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機會只有這個,從開始冰雪族神已經看穿,卻仍然自信滿滿的攤開雙手,用絕對的挑釁姿態告訴恆毅——儘管來試試!

他的機會只有這個,從開始冰雪族神已經看穿,卻仍然自信滿滿的攤開雙手,用絕對的挑釁姿態告訴恆毅——儘管來試試!

試試?

試試就試試!

當包圍圈緩緩收緊到五百丈範圍時,黑色的能量光球瞬間吞沒了宴廳範圍!

黑暗領域的黑暗蒙住了所有人的眼睛,堵住了所有人的耳朵。

黑暗中,恆毅振翅飛移。

可是,這根本沒有讓冰雪族的頂尊們慌張,黑暗領域的發動本就在這些高手的意料之中,可是那毫無用處。

因為這間宴廳不大,本就只有千丈方圓。

黑暗籠罩的同時,兩百個頂尊凝聚的大範圍法術聚集飛快出手!

黑暗化的寒冰能量瞬間凍結了宴廳里冰雪族戰士外的一切!


無處可逃的範圍殺傷絕技——冰天雪地!

黑暗中的恆毅也不可能在這種有限的空間內找到任何位置迴避開冰天雪地的寒冰殺傷。

他在寒冰中,可是,他沒有受傷,冰璃也沒有。

無敵魂珠的金光覆蓋在他們身體表面,卸一切試圖入侵的能量。

無敵魂珠力量保護下的恆毅片刻不敢分神的把握著黑暗中周圍所有敵人的能量波動,一股股強大的範圍殺傷能量的集中爆發之後,黑暗中包圍的冰雪族頂尊們沒有停止的默契配合,都以自身所處的位置同時發動範圍廣達六百丈的法術絕技,以劃分集中的方式默契的幾乎沒有時間差的同時出手,頓時,第二股,第三股,第四股的爆發性法術絕技的能量充斥在千丈方圓的宴廳!

倘若沒有無敵魂珠的金光,兩百個頂尊一起發動的冰天雪地大約足以殺死宇宙中的任何頂尊;倘若沒有無敵魂珠的力量保護,此刻這種配合默契的連續配合範圍攻擊同樣足以把恆毅殺死至少十次!

一點九息!

兩百個冰雪族頂尊的配合連續攻擊足足持續了一點九息。

恆毅清楚他們絕對不會停下來,因為他們必然料到恆毅極可能採取無敵魂珠的方式自救,那也是唯一在這種環境,這種形勢下能夠活下去的可能。

但恆毅也算定即使如此他們仍然必須這麼做,因為恆毅同樣有直接襲擊冰雪族神的可能。

連續的配合的中等範圍的攻擊不會停止,因為一定會持續到無敵魂珠的時間結束之後。

生死的機會只有瞬間,極其短暫的瞬間。

持續一點九息的觀察已經讓恆毅清楚的把握圍攻頂尊們每一波攻擊的間隙,就是那個短暫的間隙就是生與死的分界線,把握不住,稍有差池必然是在一起爆發的範圍攻擊面前被炸成粉身碎骨的結果。

他,還有冰璃,都會死!

當黑暗中兩百個頂尊第三波的配合攻擊發動結束的瞬間,恆毅同時自行接觸無敵魂珠附體的金光!(未完待續。。) 圍攻的兩百個冰雪族頂尊的第四波配合發動的瞬間,解除無敵魂珠附體金光的恆毅一聲爆喝!

黑暗化的威震天下頃刻間蔓延千丈方圓!

範圍內所有的敵人除卻個別擁有抵抗衝擊性氣勁靈魂一體法器的外,全都在黑暗化的衝擊性能量面前被掀飛起來——

瞬間,就是這個瞬間,比周圍的敵人快則生,比周圍的敵人慢則死!

第四波法術絕技將發為發出的瞬間,必須是那個瞬間,威震天下一舉盡數擊飛!

曾經偶然靈感得到修鍊創意的恆毅知道這種情況下法術絕技未出,卻如同已經釋放一樣同樣會為經脈造就沉重負荷,幾息,至少六息時間內,沒有幾個敵人還能夠再次釋放範圍殺傷性的法術絕技!

這是敵人殺死他的最大資本,他至少爭取了六息不會被擊倒的寶貴時間!

