致一看到衝出來一個潛意識就覺得應該是“宇神”,都衝了上去,把李大少包圍了。

不過片刻後,有人認出了這貨不是自己等人的“宇神”,李大少才得以解脫。只不過,正主已經消失不見了,無奈,衆人只能暫時撤退,等待下次機會。

這也就是漢城大學的學生,素質高,換做在外邊,高宇可就沒這麼好運了。

“老大,我恨你!!!!”待到衆人走完,李大少滿腔怒火化爲了一聲哀怨。沒辦法,誰讓咱打不過人家呢。

此刻的李大少渾身上下衣服每一處完整的,被東拉西扯的不像樣了,連精心整理的髮型都亂了…..

高宇第一次粉絲“見面會”就這樣落下了帷幕,不過,我們有理由相信,下次高於同學再想土遁可就難了…. 不說李聖賢什麼狀況,逃過一劫的高宇卻不敢去操場鍛鍊了,直接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打了會拳。

對於真心支持自己的人,自己當然非常歡迎,但在學校 ,高宇還是想做好一名學生的本職工作。


這是前世作爲一名祖國利刃骨子裏擁有的自律,品質。

《天國的階梯》被定到星期一和星期二晚間黃金檔播放,也就是所謂的“月火劇”,好吧,也就是說今天晚上自己第一部作品將要面世了。

自認爲心理素質出衆的的高宇罕見的有了絲緊張,當然,更多是興奮。

“緊張?!呵呵,自己有多久沒有體會過了。”作爲一個半路出家的“編劇”,別看在媒體面前自信滿滿,但高宇自己心裏着實沒什麼底。

“同學?請問一下,音樂系怎麼走。”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了高宇的思緒。轉身,看清來人,高宇臉上多了絲錯愕。旋即穩了穩心緒,“你怎麼在這啊?!”

“我怎麼不能在這啊。”

標準的瓜子臉,不施粉黛的美麗容顏,清澈的讓人想淪陷的眼神。只是那長披的秀髮卻是變成了兩根馬尾辮,俏皮的在背後蹦跳着——正是新生聯誼會上給自己當“枕頭”的美女。

不過女孩清澈的眼神此刻卻多了些皎潔,“我也是漢城大學的學生哦,你不會不知道吧?!”

“呃,看我這腦子,不過你要去音樂學院嗎?!”

連高宇自己都不清楚以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怎麼見到這個女孩會渾身不自在。難道是因爲上次的事?嗯,應該是這樣。高宇自我安慰着。

“嗯,先前想去,不過現在嘛,不想去啦。”

女孩也看出了高宇的不自然,突然覺得逗逗這個但男孩也挺好玩的。

“不過,我們的大編劇怎麼會有時間到這來。”

女孩當初在電視上看到發佈會後,對那位一面之緣的男孩開始好奇起來。上次的的演唱,後來的籃球,現在的編劇,眼前的男孩遠比他們這些同齡人要優秀。

“什麼大編劇,說不定明天就會被人罵了,要一起嗎?要不現在就走吧。”怎麼能被一個小姑娘調戲,這可不是我老高的風格。可有不好說什麼反駁的話,只好轉移話題。

“呵呵,既然遇到你了,我想我也沒必要去音樂系了。”女孩笑了笑了,放過了對方,順着高宇的話說了起來。

“怎麼說?”高宇奇怪的問道。

“有些音樂方面的事情想找老師請教一下,不過現在遇上你這大高手了,我想也就沒去的必要了。”女孩調皮的對着高宇眨眨眼。

“找我?!我正式接觸音樂時間算起來也就開學到現在而已,個人建議你還是找老師吧。”兩人笑着相行,一路上有說有笑,高宇這次沒有犯渾,問了對方的名字——韓孝英,人文系的大一學生。

