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護法現已執掌半數閣老,只有時雨還算淡定在認真分析。而楊沖嗷的一聲就已召出殺魂,龐大黑熊一閃而過沖入戰場奔向蕭寧。就在黑熊巨嘴即將擊中蕭寧的時候,他竟沒有閃躲沒來由的一股冷笑,黑熊將他吃進去之後竟依然向前衝鋒想要將其帶離這被圍攻之地。

二位護法現已執掌半數閣老,只有時雨還算淡定在認真分析。而楊沖嗷的一聲就已召出殺魂,龐大黑熊一閃而過沖入戰場奔向蕭寧。就在黑熊巨嘴即將擊中蕭寧的時候,他竟沒有閃躲沒來由的一股冷笑,黑熊將他吃進去之後竟依然向前衝鋒想要將其帶離這被圍攻之地。

本就處於暴怒之中的葉天隨即召出九紋虎直接就追了上去,葉鋒也跟了上去。殿內弟子跟隨楊沖的也有驚慌失措的。這楊沖直接從性格暴烈的葉族之人的包圍之中搶了人本就覺得臉上無光,再跟這些弟子你來我往就打了起來。葉家對陣楊沖所帶的白虎閣更是勢大,而時雨不能眼看宮中弟子受辱只能帶人幫忙。

一個白虎閣弟子吼道:「喝,看我白虎弒心。」

另一邊的葉家弟子也不甘示弱「你也吃我一招長矛裂天。」

一時間葉天、葉鋒、蕭寧、楊沖四人你追我趕暫時沒有眉目。而宮內眾人看這葉家竟來宮中撒野本就一腔怒氣,沒了人壓制更是隨心釋放心中怒氣打成一團。 血池中,沐浴著龍血的楚天驕彷彿受到了極大的痛苦,原本鮮艷的龍血竟變成黑紫之色被逐漸吸收,其胸口的甲蟲更是吸取了其中大部分的營養,看樣子在有半個月就能將這池龍血全部吸干。只聽見咬著牙根,胸中藏著無盡怒火的楚天驕一字一句說道「葉天!我們還會再見的。」

這時葉天騎乘的九紋虎就要趕上楊沖的黑熊,蕭寧見事不好直接拋棄了楊沖,從大熊口中飛出一腳就踢在楊沖的身上,隨著反震之力一個衝刺又拉開了距離。楊沖向葉天二人飛了過來,葉天一記禁錮術加上鳳炎斬直接將其打暈傳音給葉鋒道:「葉族長你帶著這楊沖回去嚴加看管,保護好蕭雅潔千萬別出了什麼事,蕭寧我一人足已。」

葉鋒為了顧全大局只得帶著昏迷的楊沖退回,傳音道「包在我身上。」

葉天之下九紋虎再次加速,潔白的巨翅不斷扇騰,猶如一抹流星即將追上蕭寧。

蕭寧看向後面只剩下一個葉天,直接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過的速度直衝而去。二人你追我趕,漸漸地就向著蠻荒古地飛了過去。後方的葉天不斷的使出禁錮術干擾他的前進,蕭寧卻也像變個人似得不斷飛行,連九紋虎都追不上這絕不是蕭寧所能擁有的速度。

一聲桀笑傳來「葉天,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誰么,哈哈你沒機會了。」

「恐怕在雅潔身上做手腳的就是你吧,當日蠻荒古地中的白狐正是你打死,死之前我好像看見有一抹流光從其腦中飛出。而你直接破壞了白狐身體讓我不能查看,回宮更是對四位閣主之死沒有絲毫歉意,大肆擺宴更是灌醉於我。次日雅潔就說肚子疼,被下了吞噬毒蠱,恐怕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所操控,而我更是上了你的狗當讓雅潔受此之苦!」

那飛奔中的蕭寧回頭竟面目猙獰說道「當年主神只怕我崛起便說我武功歹毒,招置擊殺可我已不死蠱大成即使是內休飛灰湮滅依然可以借體重生。而你葉天不過一個小人物怎能跟日月爭輝,你去死吧。」說著一抖袖鋪天蓋地的黑色甲蟲應聲而出,其身背上是漆黑的光澤,甲殼中間還有一排尖刺尖端在陽光的照射下泛出滲人的光芒。忽然向下降落的大片甲蟲張開甲殼竟各伸出了兩對翅膀,不斷拍打發出刺耳的嗡響。

葉天看見這麼多的蟲子攔路腦袋一熱今天說什麼也不能讓他跑了,只要抓住他就真相大白雅潔也能得救。拿出殘月刀直接喚出刀劍雙殺魂,收回九紋虎進入半神格之中一聲怒吼。「喝!」使出怒罡,將自己的身體包裹了進去就打算硬沖。

