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現在就要知道!”秦月璃不滿道。

“不行!我現在就要知道!”秦月璃不滿道。

“嗯?又不乖了?”荒孤庭笑道:“你知道也沒什麼用,反而容易胡思亂想,等到這裏的事情結束,我就完完本本的把事情講給你聽!好嗎?”

秦月璃盯着荒孤庭深邃的眸光,不禁點了點頭:“好吧!”

“那就好了!把你的琉璃劍和白玉古劍給我!”荒孤庭道。


“幹什麼?”秦月璃好奇道,不過還是把兩柄三星元器放在荒孤庭手中!

荒孤庭隨即收起,笑道:“替你想辦法讓它們成爲四星元器。”隨即荒孤庭身影一晃,消失在秦月璃面前。

秦月璃嬌嗔一聲,氣呼呼的跺了跺腳。

荒孤庭離開孫府之後,自然以極快的速度向麒麟山而去。

計算一下時間,那石壁現在應該差不多被完全打破!

此時麒麟山之中,東方微微發白,山中霧氣還未消散,正是清晨寂寥之時。

荒孤庭再次來到那無名峽谷之側,避開原仙兒等人,然後迅速潛了進去。

荒孤庭來到峽谷之底,瞬間便感知到了齊聯的氣息。

此時石壁果然已經變得通紅一片,地面上的紅色物質也早已經蔓延了整個峽谷,齊聯只能命令這些大漢繼續在地面上挖出越來越大的深坑來儲存。

十幾個護衛跟在齊聯後面,一起面對着這即將被打破的石壁,一個個神情肅穆緊張。

“齊長老!”其中一個護衛道:“這石壁即將被打破,我們是不是快去稟報一下王爺和原家主,讓他們快點過來!”

這個護衛是齊弘手下,名爲厲新。

齊聯看了他一眼,道:“有本長老在這裏,足以應對任何事情,何須勞煩王爺和原家主!不必了!”

齊聯雙手負在身後,淡淡的說的道。雖然語氣平平淡淡,但是誰都能聽出這裏面的意味。

厲新自然不願意甘心,他是齊弘的心腹之一,真元境九重高手,雖然戰力比不過齊聯,但是他本來就是齊弘特意安插過來,監視這裏的情況。

而且這裏有一半的護衛也都是齊弘的人,這本來就是兩人平衡的結果,不過最終這裏的決斷者還是齊聯!

厲新聽完齊聯的話,眉頭一緊,很快明白了齊聯的意思,他並不打算把石壁被打破的消息即使告訴齊弘。

但是厲新身爲齊弘的心腹,自然不能接受這個結果,不過他也不敢太過得罪齊聯,連忙抱拳道:“齊長老,還請恕在下無禮,王爺親口吩咐在下,務必在石壁打開之前通知他,若是小的沒有通知的話。王爺必然要懲罰小人!還請齊長老…行個方便!”

“呵…!”齊聯冷笑一聲:“那本長老若是不行這個方便呢!”

厲新頓時臉色一冷,他回頭看了一眼,幾個護衛頓時站在了他的身後,緊緊圍着他。

而另外幾個護衛則是跟厲新站在了一起,他們都是齊弘的人。

齊聯冷哼了一聲:“你們最好還是乖乖的待在這裏,否則,不然的話…就不要怪本長老不客氣啦!”

厲新和幾個手下對視了一眼,他心中暗忖,若是動起手來,必然不是齊聯等人的對手,他沉默了一下,終於抱拳道:“一切聽齊長老吩咐!”

“呵呵……識時務者爲俊傑!”齊聯大笑了一聲,才命令道:“你們也一起出手,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多一個人便多一份力,便可以更快打破這石壁!”

厲新目光一沉,知道齊聯這是在防備他們,其實他也很好奇石壁裏面都是些什麼,所以便也沒有強硬拒絕,微微點頭,道:“是!…齊長老!”

隨即看了手下幾眼,便帶領他們向前一躍,來到石壁前面,各拿起普通的兵器向石壁上攻擊了起來。

荒孤庭站在一旁,暗暗盯着那火紅的石壁,隨着厲新等人的猛烈攻擊,石壁之中越來越多的紅色物質順着石壁縫隙流出,而後蔓延到地面的巨坑裏面。

隨着近千人不住的劈砸,本就是搖搖欲墜的石壁越發晃動起來,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石壁彷彿下一刻便要倒塌。

這幾百個大漢頓時被石壁的動靜所嚇住,連忙向後躲開。

齊聯大笑一聲,道:“不用管他們!以他們靈元境的實力根本上不去!”

