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這麼問,也只是對冷臉男的一個心理暗示,兩個選擇,要麼殺,要麼放。放他不報希望,便只能想著暗示成功,那他就可以死得乾脆點了。

之所以這麼問,也只是對冷臉男的一個心理暗示,兩個選擇,要麼殺,要麼放。放他不報希望,便只能想著暗示成功,那他就可以死得乾脆點了。

「都不是」負手於身後,魔羽看著前方,沙啞的聲音,讓墨塵心裡的最後一絲伐幸,瞬間化為了泡影。

神情黯淡,卻是冷臉男又是緩緩的道「雖然你說的話,確實是讓我猶豫了一下……但我依然還是要帶你帶回去,因為我有比你更充分的理由」

輕微的沙啞,卻是墨塵直到現在聽到的,冷臉男子最長的一句話,或許也是他很久以來最長的一句話。

「……」張了張嘴,墨塵還想說什麼,又只能悻悻收回,能讓一個只識殺人的狂魔,說這麼多話,他已經是使出渾身解數了,知道再多說已無用。

只是他不明,即然你不殺我不放我,那為什麼停下來,之前他說了這麼多都沒有效果,難道就是那句求死的話,觸動了這冷臉男嗎?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即不放你,又要停下來」孤寂的看了會遠方后,烏羽男子轉過頭,看著似呼知道墨塵心中所想。

「反正你還是要抓我回去,我也沒興趣知道太多了」搖搖頭,墨塵看著那平靜站立的冷臉男。

那透過長發的目光,比最初平靜了太多,周身戮殺的孤寂淡漠感,也是也是散去了不少。

微側過臉,魔羽有些不適應,被墨塵這麼目光直直的看著,看著遠處沙聲道「不想知道也好……雖然依然是要帶你回去,但若你有什麼未了的心愿,我道是可以幫你去完成……只要我還活著!」

「哦……為什麼?」唇角淡笑,墨塵道是心中一動,他未了的心愿自然是有,柔兒、雨兒大伯等等。但冷臉男那最後的一句話,卻更是讓他不明白的驚異。


「他這是在發誓!為了他一個理論上算是敵人的路人,他發下了自己生命的誓言,墨塵不得不動容。

或許他並不是淡漠生命,只是能讓他用自己生命對面對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少到他自己的命,都可以淡漠,墨塵看不懂,但卻能感覺到。

「值得嗎?」墨塵淡問,一陣寒風吹來,冽得冷臉男面前的亂髮舞動,一張慘白的青年男子面容,也是出現在了墨塵的面前。

「這些就不需要你管了,你只需要說有沒有就可以」被寒風吹起長發,魔羽長眉一縮,露出不喜。

他魔羽的面容,可從來沒有被外人看到過,就算是看到了,那也早已是死人。但現在,這該死的風,卻是趁他心緒失神的時候吹來,根本就沒有來得及用元勢壓制,就完全被墨塵看到了。看清他魔羽面容的人,都必須死!這是他的本能!。

冷眸中不自覺的一道紅芒閃過,魔羽一驚,便是迅速的壓制了下來,這個墨塵不是他能殺了,那個人要,他就必須送回去。所以只能壓制殺勢。

那一閃而過的殺勢,墨塵雖有一些感應,但卻沒太在意,這冷臉男要殺他那是易如反掌,他根本就躲不過,所以有沒有殺勢,那都是無所謂。此時,他只是有些驚於這冷臉男的面容。

『他居然如此年輕,可又是如此的冷淡,這麼年紀輕輕,就成為了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真不知道,他是經歷了何種的打擊,打會走上這條不歸路。只是!他額頭的那紅印是什麼?

