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由於真氣外泄的緣故,郁方的衣服都被四散的靈氣撕得破爛不堪。

不過由於真氣外泄的緣故,郁方的衣服都被四散的靈氣撕得破爛不堪。

披頭散髮的郁方逐步將水靈力同化成了體內的微波真氣。

又過了一刻鐘,最後一點殘留的靈力也終於被他同化殆盡。

此時郁方丹田之內已經形成了一片不小的湖泊,沾滿了大半空間,分明是進入了凝氣境中期的象徵。

有著劍靈的看護,郁方修鍊的十分順利,剛好還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完成了這靈氣灌體。

郁方睜開雙眼,瞳孔中都逸散著淡藍色的真氣,他長嘯一聲,殘餘的靈力都被驅散。

還好有著深藍屏障的隔絕,要不然這動靜這麼大,早就被外面的王申發現了。

長呼一口氣,郁方感到無比的痛快,此時的他感覺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若是現在再對上朱岳三人,他有著十足的信心,一招就能將他們擊斃。

「這感覺,真是不錯。」

「很好,此次靈氣灌體的效果之好還超出了我的預料,本以為你能邁入凝氣境便不錯了,可沒想到你竟然直接突破到了凝氣境中期,當真是意外之喜啊。」

劍靈也是十分高興,此次收穫當真是不小。

「雖然一舉突破到了凝氣境中期,但其中的風險可是不小,我剛才差點就覺得自己要被撐爆了。」

想到剛才情況,郁方也是一陣后怕,提升修為固然是好,但小命還是更重要一些。

「修行一路哪裡有那麼順風順水,世間強者無不是經歷過千難萬險方才有如此成就,剛才你的天地神脈經過這靈氣的洗刷,現如今也變得更加堅韌了,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補償吧。」

風險與機遇往往是並存的,之前情況雖然兇險,但也並非是毫無收穫。

「現在的你總算是可以勉強駕馭天地乾坤劍,之前你無法凝氣化形,不過現在你便可以將天地乾坤劍從丹田內取出直接對敵了,不過不到萬不得已之時千萬不要輕易顯露,否則天地乾坤劍氣息泄露,會引來殺身之禍的,最起碼在你沒有到達神君境時,絕不可輕易暴露。」

劍靈告誡道,天地乾坤劍吸引力太大,沒有足夠的實力,擁有它只是加速死亡罷了。

「放心好了,我心中有數,找死的事情我可不會幹。」

「這一點我還是放心的,從現在開始,我的靈力可以暫時與你融為一體,可以短時間控制你的身體,讓你擁有靈王境的修為,不過只能持續十息的時間,之前我便與你說過,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會出手的,否則過於依靠我的力量,你是無法成長的。」

「自毀前程的事情我是斷然不會做的,這一點你不需要懷疑。」

劍靈點點頭,這些日子相處下來,他也對郁方了解了許多,最起碼這小子不是個莽撞的人。

「你知曉便好,現在這深藍屏障的時間不多了,事不宜遲快去取那極品靈元石。」

看著顏色越來越淡的深藍屏障,劍靈向郁方說道。

見此郁方也不敢怠慢,立馬向那極品靈元石所處的地方潛去。

原本龐大的靈氣漩渦,在郁方吸收過後已經變得只有拳頭大小罷了,對現在的他沒有半點威脅。

一掌拍散那漩渦,郁方向下看去。

一塊約籃球大小的深藍色晶石正在漩渦底下躺著,不斷地散發出精純的水靈力,定是那水屬性極品靈元石無疑了。

這麼大一塊極品靈元石,他可是發了。

郁方大喜過望,就想伸手去拿,但是被劍靈制止了。

「用天地乾坤劍切,留下一些在這裡,否則這片水脈會逐漸枯竭的,竭澤而漁是大忌。有深藍屏障阻擋,不會有氣息散發出去的,放心好了。」

聽到劍靈的話,郁方也不遲疑,他與天地乾坤劍信念相通,手一揮,一把古樸長劍便出現在了郁方手中。

修長的劍柄,需要兩手才能握持住,森寒的劍身散發出令人心悸的銳氣,劍身上天地乾坤四字彷彿包含了天地之道,此劍出鞘,天地俯首!

