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望向高道:“是你打的?”

交警望向高道:“是你打的?”

高揚道:“這個傢伙剛剛超了我的車,然後還撞傷了那個老太太~”

交警道:“就因爲超了你的車,你把他打成那樣?你的車呢?”

高揚一指自己的奧迪,交警以爲是麪包車,笑道:“就那輛麪包車?”

高揚笑道:“麪包車後面那輛~”

交警一看是奧迪,這才正視一眼,就這一眼,就下了一跳,因爲交警很習慣性地觀察了一下車牌,奧迪車很多,但是掛着省委車牌的不多,能掛五號車排的,那可是省級幹部啊,交警一眼望見奧迪的五號車牌,頓時傻了,自己剛剛差點魯莽了啊,一個市局副局長和這五號車比起來,還是不夠看啊,交警瞬間明白怎麼做了,換上笑臉道:“首長,有什麼指示?”

“這是我的證件!”高揚掏出金燦燦的少將證件亮一亮道,“抓緊叫輛救護車送那個老太太去醫院,這個紅毛惡意駕駛撞人,給我立馬抓起來~我會跟李書記說的~必須嚴肅處理~” 交警是個聰明人,立馬點頭道:“是的,首長!”然後叫過幾名交警,直接將紅毛等幾個抓了起來。

“你知道我誰嗎?我你也敢抓?”紅毛掙扎道。

“他爸是牛杈!”一個平頭叫囂道。

“就是牛逼也給我抓!”交警心下一橫,總之有這個小首長撐腰,直接也豁出去了。

高揚上車,交通疏散開來,紅毛的跑車也被拖走,馬路又恢復了正常。

“想不到這個高揚這麼霸氣,把那個富二代打得滿地找牙~”韓碧晨笑道。

“橫的就怕狠的!”秦菲兒笑道。


“其實,高揚小時候不是這樣,是個特別靦腆的傢伙~”王麗瑤在大家的要求講了高揚小時候的一個趣事,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車子開到金陵飯店,其他的人都入住金陵飯店,高揚則要陪韓碧晨去相個親啥的,車子是天機開的,未免太張揚,開的是麪包車。

韓碧晨的家在京南市的郊區,不過也不能屬於郊區,按劃分也屬於市區,只是還沒有開發到韓碧晨的家而已,韓碧晨的家屬於靠近江邊的一個小村,叫靠江村。

若不相欠,怎會相見 ,韓碧晨滿腹心事的樣子,終於表現出來了。

“高揚,我對不起你!”韓碧晨愧疚道。

“怎麼了?”高揚道。

“其實,這次的相親,有隱情,我隱瞞了真相,你不會怪我吧?”韓碧晨一臉抱歉的樣子。

“說說看!”高揚是覺得韓碧晨威脅自己來做她的男朋友有點牽強,看樣子自己的知覺是對的。

“這次的相親對象是村長趙山的兒子,村長是我們村的惡霸,土皇帝,沒有人敢得罪,他的兒子叫趙二寶,是個不學無術的傢伙,年紀跟我差不多大,小時候還是小學同學,後來我到鎮上讀書,就很少接觸這個趙二寶,但是每次回家都能碰到這個噁心的傢伙,他好像有點喜歡我,後來考慮到在京南市很難考上大學,正好龍城有親戚,於是轉學到了龍城上了高中,所以考到龍城大學,已經覺得跟這個趙二寶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哪知就在春節的時候,趙二寶突然託人上我們家說媒,我一聽就說學校有事,跑回學校了,然後今年的暑假也沒敢回去,說要實習找工作糊弄一下。”韓碧晨無奈說道,“但是情況突然有變,本來我們那個靠江村不在拆遷範圍,但是上個月突然有大老闆投資開發小區,要買我們村的地皮,然後全村都要拆,於是問題來了,趙二寶的老爸村長趙四就以拆遷這一塊的問題要挾我父母,讓我國慶節回去跟趙二寶定親,不然拆遷款項就要卡我們家,別人家能拿幾百萬的,我們家只能一百來萬,比別人家少一半~我也不懂,只聽我媽在電話裏很傷心無奈的這樣說。”

