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皺了下眉,捏了捏這頁紙,好像是兩張粘在一起的,他用嘴抿了抿邊緣,潤濕后一點一點撕開,只見裡面夾著一張薄如蟬翼的宣紙,半透明,特殊材質很柔韌。

他皺了下眉,捏了捏這頁紙,好像是兩張粘在一起的,他用嘴抿了抿邊緣,潤濕后一點一點撕開,只見裡面夾著一張薄如蟬翼的宣紙,半透明,特殊材質很柔韌。

問題是,它只是一張紙,上面什麼都沒寫,試著往上面抹點水,但也沒有字顯形。

想了想神父最後說的話,他決定在書里找找。

不出所料,每頁都有一個註釋,用的是英文,在整個葡萄牙都不見得有幾個人看得懂。

鄭飛把這些單詞依次記錄,最後連接起來就是:把這張透明的紙,帶到地下去。繞著磨盤走,你會發現神奇的事情。

看來只能等明天放風了,他這麼想,把聖經抱在懷裡,順著小窗口往外看了看,大概已經是中午了,空地上的犯人們正揮汗如雨地工作,搬木材搬石材搬各種東西,包括炮彈。

只有他一個人待在牢里,因為他剛接受過禱告,中午還會迎來一頓豐盛的美餐。

不過幾分鐘的功夫,老頭兒便提著兩個大籃子出現在過道里,既欣喜又擔憂,來到了他門前。

「大餐。」老頭兒說著,取出那些散發著誘人香氣的美食。

「哇,海蟹、海蝦、牛排、豬腿、烤雞……」鄭飛哈哈一笑,咽了口口水,好久都沒享用過好東西了。

「我要是你的話可沒什麼胃口,吃大餐意味著你過幾天就得離開這個世界了。」

「呵,我可不會輕易死掉,東西交給漢斯了嗎?」

「嗯,他讓你放心,立刻著手去做。」

「那就好。」鄭飛啃著香噴噴的雞腿,笑道。

【一路斜飛,火速碼字在12點之前碼到了這裡,趕緊就給發了,終於可以睡覺了,累了一天~各位晚安O(∩_∩)O~~】 神龍學院大部分地方都是對學員開放的,只有一個地方特殊,它位於神龍學院深處,是一個被層層保護的地方。

號稱連蒼蠅過去都得脫光衣服的禁地,就是這間(藏寶閣)了。

明浩跟著蘇興波站在門前,看著眼前這個像非洲避難營的地方還配上了一個大氣的名字(藏寶閣),久久的不能自語,凌亂啊。

「蘇爺爺,我這就回去和爺爺說,一定盡最大努力資助咱們神龍學院,你們太苦了。」明浩說完轉身就走。

蘇興波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五顏六色,甚是好看。

「你個小兔崽子,你蘇爺爺我雖然不是腰纏萬貫,但是神龍學院絕不比你們公孫家窮啊。」說完就拽著明浩走了進去,也解釋了這個藏寶閣變身難民營的奇怪冒險之旅。

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幾十年風吹日晒導致的,但是此地關係重大,能進入藏寶閣的人在整個神龍學院都不足一掌之數,不是大佬就是文豪,也想過修繕。

可是讓他們穿上長衫,背起小鎚子,小鋸子,唱著歌,跳著舞手拉手去修房………!還不如就這樣吧。

「小兔崽子,告訴你,也不是全無好處,早些年有一江湖名賊潛入學院,逛了一晚上,不下三次路過這,在被擒住的時候都沒找到藏寶閣,哈哈,好了,林傑你先在這等著,我去給你取個好玩的東西。」

說完,蘇興波就往其中一個房間走去。

明浩打量著四周,還別說,內有乾坤啊,(藏寶閣)里有一個大廳,特別大,兩邊是十幾個房間。

看大廳上那一排排整齊的架子上放著珠光寶氣的各種寶物。還有堆在角落裡各種珍貴材料和魔獸晶核。就算在裡面挑最低級的一件拿出去都能重建一個大氣奢華的(藏寶閣)啊。

就在明浩考慮一會偷走多少合適和時候,蘇興波手捧一個四周鑲玉的木製盒子出來。

「林傑啊,當年我和你爺爺遊歷天下的時候得到過兩件寶物,一個就是現在你們公孫家的傳家之寶,另一個就是這個契約之石。」

「契約之石?」

「沒錯,契約之石號稱是神創造的,只要滴血后就能在冥冥之中召喚一隻魔獸簽訂契約,但是一級魔獸還是十級神獸就看運氣了。來,看看咱們林傑能召喚出什麼。」說完帶著明浩進入一間房間,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打了開來。

