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裡很清楚,只要四巨頭出現在城頭,戰局就會如之前的那樣逆轉。

他心裡很清楚,只要四巨頭出現在城頭,戰局就會如之前的那樣逆轉。

他甚至不需要去用鑲軒之弓,因為他知道那根本對愛櫻炎字軍的將領們起不到作用。如果僅僅是用它來對付那些普通的士兵們,他還不如統攬大局,專心的指揮戰鬥。

雖然滿懷信心,但紫俊還是有些疑惑。按照他的設想,今天應該會有很多雲天國民們前來助陣才對,除非他們寧願被愛櫻炎字軍屠城的話。但令紫俊不解的是,雲天國民的反應卻和平時沒有區別,彷彿他們並不知道愛櫻炎字軍要屠城一樣。

「這些愚蠢的賤民究竟是怎麼了?」紫俊皺著眉頭,無比惱火。。但此刻他已顧不上這麼多了,愛櫻炎字軍的勇猛和不怕死出他的想像。雲梯上和城下已有不少敵人。他們攀爬的攀爬,廝殺的廝殺,撞門的撞門,每一個人都沒有閑下去。

「德羅大人,輪到你們了!」

四巨頭走向城樓前,在施法之時,德羅突然道:「紫大將軍,你上次給的錢我們已經花光了,這次進攻守住后,能不能再給我們一點?」

紫俊幾乎暈了過去,道:「德羅大人,大戰在即,先解決了眼前的事再說吧!」

德羅想起凡布文昨夜和他的交談,又道:「噢!那你是答應了?」

紫俊咬咬牙,心想先糊弄過去再說,堅定道:「答應了,沒問題!」

「恩。」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這樣一來我們就放心了,如果為了快的恢復聖力,我們的開銷是非常大的。」


德羅向前走了幾步,紫俊剛放下心來,他卻又轉過身,雙眼緊緊的盯著紫俊,道:「紫大將軍,你不會是糊弄我們吧?你們的士兵有的還穿戴著劣質鎧甲,你究竟還有錢給我們嗎?」

德羅的雙眼如毒蛇一般,盯得紫俊頓時喘不過氣來。慌亂的紫俊一時之間竟分不出德羅究竟是知道了什麼還是故意試探自己。。

紫俊捏緊拳頭,剎那間連殺德羅的心都有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突然大罵道:「德羅大人!請你用心點好嗎?如果沒錢,我敢招惹你嗎?」

德羅一頓,狐疑的說道:「說的也對。」

呼!

紫俊強忍住憤怒,緊緊的盯著四巨頭的背影,直到他們沒有誰再回過頭來才放心下來。他長長的吐出口氣,最後對著他們的背影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貪婪的傢伙,遲早我要收拾你們!紫俊怒氣騰騰的想著,同時在心裡盤算把愛櫻炎字軍趕跑后如何應付他們。

雖然他們也比較難纏,但和愛櫻炎字軍一比較,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再說他們的行動是背著光明教廷做的,何況紫俊的身邊現在又多了一個碧爾絲菲,底氣自然充足了許多。

教廷四巨頭猶如是雲天士兵堅強的後盾,他們在戰場上一出現,雲天軍頓時士氣高漲,叫喊聲衝天。

然而當他們身上漸漸的泛起白光后,更是毫無顧忌的殺了起來。

戰局,的確在短時間得到了逆轉,這讓愛櫻炎字軍的進攻突然變得異常吃力。。

但這僅僅是短時間而已。

至於時間究竟有多短,那便只有雲天軍自己清楚了。

那些剛剛受到祝福和加持的雲天勇士們全身的血液還沒因為殺戮和勇氣變得沸騰,便突然感覺到身體吃力起來。

他們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只感覺牧師釋放過來的聖術效果比上次差了許多。他們當然不敢置疑四巨頭的能力,只是猜想著大概是心理感覺問題。但這個問題卻在每一人被加持過的雲天士兵腦海里盤旋。

連續趕跑了幾批湧上城樓的愛櫻炎字軍,也足以讓他們的士氣大振,越殺越猛了。

而在愛櫻炎字軍愕然的目光下,城樓上又出現一排全身籠罩在保護術中的法師。

魔法師死士又出現了!