墨塵眉頭一縮,眸光聚凝,似乎想起了什麼,不等冷臉男子說話,便是驚聲道「血脈封印!」

兄弟姐妹們,無上在網更新,點擊支持哦。謝謝大家。 “ 哼!承認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遙仙說完又得意非常。一邊舉起手來就要落下。

秦錚看得怒氣不自禁提起,直只覺痛苦非常,難以接受。

“這麼說,你是肯承認了!”秦錚血劍轟然而起,由不得別人勸架,他本來就是暴烈的性子,此時血往上衝,心曾想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即使誅了此人,日後的名聲也不一定會恢復多少。

“哼,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遙仙分毫不聽秦錚的質問。但是秦錚此時還留存着一絲希望。

“祖師若是另有隱衷,華山派定當同戮一心,上下弟子也定當竭盡全力。”事到如今,秦錚仍不敢相信遙仙祖師會背叛師門,做出這等令江湖不恥的事來。

而且這件事,實在太過突然,如果不是魔教的李玉和呂正二位相告,自己只怕現在還矇在鼓裏。

秦錚在腦子裏思躇千遍,遙仙真正說出此事時,真是驚訝非常,條條推測被遙仙說的都極其吻合,每一個細節更是和盤托出。

“沒必要不信,今天已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時候了!秦錚,沒想到離間計反倒造就了你,華山沒能殺你,魔教沒能殺你,荒郊野嶺也沒能殺你!現在華山太極峯空無一人,任你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了,你們來誅我,可不知是誰誅得了誰!”

秦錚倒吸冷氣,暗歎遙仙的陰謀,可這一切究竟是爲了什麼?!

“爲了什麼?”遙仙冷笑道:“你可知你獨臂大哥已是何種地步了麼?”遙仙憤恨道:“小小年紀已將太虛經,奇脈九經,還有易筋經練到上乘,幾乎和我不相上下,以後更是要將我這把老骨頭取代!你大哥專心復仇,早晚會將華山歸於自己 ,到那時華山豈不是斷送在這小兒的手裏!”

遙仙的最後一句話近乎嘶吼,“我華山,豈可容他人染指!”

“你!”秦錚氣無話可說,手指着遙仙怒氣崢嶸。

“你想一家獨大,可是你這小人配嗎?”呂正踏前一步,怒問道。

“有何不配?”遙仙立即反駁道:“我做掌教已經三十餘年,日日宵衣旰食,可是我死了,仍是枯骨一堆,這華山卻沒有不屬於我的一絲一毫。”

遙仙說完似乎十分後悔,搖頭道:“我到底還是太心急了些,若是利用秦鳴復仇心切,逸仙遊山玩水之時,我不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將華山得到麼!”


“恐怕到時候,你能得到的,就不止是華山了吧!”李玉將扇子收起,一語點破道。

秦錚更加震驚,不可思議的看着遙仙祖師。事到如今,是要決出生死的時候了。

“可是我秦錚,依舊逃脫了你的意料之外。”秦錚這句話剛說完。

忽然就在這時,從中進來一位婦人,嘴角含血,一聲嬌叱,就要撲來一戰!

“不知好歹!你怎麼還敢出來?”這時只見祖師冷哼一聲,原本早已偷偷凝在掌心的真氣,是想給秦錚致命一擊,但現在遙仙祖師卻手腕一翻,突然向婦女轟擊而去。

女子猝不及防,半縷血絲噴.射半空,清秀的臉上閃過一絲遺憾。

就在婦人倒下道一剎那,秦錚幾乎淚如奔涌,秦錚急忙撲過去抱住,那婦人口角中含血道“我誤會了你,也沒有照顧好你如今……當……當誅殺此……”那婦人還未說完,眉目深皺,臉現自責之色。

“你這傷又是誰給你弄的?”秦錚怒氣立顯,正在出口詢問時,突然感覺託着婦人的人突然一沉,秦錚再回頭看時,竟是遙仙運用空門掌將婦人胸口擊去。

鮮血異常嬌豔鮮紅,彷彿仍能回到)心臟流動。

“你爲什麼殺她?你知道她是誰嗎?”秦錚將牙挫成一層骨粉,滴滴冷汗掉落下來,看到遙仙心頭一動。

“難道僅僅是,僅僅是因爲她泄露了你的祕密?”秦錚早已猜到,但是卻沒想到遙仙祖師竟如此狠辣無情。

秦錚血劍提起,狂怒之下幾種招式混用,一時之間勁風四氣,威力極大,不過勁風到遙仙時卻突然避開,猶如洪流突然被大山阻擋,水流再湍急也只能打旋而不能前進。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別說我給你中了禁錮,現在你和他們一起來和我對陣也不一定勝我!”

