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聞言無語,只是緩緩閉上眼睛恢復。(未完待續。。) 元道仙府,這一日,忽然便有驚喜之消息傳來。

不足聞言無語,只是緩緩閉上眼睛恢復。(未完待續。。) 元道仙府,這一日,忽然便有驚喜之消息傳來。

「快快將此消息報於老祖知曉。」

「是!」

那兩個算師向前邊大算師行了一禮,便緩緩後退,而後行出門去,往那牧童般模樣之道德上人修行居所而去了。

「老祖宗,那妖孽之氣機復現。」

「哦?」

那道德上人忽一下立起。

「在何處?」

「大約在絕地暗淵雷域左近!」

「確定?」

「是!我師尊算得數次乃敢來報。」

「著四大天王來見。」

「得令!」

不幾日,道門四大天王,東天王、南天王、中天王、海天王悄然來覲見。道門高層接連密謀數日,那四大天王乃去。

魔門大魔天,五大魔王天魔王、地魔王、人魔王、鬼魔王、妖魔王圍攏魔門大天尊之身側,得了計議,紛紛退去。

大佛寺極樂仙府秘地中三**王,無法法王、無色法王、無空法王列大佛寺聖僧大德聖教主之下首,一眾大德高僧計議已定,亦是紛紛行出,往各地而去。

古地中州,魔門一脈法華堂中行走華寒月,正聞聽來修傳訊,面無表情,而其心間卻氣血翻湧奔騰。

「如此那妖孽已然再現行跡?」

「是,行走大人。」

「好,吾這便出發緝捕此修。」

華寒月起身,接連發出數道青鳥傳信符籙,而後帶了紅、綠二修並一干手下數修飛身而起。往遙遠之大陸絕地暗淵雷域而去。與此同時,那公叔航、金剛**師亦是攜手下得意幹將往那絕地飛馳而去。一時之間。大陸上三教齊齊往此地圍攏搜尋而去。

暗淵中不足二修哪裡得知其中之秘辛,只是那不足因風兒不能再次運使天機訣蒙蔽天機之尋查。心下時時不安罷了,卻也未當真便焦心憂慮於此。

山崖旁一山岩石洞中,不足已然恢復了八分氣力,只是洞戶遭十數怪物封堵,行不出去罷了。

「史家哥哥,雖然吾等不懼此黑色靈霧侵蝕生機,然此地隔絕天地神能元力,時日過於久長,怕是與吾等修為不利。雖有靈藥仙丹對付。然過不得幾月便有丹藥告馨之憂也。」

「然也,某家已是尋思的一法兒,早年某家曾修得聖魔元丹,此地魔元濃郁,可以運使。只是懼於此洞府外怪物過多,不好對付。或者某以聲東擊西之策,當先引開此等怪物,汝便獨身而走,埋伏了等某家。待得消停,再尋思脫身之策可乎?」

「史家哥哥,不妥!吾觀此怪物盡皆靈智高深之輩,恐非小小一策可以迷惑也。」

那不足聞此言。低首不語,只是將其強大之識神外放,以伺機而動。而那些怪物卻寸步不離。緊緊兒守了此間石岩洞穴不走。看看半年過去,丹藥終是不得接濟。不足大急,遂定下率先探路以尋求解決之決策。

那日風兒剛剛吞服了丹藥。正打坐煉化時,那不足卻是將身一閃,飛出洞外。數十隻怪物先是一愣,明明許久不見洞中之修行者出入,此時突然衝出,眾皆不由頓住,呆立了片時。而後突兀一聲尖叫,眾怪物紛紛衝上前,張牙舞爪欲將不足撕成碎片。

「孽障,敢阻某家之路耶?」

不足大喝一聲,一邊將那八荒訣使出,一擊刀光之鋒銳氣息往十數怪物頂門斬擊而去,其身本體卻是一縮,突向暗淵之上飛渡而去。沖不得百丈,不足忽覺天門森森然有觸痛之感生髮,忽然心神一凜。

「此等怪物端得不凡,居然靈智高過尋常之人修。這般設計硬是使得某家上下左右之路途盡數遭封。」

看看周身四圍之怪物,盡皆小圓滿巔峰或入道之眾,其身周法力神能連接,成就一座小巧劍陣,禁錮不足。

「咦?禁錮大陣?居然便如此般禁錮某家法體!由此觀之,暗淵中怪物絕非簡簡單單之異端也。」

不足嘆息已罷,徑直往其間修為至高者發起攻擊。

那怪物一顆首級便如小山一般大小,而其四肢只如虛幻一般,似是而非。唯其間數般法器展現,似是述說其修為之不凡。

當頭一道靈壓,猶如萬斤之力及頂,化而為錘,直落而下,欲將那螻蟻如陳雪一般消化無蹤。不足哪裡懼此,奮不顧身只是將腳下法雲震散,其法體已然直入霄漢,沿途那萬斤巨錘如風消散,落入雲天灑下山歌若干。

那怪物驚懼出聲,只是一頓,渾體便若萬劍弒體,血流不住。不足觀此大喝一聲道:

