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接下來的找都該如何是好,一直在觀戰的太陽神,看到木子墨等人的戰鬥感慨萬分,也萬幸自己沒有與木子墨敵對,否則他現在也沒有辦法站在這裡看著這樣的戰鬥。

不知道接下來的找都該如何是好,一直在觀戰的太陽神,看到木子墨等人的戰鬥感慨萬分,也萬幸自己沒有與木子墨敵對,否則他現在也沒有辦法站在這裡看著這樣的戰鬥。

這可是中心宇宙的星球啊!不是外宇宙的星球,能達到這樣的戰鬥已經很不容易了。

木子墨此時被猴子打的奄奄一息,老猴子拽著木子墨的長發,一拳接著一拳打在了木子墨的臉上,木子墨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就真想不起來你的兒子了嗎?我記得魔化可沒有這麼恐怖啊。」

老猴子好像沒有聽到木子墨說的話一樣,又一拳打了過去,木子墨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時間大約過去了二十分鐘左右,沒怎麼的力量不知道為什麼再次攀升,木子墨甩開老猴子,連連後退。

白耀上面散發出白色的絲線,包裹著木子墨的周身,身上的傷口也逐漸的癒合著,但是不知道孫悟空現在的情況如何了,這讓木子墨很擔心,自己在一天之內第二次使用這個力量,判斷時間增長到二十分鐘,而持續時間也縮短了一半,持續時間結束之後還會受到反噬。

「來吧,我們繼續。」 老猴子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好像知道木子墨會使用什麼樣的方法戰鬥一樣,開始不斷的躲避著木子墨的攻擊,跟木子墨消耗著時間。

這次輪到木子墨著急了,自己本來剩下的時間就不多,這樣消耗下去的話,自己只會越來越弱。

一道光束從一片廢墟中射了出來,木子墨知道是孫悟空,他一直在蓄力,而這道光束竟然比之前那道粗了足足兩倍!

老猴子完全被這道光束所包裹住,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成功,為了不讓這次的攻擊出現差錯,木子墨不斷的尋找著廢墟中的孫悟空,順著光束一下就看到了。

木子墨飛了過去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孫悟空的肩膀上,隨後孫悟空釋放的光柱竟然再次變粗變大,輸出能力也增加的了不少,畢竟木子墨輸出的可是萬力和萬法!

當光束消失的時候,木子墨發現天空中什麼都沒有了,難道是這次真的打敗了老猴子?連孫悟空也感覺不到了老猴子的氣息了,看來這次是真的成功了。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木子墨不斷的在研究如何才能讓方麗麗重生,可是嘗試了很多次,都失敗了。

突然有一天,兩個小蘿莉從天而降,而木子墨看到這兩個小蘿莉的時候也特別的眼熟,感覺自己在哪裡見過一樣。

「爸爸!」

兩個小蘿莉跑了過來,風吹動了她們的頭髮,露出了長長的耳朵,這個時候木子墨才想起來,這是自己剛來到中心宇宙的時候,生下的兩個女兒,暗精靈是木娜娜,光精靈是木蓮兒。

「娜娜,蓮兒,你們怎麼來到了這裡了,你們的媽媽呢?」

一提到那兩個女王兩個小蘿莉瞬間陷入了悲傷,木子墨此時也明白髮生了什麼。

木子墨抱起兩個小可愛回到旅館的房間,兩個孩子開始跟木子墨講述她們的遭遇。

原來她們跟著金雷克等人在宇宙穿梭,遇到了空間風暴,沒想到的是金雷克竟然保護了她們兩個,木子墨都很驚訝那個恨透自己的金雷克竟然會這麼做。

木子墨安頓好自己的兩個女兒,木子墨剛離開旅館,從宇宙深處就來了四個天使,而且這四個天使都很開心的樣子。

「主人,你終於出現了!」

四個天使打算搶奪木子墨手臂上的手鐲,但是木子墨不會讓她們得逞,畢竟木子墨不知道她們的目的是什麼,不能輕易將方麗麗交出去。

「你這個男人!竟然囚禁我們的主人!」

難道這是要在街道上打起來嗎?當然不行,木子墨起身立刻向城外跑去,剛剛來到城外的時候,一道鐳射炮攻擊了過來,直接將一座山的山峰給削沒了。

真是一言不合就動手啊,剛才真的是很危險啊。

「你們幾個聽我說!」

「不聽!」

說著四個天使不斷的攻擊著木子墨,讓木子墨束手無策,木子墨也不敢下死手,只能這樣耗著,畢竟方麗麗也不希望木子墨殺死這些天使,而且木子墨看到這些天使也有莫名的親近感。