冰雪族神沒有動,他仍然維持著攤開雙手的挑釁姿態,氣定神閑的立身於原本的方位。

他擁有對抗衝擊性氣勁的靈魂一體法器。

但是,黑暗中他那雙別人看不見的眸子里,已經不復片刻前絕對的自信。

恆毅根本不該能活到現在,可是他卻偏偏在短暫的一點九息時間內準確把握住了那個幾乎無法把握的配合間隙。

「來啊!」黑暗中憤怒的冰雪族神咆哮怒吼!在威震天下的能量蔓延穿過身體的時候猶如憤怒的獅子般吼叫,可是在黑暗領域的影響下。聲音連他自己都無法聽見。

無光的威震天下一重能量爆發的同時,恆毅背後的血鳳之翼飛甩黑暗化的極限劍華——閃電般飛擊冰雪族神身上!

斬破法衣和血肉的痛楚讓憤怒的冰雪族神臉上反而掛上興奮的鬥志!

一層層黑暗化的冰霜護盾層層環繞在他身體周圍,那把電光般迅快的極限劍華頃刻間不停的來回在冰雪族的冰霜護盾上連續二十九次反覆衝擊。 天若有情ⅲ–天亦有情

這變化,讓他位置愕然!

這就是二十層繼神書絕技中極限劍華的力量?

從曾經兩把能量光劍連擊十個敵人變成如今一把連擊三十次?

瞬間,冰雪族神的自信再度受到沉重打擊——他突然發現,恆毅成功的機會比從最初預料的不存在,到剛才的兩成,到如今已經有五成機會!

一重威震天下的衝擊性氣勁掀飛的眾多冰雪族頂尊神們被遠超估計的沉重能量創傷,掀飛失控還沒有穩住身形的時候。二重威震天下的衝擊性氣勁又至!

兩重純粹的能量性殺傷力讓一個個冰雪族頂尊們震驚的難以置信!

神書絕技,威震天下,他們中不知道多少人修鍊了三層。但殺傷力連眼前的十分之一都沒有!

當今宇宙,神書絕技第一人的無雙神,在神書絕技的威力面前,差距果然如此可怖?

難道這是二十層境界的威力?

這瞬間。不知道多少冰雪族神的頂尊萌生精修神書絕技至二十層境界的心。

可是。眼前他們沒有工夫在這個問題上思考太多。

現在他們已經不可能發動什麼法術絕技——

因為黑暗中二重威震天下的能量蔓延爆發的同時,恆毅的身形急速旋動起來!

劍舞千軍!

二十層境界前的劍舞千軍需要兩息時間才能夠釋放所有的殺傷力,二十層境界后的劍舞千軍僅僅需要一息時間!

威震天下創造的身形失控足有零點四息。

足夠讓恆毅的劍舞千軍釋放出四成的殺傷力——

而他的劍舞千軍本又是別人同等法器,同等層次殺傷力的五倍以上。

當黑暗中黑暗化的、層層疊疊的劍氣四面八方的綻放開始,劈斬穿刺在一個個頂尊身上時,頃刻之間讓本來準備硬頂承受攻擊的冰雪族頂尊們被那同樣恐怖的不可思議的殺傷力驚駭!

這樣的殺傷力,他們如何敢承受?

沒有,沒有一個冰雪族頂尊敢於承受!

眨眼之間。劍舞千軍發動的攻擊剛波及到周圍的頂尊身上同時,所有的頂尊幾乎不分先後的同時做出果斷的應對選擇。

無敵魂珠!

黑暗中原本攤開雙手。一副一動不動等著恆毅過來的挑釁架勢的冰雪族神有限的冰霜氣盾在極限劍華的攻擊下僅剩下十層,劍舞千軍瞬間擊潰他最後的護身符,他同樣在劍舞千軍那恐怖的殺傷力面前果斷髮動無敵魂珠自救!