這次也是應爲要給班裏創作一首班歌,所以想着找個專業的人幫幫忙的。而且高宇也發現對方性格和她的文靜的外表可一點都不像。

最起碼,高宇一路上就被她問的啞口無言了好幾次。俏皮中帶着些許的腹黑,加上這外表,絕對是無數宅男心目中的女神啊。

韓孝英也是趁着這個機會對高宇多了些瞭解。18歲,貌似比自己還要小3個月,中國留學生。


至於家裏面情況自己也沒多問,才第二次見面,這種問題會讓人反感的。微微側身,看了眼高宇的側臉,比自己還要完美的比例。

但與那些自己見過的帥哥不同,身旁的男孩隱隱散發的氣質讓自己感覺很舒服。這是自己長這麼接觸那麼多異性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這讓韓孝英心裏多了絲期待….

“喏,就是這了,自己進去吧。”高宇指了指前面的教學樓,笑着說道,“我就送到這了,祝你好運。”

“呵呵,這我倒不擔心,不是還有你嘛。”韓孝英緊了緊懷中的書,“對了,你的作品是在今晚開播吧?!”

“嗯,怎麼了?!”高宇笑了笑,“是想給我增加點收視率嗎?!” “怎麼,不可以啊,對了,我比你大,要叫我姐,明白不?!”熟絡後,韓孝英漸漸展露出自己腹黑的一面。

“呵呵,趕緊進去吧。我一會也要準備上課了。”對於女孩的玩笑,高宇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並未作答。你讓一個兩世爲人的男人叫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姐,不說別人。

至少,高宇是做不到的。也幸虧今天早上沒課,自己纔有時間在這墨跡。

回去的時候,宿舍門前已經一片空曠,想來那些熱情的粉絲應該是走了。“不知道李聖賢這小子怎麼樣了。”高宇這會纔想起還有一個小弟,估計那小子這會把自己恨死了吧。

笑着搖搖頭,高宇便上了宿舍樓。宿舍果然沒人,不過自己給那小子的衣服倒是被丟在了自己牀上。“呵呵,真是幸苦你了。”

高宇笑着拍了拍衣服,這要是讓李聖賢看到還不傷心死。

而我們的李大少這會卻是在自家的酒店裏抹着消炎藥,當然,旁邊自有美眉爲其服務。

一邊嘴裏還在嘟囔着:”畫個圈圈詛咒你。”可憐的小李子,只能當一個沒有蛋黃的蛋殼。(看過喜洋洋的應該明白吧?!–)

時間也在人們的消磨中緩緩度過,距離《天國的階梯》開播也就兩個多小時了。金家,金哲東和老伴早早的坐在了電視機前,爲了看這部劇,兩老硬是把飯時提前了兩個小時。

漢城藝術大學女生宿舍,兩個女生也是坐在了電視機前等待着。

“珍,你怎麼非要看這個什麼《天國的階梯》啊,不過據說編劇是學弟啊,還是個超級大帥哥。唔…. 難不成你喜歡上人家了?!”

女生看起來並不如何出彩,身材中等,頭髮也有些亂,不過笑起來確實別有一番神采。不過性格看起來倒是頗爲豪爽….

“吃你的吧,給你買這麼多吃的都塞不住你的嘴啊。”孫藝珍白了好友一眼,這個崔大嘴,什麼都好,就是話多了些

“不過…..” 腦海中閃過對方的面容,“我相信你!”

這樣的情況發生在韓國大大小小的家庭,有的是好奇這位小編劇,有的是喜歡sbs。

當然,喜歡、支持高宇的也有不少,不說其他,最起碼YG那一幫小弟這會也在宿舍守着電視機。

“哥,我覺得小宇哥會成功的,是吧。”小勝利有些緊張的看着權志龍,“你小子緊張什麼,以哥的天才,這是不需要懷疑的事情,懂不?!”太陽拍了拍弟弟的頭,笑着說道。

大成跟着點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首播近在咫尺了….