其實,這樣的事情司空見慣,最近好多新聞報道一些村官鉅貪,動輒就是上億的貪污,可見一個小小的村長是多麼牛逼的存在。還有的村官連警察城管什麼的,都照打不誤,非常囂張,完全是個土皇帝,更有甚者,組織上提拔某地一個村官當鄉里的鄉長,這個村長死活不去啊,爲毛啊,因爲在村裏的油水多啊,這個村長怕在鄉里貪不到你們多,後來在別人提醒之下說鄉長比村長更牛逼,可以撈更多之時,這個村官才極不情願到鄉里任職,此事可見一斑啊。

“那天你陪我去參加同學聚會之後,我媽又打電話給我讓我這次放假一定回去,所以就像請你假裝我男朋友,說不定那個趙二寶看到我有男朋友就放棄我什麼的~”韓碧晨道。

“難怪啊,上次參加你的同學聚會,記得你是在龍城讀的高中,我還奇怪你老家怎麼是京南市的,原來你是爲了高考,從京南市轉到龍城上的高中啊~”高揚笑道。


“是啊,不然以我的成績在京南考不上什麼好大學,所以轉到龍城,上了一本~”

韓碧晨笑道。

“看樣子這次假裝你男朋友還虧本了,要是那個村長的兒子要找我的麻煩就麻煩了,強龍不壓地頭蛇,雖然我在龍城很牛逼,但是這可是省城啊~”高揚一本正經道,心裏卻暗爽,呵呵,哥在省城一樣牛逼啊。

麪包車一直開到韓碧晨的家門口,這個靠江村是個典型的江南民居房,兩層的小樓,兩進兩出。

此時韓碧晨家的門口站着不少人,有房碧晨的父母,還有村上的人,更令韓碧晨驚訝的是還有趙二寶,這個趙二寶知道自己回來,早早就過來了。

“想不到你還是朵村花啊!”高揚打趣道。

“待會下車,你也緊緊靠着我,那個胖乎乎的留着平頭,帶着筷子粗金項鍊的二貨就是趙二寶~你說這樣的人我能嫁嗎?”韓碧晨悲催道。

“呵呵,我看那人傻頭傻腦,一身膘肉,是個不錯的小夥啊~”高揚笑道,“要想我扮演的更加逼真,那得加錢啊~”

“加多少?”韓碧晨咬牙道,你一老闆,跟姐這麼計較?

“不多收,加一百,如果你吃哥的豆腐,另外加錢!”高揚猥瑣笑道。

“想得美~”韓碧晨一把挽住高揚的手臂,然後朝衆人走去,“靠緊我~”

高揚聽了,一把摟住韓碧晨的肩膀。

而在韓碧晨家門口等待的衆人頓時傻眼了,韓碧晨的父母,有點哭笑不得的樣子,自己那可是跟村長說好了,碧晨跟二寶定親,多拿幾百萬沒問題的,如今看來出事了。

村上的人也露出 驚訝的神情,有的更是在等看韓碧晨家的笑話。

最震驚的是趙二寶,自己苦苦等待韓碧晨歸來,韓碧晨竟然帶了女幹夫回來?

“爸,媽,這是我男朋友,高揚~”韓碧晨開心介紹道。

“伯父伯母,你們好!”高揚笑道,“我跟碧晨已經好久了,只是纔敢告訴二老~”

“這是趙二寶,我的小學同學~”韓碧晨故意拉着高揚走到趙二寶面前介紹道,“二寶,這是我男朋友,高揚~”

“二寶同志,你好~”高揚很有禮貌伸出手~

“你跟我等着~”趙二寶果然被刺激了,一把打了高揚伸出的手怒道,“我待會就要你們好看~”

