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做飯的仍然是李小七,在吃飯的時候天玄和古元子都一臉受寵若驚。雖然不知道李小七的來歷,可這絕對是一位上仙啊,能吃上上仙做的飯,這世界也沒有幾個人吧。

中午做飯的仍然是李小七,在吃飯的時候天玄和古元子都一臉受寵若驚。雖然不知道李小七的來歷,可這絕對是一位上仙啊,能吃上上仙做的飯,這世界也沒有幾個人吧。

飯後二人告辭,李小七也沒有閒着,而是給沈香打了個電話。

電話的另一邊,沈香好長時間沒有接到李小七打電話,她知道李小七絕對找她有事,不然絕對不會她打電話。

“最近怎麼樣?還好嘛?”李小七在沈香接了電話後問道。

“還可以,不知道李大哥找我什麼事?”

“這幾天陰兵借道之事,你知道嘛?”

沈香那邊有一陣沒說話,應該是旁邊有人,不方便說。

過了一會,才傳來沈香的聲音, “李大哥,我正準備和你說這件事呢。這樣吧,晚上我們見面說怎麼樣?”

李小七考慮到,可能是沈香那邊不方便,“可以,晚上十點,我住的地方樓頂。”說着就掛了電話。

“你這一天也太忙了。”喬娜有些抱怨。本來挺美好的週末,可李小七一直在忙,雖然喬娜不會過問李小七的事,也知道李小七做的事是正事,還是有些不開心。

李小七摟住喬娜,“我也沒辦法啊,現在我就沒事了。”然後還親了一下喬娜。

“就一下午時間了,也不能去玩了。”

“本來也沒什麼好玩地方,對了,我們從我家回來之後,還沒去看過叔叔阿姨呢,正好下午有時間,我們過去看看?”

喬娜一笑,“可以啊,那我們現在去?”

“走吧。”

二人說行動就行動,李小七在路過商場的時候,還買了點禮品,本來喬娜不讓李小七買的。可李小七覺得這是第一次上門,不帶東西說不過去,喬娜也就同意了。

二人來到喬娜父母住的小區,停好了車,就上樓了。

來到樓上,喬娜敲了敲門。

屋子裏面,喬大海和羅芬正在看電視,畢竟已經退休了。不看電視還能幹嘛去?

而在這時,聽見了敲門聲。

羅芬打開門,看見喬娜和李小七很是驚喜,“你們怎麼來了?快進來。”

“媽,我們下午也沒什麼事,就過來了。”說着就帶李小七進了屋。

“來就來唄,還帶什麼東西。”羅芬看見李小七手裏拎的東西,雖然嘴上這麼說,可心裏還是很開心的。

“阿姨,第一次上門,哪能空手來啊。”李小七雖然年齡小,可這點規矩還是懂的。

幾人來到客廳,羅芬就問道,“小七,喬娜去你家表現還行吧,有沒有什麼不禮貌的地方啊?”

“沒有的阿姨,喬娜一直都很乖,我父母也都很喜歡喬娜。”

羅芬一笑,“那就好,本來還以爲喬娜比你大,你父母會反對呢。”

“不會的阿姨,我父母也不是特別在意這個,只要我喜歡喬娜,他們不會管的。”

“你們吃飯了嘛?”喬大海忽然問道。

“叔叔吃過了。”

“吃過了就等晚上,你別走啊,和你叔叔和幾杯。”

“好的。”

李小七在和喬娜家做客的時候,沈香在家裏很是犯愁。她在思考着晚上怎麼和李小七說。萬一他不同意也麼辦?

其實要是以前,李小七隻是道行高,那還沒什麼事。陰兵進入這個星球,也就進入了。

可現在的李小七,除了沒去仙界,和真仙沒什麼兩樣,地府的鬼仙也必須給李小七面子,和李小七打聲招呼。

要知道地府也管着科技星球的,在沈香和李小七去滅機器人的一個月,沈香就偷偷做了一件事。雖然她看不出來李小七的道行。可是科技的儀器可以測出來啊。 那可是一元的道行啊,就算掌管這顆星球的鬼差領導,也沒有這樣的修爲啊。

事實沈香不知道的是,李小七現在的道行,是兩元。

今天是李小七打電話問的她,就算李小七不問,沈香也會和李小七說的。

不過此刻就算想在拖兩天也不行了,只能祈禱着李小七的同意。

喬娜父母的家裏,一片溫馨的畫面。“小七,你多吃點。”說着還一個勁的給李小七夾菜。

“阿姨,夠了,我真吃不了了。”羅芬的熱情讓李小七有些撐。

“男孩子,多吃點纔好。”

這時李小七的電話響了起來,“阿姨,你們吃,我先接個電話。”

李小七離開飯桌,來到了旁邊。“喂,什麼事?”

“七哥,我是沈祥。”

“我知道,我存了你電話了。有什麼事嘛?”李小七很奇怪,昨天才見過沈祥,今天就又打開了電話,難道是車子的事?

“七哥,我有點事想麻煩你一下。我給錢,多少錢都行。”現在的沈祥有些忐忑。畢竟和你李小七的關係,還不是太好。

“你說什麼事吧,我能幫上忙,我會幫的。”收了人家一臺車,李小七也沒有直接拒絕。


“是這樣的,是我朋友事,我朋友家裏,是做房地產的,頭幾天挖基礎的時候,挖出來一窩蛇。有幾百條,不過他也沒在意。就讓人把蛇弄走了,可第二天,這些蛇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他又讓工人弄走的時候,工人卻被蛇咬了,現在每天只要一動工,就有人被咬。我想請你幫忙看看。”

李小七有些無語,你都把別人家毀了,不咬你纔怪呢。

“小事,明天我應該有時間,過去看一看。你來接我,一會給你發地址,還有別的事嘛?”


