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點點頭,感慨道:“沒想到這裏會是九州……”

他點點頭,感慨道:“沒想到這裏會是九州……”

“那你是怎麼來到這裏的?”我忙問。我們可是千辛萬苦才進來的,他都是一道殘魂了,怎麼進來的?

他沉默了一下,眼神看向別處,有幾分落寞:“我死後,元神被滅,只留下了一道靈氣本源在三千世界中飄蕩。誤打誤撞的,來到了一條河邊。河邊有個白衣女子,我說我想過河,她便幫我渡河了。”

那姑娘應該是好說話的白衣弱水。靈北風也是運氣好,

要是碰上黑衣妹子,說不定分分鐘滅了他。

他的語氣逐漸帶上了幾分自嘲:“我來了這裏許久,卻並不知道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沒想到,居然是別人朝思暮想的九州。九州……居然會是這個樣子……”

說到最後,他還有些心痛:“我一直以爲那會是一個比我靈界還豐饒的世界……”

我也這麼以爲過……

我記得墨寒以前跟我說過,如果將一個修士比如一團火焰的話,靈氣本源這種東西,說白了就類似於火焰熄滅後的一點火星,一不小心就全滅了。要機緣巧合之下,才能從火星重新燃成火焰。

靈北風進入這裏之時,肯定是連身形都沒有了。現在,他能重新修煉成人形,雖然還沒化作屍體,但也是不容易。

我正思考着該怎麼跟靈北風談條件脫身,白焰忽然驚慌的喊了我一聲:“媽媽!”

他的腳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小陣法,正如流沙一般將他往地下拉去。

我忙俯身抱起他,可是那流沙的力量大的出奇,我用上了靈力卻還是隻能勉強抱着白焰的上半身不然他被進一步拉下去。

而與此同時,我腳下也出現了相同的陣法,正在一步步吞噬着我的身子。

“媽媽!”白焰急了,他身上藍色的火焰時隱時現,靈氣與鬼氣相撞,發出爆裂的聲音。

“靈北風!你想幹什麼!”我厲聲質問站在我們身旁冷眼旁觀的靈北風。

他的眼神直直的落在白焰身上:“靈鬼雙修的小鬼,你不知道是極品大補麼?”

母子兩人都的極品大補。

不對,別的鬼也想吸收墨寒大補,我們一家都是大補品!

什麼惡趣味!

我剜了眼他,威脅道:“白焰是墨寒的孩子,你該知道惹怒墨寒的後果!”

靈北風神色淡淡,不爲所動:“冷墨寒會發怒麼?他幾萬年來,都是那副一樣的表情,他也會有其他情緒麼?”

“你敢動白焰,我保證墨寒生撕了你!”流沙的吸力越來越大,已經淹沒白焰的小腿了。

靈北風往前走了兩步,到我們身旁蹲下,攤開手伸向白焰。我怕他傷着白焰,忙打開了他那隻手,卻不料流沙趁機用力,又是將白焰的半截大腿都埋進去了。

靈北風瞧見我臉上的焦急,露出輕蔑的笑來。

白焰氣不過,捏着小拳頭的手揮手就是一團藍焰按在了了靈北風的臉上,倒是將靈北風逼退了幾步。他的臉被藍焰燒傷,裏面居然傳出來一絲混沌氣息。

這不同於我可以充當靈氣修行的混沌氣息,而是和那些怪物們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混沌氣息很相似。

靈北風魔化了!

一瞬間,我的腦海裏閃過這麼一句話。

他原本清雋的面容被白焰的鬼火燒出來一個黑窟窿,窟窿中冒出黑色的變異混沌氣息來,一步步朝着我們走來。

“玲瓏!”我幻出玲瓏,銀白色雷火鳳凰攔住了他,與他扭打在一起。

白焰趁機也喊出了小黑,咬着他的腰帶往外拉去。

這流沙有封鎖法力的作用,我抱住白焰的腿,將靈力從中灌入流沙之中,將流沙全部吹起,白焰的身子一鬆,立刻跳了出去。

我見他安全,鬆了口氣,卻發現自己這邊的流沙已經沒過了腰。

“媽媽——”

“別過來!”我忙喊住想要飛撲向我的白焰,“你別過來!”

“媽媽!”白焰第一次不聽話,還是朝我跑來。知道自己踩上流沙也會被吞噬,他飛起來,和小黑一起來到我身邊。

“媽媽,抓住我的手!”他緊緊握着我的手,和咬着我領子的小黑一起使勁將我往上拽:“媽媽,別鬆手! 米奈希爾之力 你爲什麼要鬆手!”

傻兒子,我怎麼能拖着你一起進流沙呢。

“白焰,和小黑一起出去找爸爸。”我道。

白焰嘟嘴搖搖頭:“不,來不及的! 霸寵宅妻 媽媽會被沙子淹沒的!”