明浩看著盒子里不停閃耀著五種顏色的契約之石,並沒有上前,明浩第一次感覺自己還是會被感動的。

蘇興波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但是明浩明白,眼前這個圓圓的閃耀著五中顏色的石頭,足以趕超一個神器的價格,要知道在公孫林傑的記憶力,自己家的傳家之寶可是一件神器啊,一把神器葬送無數的高手,毀滅傳承數百年家族的事情可是比比皆是,這個禮物太貴重了。

蘇興波就這麼平淡的送給了自己。

看出明浩滿臉的為難和感動,蘇興波馬上明白了明浩的想法,不由得在心裡讚歎一句,平常人,特別是這麼大的孩子,看到眼前的寶物,有幾個能有這種定力。一臉微笑的說「小兔崽子,這是你蘇爺爺送給你的禮物,還不趕快謝謝你蘇爺爺。快,滴血認主,看看你能召喚出什麼驚喜來。」

明浩剛要拒絕,但是看著蘇興波眼裡慈祥,柔和中帶一絲絲盼望的眼神,明浩還是決定收下這件大禮,這個足以傾城的禮。

….來吧,賜我一個美女吧、

想完,明浩取出了契約之石「蘇爺爺,我就在這把血滴在石頭上就行嗎?」

得到蘇興波肯定的答覆后,明浩使用鬥氣劃破自己的手指,一顆鮮紅的血液緩緩的向著契約之石滴下。

就在獻血滴在契約之石的一剎那,契約之石上閃耀的五色光芒瞬間變得熾熱明亮起來照耀整個藏寶閣,一股蒼老,神聖的氣息壓迫而來,明浩和蘇興波感覺自己就像是在暴雨中的一葉小舟,不斷的被大海強(女干)著,還不得不配合大海的姿勢,別提多難受了。

而在宇宙的中心區域,有一顆翠綠的超大星球,遠看這個星球像是帶了一個凸起的帽子,走近時就會發現,竟然是一個長得足有半個星球大的樹,一顆古老而神聖的樹。

而此時,這個平靜無數年的大樹,一陣陣劇烈的震動,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像是在訴說著它的憤怒。無數棲身在大樹身上的神獸和一些奇異的種族,紛紛漏出了驚異中帶著茫然的目光,完全不知道這個一向以仁慈,寬容,神聖著稱的大能,為何如此暴躁。

不過對他們來說,這個大樹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一切,甚至超過了自己的生命,不管為什麼,天怒了,只有鮮血和死亡才能洗刷這一切。

無數股殺氣瞬間凝聚起來,無數的生物從樹上,樹洞,地下走了出來,整個星系都被這股可怕的殺氣圍繞著,如果讓明浩看到,一定會突發心臟病的,這裡最弱小的都能屠殺一片大陸,而明浩偏偏是這件事情的源頭,剛剛把它們的少主偷走了,剛剛把這顆大樹孕育無數年才孕育出來的一個樹苗給契約走了。

相傳,從這之後,契約之神很長時間,每天都在被追殺中度過。

話說回來,明浩和蘇興波在這股恐怖氣息中解放出來后,發現屋子裡還是只有他們兩個人,明浩茫然的看了看蘇興波,可是發現蘇興波更茫然的看著自己。

場景是這樣的,在破舊的房子里,兩個男人….不對..應該是一個正太和一個糟老頭,滿眼迷離的一直在注視著,並且慢慢的兩個身影不斷的接近(這個,是這樣,這會只有他們倆,沒有目擊者,所以一切都靠腦補。)

足足五分鐘,還是明浩先清醒過來「蘇爺爺,這個是放這麼多年過期了吧?蘇爺爺沒關係的,不要傷心,人年齡大了都容易出現這個問題的,很正常的。」

蘇興波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聽到明浩的話,也清醒過來了,不過隨後,蘇興波奇怪著打量四周,心裡想著:是不是趁著無人先掐死這個兔崽子,氣死我了。

明浩還在以為他只是不死心還在尋找,看著眼前的老頭,明浩急忙說道「蘇爺爺沒關係的,不過剛才那股恐怖的氣息是哪裡來的,我感覺在他的籠罩下,天地都要崩碎了一樣。」 【看這裡看這裡,本書正式更名為《帝國大航海》,是不是豪邁了些許呢?