黑色甲蟲在天空中反著光芒猶如一顆顆流星沖向葉天,葉天不斷前沖的同時旋轉起身體刀劍殺魂飛舞協助怒罡保護自身,殘月刀更是使出一段段的絢麗武技來斬殺近身的甲蟲。身體形成了一個漩渦不斷斬殺臨近之蟲,殺帝後期實力不斷迸發,與蕭寧之間的距離急遽縮短。葉天拼著受到甲蟲的攻擊,將劍魂不斷蓄力發出了一個刁專角度的劍波,幾丈長的劍殺魂劍波一衝而出。蕭寧本就受了傷,不斷滴血的同時還消耗大量力量用於逃跑本就是強弩之末,這一下躲避不及腿部中劍,恐怖的劍氣割開了一條大口,更是有無限殺機從中迸發,讓其不能癒合。

這一下蕭寧的速度直接就慢了下來,葉天穿過甲蟲群乘勢而上直接一個大墊炮塞在他的臉上,「吾乃九幽殺神,豈容爾等小人猖狂。」本就受傷的蕭寧像斷了線的風箏向下落去,葉天得利不饒人單腿豎起另一屈膝從天而降沖著蕭寧胸膛就是一腳,嘭的一聲一個橫向波浪迸發出來,蕭寧就像一個巨大石塊從天而降轟的一聲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一抹暗光從蕭寧的腦中直接衝出進入密林消失不見。

葉天定睛一看,蕭寧奄奄一息但是本來的面目猙獰卻也恢復,剛才的暗光可能就是暗中之人的神識之類已經遁走,看來蕭宮主也是受到了操控才至此。抬手兩粒丹藥送進蕭寧口中,將其收入空間戒指好生療養。

忽然葉天看到了從蕭寧手中鑽出了幾抹流光,竟要直接飛跑,這葉天直接一個禁錮術就將其禁錮,但是這幾抹流光竟絲毫不受禁錮術控制就要逃走。「哪裡跑。」葉天一個蒼破斬就將一抹流光斬落,殺帝氣息一覽無餘,直接將其攥在手心。

葉天忽然感到手心中一震疼痛,猶如皮肉撕裂開來張手一看這流光竟鑽入手心。葉天這本來萬法不侵的皮肉居然被一個不名的流光浸入,在那個流光碰觸到他殺帝血液之後他直接運轉殺帝血液去煉化,最開始僵持不下,後來這流光沒了能量支撐也敗下陣來。忽然有無數信息進入腦中,其中有一行大字。神行蠱:縮地成寸,一步萬里。

本以為這是那暗光留下的伎倆有些緊張的葉天也放下心來,哦原來如此,原來是跑的太快了忘了把神行蠱帶走,神行蠱想自己逃走卻誤打誤撞的被我煉化,可惜跑了幾抹流光恐怕那幾個也是它所攜帶的蠱蟲。

這暗中之人擁有這神行蠱還如此了解巫蠱殺神的術法甚至還使出了甲蟲天降,且剛才蕭宮主爆發出的速度如此之快,能讓本沒我強的蕭寧爆發出我一個後期殺帝都追趕不上的速度大概就是那神行蠱的能力。而他們所說在蠻荒古地中所遇見的各種故人八成那一抹暗光就是那巫蠱殺神殘留在這蠻荒古地中的神識了。

「哼,這巫蠱殺神真是該千刀萬剮」,抬頭觀看也沒了那巫蠱殺神的蹤跡,看來這蠻荒古地就是他所一直棲息的地方。只不過他藏了起來,沒了身體作為支撐定然跑不遠,我先把這神行蠱煉化,他也難逃出我的掌心。

說著觀看半神格內的神行蠱,這蠱不同於剛才釋放出的骯髒甲蟲,居然通體潔白如玉散發著璀璨星光。在那星光之下是一個帶著翅膀的奇異蟲子,仔細一數,正好是八對羽翼。葉天心意一動,神行蠱那透明的八對羽翼慢慢舒展開來,現在他就是神行蠱的主人,心意相通。神行蠱遞過來一行文字,神行出七彩可御人,非帝力所不能,而如今乃八色更是可以擁有神級速度,如能恢復能力至之上九階更是能改天易物,甚至能操控時間流轉。

這可是個寶貝,葉天試著使用神行蠱的能力,後背一個推力直接將他推出去老遠。

「這神行蠱真是妙用。」

有了他葉天就相當於擁有了殺帝級大圓滿速度,雖說這蠻荒古地不小,但擁有了此等速度搜尋巫蠱殺神也不是難事。 閃婚厚愛:天價老公深深寵 更何況這神行蠱更是能感應剩下六大神蠱的方位,「哼,等我把剩下的蠱蟲全部找齊你就是巫蠱殺神又能如何,還不是拜服在我九幽殺神的腳下。」 憑藉著神行蠱的感應他發現在蠻荒古地的深處有著好幾個光點,可能就是剩下散落的蠱蟲。想起雅潔還在深受吞噬毒蠱的迫害時間迫在眉睫,必須要先找到破了她身上蠱蟲辦法。

「不死蠱,幻兵蠱,神行蠱,千面蠱,元靈蠱,絕智蠱,靈犀蠱。」葉天默念著。現在他身上只有神行蠱雖說能感應其他蠱蟲位置有卻也是範圍且不知曉具體是那種蠱蟲,但是肯定那幾個距離較近的蠱蟲都已經被巫蠱殺神收回了。

