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年當場就傻眼了。

久年當場就傻眼了。

衙門,一間辦公室裏面。

田中角榮坐在沙發上,和一個穿着制服的男子正在聊天。

“三島君,這次真是謝謝你了。”

“不要客氣,畢竟我們是同學。”

田中角榮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接下來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實不相瞞,現在要對付的都是一些華國人,我記得三島君的祖父便是死在華國戰場上,相信三島君對華國人的怨恨,應該不比我少吧!現在還請三島君帶隊再跟我走一趟,把這些華國人全部抓捕回來!”

“好,我非常樂意!”

……

隔壁,冰冷的屋子裏面。

久年被關在這裏,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想給一語蛙魚等人聯繫,可是手機早就被那些制服男子給拿走了。

不過久年心裏還是有些期盼的,那些人並沒有追趕一語,這個時候相信一語已經趕回了酒店,人如果一語發現自己沒有回去,他一定會告訴蛙魚的。

然而真實情況是,一語確實已經回到了酒店,並且也發現自己的男朋友久年沒有回去。

但他並沒有多想,只是覺的自己今天的所作所爲,讓久年有些生氣,不想搭理自己,說不動此時正在外面抽菸呢!兩人以前鬧矛盾的時候,久年也會這個樣子,也不用搭理他,過幾天就會像舔狗一樣往她身上靠。 第85章 突發事件

在久年眼中,他的女朋友一語,雖然有些做作,喜歡錢 ,喜歡貪圖小便宜,但對他還是比較好的。

此時,在冰冷的小屋內,久年依舊在幻想着,一語發現自己沒有回去,也聯繫不上自己,肯定會去找蛙魚,而蛙魚聯繫不上自己,肯定會報警處理,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離開這裏的。

然而真實情況卻是,一語確實已經回到了酒店,也發現了久年沒有回去,但她對久年根本沒有一點關心,很自然而然覺的久年在外面抽菸。

她最關心的,還是她的那些美金。

同一個屋的女作者已經睡着了,一語拿着自己的小包,悄悄的到了衛生間,並且從裏面鎖死。

打開拉鍊的那一瞬間,她的小心臟忍不住噗通噗通跳了起來。

特別是當看到裏面五沓嶄新的花花綠綠的美金時,眼睛都直了。

這可是三十多萬華國幣啊!

把錢重新裝好,然後悄悄出了衛生間,一語把黑皮包塞到密碼箱裏,然後回到牀上睡覺。


只是她怎麼睡也睡不着,一想到憑空多出來的三十多萬,就激動的想要放聲大叫。

於此同時,希爾頓酒店前臺,幾名穿着制服的男子,正在跟酒店服務員交流着什麼。

制服男子在出示了證件以後,又給酒店服務員看了幾張照片。

酒店服務員隨即在電腦上操作一番,告知制服男子,對方住在517房間。

制服男子點頭,隨着帶着更多的制服男子進了電梯,直奔五樓而去。

睡在517房間的,正是一語和另外一名女作者。

此時,一語還沒有入睡,憑空多出來三十萬,這對於她來說,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還砸在她頭上了。

咚咚咚,外面忽然傳來敲門聲。

一語一個激靈,從牀上坐起身:“誰?”

“對不起,打擾一下,警察查房。”這個是酒店服務員的聲音。

一語聽到這個聲音,才放下心來,剛纔他還以爲是那些衙役追來了呢!

“來了!”一語起身去開門。

開門的那一瞬間,她覺察到了不妙,因爲外面站了很多穿着制服的衙役,查房的話,根本不需要這麼多人吧!

三島站在最前面,當即一眼就認出了一語,不等她反應過來,一副冰冷的手扣已經銬在了他的手腕上。

一語當即臉色大變:“你們是什麼人,要幹什麼!”

同一個屋的女作者也被驚醒,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滿臉驚恐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你說幹什麼?”三島的臉上掛着溫怒,也不解釋,直接給一語看了一段視頻,這段視頻是從監控錄像上面截取下來的,上面清清楚楚記錄了,一語把撿到的錢財,想到佔爲己有的畫面。

雖然一語還穿着和視頻上面同樣的衣服,雖然只要眼睛不瞎,就可以看出視頻當中的人正是一語,但一語還是極力解釋着:“不,這上面的人不是我,是你們認錯人了,不要抓我,你們沒有資格抓我,我不是瀛洲人,我是華國人,趕緊鬆開我!”

“錢在哪裏?”三島收了手機,朝一語問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即使到了這個時候,一語仍不死心,在她心中,這三十萬就是她的,讓她把這三十萬交出去,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

“不知道?”三島面色一冷:“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說謊嗎?”

“給我搜!”

“是!”

衆衙役聽令,開始在房間裏面搜尋起來。

另外一個女作者,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急忙跑到一語跟前問道:“一語,你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你快去告訴蛙魚,就說有人找麻煩。”

這個女作者也慌了神,點頭之後跑出房間。

“這個皮箱是誰的?”

