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要降服至少五級魔獸的羽翼,想要憑藉天奇自身是不可能的,因為兩者差距太大了,好在這羽翼符文圖已經是無主之物,裡面的那絲生命力也太太弱了,在那絲生命力沒有變的很強大起來之前,只要天奇不強行想要征服他,他不會太過主動的去排斥天奇的血肉,所以天奇暫時不會有危險,只是現在兩者誰也無法搞定誰,一直僵持著。

不過想要降服至少五級魔獸的羽翼,想要憑藉天奇自身是不可能的,因為兩者差距太大了,好在這羽翼符文圖已經是無主之物,裡面的那絲生命力也太太弱了,在那絲生命力沒有變的很強大起來之前,只要天奇不強行想要征服他,他不會太過主動的去排斥天奇的血肉,所以天奇暫時不會有危險,只是現在兩者誰也無法搞定誰,一直僵持著。

其實天奇在小夜把羽翼符文圖植入自己體內那可開始,天奇就發現了不對勁,也猜到了他如果現在不能征服這副羽翼符文圖的話,那麼越往下拖,將越難收復這副羽翼符文圖,因為這副羽翼符文圖蝸居在天奇體內,在慢慢的吸收天奇的生命力,把天奇的生命力轉為自身的生命力,不過天奇沒有並沒有把這些告訴小夜,她不想讓小夜擔心,也不想讓小夜為此自責。

為了阻止這一切可怕的後果發生,天奇必須得一鼓作氣,既要阻止這副羽翼符文圖吸收自身的生命力,又要不斷的消磨血脈之間的排斥,化神獸血脈為自身所用,在羽翼符文圖上接通自身的經脈。

可是這副羽翼符文圖實在是太強大了,天奇根本就無法啃下,如果這樣下去的話,羽翼符文圖將會越來越強大,到最後羽翼符文圖定然會反噬天奇,到時候天奇的生命力成了這羽翼符文圖的養料,等到天奇的生命力恢復速度不及這羽翼符文圖的吸收速度的話,天奇就真的離死亡不遠了。

現在的天奇體內完全像是個沒有硝煙的戰場,而且戰鬥的非常的激烈,相對來講,天奇處於劣勢。

天奇雖然不屈,不過戰場上,光有不屈的戰意是不行的,還得有實力,此時的天奇缺乏的就是實力。

雖然天奇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了,不過小夜說出那句『要是你死了,我豈能獨活』的話卻真真切切的傳入了天奇的大腦里,天奇的內心深深一顫,模糊的神智變得有些清醒,天奇的內心微微一顫,不甘的思索道:難道萬世輪迴的結局還得繼續嗎?不,我不甘心!我的命運,由我做主!誰也不能改變我的命運!

天奇內心的戰火熊熊燃起,不屈的戰意令得血脈奔騰。力量,不斷的吶喊,不斷的召喚。蒼白的臉色也有了些血色,血紅的心臟彷彿受到了感染,跳動的幅度不斷的加快,突然,那滴隱藏在天奇心臟處,從沒有任何動靜的,天奇也沒有太注意的血滴似的晶體好像也被觸動了,微微一顫,觸碰到了天奇血液之後,天奇的血液好像剎那間著了魔一樣,變得強大無比,血脈與羽翼符文圖不斷的沖刷,可就在那剎那間,莫名其妙突然強大起來的血脈就勢如破竹的衝進了羽翼符文圖中,羽翼符文圖中的那絲生命力也無法抵擋天奇的血脈之力,在天奇自身的血脈之力的淘洗下,那絲依靠神獸血脈而存活的生命力慢慢轉變成了天奇自身的生命力,而翼龍雙翼骸骨中的那絲神獸血脈也融入了天奇的血脈中,化為了天奇血脈的一部分,一切都因為那滴又歸於平靜的隱藏在天奇心臟處的那似血滴的小晶體。

就在小夜傷心欲絕,打算為天奇陪葬的時候,天奇的肉身中傳來一聲聲低沉的咯咯的骨骼裂碎聲,小夜突然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小夜怎不清楚骨骼的裂碎聲代表了什麼,那是破而後立,骨骼的裂碎代表著天奇的骨骼與化成了御醫古文圖的翼龍雙翼骸骨開始裂解再融合了,也就是說,天奇挺過去了,天奇的肉身和羽翼符文圖不再相互排斥了,開始融合了!