而這七神蠱想要集齊談何容易只能先找到能壓制雅兒病情的蠱了。那不死蠱定能生死人肉白骨,可是這吞噬毒蠱既然是吞噬靈力就算是找到不死蠱也只能為雅兒續命不能減輕絲毫痛苦。必須找到充足靈力供應看來只有那元靈蠱最為適合了,可是這元靈蠱該如何得到呢。

只能一個一個的找了,時間緊迫,葉天直接催動神行蠱的能力縮地成寸奔向那感應下離得最近的幾個蠱蟲。葉天飛過的地方小型魔獸無不奔逃,而聖級甚至帝級的魔獸也是能感應到葉天身上的煞氣即使是飛過了他們的領地也是不敢阻攔。

就在葉天不斷奔走尋找蠱蟲的同時葉鋒也是趕回了紫軒宮內,看著眾人正斗的如火如荼,葉家族人也是不禁宮內人海戰術有些支撐不住,不少宮內之人都負了傷斗的是奇亂無比。看見族人族老都負了傷葉鋒也是眼紅大喝一聲「住手!。」

時雨也喊道「住手!紫軒宮聽令!」

兩撥人聽到葉鋒與時雨的聲音也紛紛停下了手,雖然大家斗的十分兇險但是也沒有狠下殺招。一邊大量弟子受傷,另一邊葉族也沒好到。但是雖說有傷但是無亡,多虧風靈子剛才亂局之中救下被打重傷之人。

風靈子道:「葉族長你可回來了,這剛才我也只能儘力救下重傷之人,無法全面攔阻啊。」

葉鋒朗聲道:「多謝風兄,受傷沒有大礙,我葉族之人哪有沒受過傷的啊。」

時雨道:「不知葉族長可知我們宮主與葉閣主何去,再說您手上楊沖是怎麼回事。」

「哦,你不提還忘了,這楊沖剛才瘋也一樣的攻殺我與葉天二人,將其打昏後葉天便直接追殺那蕭寧去了。」

「我我」

楊沖一聲虛弱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中,葉鋒直接將其摔落地下,「你想說什麼,你說。」

紫軒宮弟子看到葉族竟如此對待護法無不怒目相視,如果沒有時雨在這壓陣恐怕又將是一場混戰。

風靈子趕緊拿出丹藥送入楊衝口中,幫其渡氣推拿。很長時間楊沖才吐出一口黑血,十分虛弱

時雨道;「到底怎麼回事楊沖你剛才為什麼突然沖了過去」

楊沖微弱的聲音道;「剛才宮主看我我一眼我就不知道怎麼的被葉族長拿住了。」

時雨道:「葉族長你今日無論如何也要給我們一個答覆,我們小宮主大婚之目你們不請自來,還打傷楊護法追擊我們宮主。如若不是葉天與小宮主有婚在身今日定叫你們有來無回。」

葉鋒道:「葉天乃我族子弟,更是擁有返祖血脈難道他成婚我還不能來了么?難道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蕭雅潔與葉天既以成親,那他也就算我葉族之人,我這就差人回葉族取寶丹壓制雅潔病情。」

紫軒宮眾弟子聽到這話心裡憤懣之情也是減弱了許多。

這時侍女將虛弱的蕭雅潔攙扶過來,本來春風無限的蕭雅潔現在面部蒼白只能靠侍女扶著。說道:「現在我已經與葉天結為夫婦,縱是他有再多不對,我相信他有他的原因,一切我都相信他,請大家不要內鬥先等他二人回來才是。」

葉鋒趕忙上前扶道:「你既與葉天皆為連理我自沒有不管的道理,請放心我葉族不是那無理之人,正是葉天提前知會我才帶人前來,但是沒想到會有如此情況。」

蕭雅潔道:「叔叔不必自責,我們紫軒宮剛損失四位閣主這又出此大事我相信葉哥能夠處理好,不過我們這就將升起護宮大陣以防不測,外面的事還是有勞葉族長和風靈子前輩了。」

風靈子道:「蕭姑娘多禮了,既然這樣我們也不多叨擾了。我與葉兄自當儘力」

在經歷各種風波之後紫軒宮也是傷亡慘重,四位閣主的死亡,楊護法的重傷,更還有少宮主的吞噬毒蠱,更何況剛與葉族頂尖子弟有過一場較量,只剩下一個時雨的紫軒宮已然沒有了當初稱霸仙域的氣勢,為了自保只能開啟護宮大陣。

隨著葉族與風靈子的走宮內開啟了法陣撐起了一個巨大屏障,時雨作為唯一一個能引領大家的護法也是心力憔悴。弟子的傷痛倒還是好說,可這少宮主宮內源源不斷的靈丹妙藥送到少宮主那裡,貼身侍女看著少宮主憔悴的臉只能偷偷落淚,寄希望於宮主和葉天能早日回來一統全局。

在臨走前送出了大量丹藥的葉鋒與風靈子倒也是沒閑著,嚴密峰鎖消息,雖說這血魔已經被他和葉天聯手殺死,但是死不見屍就總是有一個刺扎在心旁。葉鋒回去直接閉關以期突破后能應付更多的壓力與麻煩。