不過,愛櫻炎字軍這次的反應和以往不同,儘管他們的眼中依然布滿了畏懼,但他們的將領卻沒有下達撤退的命令。

城下,狂龍的怒吼不絕於耳。

「上!殺光這群狗rì的,為兄弟們報仇!」


流氓將軍帶出來的兵多少學到了點流氓氣,狂龍一聲令下,他們也不再那麼客氣。。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朝魔法師們撲了過去,有的為了方便,竟直接用頭先把他們撞翻。

出乎意料的,魔法師們在還未放出魔法前便倒下身亡了。至於究竟是保護術的質量問題還是愛櫻炎字軍的兄弟太過於勇猛那便無人能知了。

當然,事情的真相總還是有那麼幾個人知道的。

教廷四巨頭已經儘力了,他們真的很認真,不斷的給雲天士兵們加持祝福和保護。只是雲天士兵們逐漸的感覺到,加了和沒加差別不大,最多也就是身邊多了點白光而已。

當然,心理作用對人體潛能的開影響還是巨大的。那些被加持過的士兵們,無論實際效果如何,起碼作戰勇猛了一些,鬥志也高昂了一些,唯一不理想的就是,死的也快了一些……

而與此同時,雲天城的城門居然被打開了。卡丹偌貝身邊的騎兵突然脫掉頭盔,向雲天城中衝去。

許多雲天士兵都看見了他的臉。

「莫柯,是莫柯,是莫柯將軍!」

莫柯大聲道:「紫俊殺死了丹妮絲公主,他企圖篡逆,兄弟們,不要為他賣命,白白的犧牲了生命!」

雲天軍中,有不少莫柯的親信和仰慕他的人,城門一破,他們也沒多想,頓時和莫柯站在了統一立場。。

卡丹偌貝系下弓箭,往城樓上shè去。一個剛剛搭弓的雲天shè手就此倒了下來。

莫柯朝那人看了一眼,道:「卡丹偌貝,雲天城中,紫俊的人還是有不少,這場仗停不下來。」

卡丹偌貝點點頭。

莫柯大聲喝道:「生擒紫俊!」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支持正版文學」

報!

紫俊的後方,急匆匆的跑來一個傳令兵。

「慌什麼,慢點說!」紫俊怒道。

傳令兵道:「稟大將軍,城門已破,莫柯帶人殺了進來,許多兄弟都叛變了!」

「什麼!」紫俊一把過去揪住傳令兵的衣領,喝道:「他們都叛變了,你為什麼還要喊他們叫兄弟,難道你也叛變了嗎?」

傳令兵嚇的一臉菜sè,擺手道:「不,不……」

紫俊容不得他多說,抽出佩劍砍掉了他的腦袋。

周圍的士兵猛的一驚,愕然的看著紫俊。紫俊怒了,下令道:「後退者、叛逃者,殺全家!」

儘管在紫俊的嚴刑酷令下雲天士兵拚死的防守,但愛櫻炎字軍的大部隊已經殺進了雲天城。。他們燒掉雲梯,不讓雲天軍從雲梯上逃下來。

驚慌之中, 星光璀璨只許你 ,道:「德羅大人,怎麼辦?」

德羅倒不緊張,安慰道:「不用擔心,我們殺出去。」

紫俊此刻六神無主,只有跟隨四巨頭他才能有一絲安全感。

城樓下,坦迪奧帶領一大隊雲天士兵涌了上來,大聲喊道:「大將軍,大將軍!」

紫俊迎了上去,道:「我在這裡。」

坦迪奧焦急萬分,道:「城……城破了!雲天城守不住了,大將軍,你快跑吧!」

「我……」

此刻,坦迪奧身邊一穿著棕sè斗篷的人走到紫俊身邊,道:「紫大將軍,有我在,我陪你跑出去。」

紫俊一驚,沒想到眼前這個人竟是碧爾絲菲,當下心情起伏不定,道:「好!」

「紫俊,你跑不掉了!」

紫俊剛有偽裝成士兵投降逃跑的心思,莫柯和卡丹偌貝便沖了上來。莫柯冷冷的盯著眼前的紫俊,怒喝道。。

坦迪奧迎了上去,怒道:「莫柯,你……」

話還未說完,莫柯的劍便刺進了他的身體。

莫柯將劍狠狠抽出,在坦迪奧身上瞪了一眼,唾罵道:「叛徒!」

見狀,紫俊臉上已是菜sè,儘管有四巨頭和碧爾絲菲在,他還是忍不住退後了幾步。

站在四巨頭身後,紫俊定了定神,暗想自己根本不需要害怕。只要有四巨頭在,保住命便不是問題。他們是不會讓自己死了,畢竟錢都還未付全。

呼!