「諤」,天奇輕微的呻吟了一聲,小夜聽聞彷彿天籟之音,眼角還噙著淚水,可好似臉上像綻開的荷花般燦爛。

「天奇,你成功啦,正是太好啦」,小夜手舞足蹈,絲毫沒有在意淑女的形象。

不過小夜高興過後,又立馬捂住了嘴巴,心中不停的責怪自己,現在是關鍵時期,自己怎麼能大聲喧嘩呢,萬一影響到了天奇的體內羽翼符文圖與天奇肉身的融合,那自己豈不是罪不可恕了。

小夜睜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手心處都被汗水覆蓋濕成一片了,兩眼死死的盯著臉蛋又有些抽搐的天奇,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好在之後的一切都漸入了小夜的預想中,沒有出現什麼特殊的情況。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天奇的後背傳來了骨骼的接融聲,而後沒多久天奇的後背靈光一閃,一副羽翼圖閃現了出來,而後有漸漸的消融在了後背**內。

天奇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望著一臉擔心的小夜,勉強的露出了一個笑臉。

「啊!天奇你總算醒了,你不知道我剛才有多擔心你」,小夜見到天奇睜開了眼睛,拍了拍隆隆的玉胸,深深呼出了一口氣,一陣后怕的道。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反而是你,你看你臉色蒼白,兩眼血絲密布好像眼角還濕濕的,怎麼哭了?這裡就只有我和你耶,我先聲說明哦,我可沒有欺負你」,天奇自然知道小夜是為誰哭的?只不過是為了不讓小夜擔心,所以才故意瞎說一通的。

「哪有啊,我只不過是眼睛進了沙子」,小夜嘟嘟嘴,本想說還不是因為你把人家弄哭了,不過見到天奇醒來之後,小夜還是把這句話咽下去了。

「好了,沒事了,我現在渴死了,想喝點水」,天奇轉移話題道。

「你成功啦?」小夜沒有立馬去取水,而是關心天奇是否真的成功了嗎?是否有什麼後遺症嗎?

「嗯,成功了,等會我恢復了體力之後,便出去試一下,不過我現在有點…渴了」,此時的天奇因為剛才出汗太多,早已口乾舌燥了。

「我馬上去取水來」,小夜笑嘻嘻的起身,解開了屏蔽陣符,一溜煙的跑出去去取水了。

如今血精石已經完全煉化了,屏蔽陣符已經沒有一點用了,解開無妨。 第一百五十七章突破疑雲

「煉製龍髓丹的時候,都是用的珍稀藥材,而且我也是自己想的藥方,也不知道藥效如何,萬一這些藥效正好衝突了,變成了一枚根本就沒有實用的丹藥,貿然送給冰雪,那冰雪還不認為我故意耍她?」天奇想到這裡,覺得在不知道丹藥的藥效之前,貿然送給冰雪很不妥,自己千辛萬苦煉製這龍髓丹,就是希望能博得冰雪的原諒,萬一沒有藥效的話,那豈不是反而令得自己與冰雪的矛盾加深?

「不行,說不得這龍髓丹還有毒呢,我得親自試試」,天奇也沒管這丹藥是不是真的有毒,會不會毒死自己,決定以身試藥。

天奇小心的取出一枚龍髓丹,托於手心處,傳來絲絲涼意,而丹藥的周身也有靈氣縈繞周身,看起來應該是一枚無毒的上等的丹藥。


雖然天奇加了許多的抑制翼龍狂暴血脈的珍稀藥材,但天奇也不知道這珍稀藥材有多珍稀,是否真的能抑制住翼龍骸骨里的狂暴血脈,想到之前融合翼龍雙翼的時候的痛苦,天奇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有些心有餘悸。

「媽的,我什麼時候害怕起來啦,不就是試一枚丹藥,用得著這麼害怕嗎?」天奇暗自罵自己太懦弱了,不就試一枚丹藥嗎?有什麼好怕的,天奇想到這裡,便閉上眼睛,沒有絲毫的停歇,一口吞了下去。

「咦,咋沒有一點感覺,什麼味道也沒有,不苦不甜,不酸不辣,也不臭不香,喝白開水似的」,天奇吞了下去之後,全身心的注視著體內的反應,可是就像沒吃過丹藥一樣,什麼味道,什麼感覺都沒有,天奇微微蹙著眉,迷惑不已。

「難道是珍惜藥材的藥力和翼龍骸骨中的狂暴神獸血脈相衝突了,彼此之間正好抵消了,沒有一絲藥效?」

天奇有些抑鬱,萬一真是這樣,那自己的那口精血和自己十幾瓶的丹藥和大量的獸核就這麼打水漂啦?不甘心啊,太不甘心了。

按照天奇的推理,藥效頂多是相互的抑制,可是等體內完全吸收了之後,丹藥內兩種不同的藥效便會各自作用,是丹藥內兩種藥效相互起作用,而不是丹藥內兩種藥效相互抵消啊!