今天有三更,12點前陸續奉上,還請各位多冒冒泡~

寫越獄劇情真是累,所以決定今天趕緊逃出去,恢復浪漫風情的文風~

至於某位讀者提的報仇,當然是有的。】

「哦對了,他還有張字條要交給你,上面畫著些奇怪的符號。」

鄭飛接過,只見那所謂的奇怪符號其實是德語,漢斯的故鄉在德國。

上面赫然寫著:從懸崖逃跑,接應工作正在準備中。

看到這個,他不禁抬了下眉毛,把這字條揉成一小團,吃掉。

從地道中鑽出來后,不得不說,從懸崖逃跑是唯一的出路,因為葡萄牙軍隊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封路追捕,想溜進城裡或是奔向港口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懸崖遁入山脈中,找個地方避避風頭。

問題是,數百米高的懸崖,漢斯要怎麼接應?直升飛機么?呵呵。

這些都是后話了,他現在需要想的是如何去發現磨盤中藏著的玄機,在想這個之前,他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做——享用大餐。

久違了,鮮美的蟹肉,沒想到竟然還有一瓶上好的白蘭地,法蘭西特供,年代久遠並且帶著淡淡的橡木桶味兒,顯得更加醇美,要是放到二十一世紀必定被酒庄珍藏,鎮庄之寶。

葡萄牙王室,倒是很慷慨。

照目前的情況看,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吃到美洲的辣椒黑胡椒,還有龍舌蘭酒,他酌了半口白蘭地,微笑著想。

整個下午他都是在牢房中度過的,沒有被押出去放風,坐牢的真的單調乏味。

傍晚,犯人們陸續歸巢,有幾個路過他的牢房時,偷偷做了個OK的手勢。

人一無聊就會犯困,他為了不讓自己睡著,用釘子在手臂上劃了道血口,來了倦意就搞幾滴白蘭地往上抹,疼得一激靈,頓時就清醒了。

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這是他在少年時期就立下的人生信條。

凌晨兩點,在看守們不再巡邏墜入夢鄉時,他站起來,輕輕撬開了自己的牢門鎖。

隨後,他邁著窸窣的腳步在黑暗中穿行,不知走了多久,擦亮一根火柴,得以看清周圍的境況。

「嘿,在這裡。」有人低聲呼喚,附近牢房裡的犯人全都醒了過來,他們是胡安的忠誠黨羽。

鄭飛笑笑,依次耐心地給他們示範如何撬鎖,每個人要示範至少五分鐘,一共有二十幾個人,這是個浩大的工程。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示範,所有人都表示學會了,不過當然,有人是濫竽充數,怕丟人而不敢承認。

打了個深沉的哈欠后,天已是蒙蒙亮了,他悄悄地回到牢房,躺下補個短暫的回籠覺,睡前喝掉了白天剩下的小半瓶白蘭地。

放風。

晴天,故事的小黃花,從剛來那天就開著,在高牆的牆角,為這枯燥乏味的監獄點綴上了一抹,令人賞心悅目的顏色。

胡安照例蹲在木材堆旁抽煙,見鄭飛過來,掏出支新的遞了上去,鄭飛擺擺手拒絕,他很少抽,只偶爾抽支雪茄,受不了劣質煙的味道。

胡安聳聳肩掐滅煙頭,裝出副漫不經心看風景的樣子,低聲道:「什麼時候行動?」

「還有件事需要你去完成。」鄭飛狡黠一笑。

「呃,又要我去搞什麼東西?不會是火槍吧?……」

「不,這件事對於你來說很簡單。」

「好吧,那你說來聽聽。」

「我記得你說過,有個小子想跟你混,他能搞到倉庫里的東西。」

「沒錯,管倉庫的老頭兒是他親戚……可是倉庫里沒什麼有用的東西,只有一些日用品和食材。」胡安表示不解。

鄭飛點了下頭,道:「想辦法弄幾桶烈酒出來。」

「這個確實簡單,以前就弄過,但是你這幾天都有好酒喝,為什麼要喝那玩意兒?」

「這是個秘密。」鄭飛賣了個關子,躺下望著空中那隨風飄動的白雲,嘴角上揚四十五度。

上午很快就過去了,他一直閑著什麼事都沒做,包括德蘭克在內的軍官們倒也不訓斥,誰會有興趣折騰一個快要死的人呢?

