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像她這樣光明正大的來搶的女人,倒是容易對付,最不容易對付的就是像索菲那種使陰招的女人,她是防不勝防。

不過像她這樣光明正大的來搶的女人,倒是容易對付,最不容易對付的就是像索菲那種使陰招的女人,她是防不勝防。

但是現在的她對龍司昊倒是很有信心,不管是放話要來搶的凌黛娜,還是索菲,她都不會畏懼。

能被別的女人搶走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她珍惜。

只有誰都搶不走的男人才是最愛她的男人,才值得她去珍惜。

換句話說,真愛你的男人任何人都搶不走,能被人搶走的男人不一定是真的愛你。

婚禮馬上就開始,宴會廳里婚禮進行曲已經響了起來。

龍司昊見黎曉曼從凌黛娜離開后就不知道在想什麼,他擱在她腰間的白皙大手不輕不重的掐了她一把,目光深沉的睨著她問:「在想什麼?」

腰間被掐了一把,黎曉曼清麗的小臉一紅,立即回過神來,抬眸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揚唇說道:「還能想什麼,當然是想怎麼防止別人把你搶走了。」

「呵呵……」龍司昊勾唇一笑,狹長的眸子中是濃的化不開的深情與寵溺的笑意。

他白皙修長的手指寵溺的颳了刮她的小鼻尖,聲音低沉溫柔,「傻丫頭,放一百萬個心,誰都搶不走我,嗯?」

一旁的凌寒夜見龍司昊和黎曉曼兩個人旁若無人的調笑,他嘆了口氣,語氣酸酸的說道:「龍少,我說你們能不能體諒一下我這個單身男人,你們在這裡卿卿我我的,這是想嫉妒死我嗎?」

龍司昊狹眸眯起,目光沉沉的睨著他,「那是你的事,不想被嫉妒死就和你妹妹一樣滾遠些。」

凌寒夜瞥了一眼有了女人就沒兄弟的龍司昊,勾唇有些委屈的說道:「好,我滾……,你龍少下次有什麼事最好別來找我幫忙。」

黎曉曼見他轉身就走,秀眉輕蹙,想起他和林陌陌之間的關係,便疑惑的問:「你不是和陌陌在一起嗎?今天陌陌怎麼沒和你一起來?」

因為她懷孕的關係,手機輻射比電腦輻射還要大,她便很少用手機,和林陌陌聯繫的時間就少了。 而且有好幾次,她打她的電話都沒打通,不是在通話中,就是無法接通,或者是關機。

以致於林陌陌現在是什麼情況,她也很不清楚,剛看到和凌寒夜一起來的是他的妹妹凌黛娜,她心裡就很疑惑林陌陌怎麼沒來。

凌寒夜因為黎曉曼的話腳步微頓,魅惑的棕眸緊緊眯了起來,眸底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俊美的臉上那邪魅的表情也瞬間被一抹深沉替代。

他微微勾唇,聲音沒有了往日的戲謔,夾雜著一抹無奈,「我有很久沒見到她了,我也想知道她為什麼沒來?」

話落,他便往前走去,俊挺的背影給人一種落寞感。

黎曉曼微微蹙眉,澄澈的眸底閃過一抹疑惑,難道他和陌陌吵架了?