流沙已經漫到我的小腹了,過不了多久,埋過胸腔,我估計就凶多吉少了。

而且,流沙封住了我大部分的靈力,玲瓏沒我的靈力支撐,恐怕也撐不了多久了。

“白焰,快出去!再不出找爸爸纔來不及了!”

“小黑,你去找爸爸!”小傢伙說不出倔強,“我要陪着媽媽!”

黑麒麟踩着藍黑色的火焰朝一邊飛去,玲瓏靈力不夠,被靈北風一掌回到在地,飄散在空中消失不見。

我驀然感覺識海一陣晃動,劇烈的疼痛傳來,口中一股腥甜,吐出一口血來。

沒想到身外化身受傷,我也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

“純陰靈體。”靈北風又是詫異了一下,盯着我望了一會兒,肆意的笑出聲來:“冷墨寒還真是好命!萬年難得一見的純陰靈體,居然也能被他遇上! 老豆發芽,舊愛開花 怪不得他要娶你呢!不娶,還真是有點可惜。”

即使是說出這樣的話來,靈北風也還保持着他風度翩翩的模樣。

好一個僞君子!

他走過來,白焰想放火,又怕鬆開我的手我往下沉去,愣是變出了一派分身,讓分身們去圍攻了靈北風。

重生之寧不為妾 “礙事的小鬼!”靈北風怒斥一聲,將白焰的分身都滅了。

好在白焰的分身是藉助肉身靈芝修煉的,分身被滅,倒不會對他又反噬。

小傢伙見靈北風朝我走開,抽出一隻抓着我手的手,擡手就是一大團鬼火朝靈北風丟去,卻被早有準備的靈北風躲開了。

白焰再接再厲,鬼火不斷的丟着,丟着丟着,不知道怎麼了,他把墨寒給他玩的蛟珠也丟了出去。

靈北風一愣,閃身接過了那即將落地的蛟珠。

白焰也楞了一下,我趁機反手抓住他的手,將他朝着我們來的方向用力丟去。

“媽媽——”

“快走!”流沙已經沒過我的胸腔了,沒有靈力護體,被流沙重量擠壓着,我幾乎透不過氣來。

將白焰丟出去,是我最後的力氣:“快去找爸爸!不準過來!”

然而,白焰從地上爬起來,卻還是朝我飛了過來。

“白焰!”

“壞人滾開!”白焰一腦袋撞在了靈北風的肚子上,那速度飛快,靈北風沒有躲開,連身形都被白焰撞得渙散了起來。

白焰趁機又是一團火焰砸過去,靈北風揮出一道變異混沌之力熄滅了那火焰,順勢掀翻了白焰。

他的身形瞬移到我身邊,笑的溫婉,卻讓我噁心:“純陰靈體,正好可以助我重練實體。”

“你做夢!”一聲怒斥,一道凌厲的劍勢揮開靈北風那即將伸到我臉上的手,墨寒一劍擊退了靈北風。

“爸爸!”白焰歡喜的從地上爬起來,跑回到我身邊。

墨寒的眉頭緊緊皺起,他轉身蹲下來,一手抱緊我,另一隻手丟開劍,將手伸出流沙之中,將他的鬼氣全部注入其中,愣是強硬的把那些將我淹沒的流沙全部用鬼氣彈開了。

他將我從裏面爆出來,渡了些鬼氣給我恢復身子,又看向白焰,細細檢查了下他的身子。

“照顧媽媽。”等我恢復了大概,墨寒囑咐了白焰一句,站起身來。

他往前走了兩步,擡手,長劍飛回到他手中。

靈北風一笑:“冷墨寒,好久不——”

沒等他說完,墨寒便已經提劍衝了上去:“你找死!”

靈北風閃身後退,他的體內的確有靈力,但是更多的則是變異的混沌氣息。

我不由得想起了弱水之前拼死阻擋我們進來的場面,她當時是想幫我們的吧……

九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然讓一處上古神的居所,成爲了魔物的天堂。

白焰扶着我站起來,靈北風的實力不敵墨寒。瞥見我,嘴角揚起一抹笑意:“冷墨寒,沒想到你除了漠然,也有捏的情緒。現在這是急着殺人滅口麼?”

墨寒在氣頭上,完全不想跟他說話,只想殺了他。

靈北風又道:“你與櫻玦的曾經,很怕那女人知道麼?”

“本座的曾經只有慕兒。”墨寒冷聲道。

“可你不止一個曾經。”靈北風說的淡然,語氣卻帶着幾分歡喜,又幽幽道:“靈界天峽谷,蝴蝶泉,冷墨寒,你還記得你對櫻玦說過什麼嗎?”

