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大多數人都害怕了,稍微有點遲疑,搖擺不定。

不過,大多數人都害怕了,稍微有點遲疑,搖擺不定。

最終,一名叫做李陽的永生門弟子帶頭,果斷向蘇白指的那條生路衝去。

有人帶頭,就像給搖擺不定的眾人吃了一顆定心丸,大家紛紛行動起來,選擇離去。

不一會,原本幾十人的隊伍,就只剩下十幾人了,大部分人都選擇了離去。

「一群無囊費,白眼狼!」

「貪生怕死的東西,公主殿下都沒走,他們居然敢擅自逃命,甘願做逃兵!」

「丟人,真是敗壞了永生門的名聲!」

留下的眾人不斷呵斥,顯然對大多數人的離去,表示憤怒和鄙視。

蘇白則眉頭微微一皺,看著眾人離去的方向,彷彿看穿了濃霧一般,淡漠道:「離去的人,不一定有好結果。」

此言一出,只見濃霧之中衝出一道人影,李陽身上滿是劍痕,血如泉涌,雙眼之中滿是驚恐,道:「外面……外面還有葉孤城他們守著!蘇白……蘇師兄,救救我,救救我,我不當叛徒了,我不離開永生門,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

「你之前不是要將我交出去嗎?不是要拿我的人頭,保住自己的性命嗎?現在,怎麼又回來求我了呢?我說過,自此之後,生死無關!」蘇白淡漠的說道,看著狼狽不堪的李陽,卻依舊視而不見。

唰——

這時,一柄利劍從濃霧中衝出,直接將李陽的胸膛洞穿,奪走了他的所有生機。

他望著蘇白等人,雙眼之中除了恐懼之外,滿是後悔。

可惜,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他終於明白,敵人永遠都是敵人,只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會因為自己選擇投降,而放過自己。

「砰」的一聲,他倒在血泊之中,魂歸西天。

對此,留下的眾人沒有一人心生憐惜,更加沒有一人上前為李陽收屍,相反他們的心裡無比的痛快。

這就是當叛徒,當逃兵,臨陣脫逃的下場!

ps:各位,推薦票和打賞不要停,饅頭正在蓄力,準備來一次大爆發,這次大爆發真的會爆發的非常多,請各位支持饅頭,支持《太古武神訣》! 同時,大家也都明白了,黑袍人說的只殺蘇白,不過只是說說而已罷了,今天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是黑袍人的目標。

或者說,黑袍人根本沒有將眾人的性命看在眼中,殺了也就殺了。

此時此刻,原本選擇離開的人,毫無疑問,沒有一人活下,全部被外面守著的葉孤城、花離落和楊林斬殺,沒有一人存活!

醫手遮香 蘇白面色淡漠,隨後目光從在場眾人的身上一一掃過,眼神頓時溫柔不少,輕聲道:「這裡很危險,他們的主要目標是我,你們沒必要留在這裡,白白犧牲。」

「不行,我們竟然選擇了和你站在一起,就要跟著你一起戰鬥!」唐婉秋果斷的說道。

「沒錯,我們面臨危機的時候,老大總是能夠及時出現!現在,老大有危機了,我們怎麼可以先走呢?這和方才的那些逃兵,有什麼區別?我要留下,跟老大一起戰鬥!」寧天一臉決然的說道。

「沒錯!跟著蘇師兄一起戰鬥!」一名永生門弟子吼道。

「公主殿下留下,我們就選擇留下,即便公主殿下不留下,我們也要留下為公主殿下墊后,這是我們的職責!」一名唐家侍衛抱著視死如歸的念頭,吶喊起來。

蘇白眉頭微皺,隨後大手一揮,直接將唐婉秋擒住,然後另外一隻手向楚憐霜抓去。

「你要幹什麼!」

楚憐霜站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不過她的美目卻格外堅定,要和蘇白一起戰到最後。

可是現在,蘇白根本沒有給她任何的反應機會,直接一把將她擒住。

隨後,蘇白抓著兩人,將她們扔進濃霧之中。

剎那間,陣法運轉,濃霧翻滾,蘇白將唐婉秋和楚憐霜隔絕在外。

「你們走吧,你們都有大好的前途,不值得冒險在這裡死戰。」蘇白帶著命令的口氣說道。

「為什麼!蘇白,你個混蛋!」

唐婉秋和楚憐霜俏臉大變,瞪著蘇白,不甘的嘶吼。

蘇白轉過身去,淡漠道:「沒有為什麼,我不想看見你們,死在我的懷裡!」

聞言,唐婉秋和楚憐霜嬌軀顫抖,美目逐漸泛紅,晶瑩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不知道為什麼,蘇白此刻的背影,在她們眼中是如此的偉大,更是讓她們牢牢記住,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其實,此刻的蘇白,內心何嘗不是有所波動呢!

他又想起了上一世,自己跟錦玉兩人,大戰蓬萊界千萬武者!

最後,錦玉倒在了他的懷中,永遠的閉上了雙眼!

這是蘇白心中,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痛。

從那一刻,他便發誓,永遠不會再讓愛著自己的女人,或者自己深愛的女人,面臨生死危機!