漢城大學的宿舍,高宇卻沒有打開電視,而是寫着其他東西。看了看時間,“7:58,就要開始了呢。”

這仗不但關乎到自己的聲譽,最重要的是sbs的發展,不知有多少媒體等着看笑話呢。

不過,恐怕又要你們再次失望了呢…… “嘩嘩…..”海浪的翻滾聲襲來,不時拍打着海灘。

原本風和日麗的海灘卻是被籠罩在一片陰霾之下。海天相接處也是灰濛濛的,看不清楚。

海灘上卻是突然多了一架白色鋼琴與天地黑白交錯。優雅傷感的琴音嫋嫋升起,與海浪聲交織在一起,讓人心底多了些許悲涼。

“也許,那個人更愛她,愛的比我深。但是我對他的愛,也不亞於他…..”

一雙靈巧的雙手在琴鍵上彈跳着,手的主人也出漸漸顯現了出來。眉宇間有着說不盡的憂傷,嘴角輕抿,眼神有些消沉的看着前方。

琴鍵上雙手依舊靈巧的彈奏着,海浪似是要衝上沙灘般盡力拍打着…..

“我最喜歡鬆珠哥哥。”隨着女聲,換面轉化,來到了房間內,一對青梅竹馬相互依偎,男生靈巧的雙手依舊在琴鍵上跳躍着。

回憶就這樣展開了……

家庭的糾葛,姐妹之間的不和,算計,繼母的虐待。似乎這個名叫靜書的女孩童年沒有什麼光彩,慶幸的是還有程軍陪伴着自己。

一個失去父親,一個失去母親。同樣失去至親的兩人更加珍惜彼此,但這條情感之路,註定不會一番風順…..

第一集就在這樣看似平淡,卻是暗流涌動下結束了….

人們多了些對成俊靜書這對青梅竹馬的祝福,更多的是對繼母一家的厭惡,這種厭惡直至第二集。

當成俊要出國時,有莉故意把靜書關進了儲物室。還好有莉的弟弟泰華及時打開了儲物室的門。靜書才得以見到成俊最後一面,而在機場目睹這一切的有莉卻是妒火中燒,一條毒計在心中滋生…..

有莉的作爲,開始慢慢的引導着觀衆。靜書坎坷的命運也緩緩展現觀衆眼前。隱約中,似乎一個更大悲劇將要降臨….

但毫無疑問的說,今晚看過的人,心裏都會多了些期待。

成俊和靜書,這對戀人能不能走到一起?!

但是個人也都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自己國家電視劇的套路自家人還是很清楚的,不把人搞的牽腸掛肚絕不罷休。

奈何,國民就是喜歡這種調調…..

“啊…唔….”漢城大學宿舍,高宇捂着嘴打起了哈切,十點多了,電視劇應該放完了吧?!

“沒想到今天這麼早就困了那就睡吧。”高宇起身收拾了下桌子,拿起浴巾走向了浴室…..

“老伴,你覺得怎樣?!”金家,兩位老人探討着觀後感。

“嗯…. 不好說,以我來說,首播收視率應該不會差,但也不會太好,畢竟這部劇的矛盾還沒有真正展開。”金哲東笑了笑,“不過,要是再看兩三集情況可就不好說嘍….”

老人眼中洋溢着笑意,“小子,這次乾的不錯啊。繼續下去吧…..”

漢城大學藝術學校,“珍,坐那幹嗎呢,電視劇都放完了,該睡覺了。”

“哦,等等就來….”看着面前的電視機播放的廣告,孫藝珍有些意興闌珊的起身。

拍攝過《愛有天意》與《夏日香氣》這種傷感影視作品後,尤其是《愛有天意》更是引發了一段時間的眼淚狂潮。孫藝珍也是國民比較熟知喜歡的一線演員了,眼見自是提高不少,從先前的大海開始,孫藝珍就覺得這可能會是一部催淚電視劇。

至於能不能讓自己哭,那就要看編劇的功力了…..

以專業演員的角度來看,劇中的幾位演員,尤其是權相宇,金泰熙可不必自己差。

剩下的就要看故事的精彩程度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