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要!!’’~

‘‘不,不要!!’’~

任憑納蘭琪在千米之外喊破喉嚨也沒有辦法阻止轟天雷對我的摧殘,轟天雷可不會管你是誰,它的法則就是,只要雷電一出,就沒有收回的道理。

然而奇蹟總是眷顧於某人,這是不容打破的真理,但也可能是我命中的轉運點,畢竟勞資倒黴了二十多年,這點回饋就當是利息吧。

混沌空間中的轟天雷能量正在不斷減少,最終全部沒入我的身體,而我此時則已經被大量的雷電之力給撐成了一個渾身閃着雷電的大氣球……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 雷電不住的在我體內遊蕩,每條經脈之中足足撐了比之前多了好多倍的雷電之力,撐得我又有了要爆炸的危險。

‘‘嗤~嗤~嗤~’’~

不過,奇怪的是雷電之力貌似不敢接近我的小腹,就好像小腹中的內丹是它們的禁區,然而它們越是這樣,我就越要把它們趕到哪裏去,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險!

於是我立刻調動經脈,把我在丹田之中的一小部分紫氣調出,吸引小腹之外的雷電之力進入禁區。

就這樣,我努力了一次~

二次~

……

乃至n次……

我tm真的煩了,這些雷電之力就像是有智慧的生物一般難纏,每次就在快要把它們引進小腹的時候,它們都會立馬轉頭而走,這讓我頭疼不已。

紫氣對抗紫氣,精純紫氣對抗雷電之力,貌似這個辦法不怎麼行,看來想要吸引小腹外的雷電之力,我要下點功夫了。

對於外界來說,我現在的體型確實有點滑稽,因爲我目前壓根就是個有意識的皮球。

現在,乾坤戒內基本已經恢復了平靜,目前只有我還被雷電璀璨着身體,除此之外,乾坤戒內的世界並沒有損失什麼。

我目前還在空中漂浮着,並不是爲了掩飾自己的軀體,而是一直在想辦法驅逐出這該死的雷電之力。

對了,既然紫氣無法吸引雷電之力,不如我就運用我體內的淡金色異能力來吸引雷電,無論成功與否,反正我也試過了。

咱說道做到,於是急忙運行起大地內丹,調出蘊藏在其中的淡金色異能力,籠罩住小腹外的一股雷電之力就往體外拉扯。

由於淡金色的異能力是凡氣,而它拉扯的雷電之力則是震古爍今的轟天之雷的雷電本源之力。

那可是比當今的天界仙神渡劫之雷還要強悍的雷電,曾經被一種不知名的神祕生物用於過毀滅天地。

所以淡金色的異能力並沒有拉的動雷電之力,而是被強行抽取到雷電之力的勢力範圍,再被吞噬。

就如同吸管一樣,源源不斷的從內丹之中吸取淡金色異能力,看起來它們吸得還挺爽,也不知道如果給它們中斷掉的話,它們會怎麼樣。

‘‘咕~咕~’’~

小腹中的內丹發生了枯竭的聲音,看來中斷的很順利,就差看這些雷電之力的反應了。

‘‘嗤嗤~嗤嗤~嗤~’’