可就在天奇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天奇突然感覺到丹田內的枯竭的靈氣沒來由的突然增多了起來,沒有一刻鐘,自己已經是精力旺盛,已達到了巔峰時的狀態,而且好像體內的靈力還不斷的在增長,不斷地在濃縮。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我感覺自己要突破了似的?」天奇驚奇不已,總有一種要突破的感覺。

「難道是我煉製的龍髓丹發揮作用啦?」天奇心中一喜,對於突發起來的狀況也猜出了**分。


「呵呵,我說我煉製的丹藥怎麼可能沒有藥效呢?」天奇得意一笑,對自己的傑作非常的滿意。

「正好我可以藉此機會突破到真靈二階」,天奇之前就達到了真靈一階巔峰,隨時都可以突破,今天正好在龍髓丹的藥力引發下,引發了境界瓶頸。

不過天奇也知道突破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天奇也不知道龍髓丹的藥效如何,剛才自己又耗費了一口精血,天奇打算好了今天突破,可是由不知道龍髓丹的藥效如何,為了以防萬一,天奇在身旁準備了另一枚龍髓丹,以備不時之需。

只是令天奇意想不到的是,龍髓丹的藥力太強悍了……

天奇盤腿而坐,沒有多久就恢復了充盈的狀態,可是龍髓丹的藥力只消耗了四分之一左右,可是此時天奇的丹田內靈氣充裕,為了化解龍髓丹剩下的藥力,天奇只能不斷的運行經絡各脈,每運轉一個周天,天奇就不斷的壓縮一點靈氣,可是壓縮靈氣的速度比之龍髓丹的強大靈氣的化解速度慢多了,現在天奇體內的靈氣是供過於求。

當靈氣壓縮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體內的靈氣就會變得更純正,所產生的靈力也將更強大,運行起來也會比之之前的更為迅速流暢,簡單的說,這是進階的主體表現。

當然這只是進階的最簡單的表面特徵,真正的進階過程是複雜無比的,比如進階還包括肉身的進化,心志的煉化,經脈的擴增,丹田的增大等,或者說境界的進化也不只是表現在靈力的變強上,各個方面都會提升一個檔次。

正因為如此,所以每個人能否進階,不只是看他體內是否有足夠的靈氣,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各個方面是否也達到了突破的要求。

進階是一件較為緩慢的過程,操之過急反而會反噬自身,而如今天奇雖然達到了進階的要求,可是龍髓丹的藥力實在是太強大了,無法遏製藥力在體內的散發,天奇瘋狂的運行靈氣,擴寬經脈,壓縮靈氣,可是依舊是無法抵消龍髓丹的藥效,漸漸的天奇丹田內的靈氣超過了天奇丹田內所能容下的量,即使是天奇把大量的靈力擴散道各個經脈中,天奇依舊感覺到自己的丹田有種脹爆的感覺。

天奇全身的毛孔張開,外放出靈氣,依舊是杯水車薪,龍髓丹蘊含的靈力實在是太大了,天奇黝黑的皮膚漸漸的被脹裂開來,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天奇的牙齒咯咯作響,臉頰抽搐,實在是太痛苦了。

「這龍髓丹的藥力怎麼這麼強悍?就連我的肉身都無法承受」,天奇眉頭緊蹙,不斷的思索著,天奇絕對相信,自己從小就經歷過極限訓練,自己的肉身的強大已不是同階人可比的,可服用這枚龍髓丹后,自己依舊有些吃不消。

剛才天奇還擔心龍髓丹額藥力不夠,還準備了一枚龍髓丹在旁邊,以備不時之須,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多餘,一枚龍髓丹就夠嗆了,再來一枚,豈不要撐死?