沈祥心喜,“沒別的事了,七哥。”

“那我就掛了。”

李小七剛回到餐桌,喬娜就問道,“有什麼事嘛?”李小七有多忙,喬娜是知道的。

“沒什麼大事,一個朋友那裏出了點小事,我們繼續吃飯。”

這頓飯,李小七吃撐了。就算是老仙兒,也擋不住丈母孃的熱情啊。

飯後二人就回了家裏,李小七坐在沙發上,不想動了,喬娜還催着李小七去洗澡。

“你先洗吧,然後就先睡覺吧,我一會還有點事。”

“天天忙,這麼晚了還忙。”喬娜抱怨道,現在的喬娜,每天晚上不躺在李小七懷裏睡,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不過這麼羞人的事,喬娜纔不會傻到和李小七說呢。

“對了,明天我就不去學校了。和你請個假,可以嘛喬老師。”

喬娜不知想起了什麼,臉色一紅,“流氓。”然後就轉身去了浴室。

晚上十點,李小七打開自己家窗戶,直接飛上了樓頂,之所以選這個地方,是因爲安靜。

來到樓頂的李小七,見沈香已經在這裏等着了,也沒有廢話,直接問道,“說說吧,你知道過幾天的事?”

沈香點頭,“知道,幾天前吳青大哥和我說了,只是我一直沒想好怎麼和你說。”

“都是老熟人了,有什麼不能說的。”

“是這樣的,五天以後,晚上子時。有一隊三萬人的陰兵,要借用陽間之路。護送一個鬼仙大能的孩子,去這位大能那裏。”

“鬼仙大能的孩子?”李小七知道,能被稱爲鬼仙大能之人,道行決對比他還要高。

“是的,真正的鬼仙大能者。”

鬼仙,一般都是靈魂體,但是鬼仙大能者,已經通過修煉,有了身體,這不是投胎轉世,而是真正的修煉出了血肉之軀。

靈魂體是不可能有孩子的,即便是鬼仙。就算是鬼仙大能有了實體,想要個孩子,也不是那麼簡單的,有一個孩子絕對會被寵上天的。

“鬼仙不都是在地府嘛?爲什麼會走陽間去護送?”對於這一點,李小七覺得有些奇怪。

就算是鬼仙,也絕對不可能什麼事沒有,就留在陽間的,既然他們都在地府,直接過去就好了。爲什麼還走陽間?

“確實,他們父女二人都在地府,可地府也有好多勢力的,這次護送要經過別的勢力,而且這勢力和這位鬼仙的關係,一直很不好。所以纔想借用陽間的路,來躲開這勢力。”

“原來是這樣啊,那這對陽間有沒有什麼影響?”別人要借路,那就借給他好了,些都是小事,大事就是會不會對陽間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沈香知道,有些事情說實話,比欺騙要好的更多, “影響還是有的,三萬陰兵要走十里的路,這期間如果要被凡人看到,凡人會精神失常,生病,或者死去。”

這些事,天玄沒有和李小七說,畢竟連有修爲之人,都會減壽,更何況凡人呢。

李小七能懂這個意思,可是他把這事忘了。

“這麼說,我只要接引一下,在讓周圍的凡人都避開,就可以了?”

“接引是有人接引的。”此時的沈香還不知道接引的天玄,找到了李小七。

“接引之人,找到了我,讓我幫他接引一下。”

此時的李小七在考慮。接引的事情,能做到的,也很簡單。畢竟自己的道行在哪裏擺着,可是避開凡人,就有些爲難了。


不管凡人們的死活?可能以前的天玄就是這樣做的,可李小七做不到。

“知道具體的地方點嘛?”這個必須要確認,如果要是鬧市區,那可真就難辦了。就算是時間在子時,也有些很多的人呢。

“知道,林省紅縣的一條主路,世興路。地點有些偏僻。”

“行,我知道了。”李小七準備明天先去看一看地方。

此時的李小七認真的盯着沈香看了一會,“最近伙食不錯嘛,怪不得你的情哥哥都說你胖了。”

沈香嬌羞的道,“哪有,我只是在長身體。”

“這麼着急長身體,還想長大嫁給你的情哥哥?你們現在可是兄妹啊。”

“李大哥,你怎麼能這麼開人家玩笑呢。”

李小七揉了一下沈香的小腦袋,“行了,不逗你了。以後有什麼事,直接和我說,別拖着。我回去了,你也回家吧。” 第二天一早,喬娜就去了學校,因爲已經和沈祥說好了,所以李小七就沒有去學校。


八點多的時候,李小七接到了沈祥的電話,就來到了樓下。

這次來的人,不只是沈祥自己,還有着一個比他年齡大一點的人。


“七哥。”見李小七下來,沈祥趕緊上前叫道,同時還給李小七介紹了一下,“這是我朋友,叫孔壯,你叫他大壯就行。”

大壯也上前叫了聲七哥,李小七雖然知道他們比自己大,不過他也能當的起這個哥。最少聽着高興。

“七哥,我們現在過去?”沈祥問道,昨天的沈祥沒想到李小七會給這個給自己面子,竟然答應了自己。

自己朋友出事的時候,就想找個人看看,他正好也在旁邊,就立刻想到了李小七。

他也和孔壯說了,不一定能請的動,也抱着試試看的意思,纔給李小七打的電話。也沒想到李小七這麼給面子。

“嗯,現在過去。一會我還有事。”今天李小七的事情可不少,一會還要去林省,看一看那條街道呢。

幾人驅車,來到出事的工地,此時的工地已經停工,不然一天進醫院一個,家底在雄厚也扛不住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