轉瞬之間,黑暗領域範圍內兩百多個頂尊敵人全都在金光的覆蓋之下。

自行中斷了劍舞千軍發動的恆毅抱著冰璃飛撲向周圍環繞了一圈有一圈冰雪族頂尊戰士保護著的族神。

斷斷兩息多的時間,恆毅已經從必死無疑的逆境中創造出眼前的局面。

黑暗中,陸陸續續有冰雪族的頂尊們自行解除無敵魂珠的金光,顯然那些都是擁有靈魂一體級無敵魂珠法器的頂尊,這些落單的頂尊恆毅本能迅速襲擊殺死,但他沒有理會。

而是,懸停在冰雪族神的面前。

黑暗中,他們近在咫尺,但彼此卻都看不見對方,只有操縱者黑暗領域的恆毅能夠捕捉到冰雪族神的方位。

他選擇在冰雪族神的面前,而不是背後。

張開的血鳳之翼帶著身體筆直站立的恆毅靜靜懸浮,他抬起擺放身側的天意劍在紛飛亂斬的催動下凝聚著時刻出手的全力一擊。

被恆毅左臂環腰抱在懷裡的冰璃安靜的沒有發出過任何聲響。

金光覆體的冰雪族神的心臟激烈的,激烈的跳動!跳動——

很多年,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過這種生死壓力的緊張。

狂殺神恆毅——


超頂尊的殺傷力!

他對恆毅的神書絕技早已經有足夠的估計,可是卻無論如何猜不到二十層境界的變化和威力,更想不到十年前星光武鬥台上憑藉法術絕技才能夠險死還生硬擋冰璃一劍的人,十年後在神書絕技達到二十層境界后殺傷力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強大到猶如冰璃般恐怖的程度!

冰雪族神知道恆毅一定就在自己周圍,最可能的就是背後,那在任何時候都是最有效攻擊敵人的絕佳方位。

金光解除的瞬間,一定就是恆毅出手的時刻。

『該死的狂殺神!任你殺傷力堪比冰璃,出手速度也未必勝得過我!』冰雪族神被眼前的局面激起拼殺的鬥志,出生於冰雪族的他即使很多年未曾經歷死戰,卻仍然不會遺忘戰鬥中怯者更死更快的道理,仍然沒有失去冰雪族血統裡帶著的悍勇!

金光解除的瞬間,那個瞬間將是決定性的一刻,那一刻周圍所有的頂尊都來不及幫助他。

冰雪族神很清楚。

但是,這個瞬間的主動權在他手上!

無敵魂珠的金光瞬間消失的同時,冰雪族神手中驟然多了把寒冰法劍,冰霜的能量覆蓋在他的劍上,絕技——閃華!

冰雪族最迅快的法術絕技,出劍速度之快,殺傷力之擊中,聞名宇宙!

接觸金光的瞬間,冰雪族神一氣呵成的發動閃華,身形瞬間轉動,劍光在黑暗中直刺背後——

這一劍,落空了……

本在他面前的恆毅的天意劍后發而至,卻變成從他背後斬斷了冰雪族神的右臂,龍魂之力環繞的有力手臂緊緊箍住冰雪族神的脖子,寒冷的劍刃繞到冰雪族神的後頸,冷冷割破膚肉,那種威脅讓他半點不能動彈!

黑暗領域,瞬間消失。


光芒,聲音,清晰出現在宴廳里每一個人的眼中。

環繞在恆毅右臂上的黑色怒龍緊緊纏繞在冰雪族神的脖頸上,那種無可抵禦的力量彷彿隨時能都把他的脖子硬生生扭斷。

受制的冰雪族神使不出任何力量,被斬斷的右臂這時候才跌落在能量地板上。

他猜錯了,猜錯了恆毅的位置,六分之一的機會,他判斷錯誤,反而如恆毅的推斷那樣,迅猛的一擊直接把後背送到恆毅面前。

四息之前,他攤開雙手, 初心與你我一個都不會放棄 ;四息后的現在,他的生死落入了恆毅的掌控之中。

他曾說,要告訴恆毅殺傷力不是一切;可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恆毅不僅僅只有殺傷力。

欺他年少,從開始就是極大的錯誤!

失敗的羞辱,讓冰雪族神承受著前所未有的挫傷,這一刻他甚至沒有顏面對上任何一個族中頂尊的視線。

儘管那些目光里根本沒有鄙夷和輕視,只有緊張和擔心。

「無雙神!你強搶我族武神,求愛不成暗算傷人,如今還劫持我族族神!真視聯盟法規如無物么?」一個頂尊憤然怒喝質問,誰也不敢再繼續動手,稍微有點腦子的都能明白,恆毅劫持是為了離開,但如果強上勢必會把他逼到魚死網破的境地。


「沒有此事,我已經答應嫁給無雙神,不巧修鍊除了差錯,無雙神和族神爭相留我回去修養,因此惱怒動手。」恆毅懷裡的冰璃語氣冷淡的一番話說的一乾冰雪族的頂尊們幾乎都望向利璃的生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