這時在蠻荒古地中尋找了多半天,卻依然沒有找到感應中的蠱蟲的葉天發現這蠱蟲好像是能夠隱藏自身。明明感應就在這附近自己卻怎麼也找不到,天已經黑了下來,點燃篝火葉天獲得了一絲暖意,偌大個蠻荒古地,自己追入蠻荒已經很深可是在此除了比我等級低太多的魔獸為何沒見過其他魔獸?不對。雖說路上確是見到過帝級魔獸可是它完全不敢放肆,好像是被一種能量或者是意識所壓制了。正在葉天思索之時,驚變突生。一股巨大威壓直接壓在葉天的身上,就像是經歷過腥風血雨後的王者之風。難道是神級魔獸?

被這威壓一驚,葉天直接站起,當初他也只不過是初級殺神,但是自創的魔功較為強悍,雖說斬殺過獸神級魔獸,可是也沒有這種巨大的威壓,更何況這威壓好像距離他還很遠,是從蠻荒古地的中心傳過來的。這麼遠的距離依然讓他一個殺帝級強者感覺心神不寧,好像有巨大的壓力一般,這蠻荒古地果真不簡單,看來自己要加快尋找速度了。 邪性總裁,壞壞寵 葉天依靠神行蠱的感應確定巫蠱殺神就在這附近,可是卻怎麼也找不到他,定然是他還有隱蔽行蹤的能力。略加思索,既然他以靈識形態逃竄,而靈識又不能長久的獨自存在必然會尋找一個宿主,那隻要是活物就皆有可能是他而我卻並沒見到活物。

葉天計上心來既然這樣我就給你來個野火燎原,讓你無處可藏。葉天抬頭望向著附近遮天連碧的參天大樹,取出殘月刀對著旁邊樹榦就是一記鳳炎斬,沒想到這樹還挺硬實,一個殺帝級強者的隨意劈砍在上面不過是一個留下一個巨大的口子,「一下不行就多給你來幾下。」

蠻荒古迹中的大樹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樹齡了,一個個粗的至少有幾丈之寬,樹下更是積蓄著一層厚厚的樹葉。隨著葉天不斷祭出技能這大樹也是應聲而倒燃燒起來,隨著著參天古樹的燃燒,樹下的樹葉更是火勢迅猛,很快就將邊上的大樹點燃。燃燒著的大樹發出噼啪的響聲不斷有受驚的鳥兒飛離搖著翅膀發出撲趴的聲音,忽然來了一陣風,風借火勢火助風威火勢乘風而起瞬間擴大開來。

「動了,這回看你往哪躲。」葉天通過半神格中的神行蠱感應到那巫蠱殺神動了。沿著火勢跑向蠻荒中心,葉天運用神行蠱一個箭步就串了出去,腳下的泥土直接炸裂開來。火勢越燒越旺,中間的參天古樹早已在熾熱高溫下燒成炭黑,釋放出的大量煙氣直衝雲霄,就連古迹中本有的白霧都退卻開來。

你能跑過我的神行蠱?葉天不斷的前行,神行蠱縮地成寸日行萬里,幾乎在幾個呼吸之內就趕到了神行蠱感應的地點。定睛一看,有一顆大樹竟飛也似得向蠻荒深處逃竄,真是頗具喜感。

葉凡譏笑道:「哎老兄,你說你變個大樹跑那麼快乾什麼。」

聽到這句話這大樹更是加快了速度,但是怎麼能跑過現在擁有神行蠱的葉天。眼看就要追上,忽然見這大樹灑落無數葉片,落在地上后變為各式各樣的甲蟲,有的甲蟲口中的巨鉗泛起滲人的藍光,有的甲蟲更是飛在天上擁有翅膀,還有的直接隱蔽在地下等著給他致命一擊。

葉天倒吸了一口冷氣,撒豆成兵,難道這就是幻兵蠱的能力?如果我擁有了它別說稱霸仙域就是爭奪主神以後也會是一個很強的助力。但是他對這些蠱蟲還是很忌憚的,畢竟之前曾經大戰過一場,直接祭刀劍雙殺神有備無患。

忽然,邊上的一顆巨樹竟然像人一樣將粗大的側枝掃向他,本來葉天聚精會神的防備著前方的群蠱,沒想到這蠱蟲竟也能操控樹木。一個不慎就被其掃落在地,地上的甲蟲更是抓住機會直撲而上,只見葉天一聲怒吼直接喚出怒罡護在周身,刀劍雙殺神金白二色舞得上下翻飛,密不透風。

可是甲蟲像是沒有生命一般悍不畏死,如同黑色甲潮直撲而來,空中的甲蟲更是封住了他的退路。地下甲蟲在他路過之時直接衝出地面給予他上下夾攻,此時的葉天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拼了!老子魔神體魄怎能被你們這些區區小蟲攔住,拼著被地下甲蟲穿刺的危險,腳部向地下一塊大石猛蹬而去,碰觸瞬間施展神行蠱,直接將巨石踩入地下炸裂出一個隕石坑,以反震之力獲得至強速度,硬抗這幻兵蠱所形成的兵山血海沖了出來,但是身上的怒罡已破碎,甲蟲直接咬住身體就要轉入進去。