很快,一名衙役指着一個紅色的皮箱質問道。

這個皮箱正是一語的,裏面裝有那五萬美金。

一語可不想被人,把這五萬美金被他們拿走,吱吱嗚嗚道:“我,我不知道。”

“打開!”

“這……”

就在一語爲難之時,另一名女作者把蛙魚叫來了。

蛙魚看着滿屋子的瀛洲衙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出言問道:“這是怎麼了?”

看到蛙魚來了,一語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主編,他們這些人莫名其妙,我們什麼都沒走,他們要查房。”

蛙魚看着領頭的三島:“你好,我是她們的領導,你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三島也沒有過多解釋,而是直接把手機上的視頻給蛙魚看。

蛙魚看完之後,瞬間明白過來,然後看着一語:“錢呢?”

一語這下有些慌神了:“我不知道,我真的拿錢。”

“一語,你的所作所爲都已經被監控視頻錄下來了,你還狡辯什麼,趕緊把錢拿出來,不然誰也救不了你。”

“我……”

“你還嫌麻煩不夠大嗎?”蛙魚似乎也有些溫怒了:“你是跟着網站來的,你的所作所爲,不僅僅是你的個人行爲,你是代表的整個網站!還不明白我的意思嗎?趕緊把錢拿出來!不要給網站添麻煩。”

聽到這話以後,一語咬着嘴脣,只得無奈的打開了皮箱,隨即,瀛洲衙役便在裏面找到了一個手包,裏面赫然是五萬美金。

“這錢是我的!你們不要動!誰都不要動!”

看到這些錢,一語整個人像是瘋了一般,把錢搶過來護在懷裏。

蛙魚和另外一名女作者都傻眼了。

他倆誰都沒有想到,都這個份上了,一語還想着錢。

三島冷哼一聲,對着手下衙役一揮手:“給我帶走!”

“是!”

兩名衙役得到命令,隨即控制住了一語,即使是這樣了,一語還是死死的護着美金,生怕被別人搶走。

“一語,你不要這樣。”

“一語,你要幹什麼!還嫌事不夠大嗎?”

女作者勸導着,蛙魚訓斥着。

“對不起,這名女子涉嫌非法佔有別人財產,我們要帶回去調查!”三島君朝着蛙魚說了一句,然後準備帶人離開。

一語還是沒有醒悟,懷中抱着錢掙扎着:“我不走,這是我的錢,你們趕緊鬆開我,我是華國人,你們沒有資格抓我!”

聽到這話的蛙魚,臉都綠了,當初就不應該看在久年的面子,帶着她一起出來。

一語躺在地上撒潑打滾,說什麼都不願跟着三島走,甚至還咬傷了一名衙役。

這名衙役也沒慣着她,抽出電棍來,打開上面的保險,按動開關,對着一語的腰部杵了過去。


一語渾身一震痙攣,接着什麼都不知道了。

就這樣,一語被瀛洲衙役給帶走。

雖然很是反感一語的做法,但蛙魚畢竟也沒什麼好的辦法阻止,畢竟一語的所作所爲,是觸犯了瀛洲法律的,而且瀛洲衙役手裏還有證據。

一語是網站的作者,這次年會,是跟着網站來的,就算再反感她,也要妥善處理這件事。

“久年呢,久年去哪裏了?他不是和一語在一起嗎?”蛙魚清楚的記得,衆人在吃過晚飯以後,久年是和一語出去的。

“我,我不知道啊!”女作者臉上露出驚魂未定的表情。

“你先休息吧!”蛙魚說了一句,然後走出房間,找到另外一個編輯,商量對策。

這個編輯叫青豆,是奇點小說網的副總編。

把事情和青豆說了一遍之後,青豆也陷入了沉思。

青豆有過瀛洲留學的經歷,對瀛洲的法律有着多多少少的瞭解。

他清楚的告訴蛙魚,一語的所作所爲,根據瀛洲的法律,是要判刑的。


不過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繳納罰金。

蛙魚又問,需要繳納多少。

青豆告訴他說,大概在十萬左右。

蛙魚的臉上有些不好看,十萬對於奇點網站來說,雖然不多,但這錢絕對不能是網站出,因爲一語想把撿來的錢財佔爲己有,完全是屬於個人行爲,跟網站沒有一點關係。

他想了想,對青豆說道:“事已至此,咱們先把一語救出來,不過這十萬塊錢,要讓一語承擔,網站不可能給她擦屁股,對了,你那裏有錢嗎?”

青豆頓感無語:“誰出來旅遊帶那麼多錢啊,要不我們把所有的作者召集起來,大家湊一湊?”

“算了,這件事就不要聲張了,我還是給314打個電話好了,等把錢轉過來之後,咱們就去衙門,先把一語救出來,還有,你見到久年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