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為大晉帝國的大皇子,自然身上有著不少保命手段。

他身為大晉帝國的大皇子,自然身上有著不少保命手段。

「我知道。」

林寒笑著拍了拍晉無法的肩膀,隨即目送兩人離開后。

他猛地轉身,看向一臉森寒的雷無極,道:「來戰吧,我等這一刻,也等了很久了……」

這些天一直都在受到雷州這群年輕天驕的壓迫,林寒心中也是憋著一股鬱氣。

雷無極對他有著濃郁無比的殺意。

林寒,又何嘗不對雷無極,有著冰冷的殺意。

「小子,你會為你的愚蠢選擇,付出慘痛的代價!」

「雷神臨世!」

「殺!」

雷無極怒吼一聲,瞬間大踏步朝著林寒殺去,一尊巍峨的雷神虛影,在他的背後顯現而出,攜帶著恐怖的威嚴。 隨著雷無極出手的瞬間。

他的背後,出現那尊高大的雷神虛影,也是仰天怒吼。

「嘩啦!」

雷無極從虛空中抽出一桿雷霆凝聚的長矛,猛地一抖。

轟!

他的殺伐之力,瞬間轟到了林寒的身前。

「劍!」

鏘!

林寒背負一柄銹劍,轟然出鞘。

一道鋒銳冰冷的劍光,瞬間將那殺到身前的雷霆力量給撕碎。

「好快的劍!」

魔獸城池周圍,不少人都是眼神一亮。

「殺!」

雷無極沉默不言,眸光如電,渾身雷霆大盛,像是一尊真正的雷神,轟然踏步來到了林寒的身前,口中吐出可怖的殺伐之音。

「萬葬神碑手!」

「葬人!」

林寒大吼出聲,渾身金光閃耀九霄,一瞬間照亮了整片漆黑夜空。

他的手掌閃耀熾盛金光,化為龍爪,悍然與雷無極手中的雷霆長矛碰撞在了一起。

「轟!」

穿金裂石般的可怖響聲,幾欲撕裂整片夜空。

「這兩人,都好恐怖!」

「尤其是那來自雪州的青衫少年,好像叫做林寒,如此年紀輕輕,就有著能夠和雷州這種大州的頂級天驕一戰的能力,簡直是英雄出少年啊!」

「這兩人哪一位,都是我們註定要仰視的存在。」

……

周圍不少人都是神色驚嘆不已。

不過,城牆上,不少雷州的天驕,則是臉色陰沉。

尤其是孔宇辰。

他本來以為雷無極出手,肯定能輕易將林寒這個賤民像只臭蟲般碾壓致死。

但現在看來,林寒的實力,超乎了他的想象,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竟然,能夠和雷無極戰個不分上下。

「小子,你成功惹怒我了。」

雷無極從一片雷海中踏步而出,他雙目威嚴,此時帶著一份陰沉,道:「我就讓你知道,來自大州的天驕的底蘊!」

「雷神凈土!」

傲嬌甜妻哪裏逃 雷無極背後,竟然出現了一片天地雷屬性凝聚出來的異象。

這是一片雷海翻滾、汪洋肆意的異象世界,雖說為『凈土』,實則為一片狂暴災難之地。

漫天雷光閃耀,一道道電絲從九霄垂落,雷無極站在中央,手持一桿紫光戰矛,背後三頭雷霆凝聚的遠古龍象仰天咆哮,朝著林寒逼去。

劍主八荒 「三重之境的雷屬性之力!」

遠處,有人發出驚呼之聲。

很多來自其他州的年輕天驕,大部分都是剛剛踏入陰陽聖境,根本就沒開始參悟屬性之力。

此時看到雷無極竟然已經凝聚出三頭古老巍峨的遠古龍象,都是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

但就在下一刻。

眾人臉上的驚駭還沒有消散而去。

他們突然看到,一頭頭綻放不同屬性之光的遠古龍象,從林寒的背後虛空中踏步而出。

「吼!!」

一共十八頭遠古龍象,分別擴散不同可怕的古老力量,仰天咆哮。

「什麼?!」

「十八頭?!」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是震撼到獃滯,震撼到傻眼。

無數道目光,死死盯著林寒背後的十八頭遠古龍象,氣勢蒼茫,都是感到一種深深的窒息。

「轟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一陣恐怖的轟鳴。

林寒在十八頭遠古龍象力量的加持下,直接施展萬葬神碑手,一隻巍峨大手,握著一塊巨大的黑色墓碑,彌散死亡之氣,轟然鎮壓下來。

「砰!」

雷無極顯化出的雷海凈土異象,瞬間被摧毀殆盡。

綜放手!我是你妹 「不?!!」

雷無極發出恐懼的大吼聲。

但這一切,阻止不了什麼。

萬葬神碑手在十八頭遠古龍象之力的加持下,擁有滔天力量,沒有什麼能夠擋住這蓋世一擊。

「噗!」

雷無極一條手臂直接寸寸破碎、炸裂開來,他整個人披頭散髮,被轟飛到遠處,撞碎了一片連綿的古老城牆。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雷無極整個人半跪在那片廢墟之中,面孔之上滿是難以置信,他神色猙獰,帶著一份瘋狂,吼道:「你不過來自一個小小雪州的賤民,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怎麼可能同時領悟了所有屬性的力量!這都是假的,不存在的,我不相……」