「給我住手!」

四個天使聽到了方麗麗的吶喊,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包括木子墨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麗麗,你這是什麼能力?」

方麗麗嘿嘿一笑。

「這個力量我也說不明白,你可以叫它靜止,好了我的女兒們謝謝你來接我,現在的閑逸閣怎麼樣了?」

閑逸閣?木子墨愣住了,方麗麗跟閑逸閣有什麼關係。

「報告閣主,現在的閑逸閣小部分已經被無心所掌控」

閣主?方麗麗這麼厲害的嗎?

「先這樣,你們帶我回去,子墨呢?」

子墨還在發獃,過了好一會才回過來神。

「啊?哦,我也去,我去叫一下我大哥和我的女兒。」

半個小時后,眾人前往閑逸閣,沒想到的時候,這個星球有前往閑逸閣的通道,而木子墨至今都不知道有這樣的通道。

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飛行,終於到達了目的地,古香古色的閑逸閣!

「哇!是男人!」

「男人!!」

難道這裡是女兒國嗎?

「那個,子墨….閑逸閣的內閣只有女孩子的。」

怪不得,所有的女孩子都把木子墨當做稀有物種看待,木子墨很不自在的跟著四個天使走了進去。

「接下來我們幫助主人重生,請您在這裡等待就好。」

木子墨等人在這裡耐心的等待著,兩個小可愛坐在地上自顧自的玩了起來,木子墨也沒有管他們兩個。

大約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一個天使抱著一個嬰兒走到了木子墨的面前。

「這就是我們的主人。」

「哈?你說啥?」

「這就是我們的主人。」

「……」

沒想到方麗麗是以這種形式重生的,也好自己養大過女兒,也養大過兒子,至於方麗麗,沒有問題的。

接下來十年的時間,木子墨悉心的照料著方麗麗。

「子墨,還記的當初在那個星球,你霸氣的搶婚,嘖嘖嘖。」

沒想到這個記憶方麗麗也有,木子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你就沒想過會去看看自己的子孫後代嗎?」

方麗麗搖了搖頭。

「未來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我們不能隨便的干涉,更何況我們的兒子怎麼可能弱?」

說的也是,蘇岩那個傢伙肯定可以的。

「哦?方麗麗回來了?」

這是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進了這個屋子裡隨後屋子裡多了一個人影,而這個人木子墨也認識,正是無心。

「你怎麼來了這裡,難道是想趁人之危?」

無心呵呵一笑,沒有回答方麗麗的話,徑直走向木子墨。

「你,很危險,但是也很有趣,我很期待你站在我面前掙扎的樣子,再見。」

無心消失在空氣當中,眾人不知道無心這次到來是為了什麼,難道只是為了打個招呼?

「看來以後的戰鬥肯定不會那麼簡單就結束的,現在和平的日子也只能珍惜了。」

時間飛逝又十年的時間過去了,這段時間木子墨一直在尋找木紫茜,木子軒,金雷克等人的消息,可是最終也沒有找到,中心宇宙太大了,星球也有很多,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個角落裡做著什麼樣的事情。

一個金色的星球上,金雷克靜靜的躺在一個岩石上,因為空間風暴的原因,自己的力量沒有恢復,現在只擁有一個主神級別的肉身而已。

「你也是一個人嗎?」

一個髒兮兮的小孩子出現在金雷克的面前,但是金雷克沒有趕她走,只是好奇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

「小鬼,這是哪裡?」

這個孩子看到金雷克凶凶的面孔後退了兩步,讓金雷克不由的皺了皺眉眉頭,金雷克也沒想到自己有多麼的可怕。

「喂!小鬼,你為什麼這個樣子?」

小孩子看了看自己穿的衣服髒兮兮的,有看了看自己的小腳,沒有鞋子,有看了看自己黑黑的小手。

「我的家沒有了,我一直一個人到現在。」

金雷克再次皺眉,一個小孩子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你一個孩子,怎麼在這殘酷的生存中活下來的?」