其實龍髓丹之所以有這般藥力也沒有什麼奇怪的,雖然天奇只能煉製出上品靈丹,可是煉製龍髓丹的藥材實在是太珍稀了,還加了翼龍龍髓,含有神獸血脈,不霸道才怪呢,好在天奇煉製的時候,陰陽調和,所以服用龍髓丹的時候,根本就無法感知到龍髓丹的藥效,等到入了體內,龍髓丹的藥效化開來了,才知道龍髓丹有多麼強大的藥效。

皮開肉綻的痛苦到沒有引起天奇多大的在意,只要不至於使得丹田脹爆,經脈脹裂,就沒有沒什麼可擔心的,對於這份痛苦,天奇反而有些欣喜,天奇全神貫注的運行著體內的靈氣,打算一舉突破成功。

在這般浩蕩的靈力作用下,毋庸置疑,天奇很快就突破到了真靈二階的境界,可是天奇龍髓丹的藥力依舊還殘存些,好在自己成功的進階了,經脈和丹田都擴大了些,沒有開始時這麼痛苦了。

皮開肉綻的軀體也在慢慢的恢復,裂開的皮肉緩緩合攏,最後變得光潔勻稱,沒有一絲的疤痕,只是全身血跡斑斑。

「也不知道龍髓丹的藥力能不能幫我再突破到真靈三階?」天奇內視了一番,雖然剛才在龍髓丹的強大藥力下,有些經脈脹裂了,不過不打緊,很快就修復好了,只是天奇見到體內的龍髓丹的藥力依舊還有些,打算在突破一階,只是沒有把握體內的靈力是否足夠突破到真靈三階。

「不管如何,試一番,如果能連續突破兩階就最好了,不能的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思索再三,天奇決定嘗試一下突破到真靈三階。

天奇說干就干,沒有拖拖拉拉,體內的靈氣又不斷地沿著經脈快速的運轉了起來,不斷地壓縮。

很快,天奇就漸漸感覺到自己觸摸到了真靈三階的頸坎,天奇有些興奮,如果能連續突破兩階的話,豈不妙哉!

不過雖然感覺到了真靈三階的頸坎,此時體內的龍髓丹的藥效已經全部被吸收了,天奇也幾番嘗試之後,發現經脈無法在擴增了,丹田也沒有任何的異動。

「看來龍髓丹的藥力雖然強悍,卻依舊無法助我連續突破兩階」,天奇心神一收,自然垂於膝蓋骨的雙手輕輕抬起,齊於胸部之後,又緩緩的落下,深呼出了一口氣,有些失落的道。

就在這時,一股劇烈的疼痛感突然毫無徵兆的來襲,那種疼痛感不是來自經脈,而是骨髓!是骨髓里傳來的,刻骨銘心的痛。

天奇俯撐著身子,全身彷彿都有些站立不住,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啃自己的骨髓,又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吸力,不斷的抽走自己的骨髓,天奇臉色煞白,心中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怎麼回事?怎麼會如此疼痛,難道是這龍髓丹的藥材相互作用,產生了劇烈的毒性?」

如果龍髓丹真的有毒,毒性的深入骨髓了,可是自己之前一點都感覺不到,那這毒也太可怕了吧。

天奇雖然有些慌張,不過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如果龍髓丹是一個毒丹的話,那剛才自己突破的時候,龍髓丹產生的強大的靈力里必然會帶有毒性,有毒的靈力便會進入經脈,而經脈是連通自己的神海的,那樣的話,自己在突破真靈二階的時候,怎會不可能感受出來? 第一百五十六章龍髓丹

在洞里呆久了,出來之後,感覺外面的空氣特別的清新舒暢。

天奇仰頭深深了吸了幾口氣,感覺神清氣爽,特別舒適,伸手摸了摸後背,依舊如同原先一樣光潔黝黑,誰也看不出這副古銅色的皮囊下面還有一副還未長出血肉的羽翼!