「轟!」

一隻巨大的黃金色手掌悍然拍下,雷無極話音還沒完全落下,整個人再次被轟飛,撞碎了另一片城牆。

「啊!!」

被林寒如此狂虐,雷無極陷入了無盡的癲狂之中,但無可奈何,他發出痛苦和屈辱的大吼。

「好猛!」

這個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陷入了震撼之中。

林寒此時,簡直是生猛兇殘到極點。

「雷無極,竟然被鎮壓得毫無還手之力……」

所有人這一刻都是目瞪口呆,感到難以置信到極點。

踏入造化聖境的雷州頂級天驕雷無極,竟然會敗在不過陰陽聖境的林寒手中。

林寒的天賦,到底有多麼恐怖?

所有人都是眼神獃滯,看著那道青衫少年身影,喉嚨都是有些發乾。

「我就知道,林寒不會讓我們失望。」

薛玉靈俏生生出聲,隨即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露出一絲小女兒態的羞紅。

晉無法也是神色唏噓,「林兄不愧為我雪州第一天驕,太猛了,若是這個戰績傳回雪州,恐怕整個雪州武道界都要沸騰。」

雷州,乃是真正的大州。

其中,有著無數的強大天驕。

在以往的大陸考核試煉中,雷州隨便出來一個普通天驕,都要被雪州最強大的天驕都要恐怖。

但這一次,他們雪州天驕林寒,卻是把雷州的頂級天驕雷無極吊著打,鎮壓得如此凄慘,簡直是大快人心。

不遠處一片陰暗之地,戰天涯看著狂虐雷無極的林寒身影,眼神陰翳。

他心中明白,若是自己出手,恐怕都抵擋不住林寒那恐怖的戰力。

而此時。

雷無極頭髮披散,渾身染血,終於逃回了魔獸城池。

他凄厲大吼:「所有雷州的人聽令,給我全部出手,將這個青衫小子給我直接廢掉、鎮殺,不要任何留情,老子要將他的屍體喂魔狼!」

雷無極這個時候,根本不顧任何所謂的風度和自傲了。

他命令所有雷州天驕出手,要使用人海戰術,鎮殺林寒。

但下一刻,讓雷無極氣得差點吐血的是。

他話音落下的瞬間,周圍的雷州天驕們,根本動都不敢動。

笑話!

連你雷無極都被那林寒打得這麼慘,我們上去,不也是找死?

「一群廢物!」

雷無極氣得臉色鐵青一片。

「雷師兄,這小子太猛了,身上有很多詭異的手段,不如我們先行退走,少尊主在百里之外的魔獸城池中,我們去求助少尊主,必定能將這小子給殺了!「

一個雷州的年輕天驕攙扶著雷無極,出聲說道。

「懦夫!」

雷無極呵斥一聲,隨即他神色露出狠厲之色,猛地吼道:「所有雷州弟子聽令,布置『九聖天雷陣』,將所有退路封死,今日不殺了這小子,我誓不為人!」 「是,雷師兄!」

「是,雷師兄!」

伴隨著雷無極充滿殺意的聲音落下,所有雷州弟子無奈,只能紛紛應是。

唰!唰!唰……

一共九個陰陽聖境的雷州弟子,都是紛紛閃身來到了雷無極的背後,手中都是出現了一個個閃耀雷光的陣盤。

「放!」

雷無極冷喝一聲。

嗡!

嗡!

幾乎就在這瞬間,所有雷州弟子手中的陣盤,都是紛紛化為一道道流光,飛上高空,隨即凝聚在一起,化為一座綻放璀璨靈光的雷霆殺陣。

轟隆!

轟隆!

轟隆!

……

一共九道粗大的雷霆光柱,從天穹上的陣法中轟然落下,籠罩了這魔獸城池周圍整片地域。

「林寒賤民,你的所有退路,已經被封死,今日,你必死在這『九聖天雷陣』中!」

雷無極站在陣法中心,熔煉背後九個雷州強大弟子的力量,注入那九聖天雷陣之中,瞬間釋放出一種毀滅般的雷霆殺伐之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