葉天一聲怒吼,體內九玄踏天訣瞬間施展,體內直接迸發出殺帝氣機,將貼近身體的蠱蟲全部炸開碎裂一地。趁這個機會直接沖了出去,而現在感應中的巫蠱殺神已經跑出很遠了,葉天再次追了上去。這時的巫蠱殺神已經不知何時從一顆大樹換為寄生在一個獸聖級豹獸之上,葉天拿出殘月刀一記蒼破斬就將其砍為兩端。

一抹暗光衝出,向前奔逃而去。葉天見到這害了自己女人的巫蠱殺神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恨不得直接將其千刀萬剮也不解恨。狠蹬了兩腳再次加速眼看就要追上這暗光,可是突然那剛才的威壓再次傳來竟比上次更為明顯,好像似那心脹跳動,砰砰的聲音。

再說那抹暗光聽見這砰砰之聲一個彷彿是消耗自身能量的一個加速,尾端甩出一抹令人心悸的黑色尾焰。葉天暗念不好,怕是這巫蠱殺神還留有後手,就在這緊張的一追一趕之時,前方突然出現大片的開闊地,竟圍坐著大量的魔獸。原本王級魔獸既可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領地可是這竟有成千上萬的聖級魔獸聚集,其中更是參差著帝級魔獸,而這些魔獸不像是爭奪拚命更像是朝拜,一種神秘的儀式,更像是朝拜帝王。

葉天沒來由的一陣寒顫,這還沒到蠻荒中心既有著如此之多的聖級帝級魔獸,如果裡面呢?更何況他們向心而坐,像極了跪拜帝王之禮。再聯想到之前感到的巨幅威壓,難道這蠻荒之中真的有神級魔獸存在,難道是神級魔獸涅槃?

這太恐怖了,如果真的只是神級魔獸還好說。但是這能夠涅槃的神級魔獸無不有著逆天的生命力,這巫蠱殺神萬一在它涅槃空虛之時附在它的身上葉天簡直不敢想象他能釋放的威力。

葉天現在已經紅了眼睛,想起了與蕭雅潔的相識,一起走過的么多坎坷,經過的那麼多歷練。你不過是一個區區巫蠱殺神,一個沒有實體的殘破殺神靈識。就算是你有千般招數,就算是你能附身在這獸潮之中。

為了蕭雅潔哪怕是刀山血雨,哪怕是真正與這獸潮爭鋒,哪怕是他巫蠱殺神真的要去附身這涅槃神獸他也要上。一個男人就要擔起一個男人的擔子,說什麼也要保護好自己的女人,更何況她身側在榻重病在床等著自己拿回七神蠱去救她。

戰!戰!戰!葉天胸膛中的血氣直接燃起,身上更是爆發出了驚天氣勢,毫無猶豫的頂著這波獸潮直接就沖向了那一抹悸人的黑色尾焰。 葉天身上爆發出驚天氣勢,修仙者當勇往直前披荊斬棘,縱然是千般難萬般苦亦要破千般碎萬難。

這逃命中的巫蠱殺神靈識怎麼可能有這種膽魄,懷揣著必勝之心的葉天施展神行蠱瞬間接近就在即將接觸獸潮的前一刻趕上,全身散發出龐大的劍意殺機,人劍合一如一顆赤練流星沖向那巫蠱殺神的靈識。

若有是葉鋒在此旁觀定然驚訝無比,因為這葉天施展出的竟然是滅魄八式第三式,原本葉族千年底蘊不過只將這滅魄八式習得到第二式,可是葉天在這緊要關頭,劍意巔峰直接突破,人劍合一領會了第三式的要領。

暗黑色光芒似乎是要躲避,可是他怎麼能快過葉天,身體形成的巨大劍波直接一穿而過,暗黑色光芒似乎是頓了一下,彷彿受到致命創傷。葉天喚出殘月刀直接一刀蒼破斬跟上,想要將巫蠱殺神滅殺於此。

沒想到這時本就搖搖欲墜的巫蠱殺神靈識的暗黑色光芒盡然炸出一朵明亮光芒,像是燃燒了自己最後的生命而獲得的衝刺之力。

葉天本想跟上追殺,可是他忽然瞄見那炸出的光芒似乎與之前捕捉到的神行蠱頗為相似。既然是為了救雅潔,如果那些光芒內有不死蠱殺不殺這巫蠱殺神也無妨。幾屢光芒向四周散射,他便直接追上了離他最近的一朵,有了煉化神行蠱的經驗葉天倒也不怕蠱蟲反噬直接一把就攥住了離他最近的一抹光芒。

「給我煉化!」依循著神行蠱的經驗,釋放出不死神血直接將原本巫蠱殺神的控制權剝奪。識海中浮現一行字:元靈蠱,吞千山聚萬靈,八級神蠱引千山元靈之波濤入身,九級神蠱踏破蒼穹可吸神級生靈。

