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查清楚了錢小豪被人殺死的真相,所有的資料都已經傳到了王越的手機裏面。

他已經查清楚了錢小豪被人殺死的真相,所有的資料都已經傳到了王越的手機裏面。

王越點點頭,隨後王越正準備掛斷電話,忽然陳千源立馬對他說道。

“老大,我還查清楚一件事情,還記得之前有人惡意控告我們公司財務作假報告,還有各大論壇發表的帖子嗎?這一切背後都是李洪海做的,是他搞的鬼,沒想到一直以來藏的最深的就是他。”

“現在定位他的位置,我要知道李洪海在那裏,我要親自會會這個人。”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隨後說道。

沒想到這李洪海竟然藏得這麼深,他現在倒是想親自會一會這個人,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本事。

電話那頭的陳千源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沒想到王越現在竟然要見李洪海。

隨後他苦笑了一聲說道。

“老大,我剛纔已經查過他的位置了,他剛剛已經上了飛機去了s國。這人背後的背景可不一般,他背後是一家s國的納米公司,總資產已經上萬億了。背後的大佬十分的多,這李洪海背後的力量可是想象不到的。”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隨後把電話掛了。

然後打開陳千源給自己發來的資料,他很想看看這個李洪海到底是什麼來歷。

而旁邊的董璇看到這一切後,能夠知道原來都是李洪海做的,他有點生氣的說道。

“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個陰狠毒辣的李洪海,原來他竟然是s國的人。把濱海市攪得一團亂,現在離開了,原來他纔是藏的最深的一個人。”

陳千源給王越發來了資料,並不能證明李洪海就是背後那個殺人兇手。

只有找到那個真兇,才能知道是不是李洪海指使這個人做的。

但是現在,種種表現說明如果錢小豪死了的話,那麼李洪海纔是這一場陰謀的最大受益者。

他現在直接回s國,看來他不知道是去做什麼了,不過此事和他肯定脫不了什麼關係。

“把這些資料給錢氏家族的人發過去。”

王越想了想,隨後和董璇說了一下,眼神有些複雜的離開了這裏。

他心裏有點亂,一時間也沒有什麼頭緒。

沒想到,自己和柳媚兒的這場鬥爭中,竟然出現了一場意外,就是這個李洪海。

看來這李洪海自己也有點看輕他了。

醫院裏。

錢氏家族的人都陷入了悲傷之中,不過,雖然錢小豪和錢萬里都死了,但是錢氏家族還得繼續下去。

所以只能爲了穩住公司股東,開始售賣用地。

錢氏家族和李文傑的關係很好,所以,當錢小豪的二叔接到李文傑的電話後,差點氣壞了。

李文傑和錢氏家族這麼多年來十分關係好,所以當錢小豪被人殺了之後,李文傑十分的憤怒。

想到自己這個大侄子竟然被人好端端的殺了,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其實一開始,李文傑懷疑王越,畢竟王越和錢氏家族的關係不好。

可是當他查完這一切後,背後的主使竟然是李洪海,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李洪海做的。

但是各種相關的關係,還有最後的受益人都指向了一個人,那就是李洪海。

最重要的是,當錢小豪死了之後,不到一個小時之內,李洪海就直接乘坐飛機回到了s國。

錢氏家族直接被李洪海給入股了錢氏家族,因爲這件事情估計要徹底崩塌。

想到這裏,就連李文傑活了一輩子也有點後怕了起來,看來這個李洪海真的是太狠了。


儘管李文傑已經盡力把這件事情說的很簡單,但是錢小豪的三叔聽到後,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隨後他憤怒的說道。

“看來這一切真的都是李洪海那個傢伙做的,我剛纔還接到了一封匿名郵件,裏面的內容和你所調查的大致一致。看來這李洪海早就準備好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錢氏家族從李洪海的手中給搶過來。”

好半天,錢小豪的三叔一臉憤怒的說道。

“這個李洪海竟然這麼壞,還殺了我的大侄子,我寧願把錢氏家族交給王越,也不允許李洪海這樣的人渣接手錢氏家族。錢氏家族如果要是成爲李洪海手中之物,那就流入s國了,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發生,不然的話,我就是罪人。”

“文傑兄,麻煩你現在趕緊去找王越,現在只有他能夠救我們錢氏家族了。如果錢氏家族真的成爲了s國的企業,那麼我可真的就是罪人了。”

“好,我馬上就去。”

李文傑聽到後點點頭,他也能夠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絕對不能讓錢氏家族這個企業流入s國,成爲s國的企業。

щшш• ttκā n• ¢○

這樣的話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李文傑掛了電話後,嘆了口氣,看着自己兒子李峯,說道。

“哎,那或許你之前說的對,我們真的不應該和王越作對。”

“怎麼了?”