一品狂妃 ,道:“繼續攻擊!這石壁馬上就要坍塌。”

隨即齊聯也從地面上撿起一些銅錘鐵器,狠狠的向石壁上砸了過去,頓時這十餘位真元境高手都動用純肉身力量,向石壁猛烈的攻擊起來。

不過,讓他們驚奇的是,雖然石壁搖搖欲墜,但是即便在他們猛烈的攻擊下,依然並未倒塌。

齊聯眼神一厲,大喝道:“再接再厲!不能停息,這石壁很快便要坍塌了!”

荒孤庭在一旁暗暗觀察,這石壁雖然一直還在直立着,但是紅色物質卻不再外流,彷彿是已經流盡了!

荒孤庭心中一動,若是石壁之中的紅色物質依舊流盡,那再用元力攻擊豈不是不會再被消耗?

可是齊聯等人卻一直不用元力,只當元力攻擊依舊毫無作用,很管用不由嘆氣,一羣傻子!

很管用隨即以強大的精神力矇蔽這十幾位真元境高手的感知,左手小指微微上揚,頓時元力凝聚在指尖,向前微微一點,一道雄勁的指力瞬間洞穿而出。

wωω ¸t tkan ¸¢ Ο

少澤劍指一出,頓時一道悟性的劍氣凝出,轟然擊中石壁。

“轟!”

少澤劍指的雄勁指力瞬間洞穿石壁,在石壁上面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洞。

荒孤庭心中一喜,果然不出他所料,這石壁的紅色物質流盡,果然變成了普通的石壁。

因爲有荒孤庭的精神力掩蓋,所以,齊聯等人並沒有發現剛纔石壁洞穿的聲音。

所以他們依舊奮力用肉身力量攻擊,忽的,一聲“嘭”然巨響,隨着荒孤庭洞穿的碗口小洞,向外頓時裂開數十道裂縫。

荒孤庭立即意識到石壁即將破碎,隨即收回精神力,遠遠避開。

這個時候齊聯等人才發現石壁上面何時出現了一個大洞,而且洞口已經開始延綿出數十道裂縫,齊聯微微一怔,但瞬間便向後急退:“快躲開!石壁重要坍塌了!”

厲新等人頓時也反應過來,連忙向後爆退。

果然,下一刻,那蔓延的裂縫愈加迅捷,瞬間便遍佈整個石壁,然後“轟”的一聲,整個石壁瞬間四分五裂,炸裂開來。

“轟……轟……轟隆隆!”

數十米的石壁瞬間裂開,造成的動靜可想而知,整個峽谷便如地動山搖一般,發出轟隆隆的巨震之音。

一時間齊聯都驚嚇了一跳,害怕石壁的倒塌會造成整個峽谷的倒塌,那他們不僅功虧一簣,甚至性命難保!

不過幸好,峽谷只是震動了幾下,便漸漸平息了下來,而石壁卻依舊如同炸雷崩響,無數的石塊從石壁上面炸裂開來,過了半晌,才轟然一下倒塌。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震。

齊聯等人連連後退,才免得被碎裂的石塊擊中。如此巨震動盪了半個時辰,才終於緩緩平息下來。

峽谷上面的原仙兒等人都被驚動,她驚訝的看向下面劇烈晃動的峽谷,道:“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何有如此巨大的爆炸聲音?齊長老等人在下面不會有什麼危險!”

雖然衆人都非常震驚,但是卻無人敢下去看看,原仙兒自然也不會下去,她只有靈元境修爲,而且原岸也根本不讓她知道下面是什麼!

她思忖了一下道:“我現在立刻去稟告我父親!”隨即便身軀一動,離開此地。

齊聯等人聽到沒有聲音,才緩緩的站起身,只見石壁已經完全破碎開來,他頓時大喜,連忙打散身上的灰塵,大喜道:“石壁打開了!”連忙腳下一踏,迅速向石壁靠近過去。

而荒孤庭也悄悄跟在他的身後,向石壁走了進去。

石壁破碎之後,裏面果然顯露出一道有些陰暗的洞穴。

洞穴雖然陰暗無光,但是卻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裏面溫度極高,彷彿充斥着一股熾熱的火焰!