小孩子歪著腦袋思考著。

「吃草根,喝湖水,我就一直生活到現在啊。」

沒想到這個孩子這麼可憐,本來金雷克打算揚長而去的,現在不能坐視不管了,既然木子墨可以收義子,自己為什麼不可以呢。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希爾薇。」

金雷克點了點頭,一隻手將希爾薇拎了起來,將他丟進了附近的湖水裡,結過湖水被希爾薇身上的髒東西所染黑。

金雷克走了過去幫希爾薇清洗身子的時候才發現希爾薇是一個女孩子。

金雷克從自己的空間戒指里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套希爾薇勉強可以穿的衣服,還是白雯萱以前穿的衣服,簡單裁剪一下就適合希爾薇了。

「謝謝你對我這麼好,但是過不了多久這件衣服還會被我弄髒的…」

希爾薇一臉惋惜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金雷克嘆了一口氣。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義女,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當希爾薇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生怕自己聽錯了一樣,終於有人收留她了?

「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

「不會反悔?」

「不會。」

希爾薇高興的又蹦又跳。

「終於找到你了,你可讓我們好找啊,上好的爐鼎!」

一個壯漢走了過來,想就這樣抓走希爾薇,根本沒有把一旁的金雷克放在眼裡,彷彿金雷克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一般。

「小子,你幹什麼?你竟然敢動我的女兒?嫌棄自己命長了?」

這時壯漢才發現金雷克的存在,而希爾薇可憐兮兮的看著金雷克,卻不敢求救,金雷克也明白希爾薇身上發生過很多事情,都是一些不開心的事情。

金雷克一拳打在這個壯漢的右臉上,這個壯漢身體稍微的傾斜,隨後金雷克轉一腳踢向壯漢的左臉上,壯漢就這樣旋轉的飛了出去。

當他蘇醒的時候金雷克已經站在他的面前虎視眈眈的看著他,而希爾薇躲在金雷克的身後偷看著這個壯漢。

「希爾薇,今天父親給你上第一課,遇到欺負你的人,就要加倍奉還!」

說完金雷克一腳將這個壯漢踢飛,連續撞斷了三棵樹,壯漢口吐鮮血的站了起來。

「你知道我是誰的人嗎?你竟然敢對我下手!你死定了!你給我等著!」

說完這個壯漢就跑了,金雷克也沒有阻攔。

「為何沒有殺掉他。」

「因為斬草要除根。」 果然過了很久,剛才那個壯漢帶著很多人來到了這裡,這個時候金雷克正在河邊教希爾薇捉魚,沒想到這個小姑娘學的這麼快,現在正在烤魚,沒想到他就帶人來了。

「老大,就是這個小子帶走了你要的爐鼎。」

一個右臂紋了一條龍的少年看著金雷克,當他感知到金雷克身上驚人的氣息的時候,整個人都變了。

「你這個廢物!你知道你現在面對的人是誰嗎?他可是一個強大的主神,你就這樣動手真的不怕對方殺了你!」

少年走了過來想說點什麼但是金雷克可不管這些,既然你們來了,那麼你們的命就是我金雷克的了!

金雷克一抬手,少年周圍的人全部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少年嚇的跪在了地上。

「你們要什麼我都給你們,只要你們放過我,我父親可是國家的大臣,我就不相信你們沒有想要的東西,金錢?美女?還是權利?」

金雷克不屑的一笑,就你一個小毛孩子,沒有什麼值得金雷克所求的,還是乖乖的受死吧。

金雷克抬起自己的右手,卻被希爾薇攔住了。

「父親,放過他吧,他這麼可憐。」

聽到希爾薇的話,金雷克的確心軟了一些,怒吼了一聲。

「給我滾!」

少年連滾帶爬的離開了,希望他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金雷克強擠出一點笑容,直接把希爾薇給逗樂了。

「父親你不用這樣強迫自己去笑,很醜。」

金雷克此時感覺特別尷尬,沒辦法,還是像往常一樣吧,不知道白雯萱此時在何方,她應該會照顧孩子吧。

這也是金雷克頭一次這麼想念白雯萱,不知道這個國家是什麼樣子的,剛才剛剛恢復了一些毀滅之雷,都已經用掉了,現在行走在這個星球上如果遇到什麼危險,都是很可怕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