臥槽,果然夠強悍,居然能夠和大地內丹想對抗,由於淡金色的異能力甜點被我中斷,暗紫色的雷電之力發生了狂暴。

只見它們不斷的衝擊脈絡,而且還有一部分已經進入了禁區,看來它們是想要摧毀大地內丹,取出它們想要的東西。


奇怪,真的很奇怪,淡金色的異能力有這麼好嗎,居然讓此雷如此興奮,爲了能夠得到淡金色的異能力,它們不惜進入一直以來不敢進入的禁區。

唉,無知的雷電之力啊,難道不知道華夏神州有一句話叫‘人爲財死,鳥爲食亡!’’,既然進了禁區,那就說明你該完蛋了。

果不其然,大地內丹有了反應,就連之前那些我不能運行的區域居然都自動運行了起來。

大地內丹現在就像是一個倒勾,狠狠的勾住了雷電之力的頭,然後把它們強行拉進了內丹之中。


這一拉可就是無窮的了,源源不斷的雷電之力被強行拉進了內丹之中,此時的大地內丹就像是一個無底深淵一般,任憑怎麼填都填不滿。

反抗則是無用的,然而面對大地內丹中強悍的力量,轟天之雷顯得確實那麼的虛弱。

讓我完全想不到的是,全身所用經脈中的轟天雷雷電之力竟然全都被大地內丹吞噬的乾乾淨淨。

一個小小的內丹,居然吞噬掉了這麼多的本源雷電,而且一點事沒有,完全沒有撐住的意思。

出於好奇,我將意念滲入了小腹的內丹之中,可能目前內丹還不是我的,所以進入有點小麻煩。~~

不過,最終內丹還是選擇接受了我的意念,使我的意念駐入內丹之中,時刻和腦海神識聯繫,就像人類科技中的通訊一般。

既然和內丹建立了聯繫,那麼我當然也可以看到內丹的內部結構,那可是一個無窮無盡的能量聚集地,內丹內部漂浮的一切強大的能量,凡是世間所擁有的,在這裏都可以看的到。

這些能源是從空氣中攝取的,它們經過丹田之中的一個渠道,被轉化爲供應人體所需的異能力。

或許用於戰鬥,也或許用於醫療防護,總之一切能源都需要經過轉換之後纔可以使用。

‘‘呃啊,怎麼會,怎麼會這麼難受!!’’~


突然,小腹處傳來一陣陣的劇痛,然而意念顯示,小腹中的丹田被暗紫色的雷電全部包裹住,大有想要煉化大地內丹的意思。

臥槽,不是吧,尼瑪什麼玩意,這不是胡來嗎,一會兒大地內丹吞噬雷電之力,一會兒又是雷電之力想要吞噬大地內丹,它們這樣不斷的搞來搞去,但是受害者卻是我自己,真是悲哀啊!

我真的怒了,既然它們非要鬥個不停,那麼我也加進來好了,反正與其被折磨死,還不如放手搏一搏。

我一怒之下,將內丹中的全部屬於我的異能力反包裹在它們兩者之上,我先是將淡金色異能力包裹一層,然後是將上一次在z市中得到的雷電之力包裹在淡金色之上,最後是在萬屍谷得到的紫氣。

一共是三層強大的異能力包裹住雷電之力和大地內丹,一下子讓氣氛變成了三國時代,大地內丹是曹操的地盤,轟天雷雷電之力是周瑜的東吳,而最外層,也是最弱的則是劉備的蜀漢之地。

可是,這要是一開打的話,我哪有一丁點兒的勝算。~~~~

要知道我面對的對手可是精英中的精英,一個是曾經參與過滅天行動的雷電精純本源轟天雷之力,而另一個則是自大地初生以來唯一生產的一顆大地內丹。

再看看我的勢力,三股靈氣每一個能在它們兩者上的了檯面的,拿出來我都嫌丟人,但是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往上衝。

然而,就這樣僵持了大約幾分鐘,一股念頭在我心中油然而生,那就是大量吸取乾坤戒內的靈氣,強行運轉大地內丹。

念頭很可怕,就是運用浩瀚的靈氣來運轉大地內丹,也就是我目前的丹田,以達到強行融合這些能量。

聽起來貌似很簡單,但是實行起來可就難了,要知道大地內丹目前還不完全是我的。

它是辰祖自大地深處強行而得到的,然後再賦予我這個沒有內丹天賦的菜鳥,也沒有問過大地內丹有沒有同意。

其實,越是這類逆天級別的東西,其靈力也是十分強大的,就比如這一顆強大的大地內丹,它可是早已經擁有了意識的天地靈物。

要不是辰祖巧取豪奪,恐怕難以將如此貴重寶物得到手,更不用說我這個修煉菜鳥了。

但是我既然有這個念頭,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讓它實現,與其在這裏飄着等死,還不如做一些可以試一試的事情。

‘‘攝天地之靈氣,吸日月之精華!!’’~

口訣一出,磅礴的靈氣便從四面八方涌來,自百會穴涌入身體的各條經脈。

就連有些還沒有被突破的經脈也被勢如潮水的靈氣強行突破,讓我感覺到大腦猛然間多了一股子清涼。

靈氣沖洗着我全身的經脈,同時又都在往一個目標前進,那就是它們的歸宿,就在小腹的丹田之中。

‘‘嗤~嗤~嗤~嗤~’’~

靈氣在進入大地內丹的同時產生了聲音,看來它們都受到了大地內丹的阻止和排擠。

於是我將所有屬於我的異能力全部附屬在一小塊的內丹表面,強行打開了內丹的一個小型入口,讓蜂擁而至的外界靈氣從此而入。

未經轉換的靈氣一入大地內丹之中,大地內丹就想迅速將這些天地靈氣轉化或者排擠出去。

這樣一來,則爲我的異能力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力量,爲融合幾股能量提供了大量的生力軍。