這段時間,她真的忽略林陌陌了。

以前她不開心的時候,有困難的時候,都是她在開解她,在幫她。

倘若聯繫不上她,就會擔憂她,親自到她家裡看看。

可她呢,聯繫不上這個好友了,都沒去她家裡看看是怎麼回事。

現在想起來,她真的覺得很愧對她。

見黎曉曼又在發獃,龍司昊俊眉微蹙,目光深沉的睨著她,「曉曉,又在想什麼?婚禮已經開始了。」

聞言,黎曉曼抬起了頭,見身穿潔白婚紗的夏琳挽著夏青榮的胳膊,面帶微笑,踩著宴會廳中央長長的紅地毯一步步的朝著站在地毯盡頭的新郎霍雲烯走去。

一見到霍雲烯,黎曉曼心裡就發恨,她纖細的雙手捏了捏,清澈的眸底騰出一片冷意。

龍司昊將她細微的變化收進了眸底,他幽深的眸底閃過一抹戾氣,薄唇冷魅的勾起,今天的婚禮一定會讓霍雲烯和夏琳終身難忘。


掩去眸底的戾氣,他拉著黎曉曼坐了下來,狹長的幽眸目光溫柔的睨著她,彎唇一笑,語帶深意的道:「曉曉,一會有好戲看,到時可別眨眼,嗯?」

聞言,黎曉曼抬眸,目光疑惑的睨著他,「什麼好戲?」

王妃水嫩:王爺你好壞 ,狹眸微眯,「一會你就知道了。」

見他笑的高深莫測,黎曉曼眯起眼眸深睨了他一會,才抬眸睨向了前方。

此時夏琳已經走到了婚禮台前,站在了霍雲烯身旁,夏青榮將她的手交給霍雲烯后,便退了出來。


睨著在前排坐下的夏青榮,她秀眉緊緊蹙了起來,當初她和霍雲烯結婚的時候,他這個當爸爸的沒有以一個父親的身份來陪著她走紅毯,然後將她親手交給她即將要嫁的男人,這對她來說,始終是她心上的一道傷疤。

明明曾經是她最親最愛的爸爸,可是卻突然變成了別人的爸爸。

明明是最親的兩父女,卻變成了相見不相認的陌生人。


如果他沒有背叛她的媽媽黎素芳,如果沒有夏琳和她媽媽劉茹華介入他們的家庭,或許現在,他們還是幸福的一家人。

她有疼愛她的媽媽和疼愛她的爸爸。

想到這,黎曉曼心中悲痛不已,清澈的水眸濕潤了幾分。

坐在她身旁的龍司昊見她紅了眼眶,眸中淚光閃閃,他俊眉深蹙起來,幽深的眸底閃過一抹愧疚之色。

他只想著帶她來看一出好戲,竟然忽略了夏青榮會帶給她的影響。

他白皙的大手緊握住她的小手,與她五指相扣,狹長的幽眸目光溫柔的睨著她,聲音低沉清潤,「曉曉,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背叛了你,都離開了你,我也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嗯?」

黎曉曼回握著龍司昊溫熱的大手,心間似被暖流湧入一般,感覺到無限溫暖。

她漂亮的水眸緊緊的睨著他,輕點了下頭,「司昊,我知道,也相信,你不會離開我。」

她澄澈的眸子中染上了笑意,不再因為夏青榮而悲傷,抬眸睨向了婚禮台。

婚禮主持人正在致辭,與一般的婚禮一樣,無非是歡迎各位親朋好友來參加婚禮之類的說詞。

宴會廳里所有賓客的目光都落在了霍雲烯和夏琳的身上。

兩人並肩站著,臉上的表情卻相差千里。

夏琳是滿臉堆笑,霍雲烯則是一直緊繃著臉,神色冰冷,薄唇緊抿,眼角眉梢看不出一點身為新郎該有的喜色。

婚禮項目一項項都順利的進行著,當婚禮主持人問到夏琳是否願意嫁給霍雲烯為妻時,夏琳一臉嬌羞的看了眼身旁的霍雲烯,剛回答完我願意,突地一道威嚴冰冷的聲音便傳來。

「我不同意你們結婚,婚禮馬上取消。」

聞聲,不少賓客都回過了頭,原本滿臉笑容的夏琳則臉色一變,也是一驚,立即回過了頭。

而她身旁的霍雲烯在聽到這道威嚴的冰冷聲音響起時,俊眉微蹙了下,俊臉上沒有多大的表情變化,龍君澈之前就告訴他今天的婚禮不會正常舉行,所以他比夏琳顯得相對平靜許多。


他慢慢轉過了身,卻見出現阻止他和夏琳結婚的竟然是霍業宏。

霍業宏一身黑底圓紅紋的中山裝,杵著拐杖,被林嫂攙扶著,一張留下歲月痕迹的老臉上表情威嚴冰冷,一雙沉斂精銳的雙眼目光陰沉的盯著夏琳。

夏琳被他看的一陣心顫,捏緊了手裡的捧花,抬眸睨了眼身旁的霍雲烯,見他沒有什麼反應,她蹙了下眉,臉上帶著得體的笑,「爺爺,你是不是在跟我和雲烯開玩笑啊?你不是答應我和雲烯的婚事了嗎?」