紫俊深深的吸了口氣,在責備自己剛才膽小的同時又給自己打氣。

紫俊惡狠狠的盯著莫柯,喝道:「莫柯,你殺不了我!」

有四巨頭在,莫柯和卡丹偌貝的確不敢向前多挪動一步。

「哈哈哈哈哈!」紫俊狂笑起來,又小聲對德羅道:「德羅大人,帶我突圍出去,好不了你們的好處。」

德羅點點頭,和身邊的莫里西對視了一眼,頓時四人的身體上泛起了更為耀眼的白光,像是在施展比較高級的聖術。

只是紫俊沒有看見,德羅和莫里西臉上的笑容以及莫柯和卡丹偌貝眼中的yīn森。。

轟!

雲天城上空突然落下來一個紅sè的火球,一眼看去,彷彿是太陽落下了一般。紫俊急忙閃身,躲過了這團火球。

放眼望去,半空之中,居然飛翔著一隻綠sè的飛龍!

飛龍上面,竟乘騎著倆個人。

綠sè飛龍在雲天城上空盤旋,那龍嘴中又吐出幾枚火球都一一被紫俊躲過去了。但飛龍似乎並沒打算用這小小的火球來對付紫俊,這一切只是一個開場白而已。

飛龍徐徐的降落,最後在紫俊的對面停下。

看著從飛龍上走下來的男人,碧爾絲菲那藏在斗篷里的臉微微一變。

「紫大將軍,好久不見!」趙炎站在前面,凡布文貼在身後。

紫俊愕然的看著從天而降的趙炎,又看看他身後那綠sè的飛龍。起初在天空中看不清,降落之後,紫俊能清晰的看見飛龍的外型。他能確定這不是真正的飛龍,而是和趙炎以前的坐騎夢寒一代一樣的機械坐騎。

綠sè飛龍全身由綠sè的鱗片包裹,紫俊自然無法知曉那鱗片的材料。但儘管如此,只是望上那麼一眼,也能感受到它的堅固。。飛龍從頭到尾長約八米,龍頭仰,紅sè雙眼閃爍著猛烈的火光。威嚴十足,趙炎坐在上面,更顯王者之氣。

這正是趙炎研究改造許久,在卡丹偌貝的幫助下在戰前製造完成的地jīng新品——地jīng魔耦之機械飛行龍。

夢寒二代就此誕生!

此刻充當夢寒二代的靈魂和駕駛員的正是善於攻擊的阿大。這也是經過了趙炎的考慮,畢竟機械飛行龍在半空中飛行,需要防禦的地方很少,而恰恰是攻擊的最好地段。而且等雲天戰役結束,趙炎將會馬上將夢寒一代再次生產出來,這樣6地和空中的坐騎便都有了。


趙炎故作鎮定,但卻很滿意自己的這個登場。

嘩!

而令趙炎意想不到的是,這個登場卻讓無數人目瞪口呆。當所有看見剛才那一幕的愛櫻士兵回過神來后,都自內心的爆一陣猛烈的吶喊。

僅僅是這個出場,便足以將所有兄弟們的血給點燃。

狂龍和杉科幾乎是在同時吶喊,「殺!」

一切反抗者在愛櫻炎字軍的鐵蹄和屠刀下變得不堪一擊,那些投降者跪在地上也在不停的瑟瑟抖。

而在紫俊詫異的目光下,趙炎在夢寒二代上撫摸過去,便把它迅縮小放進了懷裡。

趙炎和凡布文朝紫俊一步步的靠近。每一步都讓紫俊感覺到彷彿來自靈魂深處的寒慄,他從未如此害怕過趙炎。從雲天村打到了雲天城,從紫千均逝世,他接替父位當上了大將軍。他以為自己的膽子變大了,但現在他才現,他的膽子原來變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