德蘭克站在瞭望塔上,手扶護欄,叼著他那波斯來的鑲玉煙斗,低頭俯瞰空地上大汗淋漓、短暫休憩的犯人們,得意地吐了口煙圈。

「德蘭克先生,中午要吃些什麼?」典獄長坐在他身後,百無聊賴地問,神情像是想白他一眼,因為他的趾高氣昂。

「午餐隨便點就好,來份鵝肝醬牛排吧,要上好的牛脊肉,牛崽子不能超過三個月大,否則肉不嫩。哦對了,再給我來碗鱈魚湯吧,少放點鹽。」德蘭克頭也不回地說。

典獄長盯著他的背影,做了個捶的動作,嗯了一聲便吩咐下屬去準備了。

忽然,大概是看到了什麼,德蘭克的驕傲臉色變了,觀察兩秒后咆哮道:「喂!你們在幹什麼?!」

典獄長見他突然發火,慌忙跑到護欄邊看去,只見空地上有群犯人不知從哪搞來了幾桶酒,打著赤膊在木材堆旁坐成一圈,開派對似的慶祝。

典獄長臉色一沉,正要去處理時,卻瞧見帶頭的是胡安,不由得怔了怔。

德蘭克轉過頭怒視著他,道:「這是你的地盤,趕快把那群犯人收拾好,最好別讓我的人動手!」

典獄長為難地笑了笑,道:「您有所不知,他們的老大是胡安。」

「我管他媽什麼狗屁胡安!」德蘭克喝道,指著他的鼻子正要開罵,喉嚨彷彿被堵住了,皺了下眉頭,道:「從前被稱為里斯本老大的那個胡安?」

「沒錯,正是他,他曾稱霸里斯本地下組織十幾年,就連桑托斯公爵都得給他點面子。」

德蘭克轉了下眼珠子,怒氣平息了不少,坐下吖了口酒,淡淡道:「我聽說國王下令讓你們對他睜隻眼閉隻眼,既然是這樣,那就算了吧。」

空地上,犯人們不斷碰杯歡呼,掩護著鄭飛做一件事。 灌酒,當然不是往嘴裡灌,而是往水壺裡。

每個犯人都是有水壺的,早晨出來放風時可以在門口灌一壺水,水壺很大,足夠喝一天。

畢竟在這驕陽似火的夏季,搬一天東西還不讓喝水的話,會死人的。

這些濃度極高的烈酒,是用來搞破壞的。

二十幾名犯人,看似在樂呵呵地喝酒,實際上每次只抿一小口,在鄭飛把所有酒壺都灌滿了后,他們才敞開肚子盡情地喝,下酒菜是鹽焗豌豆,從倉庫順的。

大約半個小時后,犯人們又得投身到搬運工作中了。

胡安對手下使了個眼色,隨後自己走到分配任務的軍官面前,笑道:「嘿長官,我手下這群傢伙想跟您商量商量,能不能讓他們去搬炮彈? 獨家盛愛:我的老公是暖男 他們看到今天剛運來了幾馬車炮彈。」

「那是二組的活兒,你們搬木材。」軍官生硬地回答。

聞言,胡安露出詭異的笑容,湊到他耳朵邊說:「我有一百種方法把消息遞到外面去。」

「什麼消息?」軍官心裡咯噔一聲,不安地動了下手指。

「你的家住在弗蘭西斯大道二十八號,你有兩個女兒,你的妻子每天早上都會去菜市場……」

「別說了!讓你的手下搬炮彈去。」軍官恨恨捏緊拳頭,卻又敢怒不敢言。

胡安得意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證你的家人不會有事。」

「你最好說到做到!」

胡安點頭默認,轉過身喊道:「夥計們,長官讓我們下午搬炮彈!」

歡呼。

之後,在鄭飛的帶領下,他們迅速行動起來。

軍火庫建在西南角,被兩棵大樹投下的樹蔭遮著,防止溫度過高引發爆炸。

他們像辛勞的螞蟻般排成長隊,各自抱著一個木箱快步往軍火庫里走。

門口有兩個站崗的哨兵,警惕地監督他們,怕他們會搞什麼破壞。

經過兩個小時的搬運,只剩最後一趟了,在經過哨兵身邊時,鄭飛忽然一個踉蹌,木箱摔下,在哨兵抽出長劍叫喊前,迅捷閃身擊中他們的頸后,動作純熟無比。

哨兵被擊暈倒地,由於被茂密的樹葉遮著,瞭望塔上的軍官士兵完全沒有注意到。

隨即,鄭飛揮了下手,低聲喝道:「快!」

犯人們應聲而動,火速把軍火庫中所有的火藥炮彈都堆到一起,取下腰間的水壺,把裡面的烈酒盡數傾倒出來。

一切都做完后,鄭飛下令道:「撤!」

犯人們列成隊有序地回到了木材堆旁,坐下歇息。

胡安拿來了一塊拳頭大的石頭外加幾根布條,遞給鄭飛道:「東西來了,話說你到底要做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