“你閉嘴!”墨寒驟然大怒。

(本章完) 靈北風卻笑得更明媚了,眼神瞥向我,道:“你不敢說了?冷墨寒,那我替你說——”

話音未落,墨寒的長劍便刺穿了他的身子。

靈北風的護體靈氣散開,他體內的變異混沌氣息涌出,竟然有意識一般攻向墨寒,被墨寒惱怒的揮劍驅散了。

靈北風卻趁勢逃脫了,往後退出很長一段距離。他自知不是墨寒的對手,丟下一大團渾濁的混沌氣息就要往後逃去,卻不料身後猛然攻來一股靈力波,愣是將他重新打了回來。

“喲,靈北風,逃什麼呀?”齊天痞痞的笑着,和牽着小小的二二一起從靈北風背後走出來。

“麻麻……”小小飛奔向我,擔憂道:“麻麻怎麼受傷了?”

“是壞人打傷的!”白焰怒道,“小小姐姐,你扶着媽媽,我去教訓壞人!”

“嗯嗯!”小小點了點頭腦袋,扒住了我的手臂:“弟弟快去!”

白焰飛過去,路過墨寒身邊,被他爹一把揪住了領子。

“爸爸……”

“回去照顧媽媽。”墨寒道,回頭望了我一眼,遞給白焰一個眼神,白焰不甘心的衝靈北風丟了團鬼火,又飛回來了。

靈北風趁機又想逃,二二一團火焰攔住他。他身上的變異氣息涌現出來,與二二的太陽神火相撞,發出爆裂的“呲呲”聲來。

齊天詫異了一下:“靈北風你的靈氣怎麼回事!”

身爲靈主,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本應是最純淨的靈氣。但是現在……

“怎麼和那些怪物的氣息一樣?”二二皺了下眉頭。

靈北風聽見,卻笑了:“怪物?”他反問了一聲,見二二沒有反駁,笑的愈發嘲諷:“你居然說他們是怪物……”

“不是怪物難不成是你親爹?”二二嘴巴一向毒。

靈北風的注意力也不在這個上面,放肆笑道:“他們若是怪物,你又是什麼?”

“我二哥是金烏!哼唧!”小小叉着腰大聲道,“我們高貴噠金烏族,纔不是這些愚蠢噠怪物可以相比噠呢!”小表情一臉自豪。

靈北風斜睨了她一眼,又看向二二,幽幽道:“他們是神獸後裔!”

我一驚,本以爲那些怪物只是會和神獸們有所關聯,卻沒想到居然是後裔。

那些攻擊我們的大鳥,是盤鳳後裔麼?

我感覺我渾身的血脈都是因爲難受而緊緊抽搐了一下。

三大神獸種羣的後裔,竟然會變成這樣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怎麼會這樣?”我問。

靈北風淡淡:“誰知道呢。”他的語氣中,也帶着淡淡的感慨。

墨寒眉頭微皺:“那你是怎麼知道它們是神獸後裔?”

“我爲何要告訴你?”靈北風欠揍的反問,“不過,我倒是可以跟那純陰靈體說一說你當年和櫻玦……”

“閉嘴!”墨寒再次揮劍朝前衝去與靈北風纏打在一起。

靈北風白色的身影節節敗退,白焰不解的問我:“媽媽,爸爸答應了什麼呀?”

我也想知道……

我望向墨寒,看見他的身影因爲白焰的問題微微一頓。

靈北風抓緊了墨寒這一分神,手中由變異混沌之力凝聚而成的黑槍便要衝着墨寒的心臟刺去。

墨寒急忙閃開,揮劍擋開了那黑槍。

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讓他分心的好。

“沒答應什麼,咱們不管這個,都有爸爸呢。”我對白焰道。

“可是我想知道……”白焰還是有點好奇。

“沒什麼重要的事啦,不用知道的。”我勉強笑着,心裏卻有些小小的不舒服。

我知道我該相信墨寒的,可是,他當初究竟有沒有答應靈櫻玦什麼呢?如果有,又會是什麼?

他爲什麼不讓靈北風說出來呢?

也許是不想當着這麼多人讓靈北風瞎說吧,墨寒一定會在戰鬥結束後單獨跟我解釋的!

我在心裏這麼告訴自己,白焰在我的解說下,漸漸也沒了再問下去的心思。

墨寒在收拾靈北風,我在墨玉里找了瓶恢復靈氣的丹藥,給白焰餵了一顆,自己也吃了一顆,稍稍恢復了些損耗的靈力。

小小眼饞,我又給她也吃了一顆。

剛給小黃雞喂完靈藥,墨寒那邊卻突然發出一聲強烈的爆炸聲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