稍一感悟,原來這是元靈蠱,應該是可以輔助我吸收天地靈力的。稍一催動,只感覺從這蠻荒古地的每一個角落都有天地靈氣聚集,然後盤旋成靈力細絲奔向自己的身體。

而這時葉天的身體也已經衝進了下方千萬魔獸的浪潮之中,魔獸對天地靈力的感受本就是無比細膩,這突然出現的虹吸之力更是引起了他們的關注。對於突然出現在獸潮之中的異類,葉天身旁附近的帝級魔獸直接一聲音波咆哮,原本跪拜之樣的魔獸,紛紛抬頭彷彿他這一手吸收天地靈氣干擾了他們帝王的修行,排山倒海一般沖了過來。

就在葉天還想利用神行蠱追擊剩餘的幾個蠱蟲的同時,他旁邊的一個虎型聖級魔獸在帝級魔獸的指揮下直接一嘴就咬了過來。數丈龐大身軀下那血盆大嘴絲毫沒有憐憫之心,彷彿就要將葉天一嘴吃進肚子。

葉天一臉冷笑,區區聖級魔獸也敢與我殺帝爭輝,抽出殘月刀就是一記劈砍,之間那龐大的聖級魔獸從頭到腳裂為兩半,死的時候依然保持著前沖撕咬的樣子。葉天熟練的從虎獸頭部拿出魔核收了起來,現在身處獸潮之中還不是煉化的時候,待到回去在一起煉化。

就在葉天一道斬殺了聖級猛虎之後,旁邊的獸群更是受到了血腥的刺激,紛紛衝上,一時間葉天使出了渾身秘書,葉天身旁圍繞刀劍雙殺神,本就殺帝級後期的實力顯露無疑。

身後突入一頭王級蟒蛇,葉天滿不在乎回手一記蒼龍升天,只見那閃耀著金光的劍殺魂揮舞出一道旋風,帶起地上的落葉與塵土一道龍捲就襲向不知好歹的王級蟒蛇。王級蟒蛇在碰觸到旋風的一瞬間便四分五裂,可是從其身後瞬間衝出一個獸爪,這獸爪上是白色的骨節,帶著罡風就奔向葉天的后心。

「嗯?」葉天一驚,這竟然是一頭帝級變異貓王。身形只有半丈寬,可是那蒼白的貓爪與金色的皮毛顯示出他沒少吃低級魔獸。這可不好對付,本來貓這種生物能進化成王級魔獸已經屬實不易,但是它竟然能進化為帝獸之身,難免會有些神奇遇際。葉天沒敢小覷,畢竟就是屬類再弱也是一頭帝級魔獸。

一聲怒吼喚出怒罡向旁躲去,在這獸潮之中要盡量的避免受傷,就算是有著元靈蠱來補充靈力,可如果受傷而損失了生機卻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恢復的。

在這貓帝一爪擊空后,本在葉天身側想要給剛才的虎獸報仇撲上的聖級猛虎一不小心就中了帝級貓獸的一爪,頓時身體出了一個大窟窿,帝級貓獸沒有絲毫憐憫之心,一口就吞下了將被它擊殺的聖級虎獸的魔核。舔了舔自己猩紅的三瓣嘴唇回頭看向葉天,葉天一個冷顫,好像這帝級貓獸在笑。

「我靠,我堂堂九幽殺神你不過是一個帝級小貓咪,你敢戲弄我,沖我笑?看你長的五大三粗似得,我看你就是個胖次。」

怒氣頂梁門的葉天回手一個刀殺神飛出去,帝級貓獸一個靈活的走位就躲了過去。恩?有點本事。

葉天看出這帝級貓獸是利用一個長尾來平衡身體,那便想辦法把你這長尾給你切了。

葉天現在擁有了神行蠱與元靈蠱兩大助力,在獸群之中上下奔騰,釋放出茫茫劍氣,斬殺不少低級魔獸,可這帝級貓獸就躲在其他魔獸後面,伺機待發隨時尋找機會過來想要治他於死地。

本就被團團圍住的葉天煩不勝煩,今日不管你這破貓多狡猾,我今日必斬殺你於此。雖說王級聖級的魔獸可以一刀一個,但是架不住數量太多。中間還有大量的聖級魔獸參戰,其後更有這壞人心氣的帝級貓王。

葉天抬頭看更遠出的幾個魔獸領頭者也發現了這邊的異樣,被好幾頭帝級魔獸盯住的感覺可不好,更何況他們好像還有要往這邊移動的態勢。看來必須要抓緊解決這頭貓帝了,不然待到周圍的帝級魔獸給它匯合我恐怕是應付不過來。

想罷就在應付其他魔獸的同時匯聚全身之力,準備蓄力出滅魄八式第三式要給它個絕命一擊! 就在葉天不斷蓄力之時蠻荒深處的威壓再次來到,嗵,嗵,嗵。葉天心生不好雖然還不知裡面到底是何物但是想起剛來之時看著這麼多王級聖級魔獸在這匍匐跪拜,甚至只有帝級魔獸能夠擁有自己的一小塊地方,卻也是向內表尊敬。

難道真的是神獸涅槃?當初他在神域的時候並沒有遇見過這種情況,因為大多數神獸進階之時都會引發天雷渡劫,可這晴空萬里無雲怎麼也不會像是渡劫的樣子。既然不是進階還有如此之多的魔獸向內朝拜難道真的是神級魔獸涅槃重生要化形成人?