秦錚被遙仙真氣震盪,身子也微微顫抖。但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

他要憤起反擊,哪怕流盡生命的最後一滴血,哪怕還有一口氣,哪怕粉身碎骨,亦要如此。

正是憑着那份信念,秦錚站了起來,站起來要爲瑩姨報仇!

秦錚不顧滴血的傷口,撿回血劍,秦錚持劍在手,緩緩站起,不顧一切的奮力向眼前的人殺去。

然而給予遙仙祖師致命一擊的卻不是秦錚。

當秦錚正奮力向前衝去時,正巧房門大開,黑暗中蕭瑟的秋風訴說着無情的悲哀。

因爲這時離其不遠的正是正清祖師的禪院,正清祖師聽見動靜,早已在外面偷聽,但當正清祖師看見,聽見這一切時,也不能接受。


但他不能猶豫,縈繞在正清祖師心裏三年的謎團終於解開。這個眼前的人正是在華山主持超過了三十年的遙仙祖師,自己的師哥,華山的絕對權威!

誰能想到,一個人被自己的貪慾,被慾望侵蝕,從而讓心魔在心裏形成,那慾望好像人兩極中的惡魔一樣。

但聽正清祖師怒喝一聲,雙眉橫飛,渾身洋溢着一種凜然正氣,那是一種無可遏制的浩然正氣。

遙仙祖師已近似瘋狂,但見到正清祖師時神情還是一愣,依舊口中喃喃道:“你也來啦”話語透着一股失望,或許是自己的惡事爲多年的老友所知,更感心下不安

然而與此同時,被“亡命斷魂針”刺中的李玉卻突然醒轉。

原來這亡命斷魂針只對一般的武林人適用,但魔門中人向來就對使毒弄邪的毒物有一定剋制左右。再加上本來李玉的武功就有其獨到邪門之處,所以才先行醒來。

站在遙仙祖師身後的李玉,左手一掙,只聽清脆的錚鳴一聲,扇骨猛的張開,這把小扇好似一張縮小的弩箭。

緊接着,“咻!咻!咻!”三聲,就是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正中遙仙祖師的後脖頸。和肩膀等處。令箭穿喉而過,帶出血花三朵。遙仙祖師不見絲毫掙扎,應聲倒地。


秦錚同時停住腳步,木立當地,揚開血劍,立即朝秀瑩的屍體撲去。一探鼻息,已氣息全無。

只是風如故,人卻已不在!

站在屋中的人也都圍在秦錚和秀瑩的身邊不停的嘆息。李玉有緩緩站起,臉上既有悲慼的神色,也有欣慰的笑容。

房門的一頭是華山的祖師,千百年人們心中正派的代表。而另一邊竟站着的是魔門中人,中間則是遙仙祖師的屍體。

然而就在此時,李玉卻突然大叫一聲,“小心!”

事情沒有那麼順利!

只聽一陣桀桀笑聲,剛纔被李玉的扇骨穿喉而過,已經“死去”的遙仙祖師,竟緩緩的站了起來,長髮散落,臉露猙獰。

但見遙仙祖師雙手變掌,從掌心竟凝成一股有形似無形的真氣。

李玉一見,顧不得其他,猛的上前抱住了遙仙祖師的大腿,但遙仙祖師心魔難除,猙獰的樣子好像是一隻狂暴怒吼的雄獅。

但李玉這一抱卻將遙仙祖師的真氣消弭。

遙仙祖師俯身看了一眼李玉,用手裏還在流淌着秦錚鮮血的劍,向着阻擋他,抱住他的李玉的後背刺去。

一下,兩下,三下,李玉仍固執的抱住遙仙祖師,任由鮮血溼透衣衫。

這一幕被秦錚硬生生的看在眼裏,周圍人也無不動容。

秦錚大吼一聲,目呲欲裂,心如痛絞。秦錚抄起血劍,拼盡全力向祖師逼去。

只見血劍發出耀眼的光華,形成了一片光幕籠罩了整座房間,血劍化作銀蛇,化作閃電!