李峯愣了一下,隨後看向了不遠處李文傑問道。

他現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他和王越關係不錯,所以他確實提醒過自己父親,不要和王越作對。

其實很早之前李峯就勸過李文傑,還有周圍的人說不要和王越作對。

那時候李峯和王越關係很好,覺得像王越這樣的人如果要是得罪他的話,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只不過李氏家族這麼多年來發展的十分的好,早就忘了最初想法,也沒有了什麼謹慎,也低估了王越的實力。

現在想想,李氏家族的人真的是太蠢了。

契約婚姻:宮少求放過 。家裏的人都老了,我真的是幹不動了。”

“李峯,你的眼光真的沒錯,王越可不是那麼容易讓人看清楚的,這個人太厲害了。”

“爸,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然後好好和這個王越賠罪這樣的話,或許他還會放過我們。”

李文傑聽到後,想了想,點點頭說道。

“我們一起去吧,要好好給王越道歉,這樣的話,或許他會幫我們,一定要有誠意,現在能救我們的也只有他了。”

說實話,李氏家族能有今天的基業,十分的不容易。

如果要是被毀了的話,那麼實在是太可惜了,這可都是李文傑和他們幾個兄弟們的心血啊。

所以現在就算是低頭和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人道歉也值了,只要王越能夠救得了他們。

“我們李氏家族真的要和王越低頭嗎?”

李峯皺起了眉頭,有點不確定的說道。

如果要是他和李文傑一起去了,到時候王越不給他們面子,那麼這件事情不僅臉都丟盡了,或許兩家的關係更加惡化。

“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算是王越讓我給他跪下,我也得跪。總之,我們之前得罪了王越,和錢氏家族的人站在一起,現在道歉還來得及。”

李文傑咬咬牙,隨後直接說道。

半個小時後,王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李文傑和李峯緊張的坐在沙發上看向了王越,他們兩個現在忐忑不安,不知道該怎麼去和王越說話。

“別緊張,喝點兒茶。”

王越笑了笑,看着兩個人說道。

他能夠知道這李文傑和李峯找自己,肯定是有想讓自己幫忙的地方。

不過自己現在並沒有直接去問他們,是等着他們主動來找自己。

“好的,王總,不得不說您這裏可裝修的十分的氣派啊!”

李文傑咳嗽鈴聲立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後笑着對着王越說道。

之前,李峯得罪了王越,李文傑就曾經告訴過李峯不要和王越結仇。

只不過後來事情發展的越來越不受控制,而王越的資產已從幾何倍開始增長,如今已經有幾千萬的資產了,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想象的到的。

現在他在看到王越,真的是恍如隔世。

要說這李文傑也算是一世梟雄,當初和錢萬里一起打天下,如今錢萬里死了,現在也只能讓自己來登門道歉了。

怪只怪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王總,明人不說暗話,這一次來我和李峯是來登門謝罪的,我們願意把李氏家族5%的股份免費送給王總,您當做是謝罪,希望王總能夠收下。”

“你們太客氣了,這個禮太重了,我可不能收。”

王越聽到後,愣了一下,裝作聽不明白的樣子。

說實話自己壓根就看不上這點錢,如今李氏家族已經徹底縮水,這5%的股份沒有多少。

之所以現在讓李文傑還有李峯來找自己,估計他們是受人所託,看來還是因爲李洪海吞併錢氏家族的事情。

不然的話,他絕對不會和這幾個人見面的。

李峯聽到後,咬咬牙,隨後站起來直接說道。

“越哥,還是讓我來說吧,我父親之前和錢氏家族走的很近,這是濱海市的人都知道的。所以,柳媚兒重新回到濱海市,就找錢氏家族的人一起合作。”

“錢氏家族的錢萬里不僅答應了,還讓我們一起和他對付你。我們忌憚錢氏家族,所以我們李氏家族也參與了這件事情。”

“越哥,實在是對不起,求您原諒我們吧,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李峯能夠知道,現在自己已經沒有辦法了。

而且自己父親李文傑也不好意思和王越道歉,畢竟年齡在那裏放的。

所以他直接跪在了地上,給王越磕了幾個響頭。

王越沒想到李峯會這麼做,要知道自己和李峯之前還是有關係的,只是沒想到後來因爲選擇站隊的事情,自己和李峯就再也沒有聯繫過。

“趕緊起來吧,生意場上的事情不就是你死我活,現在既然我們利益站在了一邊,那麼我不會怪你們的。”

聽到王越這麼說,李文傑鬆了一口氣,然後愧疚的說道。

“王總,說實話,現在就算是把我們李氏家族所有的產業都給您,你也看不上,現在只求你能夠原諒我們了。”

李文傑現在眼睛紅紅的,看着自己兒子給自己求情,他心裏面也十分的難受。

不過現在,真的沒有任何退路了,要知道,如果要是不和王越求合的話,那麼李氏家族遲早一天也會徹底的倒閉的。


錢氏家族那麼大的產業都已經瀕臨破產了,他們李氏家族又算得了什麼?

“你們放心吧,我王越並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就算是你們和錢氏家族站隊,不過我並不會怪罪你們的。”

“不光是你們,就算是錢氏家族,我也不會趕盡殺絕的。殺人不過頭點地,更何況這件事情藏得最深的並不是你們,而是李洪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