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如白晝的光線里,他長腿交疊的坐在那裡,鼻樑挺拔,五官俊美,他似乎都沒有聽到這現場的動靜,而是一隻手慵懶的撐著側顏,一隻手隨意地翻動著自己的手機,那樣的漫不經心,似乎完全沒有把心放在這個宴會上。

亮如白晝的光線里,他長腿交疊的坐在那裡,鼻樑挺拔,五官俊美,他似乎都沒有聽到這現場的動靜,而是一隻手慵懶的撐著側顏,一隻手隨意地翻動著自己的手機,那樣的漫不經心,似乎完全沒有把心放在這個宴會上。

「他是誰啊?」

金髮碧眼的伯尼千金先問了,聲音就好像百靈鳥一樣動聽。

主辦方聽到了,趕緊向前一步介紹「他是霍總,亞洲最年輕的商界霸主,伯尼小姐,您看上他了嗎?」

注意,這個主辦方用的是「看上」兩字。

可見,這個伯尼千金的地位顯赫。

伯尼千金點點頭,直接就過去了……

「你好,我叫伯尼米萊兒,我可以邀請你跳支舞嗎?」她主動伸了手,並且,還是以她們家族最高禮儀來邀請這個男人。

現場頓時一片艷羨。

因為,他們都知道,能得到這位千金的青睞,在生意上,無疑又是如虎添翼。

可是,讓他們大跌眼鏡的是,正看著手機的霍司爵,居然都快一分多鐘了,才意識到面前站了一個女人。

隨即,很不悅的抬起頭來。

「不會,你去邀請別人。」

這傢伙,看在這場宴會的面子上,倒也給了這個女人一點面子,多說了幾個字。

金髮碧眼的女孩兒頓時臉色就變了,她盯著他,露出了極難以置信的目光:「你讓我去邀請別人?你知道我是誰嗎?」

「跟我有關係嗎?」

霍司爵終於失去了耐心,話也有點難聽了。

那邊的好友一看要壞事,趕緊過來給他解釋:「霍總,這位是伯尼家族千金,他們家族在這裡很顯赫的。」

「然後呢?」

「然後……然後你可以抓住機會啊……」好友一時竟有點堵在那。

這人到底是不是傻?不知道這是一個多好的機會嗎?

他們雖然現在生意做得很大,可商人,誰沒有野心,能將板塊擴大到全球,那都是每個從商之人的目標啊。

好友快要自閉了。

好在,霍司爵這個時候終於聽懂了。

於是所有人只看到他在那頷了頷首后,露出了讚許的目光:「嗯,確實不錯,那我把這個機會送給你吧。」

「啊?」現場再一次嘩然!

送給他?

這姓霍的是不是瘋了?

而還站在那裡的伯尼千金,更是在聽到這句話后,漂亮的臉上湧出了熊熊怒火。

這個東方男人到底知不知好歹?

就當宴會廳里已經瀰漫了一股火藥味時,忽然,一條人影飛快的從大門口進來了,看到了霍司爵,他立刻走了過來。

「總裁,溫小姐出去了。」

「去哪?」

「上了喬時謙的車。」

「咔嚓——」

就這樣一句,剛剛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男人,一聲脆響后,那隻在他手中盛滿香檳的酒杯,生生被他給折斷了。[]。 農場上的天色漸漸暗下來,大地被籠罩上一層灰色的陰霾。