此一劍之威,真有奪天地造化之功,轉瞬間氣浪翻滾,天地變色。

一時間,竟狂風怒號,百物生懼,這一劍的速度快的無法用語言來評說。這一招“千里單騎”可以說發揮運用到了極致。

剛纔瘋癲不堪的祖師見此,笑聲更歷,愈加猙獰,面孔扭曲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鼻子似歪瓜,嘴巴似咧棗,從遠處看都不像是人,到像是從地獄逃出來的惡鬼,十分可怖。

所以祖師似乎早有防備,在血劍刺出的一剎那,一個巨大的光幕護住了祖師,祖師,猶如一個恐怖邪惡的幽靈在光幕中手舞足蹈。

這時正清祖師突然瞪大眼驚呼,“‘太白陰功!’世界上果然有這麼邪門的武功?”原來這“太白陰功”是由死人的煞氣凝練,一般在墳墓旁或陰氣較重的地方修煉,並且早已失傳。

極品透視 。時間彷彿凝固起來,秦錚也被這無形的“陰氣”阻擋住。劍之銳氣在和遙仙祖師深厚的內力抗衡。

誰如果首先支持不住,肯定會必死無疑。

滿身傷痕,甚至還未痊癒,背上還流着鮮血的李玉大叫道:“我來助你!”

剛纔被秦錚一劍之威的而驚醒的呂正拿起手中寶劍也叫道:“我也助你一臂之力!”

在一旁的正清也怒吼嘶聲道:“加我一個!”

這樣便是四個功力不同的人用內氣在和遙仙祖師抗衡。

內力波動劇烈,秦錚等人受傷,也只有正清師叔能夠分庭抗禮。 居然是血印封印術!墨塵心中又驚又憤!血脈封印術,是一種至親血脈之人,對另一至親血脈之人施展的一種印脈提血之術。

通俗講就是將自己的至親骨肉,養成一個血脈鼎爐,平時依靠這血脈鼎爐修鍊,所得來的修為,會有最少一半,被那下印之人以割肉放血的方式,喝下迅速的轉化成自己的修為。

用至親之人的鮮血來修鍊,如至毒術,便也只能對至親之人,才能種下,要麼是子女對父母下手,要反就是父母對子女下手。可以說不管是哪種情況,都是喪盡天良,為大陸武道所不恥。就連一些十惡不赦的大魔頭,都是不會用這種辦法修鍊。

可是這冷臉男,居然被下了這等惡毒印術,墨塵怎麼能不驚憤,就連前世他經歷了這麼多苦難,都沒有見過有人用這等毒術修鍊,這種人渣,他是見一個想殺一個的。

「是你爹還是你娘,居然會如此狠心,種下如此惡毒印術,難道就沒有一點骨肉之情嗎?」墨塵憤聲,見冷臉男突然黯淡下去的神情,確定他也是知道,自己被下了這種惡毒印術。

這一刻,墨塵似乎也有些明白了,這冷臉男子,之所以如此冰冷的原因。被至親之人下如此惡手,而且還要受日日取血割心之痛,那種苦!這中悲!是何等讓人嘶心裂肺,又怎能不讓這冷臉男變得這般冷漠無情。

世間至親都如此待他,他又何需要善待他人!這一刻,墨塵突然覺得自己已經是何等有幸福,就算是前世的一切孤苦,被血祭黑塔,與雨兒分離,都是不及這冷臉男苦的十分之一。

臉上浮現同情,此刻在墨塵的眼裡,面前的冷臉男,已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殺手。

眼中震驚的看著墨塵,魔羽已是完全怔住,他不明白,這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的墨塵,怎麼會認識血脈封印之術。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 ,隨著墨塵的痛說,他的臉上也是迅速的變成了苦澀與落寞,眼神中浮現沉凝蕭索,身軀也是瞬間松垮了許多。

從那一天開始,他就已經認定,世人揭無情!至親之人都會對他下如此狠手,又怎讓他去相信那陌生的路人。所以!他亦是無情,越是無情,終成今天的殺人狂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