「也不知道這羽翼什麼時候能夠破體而出,真是令人期待,到時候翱翔於蒼穹之下,多麼的自由自在啊」,天奇眼神閃爍,滿臉期待,想起自己被困九牛峰的時候,要是自己有一副羽翼的話,就不必被困在那個瘴氣熏天的鬼地方好幾天。

黃靈境界可以踏空,卻不能遠行,玄靈境界則可以御空而行,如果自己能有一副羽翼的話,便可以超越黃靈境界,如同玄靈境界的強者一樣,自由自在的飛行,不過天奇也知道兩者之間還是有差別的,那就是速度的問題,即使有翅膀了,也只能發揮出發揮出與自身實力相對應的速度,根本無法與玄靈境界的強者相比。

不過天奇不在乎這些,有了羽翼之後,至少多了一個逃命的法寶。

「真是不知道冰雪怎麼樣了,是否成功的從天魔虎的虎口裡逃了出來?」天奇想到那個美貌無比的冰雪之後,原本的喜色有些暗淡了下來,自己的確有了逃命的法寶,可是人家冰雪呢?她什麼都沒有得到,反而還得為自己解除背後的麻煩,雖然小夜說冰雪有秘寶,不會有事,可是天奇還是有些愧疚。

雖然冰雪因為那件十分偶然的事情與自己結了仇,可是天奇也知道那件事情是自己有錯在先,自己當時發現蓮花池裡有人洗澡之後,非但沒有閉上眼睛,非禮勿視,反而兩眼從指縫間把人家姑娘的玉體給奪走了,雖然並沒有肌膚之親,可是把人家姑娘全身偷看遍了,天奇覺得自己後背不只是有一副翅膀,更有了一副責任,以前自己從未承認這副責任,現在冷靜下來,細想一下,作為一個男人,最起碼自己應該對冰雪負責,而不是一味的逃避。

天奇出來的時候連帶翼龍骨架拿了出來,煉製羽翼的時候,只取了翼龍的雙翼,翼龍骸骨的整個身子還留著,天奇拿了出來,打算另找一個山洞,把翼龍骸骨煉化了。

如今天奇體內已經擁有了翼龍血脈,雖然很少,可是已經讓天奇的血脈達到了一個更高的檔次,天奇的整個身體也結實多了,而且翼龍雙翼上的神獸血脈和血精石還沒有完全被自己吸收,只吸收了一小成,如果完全吸收了,自己的血脈也算是有了一絲龍血脈,龍血脈是世間最強的血脈之一,一個人如果擁有了龍血脈,那他的肉身幾乎可以和真龍相比拼了,雖然天奇至今為止,只吸收了一丁點,可是現今他古銅色的皮膚顯得更加的蒼勁了,似乎有一種鐵打不動,刀槍不入的味道,天奇估計如果完全把羽翼骸骨上的神獸血脈吸收掉了,那麼自己的肉身即使沒有使出金剛體也達到了以前使出金剛體的堅韌度。


當然如果天奇再把剩下的翼龍軀骸上神獸血脈給吸收掉的話,那自己的肉身堅韌度必將更進一步,不過天奇沒有這個打算,他之所以想現在煉化剩下的翼龍骸骨,並不是為自己煉製,而是冰雪!

天奇從小夜嘴裡得知冰雪似乎特別需要神獸血脈,方正自己有,天奇決定把剩下的大部分的翼龍骸骨上的神獸血脈煉製成龍髓丹,送給冰雪,也算是自己對她的一種補償,雖然這點補償算不得什麼。

本來天奇只打算煉化整個翼龍骸骨,抽取掉裡面的神獸血脈就扔掉算了,不過天奇一想,這翼龍骸骨堅硬無比,含有龍髓,為什麼不可以把整個骸骨煉製成丹藥呢?在天奇的奇思妙想之下,天奇自創了『龍髓丹』。

龍髓丹是天奇自己想出來的一種丹藥,煉製配方也是天奇左想右想,左拼又湊,弄出來的。

天奇想龍髓丹里有神獸血脈,太過霸道,很難被人吸收,自己要不是因為自己心臟處的神秘物突顯神威,恐怕自己還會被羽翼上的神獸血脈給反噬,為了防止這種結果出現,天奇想了好幾天,最後方才決定添加些專門刻制神獸血脈的藥材,比如,寒冰果,靈幽草等,而這些藥材大多都是些玄老留給自己的珍惜藥材,都很名貴,雖然煉製的龍髓丹終究要送給他人,但天奇不覺得可惜。

為了煉製龍髓丹,天奇可謂是費勁了心思,掏出了大量的珍稀藥材,天奇可不想有什麼閃失,在煉製之前,天奇在一塊幽靜的山壁上打出了一個山洞,自己進去之後,而後又封閉了山洞,防止被外界打攪。