天氣開始惡化了,喧囂的風把麥穗壓得快要斷裂。

莉莉絲打算用次元口袋把車上的東西全部裝進去,這個樣子也不用那麼累,而且還比推車方便。

「安浩軒,我們為什麼不直接用次元口袋裝東西呢。」

說干就干,她叫幾兄弟停下來,然後把東西裝進自己的次元口袋。

幾兄弟從來沒有見過次元口袋,只是聽族裡那些見多識廣的老者提起過,只不過,那些人都已經不復存在了。

他們眼睛瞪得快要掉下來,無法想象莉莉絲竟然可以把東西直接弄消失。

「哇!你是怎麼做到的?咱們的東西全都消失了!」

老二看到后,先是驚嘆了一番,然後詢問老大這是怎麼回事。

「想必這就是次元口袋了。」老大在心中其實也是非常嚮往這東西的。

他時常想,要是有了次元口袋這物品,他就可以一次性帶很多東西。

「沒錯,這就是次元口袋。你們身後的那個哥哥也可以做到哦。」

安浩軒捂著胸口,還無法忘記那種疼痛。他在害怕,要是一次性把這麼多東西吸進次元口袋,後果會是怎樣。

他已經可以想象到那種撕裂般的疼痛了。

「你也給我們看看吧!」老二最活躍,他請求安浩軒在大家眼前使用次元口袋。

安浩軒並不想這麼做,可眼前又是期待的純真眼神。

這位少年皺起眉頭,猶豫不決。自從吸走那隻亡靈的腿過後,他就已經不太敢再次使用了。

莉莉絲見安浩軒沒有作出反應,於是便自己一個人把兩輛車的東西全部吸進次元口袋了。

安浩軒忐忑不安,找了個借口糊弄過去。如果不是他人有嚴重的生命危險,他可不想再用次元口袋亂吸東西了。

他還沒弄懂,他所有的次元口袋到底具有什麼特性,為什麼和莉莉絲的不一樣。

「下……下次再給你們看吧。」安浩軒苦笑道。

一旁的老大一個回眸,凝視著安浩軒,注意到了什麼不對勁。

眨眼間,天空已經完全變成了灰色,還有銀白色閃電在其中翻滾、咆哮。

一縷縷狂風襲來,捲起地上的枯枝敗葉,把莉莉絲的茶色長發拽過去。

莉莉絲的雙眼被飄蕩的髮絲給遮住一部分,她儘力把頭髮從眼睛旁邊弄開。

「要下大雨了。」莉莉絲說。

這風在電閃雷鳴之中狂嘯,吹得幾人都站不穩了。

安浩軒雙手捂著眼睛,大吼道:「我們快回去!回到北風城!」

只有老三的車子還裝滿了東西,他聽到以後,立馬頂著風,往前奔跑。

這風是從幾人的面前吹過來的,也就是說是從北風城過來的。說不定北風城裡面都已經亂成一團了。

老三冒著風,艱難地前行。車子本身就重,再加上還有狂風吹拂,老三在風裡幾乎動不了。

「等等!我來把你車上的東西全部吸走!」莉莉絲半彎著腰,走到老三那裡把食物全部吸走。

風來得早有預兆,只不過大家都沒想到會這麼大。

狂風還未停止,鋪天蓋地的雨點就如同萬箭齊發一般猛然落地,一滴滴砸到安浩軒的臉上。

一行人如同走在槍林彈雨之中。

從天而落的雨點,被風吹成一條條拍打在萬物之上的斜線。一滴雨水斜著飛進安浩軒的眼睛,他擠了一下眼,又用手去揉揉。

雨點落在地上,變成暴跳如雷的顆粒,彈到大家的褲子上。不一會,幾人的衣服、頭髮都濕透了。

沒帶傘,只有這樣被淋成落湯雞。

達里奧一把抓起佩吉,讓她背在自己那寬大後背上面。佩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雙大手給抓走。

「誒誒誒,為什麼抓我啊。」佩吉此時已經靠在了達里奧的背上,兩手形成圓環,緊緊抱著達里奧的脖子。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背你回去啊。你那小短腿不知道要跑多久,可不能把你弄生病了。」達里奧半蹲著,回頭看向佩吉。

達里奧嘴角露出微微一笑,站起來就往北風城的城門那裡衝過去。

「你們快跟上,別在那裡呆久了!」達里奧迅速跑到前方,聲音傳到安浩軒那裡。

安浩軒在原地愣了一會,很難想到,達里奧這種恨了佩吉好多年的人,竟然可以在這種時候奮不顧身去幫助佩吉。

達里奧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洗清過去犯下的錯誤?彌補佩吉?

恐怕只有達里奧自己是最清楚的。

安浩軒也跟著莉莉絲往前沖了,幾兄弟卻還想著他們的木車子。

老二在木車子那裡推了幾下,試圖把木車帶回北風城。那可是他們賴以生存的運輸工具,沒有木車子,他們運輸食物就會慢了不知多少。

「別管車子了,等天氣好了再來!」莉莉絲跑過去,直接抓著老二的手,帶他跑到北風城。

老大也在屢次的猶豫之中,帶起老三走了。

「該走了,我們快跟上去!」

土地被瘋狂落下的雨點弄濕了,一行人奔跑的腳步都被刻印在了這鬆軟的泥土上。

北風城城門,在奔跑之中逐漸靠攏。在那裡,已經有幾個接待者守候多時了。

大家跑過去與接待者會面。

城門過後,有一個拱形房間,大夥就在那裡會面,正好也躲避了雨點的拍打。

「外面突然就下起了大雨,來得太莫名其妙了。」老大的腰彎成九十度,雙手放在膝蓋上,大喘著氣。

安浩軒那邊,也都在呼出熱氣。

達里奧轉回頭,看一下佩吉怎麼樣,「佩吉,你還好嗎?」

佩吉甩甩腦袋,把頭髮上面的水都給甩走。她額前的頭髮還流淌著雨水。

達里奧一隻手把佩吉穩固在自己的背上,另一隻手則伸出去給佩吉擦下額前的雨水。

「已經濕透了,好難受,感覺自己變重了許多。」佩吉喃喃道。

再看看莉莉絲,也好不到哪裡去。這場來得猛烈的雨讓大家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多變。繼白鯤過後,這是他們第二次變成落湯雞了。

不過佩吉還是首次,因為遇到白鯤的時候,她不在場,還在床上躺著。

「沒事,回去找個地方洗洗。」達里奧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