這是蘇白自己對自己的承諾,他不想再讓任何女人,死在自己的懷中!

濃霧中,準備對唐婉秋和楚憐霜動手的葉孤城等人,均是停下腳步。

蘇白選擇的位置非常好,是一條隱藏的出路,周遭有完整的陣法保護,除非黑袍人動手,否則葉孤城等人根本無法將陣法破除,對唐婉秋和楚憐霜動手。

而黑袍人,顯然只對蘇白感興趣,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被他放在眼裡,更別說讓他出手破除陣法了,想都不要想。

婚迷心竅:大叔,晚上見 所以,現在的唐婉秋和楚憐霜,絕對安全!

反觀蘇白,又將目光投向了寧天。

誰知道,寧天的反應非常迅速,直接沖向一旁的濃霧,決然的說道:「老大,你若是將我趕出去,你就是不將我當做兄對,師兄弟就應該一起面對任何陷阱,難道不是嗎?若你真要動手,我情願自己被陣法斬殺,這樣我心裡也好受一點!」

蘇白聞言,無奈的嘆息一聲,他知道寧天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說出來的話不止是說說而已,真的能夠做到。

所以,他也就沒有打算在對寧天出手了,將目光投向鄧天北和朱劍。

「兩位長老,你們都是永生門的支柱,不能死在這裡,永生門還需要你們。」蘇白語重心長的勸說。

「你是永生門的天子,我們豈有將你拋下不管的道理?」朱劍搖頭說道,態度已經表達了出來。

「你讓我們兩個老頭走,是逼著讓我們當永生門的叛徒啊!」鄧天北長嘆一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蘇白苦笑著搖了搖頭,知道讓鄧天北和朱劍離開是不可能的了,於是將目光再投向剩下的所有人。

「誰要離去?我保證,讓他安全離開這裡!」蘇白果斷的說道。

「不走!」一名永生門弟子抱拳,對著蘇白恭敬一拜,道:「還望天命之子,不要逼著我等當叛徒!」

唐家侍衛也走出一人,應該是在場最高級別的統領,豪爽的笑道:「公主殿下的危機並沒有接觸,我們怎能就此離去,我們要為公主殿下墊后,絕不當逃兵!」

蘇白深吸口氣,最後也沒有再多言,雙眼微眯,其中寒芒流轉,戰意十足!

「你們可知道,面臨的對手是誰?你們可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們都是死在他們的手中?」蘇白沉聲吼道。

聞言,眾人心中的憤怒再次被蘇白給激發,紛紛緊握雙拳,虎軀顫抖,雙眼之中爆發出濃郁的殺意,齊聲吼道:「不管是誰!殺!為兄弟姐妹們,報仇!」

蘇白滿意的點了點頭,面色冷峻的吼道:「跟著我一起死戰,就要做好隨時戰死的準備!你們,準備好了嗎!」

沒有任何猶豫,眾人齊聲咆哮:「死有何懼,我輩男兒,志在沙場,拋頭顱,灑熱血,斬強敵,雖死猶榮!」

剩下的十幾人,氣勢衝天,直上九霄,吼聲之大,驚天動地,震的濃霧都翻滾不休!

他們每一個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決絕之色。

他們已經將自己看作是一個死人了,對這場戰鬥視死如歸。

不過,濃霧中的黑袍人卻咧嘴笑了起來,彷彿在看笑話一樣,森然道:「視死如歸的決心,還真是感人呢。可是看起來,卻又那麼的不堪一擊,天真,可笑!對付你們,我都不用親自出手,一根萬獸香,足矣!」

說完,黑袍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根黑色的香,將其點燃之後甩出,插入蘇白等人腳下的土地上,一縷縷青煙以奇快的速度,四散而去! 萬獸香插入地面,青煙寥寥,伴隨著空氣飄散四方,卻沒有任何的香氣散發。

蘇白的觀察力非常明銳,瞬間便察覺到了從濃霧中飛射出來的萬獸香,並且上前查看。

當蘇白看見萬獸香之後,面色猛然大變!

鄧天北和朱劍以及寧天,帶領著一群弟子趕來,看著蘇白面色巨變之後,他們跟隨蘇白的目光,看向了地面上的萬獸香跟著研究起來,卻始終看不出什麼,滿是疑惑。

寧天好奇,蹲下身子就準備將萬獸香從泥土中給拔出來。

可是,就在這時,蘇白驚呼一聲,急忙將寧天給攔下,道:「危險,不要碰!」

寧天一頭霧水,不解的說道:「不就是一支香嗎?有什麼危險的?」

蘇白搖了搖頭,面色格外凝重,解釋道:「你們或許不知道,這種香,名為萬獸香!它燃燒起來之後,會散發一種我們聞不見的香氣,香氣會引來附近的所有妖獸,同時香氣還會麻痹妖獸們的神經,使得妖獸發狂或者嗜血,非常恐怖!