「哼……」霍業宏冷哼一聲,手裡的拐杖直指夏琳,臉色十分陰沉難看,厲聲道:「答應?我至始至終都沒答應過你們的婚事,我霍家的孫媳婦可以不是名門望族出生,也可以沒有家世,但絕不能是像你這種勾三搭四,行為不檢的失潔女人,就憑你還沒這個資格當我霍家的孫媳婦。」

「勾三搭四,行為不檢,失潔女人」,這十二個字引起了一場大的騷動,令在場的賓客都議論紛紛起來,都把探究或者是看好戲的目光落在了夏琳的身上。

夏琳掐緊了手裡的捧花,雙眸眯了起來,眸底閃過一抹陰狠,雖然心裡早已是氣憤不已,但她臉上卻沒有半絲的怒氣,而是一副楚楚可憐的委屈樣子。

「爺爺……我……我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說我?為什麼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侮辱我,污衊我?」

「哼……污衊?你自己做過什麼不要臉的事,你自己清楚。」

霍業宏冷哼一聲,神色陰沉的看向了一直沒出聲的霍雲烯,手裡的拐杖重重的杵了杵地板,「雲烯,你心裡要是還有我這個爺爺,你就別和這個女人結婚,她根本配不上你。」

聞言,霍雲烯俊眉微蹙,冷魅的雙眸目光複雜的睨著霍業宏,表情深邃,薄唇輕抿沒有任何言語。

他既沒答應霍業宏不和夏琳結婚,也沒說要和她結婚。

他這樣不言不語令他身旁的夏琳擰緊了眉,心裡有些惶恐。

捏緊了手裡的捧花,她抬眸楚楚可憐的睨向了霍雲烯,輕咬下唇低喚了一聲,「雲烯……」

聽到她的低喚,霍雲烯左手捏緊幾分,抬眸睨著她,眸底的情緒越發複雜,緊緊皺起的眉宇間掠過一絲猶豫和無奈。

「雲烯……你會和我結婚的對不對?」看出了霍雲烯的猶豫,夏琳的眼眸中劃過一抹驚慌,她一臉悲傷委屈的後退一步,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婚紗,往後跌去。

這時,一道身影迅速的從賓客中沖了出來,伸手托住她的後背,將她扶了住。

「沒事吧!」帶著關切的聲音,擔憂的眼神,冷酷的臉。

扶住夏琳的正在雷洋。


夏琳見是雷洋扶住了她,眸底閃過一抹慌色,立即將他一把推開,語氣疏離,「我沒事。」

被推開的雷洋緊蹙眉,眼眸中閃過一抹失落與悲傷,他捏緊了雙手,自己退到了一邊去,悲傷的視線卻一直落在夏琳的身上。

剛剛雷洋扶住夏琳這一幕,在其他賓客眼裡或許是沒什麼,但在霍業宏的眼裡,就像是看到了一對奸|夫|淫|婦。

他氣的臉色陰沉駭人,再次厲吼一句,「婚禮取消。」

隨即他便臉色陰沉的走到婚禮台前,手裡的拐杖揮向了禮台桌,霎時間,禮台桌上高高堆起的水晶杯轟然倒塌。

禮台桌也被他推倒。

噼里啪啦,玻璃摔碎的聲音此起彼伏,猶如放鞭炮一般。

站在婚禮台前的婚禮主持人見狀,立即退開了一步,一臉驚詫的看著這突然發生的一幕。

原本一直冷漠凝視著這一切的黎曉曼見霍業宏推倒了禮台桌,正欲站起身,她身旁的龍司昊握住她的小手緊了緊,示意她坐好。

她側眸睨向身旁神色自若的龍司昊,眸底一絲疑惑的問:「司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爺爺會來破壞今天的婚禮?」