郁方雖然經常在丹田中看到這把劍,但現如今真正握在手上他才明白此劍的強大。

「別墨跡了,趕快動手,這屏障支撐不了多久了。」劍靈催促道。

收到劍靈的提醒,郁方雙手握住劍柄,一劍便向那塊靈元石礦斬去。

只見一道寒光掠過,原本的靈元石礦瞬間被切去三分之二,切口光滑如鏡,郁方都沒有感受到絲毫阻力,便已經切割完畢。

他一時呆住了,這劍的鋒利程度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可是極品靈元石,其堅硬程度就連神君境強者都難以切出一道口子,可現在只有凝氣境的郁方卻輕而易舉的將其切割下了三分之二。

由此可見此劍的恐怖,不愧是天地神器!

「你愣著幹嘛,趕快把靈元石收起來,別白白逸散了靈力。」

劍靈看呆住的郁方,不斷地催促道。

聽到劍靈的聲音,他才回過神來,立馬從混沌空間當中取出一個大號的玉盒,將之存放進去。

收好靈元石,藍海晶的能量終於消耗殆盡,深藍屏障消散,河水再次將郁方吞沒。

郁方也不想多留,連忙收起神劍,向河面游去。 江北市第一人民醫院!

特護病房之內。

當嚴經緯帶著夏建林黃麗梅趕到的時候,黃麗娟已經醒了過來,病房之中,只有老太太佘淑蘭,以及黃國豪,黃國威三人。

關於許嫣然親生父親一事,黃家很小心,這種事,他們也不會讓小輩的人知道得更詳細,所以小輩的人都沒在場。

「經緯來啦!」

看到嚴經緯之後,黃國豪,黃國威客氣的打著招呼。

如今的嚴經緯,已經令他們仰視了,特別是鳳凰山莊重啟之後,讓世人知道了嚴家留下了底蘊,有絕世高手存在,這已經讓黃家只有仰視的念頭,這一刻他們也才真正的明白,為了一號夫人韓夫人會送雪參果給嚴經緯。

「經緯!」

看到嚴經緯之後,躺在病床上的黃麗娟看到了希望,連忙坐了起來,她剛剛才哭過,眼神通紅,聲音顫抖:「嫣然她被抓走,控制起來了!」

「麗娟阿姨不用急!」

嚴經緯說著,伸出手在黃麗娟的脈搏位置。

片刻之後,緩緩道:「麗娟阿姨身體一向健康,今天是聽到嫣然出事,急火攻心這才暈了過去,修養下應該就沒什麼大礙!」

給黃麗娟切完脈,黃國豪給嚴經緯搬來椅子,嚴經緯坐下后,說道:「嫣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慢慢說!」

「大概一個星期前,我接到了嫣然父親的電話!」黃麗娟擦了擦眼淚后,說道:「嫣然的父親說,他身上發生了一些事,在家族的地位受到了動搖,而且,家族似乎知道了他在外面和我生了嫣然的事情,他讓我平時小心一點,如果有人來抓我和嫣然,就立即打電話給他!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要和嫣然通幾次電話,確認她安不安全。昨天,我照例給嫣然打電話,卻發現嫣然的電話打不通了,我意識到可能是嫣然出了問題,就趕緊打了嫣然所在的學校,學校給我的回復是嫣然下課之後離開學校,就再也沒回去過,於是我立即打電話給嫣然她爸爸,可沒想到她爸爸的電話我也打不通。」