最關鍵的是,隨著萬獸香不斷燃燒,香氣的威力會越來越大,覆蓋的範圍也會越來越廣,更加容易引來強大且恐怖的妖獸!據我所知,就算是地靈境的妖獸,都無法抵禦住萬獸香的誘惑!」

聽完蘇白的解釋,眾人額頭都滲出冷汗,雙眼之中滿是驚恐。

甚至,就連鄧天北和朱劍,都不由的頭皮發麻。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一支香,居然會如此恐怖!

不過,他們也很不解,既然萬獸香威力如此巨大,為什麼不將它拔出來,快點熄滅呢?

終於,寧天一臉茫然的盯著蘇白,將所有人的疑惑都問了出來。

蘇白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你們想的太天真了,萬獸香還有最為恐怖的一點,它在燃燒期間,若是有外力接觸,或者想要將其熄滅的話,它便會燃燒的更快,甚至是在一瞬間燃燒殆盡,香氣的威力也會在一瞬間爆發到最大,直接吸引來最為強大的妖獸!」

聞言,眾人嘴角抽搐不停,萬萬想不到這支萬獸香,居然如此邪性。

不過,還有些人對蘇白所說的半信半疑。

畢竟,萬獸香這種東西,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蘇白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但是,蘇白可沒有心情去一一解釋,他正在心裡不停的暗罵。

他想都不用想,萬獸香在天諭星根本沒有,只有三等星球上的大勢力才會擁有萬獸香。

這一定,又是濃霧中黑袍人的手筆,毫無疑問!

只是沒想到,黑袍人居然如此狠辣果斷,一來就用上了萬獸香,根本不給一丁點的活路啊!

蘇白此刻只能祈禱,濃霧之中沒有妖獸生存,否則的話就麻煩了。

轟轟轟——

不過,蘇白剛剛期待完,地面就猛烈的顫抖了起來,好似在回應蘇白一般。

緊接著,周圍的濃霧便翻滾不停,其中好似有一道道黑影在穿梭,顯得格外恐怖。

原本還在懷疑蘇白所言是否真實的人,現在虎軀猛然一顫,謹慎的盯向四周。

唰——

這時,一道黑影從濃霧中沖了出來,直接向蘇白奔去!

蘇白雙眼寒芒一閃,他清楚的看見了妖獸的模樣。

妖獸有著狼頭,青面獠牙,看起來各位恐怖,血盆大口彷彿能夠將一個人的腦袋直接咬碎。

不過,妖獸的身子卻是梅花鹿的身子,看起來有些怪異。

蘇白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一拳打出。

原本撲在空中的妖獸,瞬間爆開,化作一團血花!

只有武宗後期的實力?莫非也太弱了點吧!

蘇白正想著,一群妖獸從濃霧中衝出,向自己虎撲而來。

「找死!」蘇白冷哼一聲,沒有任何留情,非常霸道的迎上群獸。

他雙拳揮舞,兩頭妖獸瞬間爆炸,同時他沒有任何停歇,騰空而起,右腿踢出,在空中旋轉一拳,來了一個青龍擺尾,頓時又使七八頭妖獸炸裂!

只是瞬間,蘇白便消滅了十來只妖獸。

不過,這些妖獸卻一點也沒有忌憚的意思,它們雙眼通紅,其中露出的只有瘋狂,即便同伴死的再多,也無所顧忌!

山村莊園主 「殺殺殺!」蘇白殺紅了眼,化作一道長虹,在空地之中橫衝直撞。

他憑藉自己堅硬的肉身和力量,在妖獸群中蠻橫的撞擊,擁有武宗境界實力的妖獸,根本無法抵擋,統統化為血霧,炸裂開來。

同時,眾人們也全部大殺特殺起來,他們之中修為境界最低的存在,都擁有斗戰武聖後期的實力,所以解決這些最弱的妖獸,顯得非常輕鬆。

上仙抱得美男歸 不一會時間,空地便血流成河,濃郁的血腥味飄散在空中,地面滿是碎肉,根本沒有一塊完整的血肉。

彷彿,這裡就是一場修羅煉獄。

至於眾人,堪稱沐浴在鮮血之中,還好的是沒有一人受傷。

不過,獸潮依舊沒有停下,越來越多的妖獸趕來。

這些妖獸的品種繁多,有的象身鼠頭,有的蛇頭獅身、有的四不像……

總之,眾人不斷的轟殺,可卻依舊殺不完。

同時,妖獸的實力,正在逐漸提升。

現在的獸群中,實力最弱的獸群依舊只擁有武宗境界的實力,可勢力最強的獸群卻擁有了武尊境界的實力。

按照萬獸香燃燒的速度下去,不久之後便就會有斗戰武聖境界的獸群趕來了!

不過,暫且不說斗戰武聖境界的獸群什麼時候來,現在的獸群就足夠讓眾人頭疼的了。

雖然大家的境界實力都要比妖獸高非常多,轟殺起來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一直不斷的轟殺,一直不斷的消耗,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甚至,有幾人都已經開始因為體力不支,被一些妖獸所傷了!

照這樣下去,不用更為強大的妖獸出現,他們就會被無盡的獸潮,給無情吞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