葉天心裡想著手裡也沒有停下,右手蓄力左手依然揮舞殘月刀大開大合,一刀劈砍直接橫掃大面積的低級魔獸,清出了一個真空帶,但是這潛伏在獸潮中的帝級貓王也是鐵了心的要跟他周旋到底。看來這帝級貓王也是發覺了其他方面的獸帝也在往這邊趕來,想要用這些低級魔獸牽制住我,然後同其他帝級魔獸一起圍攻於我,到了那時我恐怕就不能應付了,可這滅魄八式第三式需要心境才行,我此時短時間內還不能蓄力成功,只能先向外突圍了。

認清形勢後葉天加緊催動刀劍雙殺神,運轉九玄踏天訣想要向外拼殺出一條學路,可這貓帝似乎也是擁有了靈智,泛著青光的雙眼滴流直轉也要讓葉天喪命於此。

沒辦法了只能先走為上計了,有了這元靈蠱也能先保住雅潔的性命,便邊打邊退去。這貓王也是知曉葉天右手之中蓄著一個可怕的招數不敢全力拚殺,又一個巨蛇沖著葉天撲了過來,這巨蛇好像是一種石化的功力,刀劍砍在上面只有一道光痕,根本傷不到內部。

這到底是如何是好我既追擊不上又拼殺不出,葉天此時身上也留下了不少防範不到而受的傷,但是輕傷不下火線,倒是沒對他有什麼大的影響。這時葉天右手的滅魄八式終於蓄力完畢,現在的他已經不寄希望於斬殺貓帝,畢竟邊上的另一個帝級巨熊已經趕到,現在光有那赤面獠牙的帝級貓獸就怪傷腦筋的再加上這如山嶽般的巨熊今日怕是定然跑不出去了。

現在葉天已經拼殺到獸潮最薄弱的地方,只要捅開一個突破口就可以逃出去,直接將蓄力好的滅魄八式第三式向著要突圍的地方釋放開來,一個數十丈寬的參天具波從他的右手劍中斬出,所過之處的魔獸無一倖免,直接轟殺為齏粉。

本想要突襲他的帝級貓王看到了如此恐怖的靈力波動,本來處在劍氣中心的貓王拚命的挪動身體想要逃走可惜劍勢來的太快一個躲閃不及腹部就中了劍氣的邊緣。雖說是邊緣可這也是劍氣橫生根本沒有留給它氣息的機會。

這種機會葉天定是不能放過,腳部猛蹬地面,將地面炸裂出無數泥土石塊沖向受傷的帝級貓獸。刀劍雙殺神一個刀劍合璧,金色與白色的光芒合二為一,帶著氣勢絕倫的霸道氣息就衝進了帝級貓獸的頭部,破裂的腦部炸開一朵絢爛的花朵。嘭的一聲,就此斬殺貓帝,葉天隨手就將魔核收起,奔著一劍展開的豁口就沖了出去。追擊過來的帝級黑熊也趕到了現場,怎能讓這干擾大王涅槃的渣滓如此輕鬆逃走,抬起雙臂不斷的將王級聖級魔獸扔了過來。

這不愧是熊型魔獸,巨力簡直可以撕天裂地,本來就有萬斤之沉的各式聖級妖獸竟像小雞崽子似得扔了過來。嗖,嗖的猶如炮彈,葉天催動起神行蠱不斷閃躲向後看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原本天色太暗他只看見了這一小片地方布滿了魔獸並未全面觀看,這一看可不要緊,葉天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大片開闊地上的魔獸竟只是一部分,獸潮是以一個怪異的陣型圍坐類似一個大圓,而這大圓之大居然一眼也望不到邊,黑壓壓的獸潮不斷發出儀式般的低吼,遠處連最高傲的帝級魔獸也沒有坐在最中間,裡面好像還有更多的魔獸在黑夜中反出眼中的亮光。



獸潮散發出的磅礴魔獸氣勢就好像陣紋師的精緻大陣,靈氣在其中不斷地循環流走,葉天不敢再看,就彷彿在那蠻荒深處有著一雙雙超越帝級的魔獸的眼睛在盯著他讓他後背發涼。

頂著帝級巨熊扔來的大量魔獸葉天現在是頭也不回的逃命去也,「巫蠱殺神,遲早有一天我要殺了你為雅兒報仇!」

可這當這帝級貓王被葉天擊殺之後本就嗜血無比的魔獸們更是被激怒,只要殺了這個人類奪取他手中的魔核就能晉陞帝級,這種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獸潮像不要命似得追擊。巨熊也覺得在自己面前這個人類斬殺了另一個帝級魔獸就是對自己威嚴的挑釁,雖然已經看到了剛才這個人類釋放出的巨大劍波,可是如果自己不去追擊怕以後是在這些小弟面前也是喪失了威信。