「擋路者死!」


那拳卻是直直兒飛出,突兀拉長數百丈,結結實實擊打在那怪物之軀體上。如此一道缺口洞開。

不足大喜,將身一縮,入得那缺口之中,再半步便可以突出此絕殺劍陣也。忽然,不足之雙目餘暉掃到數只怪物面相上之冷笑氣息,心下暗驚,不經稍稍留了幾分小心。

果然,待得不足之身軀扭動,半邊已然跨出是地,一邊虛空,突兀一拳轟擊不足其體上。儘管不足早已小心在意,然此拳出手無半點先機,恰恰擊中不足之法體,那不足隨是拳暴退,口中一絲兒鮮血零落。

「好重的拳頭,居然將某家之法體擊得生疼!」

不足連續喘的數聲,慢慢兒恢復心間之平穩。而後猛可里那識神化為巨刃,往四下里瘋狂斬擊而去。一時之間,數百道鋒刃幾乎同時擊中那圍堵之怪物軀體。

砰砰砰!

那相互撞擊之聲息大作。不足愁得一道空隙,腳下法雲浮動,只是幾閃,便脫出那包圍。不等不足歇一口氣,身遭虛空中復現數只異端怪物,呲牙咧嘴往不足襲來。正是不足舊力衰竭,新力不接之時,數拳幾乎齊齊轟擊到不足法體上。此次雖未有倒退回去,然那等巨力已然非尋常修眾可以支持。

不足大喝一聲,識神一化九分,宛若十個一模一樣之不足同手持拳,往對頭腦門上招呼。那數位異端怪獸,慌亂倉促間接招,盡數倒退數丈。正是此時,不足倏忽一聲脫開禁錮,行在遠處。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不足心念一動,急急駕了雲頭往上方暗淵之靈霧薄弱處飛身而逃。

那一眾怪物分出三十許,緊緊兒追隨不足之蹤跡,余者則繼續圍困風兒之所在洞府。

「孽畜!這般死死兒追逐某家,當真要滅殺某家么?」

不足冷哼一聲,復將遁速加快幾分。雖然這般耗費元力,然不如此怎能脫身探路耶?

暗淵靈霧之中,遁速大減,便是不足這般肉身強大愈金石之修,已然不能行動如飛,只是若常修之奔跑,遁速平平。及至不足距暗淵之外相隔數十丈時,忽然其上方靈霧劇烈擾動,成群體若家犬般大小之魔物紛涌而來。不足觀此,急急以八荒訣發出一刀識神大劍斬擊而去。一聲轟響后,那等魔物居然安然無恙!不足大驚,轉身往谷地急速遁逃,復行得半日,看看那些許異端怪物仍緊緊兒追隨,不足實感無力!然心間那些血腥兒亦是大增。

「某家與爾等拼了!」

不足大喝一聲,見那識神復分化為九,十道不足之影像緊緊兒盯住尾隨之魔道怪物,突然一道身形潛身近旁,猛擊彼怪物,砰砰砰數招畢,那尾隨之怪物不曾防避,齊齊中招,齊齊大呼出聲,齊齊回身遁逃。

「娘也!險險累殺某家也!」

這般思量間,其身形一時復落下谷地,覓得一處偏僻之地打坐修鍊恢復。(未完待續。。) 三日後,不足將雙目睜開,緩緩兒吐出一口濁氣,立起身,微微運轉身形,感覺渾體氣力恢復,便邁開腳步,在此谷地慢慢前行。那先時身遭之魔道怪物此時居然無有一個。

「此間詭異非常,魔物居然能布得劍陣!居然可以誘使某家上當!居然會斷阻某家遁逃之路徑!」

不足左右尋思,仍不得其解,無奈何唯低頭向谷地一側直直行去。谷中亦是有些許靈草,不過久在此黑障靈霧中,其效盡皆大變,亦不知是否仍可如舊時一般入葯煉丹?不過左右無事,不足便自是一一摘取入得法袋中。這般游得半月許,雖日日嘗試出淵,然卻無一絲可能,便是重入風兒之居所洞府,亦然無有時機!

一日不足正自行間,忽然近些時來那等數十雙眼睛緊緊兒盯了自己之感覺竟然消失不再!渾體一松,猶如萬鈞之重負卸下一般輕鬆。

「咦!那等魂魄遭人覆壓之沉重去往哪裡呢?難道那等暗淵中怪物居然自家去了?不再窺視施壓於某耶?」


不足一邊輕鬆前行,一邊仔細觀察左近,入目之中並無異處,只是那靈霧更其濃郁,黏稠幾若湯液,縱然不足之識神強悍,亦然不能遠視百丈。

「此間是何地?怎得困吾識神若此?想來某家數百年別無它修,唯識神之修尚可自傲!至其時幾若陰陽合之修矣!然怎得不能視遠若此耶?」

那不足尋思道。亦非不足疑惑,便是別家陰陽合大能在此,亦必覺詫異也。陰陽合之識神精細若虛無。宏大若山嶽,非大圓滿以上不能查知。其小處洞察毫末。無所遺漏!其大處浩瀚,籠罩十方十萬八千里方圓。況不足之識神更可查視二十萬里之遙!然於此地。居然百丈不及!便是當年易修門之囚仙牢,縱有上古**陣,不足之識神亦可籠罩數十里之地!

