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小就是混跡在社會,認識很多社會的大哥和兄弟,平時就喜歡找我麻煩。說是喜歡我,無非就是饞我的身子,好幾次我都成功避開了,只是這次我媽被接回家,我很難抽出身,所以給他逮到了機會。”

“他從小就是混跡在社會,認識很多社會的大哥和兄弟,平時就喜歡找我麻煩。說是喜歡我,無非就是饞我的身子,好幾次我都成功避開了,只是這次我媽被接回家,我很難抽出身,所以給他逮到了機會。”

“他平時就喜歡叫一幫兄弟在院裏打晃,我如果估計得沒錯的話,那些人,還在他屋裏。據說,他們全都是社會上很有名氣的天機堂的人,做事情心狠手辣,所以,您鬥不過他們的。”

“天縱哥,我知道您對我好,但越是這樣,我就越不希望您有任何閃失。我們都是鄰居,他頂多也就欺負欺負我,不敢把我們家怎麼樣的,所以,您還是趕緊走吧……”

天機堂。

莫天道手底下的人。

葉天縱頓時冷笑了起來,搖頭道:“沒事,我今天是來給你母親看病的,這病都沒看,怎麼走?”

“更何況,他們不還是沒來麼?來,咱們先去看病,其他的事情,等回頭再說……”

“不要啊。”

宋玲玲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般,懇求道:“我姐的性子剛烈,一會兒回來,我還怕她和對方發生衝突呢,您要再在這裏,那我,我就……”

“你姐?”

“恩,她昨晚晚班,應該快回來了。”

“我不希望她看到這裏打打殺殺的,等她回來,我們就商量搬家搬走,從此遠離黃虎……”

“如果真的能夠遠離黃虎,你們早就搬了,何必等到現在?”

葉天縱搖了搖頭,說道:“而且,我聽你的意思,是等你姐回來處理事情,那你姐,和這個黃虎之間,是不是有點別的事情?否則,這黃虎欺負你,憑什麼要等到現在?”

“我……”

“玲玲,我回來了。”

宋玲玲還沒有來得及開口。

一道似曾相識的聲音,忽然響起。

而宋玲玲則是驚慌失措,趕緊起身,央求着葉天縱:“天縱哥,我求求你,千萬別把剛剛的事情告訴我姐,我怕她衝動,好嗎?”

…… 葉天縱沉默。

沒有回答。

只是扭過頭來,看着走進家門的‘姐姐’,微微一愣,真是無巧不成書。

“姐,你回來啦……”

宋玲玲迎上去,強顏歡笑。


而姐姐剛想回答,卻見到坐在椅子上的葉天縱,她繡眉緊皺,快步走來,狐疑道:“葉先生,您,您怎麼在這裏?”

“你就是宋玲玲的姐姐。”

“你叫宋慧亞。”

“原來是姐妹倆。”

葉天縱一笑。

這宋慧亞,正是當晚在鴻福大酒樓當班的領班,後來,隨着大堂經理的落馬,經由自己出手,她順利成爲了酒樓的大堂經理,從職位和收入來說,都升了好幾倍。

所以。

宋慧亞對葉天縱感激涕零。

其實,她一直都想找個時間感謝下對方。

不過,能和老闆稱兄道弟,也不是自己這種小人物能結交的。

可沒想到。

他居然從天而降,出現在了家裏。

而且,貌似和妹妹的關係……還不錯?

“姐,您,您和天縱哥認識嗎?”

宋玲玲雖然天真,但不傻。

瞧見這模樣,心中忐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就怕她知道黃虎來找麻煩,衝動之下,幹出什麼傻事來。

所以,她走過來,急切的詢問。

而宋慧亞則是情緒有些激動,上完班回來的疲態,一掃而空,甚至很振奮:“葉先生,您和我妹妹,認識嗎?您今天來我們家,真是蓬蓽生輝。玲玲,你怎麼回事,人葉先生來了,還不趕緊倒水……”

“噢噢。”

“不用了。”

葉天縱起身,淡淡道:“今天我來,是給阿姨看病的。”

“至於其他的事情,沒必要說,或者,你們姐妹倆溝通就行。”

“現在,咱們什麼都不管,阿姨就在這屋吧?我先去看看,你們隨後進來也行。”

葉天縱這是給姐妹倆溝通事情的時間。

說完,他便進了屋。

而姐妹倆,則是面面相覷之後,開始了低聲議論。

屋內。

宋母臥病在牀,長久不起。

和蘇老的情況有些類似,偶爾咳嗽,不見好轉,而且,無法擡眼,只是身子微微顫抖。

望聞問切。

葉天縱一系列展示後。

最終得出結論,她母親這個積鬱成疾,其實並不是最大原因。

更多的,是惶恐。

也就是出於某種事情的恐懼,導致惶惶不可終日,扎針,收效甚微。

按摩,也只能夠暫時緩解病情。

哪怕是口服藥物,恐怕也是杯水車薪。

畢竟。

解鈴還須繫鈴人。


既然有心結,那就得將心門打開才行。

“天縱哥。”

“葉先生。”

監視完畢。

葉天縱正在斟酌治療的方法,姐妹倆已經進了屋。

二人笑臉吟吟,尤其是宋慧亞,喜不自勝,笑得嘴都合不攏,走來便感激道:“葉先生,我妹妹的事情,多謝您了。不僅在店裏站穩了腳跟,而且還升職加薪,那筆提成,解決了我們的燃眉之急,否則,我媽現在情況怎麼樣,誰都不清楚……”

“對啊天縱哥,我姐在酒樓的事情也多虧了您,您可真是我們家的大福星,我……”

“好了,那些就不必要說了。”

“順便幫忙,沒那麼誇張。”

葉天縱擺了擺手,說道:“剛剛,我看過阿姨的病了。”

“問題,有。”

“難與不難,只在於你們兩個人跟我說老實話。”

“???”

聽到葉天縱的話,姐妹倆滿臉疑問號,不解道:“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啊?”

“當然有。”

“藥物只能治身體,心事才能根除心病。也就是說,阿姨的病,得需要心藥來醫,之前,我就問過玲玲,二叔的情況。當時我是想着這個二叔比較混蛋,教訓下他。可現在,阿姨的病,得需要他來接觸,也就是說,讓她徹底放下對對方的恐懼,恐怕才能夠痊癒。”

“啊?”

“砰砰砰!”

不及追問,門外忽然傳來劇烈的敲門聲。


“壞了!”

宋玲玲一怔。

而宋慧亞則是陰沉着臉,喃喃自語道:“這黃虎,太過分了。”

“當初有協議,不許欺負我妹妹,也別來找我們家麻煩,我就答應幫他。”

“可現在,他功成名就了,有出息了,居然就撕毀協議,真是個畜生!”

宋慧亞的話,引起了葉天縱的警覺。

“宋慧亞,你和黃虎,到底有什麼協議?”

“我……”

“媽的,剛那雜碎呢,你出來啊?你特麼的敢打老子,我今天要弄死你!”

黃虎在叫囂。


不斷的敲打着房門。

豪門祕密,總裁別過分 ,大概能看到,門口站着八九個人。

都是一些社會小青年,手中拿着棍棒等器具,跟着罵罵咧咧。


“這些事情,回頭再說。”

“先去解決他們。”

說着,葉天縱就要出去。

可姐妹倆卻攔着不讓。

“天縱哥,別去,他們人多勢衆,我擔心你會受傷。”宋玲玲拽着葉天縱的胳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