說到這,黃麗娟又抹起了眼淚:「今天早上,我的手機就收到了嫣然的求救簡訊,她說讓我通知你,你有你能救她!」

「這丫頭!」

嚴經緯一笑,許嫣然是知道他真實身份的。

「麗娟阿姨,嫣然的親生父親是誰?他家族在什麼位置?這些你知道么?」嚴經緯問道。

聽到嚴經緯這麼問。

黃麗娟張了張嘴,臉色難看道:「嫣然她爸,是來自隱世家族!」

「什麼?隱世家族?」

「嫣然她爸的背景,竟然是隱世家族!」

「我的天,隱世家族!」

黃國豪,黃國威,以及黃麗梅,還有夏建林四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

看著四人的反應,看來,他們也不知道關於許嫣然父親的真正背景。

「不錯!」

老太太佘淑蘭苦笑道:「嫣然的父親來自隱世家族,這件事,只有我和麗娟兩人知道,嫣然的父親當初讓我隱藏這個秘密,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嫣然是他的女兒,說一旦暴露,會給麗娟和嫣然帶來危險,他說一旦麗娟和嫣然帶來危險,他饒不了我們黃家,所以對於此事,我一直守口如瓶,國豪和國威,他們也只知道嫣然的父親,背景很硬,並不知他來自隱世家族!」

「嫣然她爸,有個明媒正娶的老婆,她很強勢而且背景很硬!」黃麗娟開口道:「所以,嫣然她爸才不希望我們暴露,為此,他都很少來見我和嫣然。」

「隱世家族?那……嫣然怎麼說只有經緯能救他?那可是隱世家族啊!」黃麗梅臉色慘白,看向嚴經緯:「經緯,隱世家族能量滔天,你……有辦法么?」

在江北市。

黃家算得上個大家族!

但是,和隱世家族比起來,他們區區一個黃家,又算得上什麼?

在他們眼中,隱世家族那是傳說中的存在。

夏建林的眼神和黃麗梅一樣,他們充滿了擔心,害怕因為救許嫣然,將嚴經緯也搭了進去。

「無妨!」嚴經緯很隨意的擺手,問黃麗娟道:「麗娟阿姨,嫣然的父親,姓許么?」

「嗯!」

黃麗娟點點頭,道:「嫣然的父親,叫許無量,他告訴過我,他的家族在西部地區,具體在哪,我就不知道了!」

許?

嚴經緯點點頭,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天璇,馬上幫我查一下,西部地區有沒有一個叫許家的隱世家族,對了,還有叫許無量的人!」

掛了電話之後,嚴經緯道:「放心,很快就會有消息!」

他這樣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都很吃驚,同時,眼神里也有些質疑,這麼快?

大概過了五六分鐘后,嚴經緯的電話 在這中年男子出現的時候,四周就立刻傳出各種驚呼。

「這……這不是賀老的兒子賀正平嗎?」

「哪個賀正平?」

「我擦,你連賀正平都不知道?廣省十大傑出青年,廣省年輕一代最有潛力的醫生,廣省醫療界年輕一輩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主管賀正堂的賀正平啊!」

「天吶,竟然是他?這……這可是跺一跺腳,就能讓廣陽市醫療行業抖三抖的人物啊!」

「最關鍵的是,他父親賀老,行醫數十載,多少大人物的座上賓,交遊滿天下,人脈極廣,連廣陽市十大家族都不得不重視的大人物啊!」

「這樣的大人物,怎麼來咱們醫院了?」

眾人的議論,讓那些不認識賀正平的人,也都知道了賀正平的事情。

他們看賀正平的眼神,也都充滿了恭敬。

王棟的父母也算是大人物了,但是,與賀正平比起來,他們連螻蟻都不如啊!

眾人看到賀正平對賀千雪的親昵舉動,一時間都有些懵圈。

「這……這什麼情況?」

「這倆人什麼關係?」

眾人低聲驚呼。

貴婦則是瞪大了眼睛,急道:「老公,這……這賤貨,該不會是他的姘頭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