趙二寶氣沖沖的走了,在場的村裏人然後見狀都作鳥獸散。

“碧晨,你怎麼能這樣的,那個趙二寶,我們得罪不起啊,馬上就要拆遷了,難道我們家不要拆遷款嗎?”韓碧晨的老爸韓水氣道。

“伯父,你不用擔心~我會幫你的!”高揚安慰道。

“你?”韓水有點不敢相信這個高揚,但是高揚的眼神卻又那麼與衆不同,讓人不得不信。 果然,韓碧晨領着高揚回家,在板凳上還沒有坐熱乎,外面變得嘈雜起來。

“不好,趙二寶真的帶人來了?”韓水驚道。

“你們快跑吧~”韓碧晨老媽嘆道,“外面老兩口他也不能怎麼樣~”

韓碧晨也面露驚色,雖然知道高揚很牛逼,但是高揚的身手怎麼樣,韓碧晨不知道啊。

“伯父伯母不用怕~”高揚淡定道,“碧晨,走,我們出去看看~”

高揚說完拉着韓碧晨出去了,只見趙二寶正帶着一幫二流子小混混什麼的殺了過來。

“趙二寶,你想幹什麼?”韓碧晨壯着膽子問道。

“你閃一邊去~我要教訓一下這個傢伙~”趙二寶不由分說吩咐手下,“上~給我打斷兩條腿~”

趙二寶總共帶來五個小地痞,三個手上那短棍,兩個手裏持鋼管,五個地痞平時對趙二寶馬首是瞻,一聽到趙二寶的吩咐,立刻撲向高揚,根本沒有將瘦弱的高揚放在眼裏。

高揚知道不給這些地痞一點教訓,這幫地痞還不怎麼樣囂張呢,決定果斷出擊,雖然以自己的身手虐這樣的小人物有點浪費,但是好久沒有活動筋骨,趁機鍛鍊一下。

倏地,高揚人影一晃,迎了上去。

圍觀的除了趙二寶,韓碧晨,還有村上不少村民來看熱鬧,大家都沒有看清高揚是怎麼移動的,宛如閃電一般,人就閃了出去,速度太快了。

“嘭嘭”兩聲,高揚躍起兩腳, 少校的呆萌猫 ,痛苦哀號。

然後又是噼裏啪啦的三拳出擊,將三個手持短棍的地痞給打倒在地,痛苦叫娘。

咦,所有人都震驚了,包括韓碧晨也露出驚訝的神色,歐巴太帥了有木有啊!

趙二寶的臉色綠了,本來準備狠狠教訓一下這個高揚的,沒有想到高揚這麼厲害,於是想到要跑,但是由於緊張,一時之間,竟然拔腿不動。

高揚慢慢的走到趙二寶的身前,用手拍了拍趙二寶的臉,笑道:“如果,你再敢在村裏欺壓村民,還有糾纏韓碧晨家,我讓你死無全屍你信不信~”

趙二寶的身體立刻顫抖起來,害怕都不是因爲高揚的一番恐嚇的話,而是因爲,高揚的眼睛。高揚眼睛裏散發出的濃烈的殺意,太恐怖了,而這樣的殺意趙二寶感受到了,心地害怕了。

警笛聲在此時果斷想起,趙二寶剛剛蒼白的臉上頓時有了血色,表叔來了!

趙二寶的表叔叫東方亮,四十多歲,是原來的鎮,現在改叫街道的派出所所長,是趙二寶老爸、靠江村村長趙四的親表弟。

趙四爺倆在村裏作威作福一旦遇到阻礙,就讓這個東方亮帶着警察過來抓人,所以村民們一般都不敢得罪趙四一家,因爲他有後臺。

其實,這次叫東方亮來,不是擔心兒子趙二寶的,趙四聽說韓碧晨這個丫頭帶了個男朋友回來,心中也很生氣,得知兒子帶人去打人,趙四並未阻攔,還有點慫恿的態度,還說不要把人弄死這樣的話。

待兒子趙二寶帶人去了之後,畢竟這樣把人打傷不好,可以把表弟東方亮叫來,到時候再安個罪名,直接將韓碧晨帶回來的男朋友給拘留,看韓水家還敢不敢不老實,不聽自己的話,這樣,那個韓碧晨估計得乖乖嫁給二寶做自己的兒媳婦,除了我兒子趙二寶,我看誰敢娶韓水的閨女韓碧晨。

於是趙四打電話給東方亮,東方亮也是帶着兩個警察就趕了過來,路過趙四家門口還將趙四也接上警車,然後往韓碧晨家駛來。

本來趙四讓東方亮過來,是準備錦上添花的,哪知一下警車,發覺不對了。只見兒子趙二寶站在那兒瑟瑟發抖,而幾個地痞也東倒西歪在地上哀號不已。

“全部不許動!”東方一下警車就覺得不對勁,喝道,跟在身後的兩個警察也紛紛圍了上來。

“什麼情況?二寶?”趙四跑到趙二寶身前急問,“誰打的?”