齊聯頓時警惕的看向四周,未知的恐懼緩緩遏制了他的腳步,他登然停下。但是對寶物的好奇與貪婪卻又催促他邁動步伐。

他手中微微一動,食靈鼠被他拿出來。

食靈鼠始一出現,便被周圍的美味所吸引,頓時兩隻鼠眼瞪的大大的,拔腿便向洞穴裏面跑去。

有了食靈鼠帶頭,齊聯的恐懼也便輕鬆了不少,連忙緊緊跟在後面,以免走丟。

不過洞穴只有一條路,並沒有出現岔路,自然也不會走丟。

食靈鼠發出“吱吱…!”的聲響,憑着強大的嗅覺去尋找美味的源頭。

荒孤庭一直緩緩跟在齊聯的身後,他的精神力強大,雖然身在齊聯後面,但是精神力卻早已經探查到洞穴深處。

他清晰的感知到眼前的洞穴之中充斥着濃烈的高等級元氣。和紅色物質的氣息一模一樣,很顯然,這些都是麒麟獸元氣。

“莫非裏面真的有一隻死亡的麒麟屍體?這道石壁乃是麒麟爲自己佈置下的麒麟冢!?”

荒孤庭心中越發好奇起來,精神力繼續向洞穴底部探入。

但是地穴便如無盡深淵一樣,使得荒孤庭的精神力都無法探查到盡頭。

荒孤庭心中慎重,但也沒有絲毫退縮,洞穴裏面卻越來越寬闊,並且緩緩的顯現出光亮,漸漸的,裏面越發明亮起來。

齊聯心中大喜,見食靈鼠越發歡快,連忙極速追了上去,荒孤庭察覺有些異樣,緩緩減慢速度。

齊聯追了半個時辰之後,終於來到洞穴的盡頭,但是眼前卻四四方方,絲毫沒有任何奇特之處!

齊聯頓時猶豫驚疑的看向四周,根本沒有發現任何不同之處,頓時大失所望。

但是食靈鼠竟然也不見了!

“哪裏去了?”

清穿之嬌養皇妃 ,但是周圍的確空無一物,也沒有任何聲響!更聽不到食靈鼠的吱吱聲音。

齊聯舉目,惱恨不已,在洞穴處尋找了半天,依然沒有任何發現,只得離開。

待齊聯離開之後,荒孤庭才緩緩顯出身形。

他微微皺眉,此地的確毫無特別之處,洞穴外部還瀰漫着濃郁的獸元氣,但是這裏卻渾然無物,好似走錯了地方。

不過,荒孤庭以憑藉強大的精神力,也是感受到了齊聯無法感知到的東西。

每當荒孤庭把精神力散出之際,周圍便會產生一種無形的東西來阻隔他的探查。所以荒孤庭確信,這裏必然隱藏有東西,否則,食靈鼠也不會突然消失!

但是荒孤庭四十五階的精神力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探查出別的東西。

但是他卻隱隱覺得自己卻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荒孤庭很是難受,終於,他只得放棄。

“唉!看來,還是精神力太過低微,無論如何也是發現不了這裏的祕密,沒想到竟然是白忙活一場!”荒孤庭自嘲一笑,不過他也並沒有什麼損失,好像白忙活的是天齊帝國!

天齊帝國不僅僅什麼都沒有得到,好像還損失了一隻異獸!若是天齊帝國知道是這種結果,應該很後悔用兵吧! 正當荒孤庭放棄尋找,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一道意念傳入他的腦海之中。

荒孤庭不由腳步一頓,忽的轉身。

眼前的景象霍然變化。


一道長約數百米的巨大麒麟身影出現在荒孤庭的面前。


腹黑總裁的失憶嬌妻 ,也是不由大爲震動。

但是這股氣息只維持了瞬間,便消散下去,荒孤庭邁步走到那高大的麒麟身影面前,還不足麒麟的一根腳趾大小。荒孤庭站在麒麟的宛如四根鐵柱的腳下,完全如同一直螻蟻,但是荒孤庭卻面無懼色。

倒不是他的膽量已經大到這種程度,只是他在靠近麒麟的一瞬間,便發現這只是一隻軀殼,雖然足夠龐大,但渾身上下沒有一絲生機。

荒孤庭看向麒麟的眼睛,眼窩已經完全凹陷了下去,眼睛之中空洞無比,只剩下一片荒蕪。還有兩隻麒麟角,雖然依舊崢嶸,但是卻清晰可見上面已經佈滿裂痕,彷彿輕輕一碰,便會碎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