靈氣不斷從我頭頂的百會穴涌入,隨後又不斷的被轉化爲異能力。~~

而我盤膝而坐的空中已經是漩渦狀的靈氣風暴,也不知道融合這幾股能量到底需要多少的天地靈氣。

天地靈氣本產於有靈性的百草和古樹,靈泉等具有靈性的東西!~~~~

正所謂有始有終,靈氣是需要積累的東西,如果這個空間中靈氣一旦消耗過多的話,那麼這些具有靈性的東西要麼死亡,要麼枯竭。

而這個乾坤戒內自成的小生態圈也是如此,有些樹木靈泉由於我大量攝取靈氣的原因,已經開始發黃和枯竭,看來我需要的靈氣真的是太多了,因爲熔鍊仍然還在繼續……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胡曉東,你看你都幹了什麼?’’~

就不遠之處,納蘭琪指着下方對我吼道,順着她的纖指望去,也難怪她這麼兇了。~~~

因爲我幾乎毀了乾坤戒內三分之一的世界,三分之一的靈氣被我強行徵收,造成了靈氣不足,使得方圓百里萬物凋零,靈泉乾涸,到處颳得都是來自混沌地帶的罡風,大有想要吞噬這裏一切的意思。

沒辦法,我也阻止不了這一切的發生,只能對着不遠處的納蘭琪聳聳肩,示意我也對此很無奈。

磅礴的靈氣被快速轉換成我所需要的異能力,然後投入熔鍊之中,幾股能量被攪在一起還真的發生了反應,居然全都變得柔和起來。

而且居然奇蹟般的開始融合,逐漸變成了帶有雷光的深紫色異能力。

臥槽,不是吧,沒想到這種只有在修真小說中才會出現的奇遇居然會發生在我的身上,讓我真有點接受不了。

勞資毀滅了三分之二的乾坤戒內世界沒想到煉就了這樣一顆帶有雷電的內丹,我估計這樣的情況是任何一位修者都沒有見過的。

因爲每一位修者只能擁有一種力量,多種力量如果非要聚於一身的話,那就很容易發生爆體,所以自古以來修者都注重獨修,沒有人會願意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

再說雷電之力是普天之下修煉者最少的,因爲雷電之力是最難控制的,稍有不慎就可能元神破滅,到時候想做個擁有完整意識的鬼魂都很難,更別想着轉世重生了。

看着我體內內丹中蘊含的磅礴能量,我真的有了笑的衝動,因爲我感覺到自己居然突破了一直難以跨越的門檻,而且一連超越了三個境界,居然一下子達到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尊級實力。

而且同時還掌控了好幾種力量融合的異能力,如果再面對狂妄的血族,我就有足夠的實力來面對他們了,想想血族成員被我狂虐的樣子我就開心。

再看看體內閃着雷電的內丹,我便十分興奮的狂妄了起來!~~

然後舉起左手中閃爍着紫色雷電之力的深紫色幻劍,指着乾坤戒內的混沌地帶狂笑道:‘‘普天之下,莫非魔土,問誰爲主,唯我魔主,哈哈哈,哈哈哈!!’’~

勞資笑的有點瘋了,但是遇此好事誰能不興奮,有了這個內丹就相當於擁有了一件保命的逆天神器。

就算遇到比我厲害的對手也能草草應付,即使打不過也起碼有保命的資本。

再者說,這顆經過熔鍊的大地內丹已經與我融合了百分之八十,別人就是想拿也不可能輕鬆拿的走,除非那個人把我給殺了。

……

‘‘你小子發什麼呆呢,我已經感受到外界有股強大的邪惡波動向這裏靠來了,你快去看看吧!’’~

納蘭琪對我說完後,甩起包裹有五彩靈氣的手指,使勁指了指混沌地帶,讓混沌地帶裏出現一快方圓幾十米大的映像,而那映像中的房子,好像是外界我居住的地方。

只不過在距離房子不遠之處有一個氣勢洶洶的女子正在向這裏趕來。~

見此情境,我仔細回想起來這一段時間我造成的影響,恐怕也連累到了外界,殺破狼這樣氣勢洶洶的衝來,看來事情也鬧大了,於是心中生出了一計。

那就是‘‘此時不跑,更待何時!’’只見我意念一動,迅速從乾坤戒內跑出,二話不說拔腿就跑,而目標就是深淵的方向。~~

‘‘呼呼~’’~

臥槽,尊級的奔跑速度就是猛,都快趕得上光速了,就連臉邊劃過的逆風都快成了風刃,弄得臉要命的痛。

再看看身後,一個渾身披着戰袍並且怒氣衝衝的魔女追了上來,並在我身後不遠處用千里傳音術對着我大喊!~

‘‘胡曉東,你個王八蛋,看你乾的好事,讓我的惡魔城半城無人,我今天要殺了你,有種的別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