“表叔~快抓他!”趙二寶這才緩過神來,一顆心也稍微定下了,急忙大叫一指高揚道,“是他打人的!”

“亮子~”趙四急道,這還了得,在靠江村,還有敢對自己兒子動手的,或是不配合被自己兒子打的。

“這些人是你打的?”東方亮走到高揚面前,冷冷問道。

“是我打的。”高揚面無表情道。

“是趙二寶帶這幫人要打我們的~”韓碧晨在邊上急道,“我們是自衛~”

“呵呵,自衛?”東方亮道,“我只看到這五個人在地上痛哭哭叫,而你卻一點事也沒有~走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

東方亮手一揮,手下的兩個警察就圍了上來,手銬也拿了出來,要給高揚戴上。

“慢!”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東方亮和趙四等想外望去,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模樣很俊美的青年走了過來,青年面無表情,冰冷的樣子,但是一聲慢字卻猶如帶着魔力一般,讓大家滿了下來。

來的人正是天機,來自崑崙山的天機,他開車送高揚和韓碧晨來靠江村,然後就一直待在麪包車裏,只到看到高揚要被帶上手銬,纔出來制止。

天機倒不是擔心高揚,而是覺得扮豬吃老虎,太無趣了,況且這隻老虎是不是太小了點,按照高揚的設想,自己被警察抓進派出所,然後讓省委書記李弄潮來救自己出去,多拉風啊,然後把這個村長和所長一起幹掉,但是,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啊!

對付這樣的壞蛋,直接踩就好了,沒有必要陪他們玩,不是浪費時間嗎。這次來京南市的主要目的是遊玩,不是來扮豬吃老虎的。天機於是果斷出現。

天機一出現,高揚就知道自己失去了一次扮豬吃老虎的機會。

“你是什麼人?”東方亮喝道,“少給我多管閒事啊!”

但是,天機一步步逼近,一股強大的壓力傳了過來,大家都感受到了壓力。

“不要過來!”東方亮當了二十多年的警察,第一次產生了緊張和害怕,甚至恐懼,然後摸出手槍喝道,“再過來我就開槍了!”

“開槍?”天機笑了,“你看看你的槍管是直的還是彎的?”

然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高揚也沒有在現實中見過,如此逆天的表現,在一些有特異功能的電影裏倒是見過。

東方亮望向自己的手槍,只感覺手槍變得慢慢熱起來,而槍管卻慢慢的向下彎了下去,一直彎成一百八十度,槍口竟然指向了東方亮自己。

啊!所有人都驚呆了,比剛剛高揚三拳兩腳打倒五個地痞來的震撼啊。

而手槍的越發熾熱了,“哐當”一聲,東方亮再也握不住,掉在地上。 靠,這太牛叉了!高揚都震驚了!天機,不愧是崑崙山下來的,這麼多牛叉的技能。


趙四趙二寶一看勢頭不對,想溜。

倏地,一聲呼嘯,一柄飛刀釘在趙四的腳前。

“我看誰敢走!”高揚喝道,“還有你們幾個警察,都不許走~”

高揚摸出電話,打給了蘇江省委書記李弄潮:“李叔叔,我來趟省城,怎麼老是攤上事啊~”

“又誰得罪我們的高大少了啊!”李弄潮笑道,“兩個鐘頭前,你打電話給我,說那個京南市警察局副局長的兒子開車撞人,我覈實了,的確是這樣的,不過,那小子被你打得不輕啊~他老爸我也命人調查了~這樣的兒子,估計他老子也好不到哪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