進入山洞之後,天奇取出了聚靈鼎,而後把剩下的整個翼龍骸骨投入到了鼎中,聚靈鼎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天奇的兩手使出兩股赤紅色的火焰,射入了聚靈鼎中,從天奇使出赤練火焰的那一刻開始,整個山洞的溫度立馬呈直線飆升,可是鼎內的翼龍骸骨根本就無動於衷,還是靜靜的躺在聚靈鼎住,彷彿在享受著溫浴。

半個時辰之後,鼎內的翼龍骸骨只融化了一丁點而已,要這樣下去,即使每天不吃不喝,十天都無法把這副骸骨煉化。

「丫的,這翼龍骸骨還真是硬」。

其實不是翼龍骸骨硬,而是天奇的實力實在是太弱小了。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哼,你還真的以為我沒法?」天奇狠狠的一咬牙,哼了一聲,從自己身上取出兩個玉瓶,把玉瓶裡面的丹藥逃了出來,連同幾枚獸核投入到了聚靈鼎中,頓時,聚靈鼎內赤紅一片,火苗竄動,冒出鼎口,就連靠近聚靈鼎的岩壁都因為高溫而開裂了。

消耗大量的丹藥和獸核來換取更為強大的火焰,天奇還真是捨得,狠人一個。

如此高溫下,翼龍骸骨以一種可見的速度慢慢融化了起來,天奇嘴角輕微一翹,這個辦法果真是有效,而卻這樣煉化的骸骨裡面摻雜丹藥的成分,比之直接煉化的骸骨更好,不過為了維持這般高溫,天奇之後又連續向鼎內投入了十多瓶丹藥和大量的獸核,如果王路在旁邊的話,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大約半天時間過去了,在以消耗了十幾枚丹藥和大量的獸核為代價之後,翼龍骸骨總算是煉化了,接下了便是煉化其他珍惜藥材。

「寒冰果,煉化!」

「靈幽草,煉化!」

「……」

之後天奇又煉化了十幾種珍惜藥材,下面便是把這些藥液煉製成龍髓丹了,成敗在此一舉,天奇不敢大意,停下來花了約一個時辰左右,調整了一下自身,使得自己的體力充盈。

「聚液成丹,凝!」天奇神色端正,絲毫沒有一絲分心。

只是火焰的威力依舊不過夠,但是現在絕對不能像剛才煉化翼龍骸骨那樣添加丹藥來增強火焰的威力,眼見這快要成功了,可是火焰的威力不夠,藥液根本無法凝聚成丹藥,天奇有些急了,這該如何是好啊?

「媽的,豁出去了,大不了降階而已」,天奇強行吐了一口精血到鼎中,只見火焰突然變得異常強大起來,比之原先依靠丹藥獸核煉化翼龍骸骨的火焰都還要強大些許。

「這次我就不信我煉製不成!」天奇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兩眼發光。

一個人的精血是何其的少,如今天奇為了煉製成龍髓丹,竟然吐出了一口精血,幾乎沒有誰敢這麼做,因為這樣做的後果很有可能會使得修靈境界降低下來!如果王路看見了,說不定會淚流滿滿面對著天奇道:天奇,你實在是太有敬業精神了,為了煉製一枚丹藥,居然不惜耗費自己的精血,我當師傅的雖然煉了幾十年的丹藥,可我始終沒有你這種為了煉丹事業犧牲自我敬業精神,老夫自愧不如啊。

有些人為了提升自己的境界,不惜花費重金的金錢購買一枚進階丹藥,可還沒見過天奇這樣的,為了煉製一枚好的丹藥,寧可冒著降低自己修靈境界的危險也要去嘗試。

如果這樣都無法煉製出龍髓丹的話,天奇還真的不配煉丹師這個光榮的稱號。

約莫一個時辰左右過去了,天奇的臉色蒼白如雪,可是蒼白如雪的臉蛋上眉頭舒展,嘴巴微微咧了咧,露出兩排皓白的牙齒。

「皇天不負有心人,總算是賺回血本了」,這回天奇投資的還真是『血本』,不過還好,煉製出了五枚龍髓丹。

雖然一個龐大的翼龍骸骨居然只煉製出五枚龍髓丹,可是也算是值了,畢竟自己的境界並沒有因為一口精血而真的降低了,五枚龍髓丹,每枚都幾乎達到了下品元丹的水準,不值才怪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