「左右無甚大險,某家便前去探視一番又何如!」

這般思襯著,腳步卻已是前出丈許。復行得百里遠近,識神之中忽然現出一座天坑,方圓不知幾許,其幽深亦不知凡幾,只是居於此深谷之下。黑障靈霧迷漫之地。那中央一顆晶瑩寶珠兒散出毫光萬道,六識感知,似有毀天滅地,湮沒萬物之威。

「該是何物?怎得有如是威能?」

不足停了腳步,靜靜兒以識神溝通是物。然那物卻似是不屑,紋絲兒不動。

「哼,當是某家懼了么?」

不足冷哼一聲,毅然抬步前行。

又半日,那天坑已是在望。不過是跨出幾步,黑障靈霧忽然不見,回首瞧視,數尺之外暗障靈霧依舊。而其身形卻已然脫出此暗障之外矣。識神亦是可以視遠也。其時再觀其天坑,萬丈方圓,半泓赤紅液漿。液漿圍攏處,一座七級浮屠。一體兒潔白色澤,唯塔頂上一顆九彩寶石毫光萬道。

「原來是一座浮屠寶塔。某家還以為是何寶物呢。」

不足觀其貴不可言,知道其物非自家可具,便嘆口氣,沿著此天坑四圍閑轉。然而突然便頓住了腳步,詫異舉頭張望,那天門上一聲吟響,一朵黝黑暗澤之蓮花現出,那花瓣兒一漾一漾輕輕兒顫動,似是誰家嬌嬌姐兒嬌嗲呼吸一般。

「咦!怪哉!此物怎得自家出來也?靈兒,靈兒,汝可尚在么?」

無有應答,然那朵蓮花卻自家一轉,輕輕兒落在七級浮屠之塔頂上,滴溜溜旋轉。不一時,那旋轉便引動了一股小小旋風,居然將那天坑中赤紅之液漿拘起,直灌入那蓮花中去了。

不足詫異注視,天坑中液漿漸漸變了顏色,那赤紅漸淡,終至於消失,而天坑中已然藍汪汪一泓碧水也。

不足不知此中變化於靈兒喜耶憂耶,只是注視著聖蓮暗母,直至那浮屠上寶珠入得黑蓮中。不足長噓一口氣道:

「靈兒,靈兒,汝可尚在么?有甚要緊么?」

無有應答,那朵蓮花卻倏忽一聲飛來,直入不足天門而去。待得不足以識神查視,那蓮卻早入了丹田神界中滴溜溜兀自旋轉不已。不足觀其再無異動,覺靈兒並無大礙,便緩緩出了丹田。

圍著此天坑一圈轉罷,不足復收得數十支靈草異果,便回返。

風兒落腳處山洞,其外數千丈之圍,數十淵中怪物兩兩三三圍定,上層有家犬般大小之魔道怪物游弋,突出其外實實艱難。那不足早已回返是地,只是不敢露頭,唯悄悄兒潛身谷地巨石下。

不足已是嘗試的若干隱身法訣。然大約乃是此地詭異,居然無一奏效。

「唉,只是希望此番本初元力能助某家。」

不足一邊感慨,一邊運使本初元力密布全身,待得停妥,便復慢慢兒靠上一頭巨型怪物。已是距怪物數丈,那怪物仍無有查視,不足大喜,徑直便往上行去,穿過,魔物之劍陣,直入風兒落腳處之山洞。

「風兒,可見得某家么?」

「史家哥哥,是你么?」

「風兒,汝不能查知某家之身形么?」

「靈覺上可以感知絲毫,然卻不能把握位置。史家哥哥,此便是那聖魔元丹之力么?」

風兒訝然問曰。

「非也!乃是某家修鍊時之偶獲,某家名其曰本初元力,而其所修成之元丹便是本初元丹。此乃是本初元丹之一利,可以隱藏身形、識念,不虞他修之覺察也。不利處乃是耗費甚巨,不敢持久也。」

於是不足收回元力,兩人相對坐地,不足將那法袋中靈藥攝出道:

「谷中詭異,不敢太過放肆,只是收得靈藥若干。某家雖丹道涉獵頗多,然受此間暗障靈霧侵蝕,某家亦是不敢肯定,此等靈藥藥性之強弱,會否有毒也。」

那風兒只是隨意翻動,一棵棵藥草皆歲月久長,實是不易也。忽然,風兒玉手一抖,將一顆藥草攝在手中道:

「史家哥哥可識得此葯?」

「不識!只是其生長處特異,居然在七級浮屠塔下血色液漿中,某家便將其收了來。」


「此物再生草也!」

那不足聞言大驚。

「嗯!獨生於滅界之再生草么?」

「然也!」

「然則其非滅界所獨有么?」

不足大驚訝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