獸潮追著葉天就奔襲出來,葉天無奈只能催動起神行蠱跑路去也,葉天在於這般獸潮拉開距離之後神行蠱的速度豈是他們所及,一溜煙就跑的無影無蹤。向紫軒宮回去的路上葉天遇到了之前燒起的大火,沒想到在這沒到一個時辰里大火已經蔓延到如此地界這我也是管不了許多了,還好那邊有兩條河交叉而流應該能夠攔下這場大火。

向里一望儘是炭黑之色,已經倒地的大樹不時冒出一縷縷火苗,散發出焦炭氣味,而原本的白霧也被趕出這片地界,葉天突感怪異。原本有霧氣的時候還沒感覺出來,可這霧氣一旦退散就感到從燒焦的炭黑中,從空氣中,甚至地下都在向外不斷冒出的冒出靈力向大荒深處飛去。

這太恐怖了,我一個堂堂帝級強者還配合這元靈蠱才能勉強吸收一絲一絲的靈氣入身,可這這麼大片的地界距離魔獸聚集之地已是無比遙遠依然有著大量能量被吸出。那砰砰之聲到底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層次的魔獸才能接受如此巨量的靈氣供應,彷彿整個蠻荒古迹就像一個法陣去幫助它,葉天不敢多想駕馭著九紋虎向著紫軒宮飛去。 葉天在脫離獸潮追擊之後徑直趕往紫軒宮,到達宮外見到了護宮大陣不由得一陣驚訝。隨即朗聲傳音道:「時雨護法可在?」

這時從宮內飛出幾人,領頭的就是時雨,隔著避障說道:「葉天你與蕭宮主到底是有何仇怨,為何直接大打出手,而現在你回來了蕭宮主又在何處?」

顯然在剛發生如此波瀾的紫軒宮,連時雨也對葉天有些不好的見解。

葉天道:「當時我們蕭宮主是被那巫蠱殺神所控制,如果我不出手待我出去尋找神蠱只是怕是你們宮內眾人都是要遭到他的黑手啊。」

時雨身後有弟子道:「你口說無憑,當初你襲擊我們宮主大家可都是看在眼裡的,雖說你已與我們小宮主成親,但是如今蕭宮主並未歸來我們怎能信你。」

葉天道:「那蕭宮主乃我岳父我怎能為難他呢,他當時確實是被他人所控制。」隨即從空間戒指中將昏迷的蕭寧取出,時雨等人見到蕭寧隨即放下心來。這時宮內的蕭雅潔聽說葉天回來了也掙扎著起來讓侍女扶著來到了大陣邊上。

蕭雅潔道:「時雨護法,既然葉天與父親都已經平安回來就讓他們進來吧。」

時雨皺眉道:「雖然葉天非是旁人但事情總有蹊蹺之處,還望小宮主三思啊。」

蕭雅潔虛弱的道:「沒關係的,葉天與我心自相連,我能感受到他沒有惡意。聽我的,開陣讓他進來。」

宮內眾人皆無奈,只能聽從蕭雅潔的命令,將護宮大陣開啟一道可通外面的門。葉天隨即進來,抱住蕭雅潔輕聲道:「雅潔,讓你擔心了,你父親當初是被巫蠱殺神所控,我已經將其趕跑還幫你找回了那傳說中的七神蠱中的元靈蠱,這回就可保你暫時無恙了。」

葉天看著蕭雅潔那蒼白虛弱的面龐甚是傷心,輕撫那順暢的頭髮,雙手抱起蕭雅潔道:「我們走,回去養傷。」

想到了雅潔身內還有著吞噬毒蠱在作亂葉天心裡不是滋味,「可惡的吞噬毒蠱,雅潔你別慌我已經找到七神蠱中的元靈蠱今日我就幫你解毒。」

到了蕭雅潔的住處,扶她躺下后,葉天催動元靈蠱吸收天地靈氣運往蕭雅潔的身體。葉天拿出元靈蠱,這元靈蠱就像是一個玉色的蠕蟲,沒有絲毫攻擊力。蠱身白白胖胖的身體上有八個圓環每一節上都帶有一個顏色,彷彿對天地靈氣有著天然的親和力,葉天怕一旦大量的靈氣直接輸送到雅兒的體內會引起她體內吞噬蠱毒的反噬。只能先讓元靈蠱吸收后經過他的過濾在緩慢的輸送過去,只見大量的天地靈氣從各處被吸收過來,通過元靈蠱的轉化變為靈氣柱吸收至葉天體內。而葉天再將吸收來的靈氣經過自身的煉化才緩慢的輸送過去,原本蕭雅潔腹部的劇痛因為這蠱精純靈力的到來而得到了緩解。

「啊!這是什麼,我害怕。」蕭雅潔慌張的聲音響起。

只見蕭雅潔丹田之處有一個大包在在動,彷彿裡面有一個圓形甲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