全場幾乎所有的賓客都站起了身,圍向了婚禮台,就只有她和龍司昊兩個人還端坐著。

龍司昊騰出一隻手來,攬住黎曉曼的香肩,側過身狹長的幽眸目光深情的睨著她,薄唇彎起,語帶深意,「曉曉,別急,好戲還在後頭,我今天帶你來就是來看戲的,我們只管坐著看戲就行,嗯?」 既然他說有好戲,那她就看看是什麼好戲。

跟他在一起久了,她也變「壞」了,看著夏琳和霍雲烯出醜丟人,她的心裡很是愉悅。

此刻的她和龍司昊儼然成了看好戲的局外人。

李雪荷,劉茹華,夏青榮見霍業宏搗亂了禮台,三個人的臉色都極為的難看。

一開始霍業宏出現時,三個人還因為他是長輩,而且又有這麼多賓客在,不想跟他起衝突,免得被人看笑話,但是現在,除了夏青榮,李雪荷和劉茹華是忍無可忍了。

率先走到霍業宏身前的是李雪荷,礙於有這麼多賓客在場,她壓下了心裡的怒氣,態度還算和善的看著霍業宏,聲音不大不小,「爸,您說您這是鬧什麼,琳琳這麼乖巧,您怎麼能這麼說琳琳?今天可是您的親孫子云烯的婚禮,您就當給雲烯一個面子,別鬧了,您老有什麼事等婚禮結束后再說,您站了這麼久想必也累了,我扶您老……」

「不必了。」霍業宏不等李雪荷說完,便不給她面子的打斷她,隨即臉色陰沉的看著她,「李雪荷,你在我面前裝什麼? 轉魂救世 ,你自己心裡很清楚,你眼裡根本就沒有我這個爸,今天這婚禮必須取消,我霍業宏就算是死在這裡,也絕不會讓這個行為不檢點的失潔女人進我霍家的門。」

霍業宏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氣的夏琳恨不得衝上去給他一巴掌,但她和李雪荷一樣,礙於他年紀大是長輩,礙於有這麼多賓客在場,不想失了身份,不想讓人認為她不尊老,她極力壓制下了心裡的怒氣,強作鎮定的站著,臉上依舊沒有一絲的怒氣,有的是楚楚可憐和委屈的表情。

她瞬間便紅了眼眶,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嗚咽道:「爺爺,我和雲烯是真心相愛的,你為什麼要拆散我們?為什麼?我哪裡做的不好,你告訴我,我改,你別生氣了,免得氣壞了身子。」

此刻的夏琳儼然就是一個受到了委屈和辱罵,還一心為人著想,品德高尚的可憐女人。

這樣楚楚可憐的她倒是引起了在場不少賓客的同情,現在看她笑話的人少了,幾乎都認為這霍氏的掌權人霍老爺子太不近人情了,不僅破壞自己孫子的婚禮,還辱罵自己未來的孫媳婦。

不少賓客都議論紛紛起來,霍業宏雖然年紀大,但聽覺還很靈敏,自然也聽到了。

他倒是沒想到夏琳的心計竟然這麼重,在他的面前,竟然敢在他的面前耍心眼。

他一雙精銳的老眼眯起,神色威嚴陰沉,目光冰冷懾人的看著夏琳,怒氣騰騰的冷哼一聲,「哼……關公面前耍大刀,就憑你還沒這個本事,我霍業宏活了一輩子,過的橋比你走的路多,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在使什麼詭計,別在這裡貓哭耗子假慈悲了,今天你要是識相一點和雲烯取消婚禮,我就不把你做的那些齷齪事公諸於眾,否則,哼……」

霍業宏又是冷哼一聲,表情陰戾駭人,看的夏琳一陣心顫。

她臉色有些煞白的看著霍業宏,眼裡閃過一抹驚慌之色,心裡有些害怕起來。

霍業宏不可能無緣無故說她勾三搭四,失貞失潔,他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