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修地眾仙家遣使者往神王之大營,其居頭者乃是文武麾下文臣之首,大星君。其攜文武大帝之手諭,往眾神之大營而去。

仙修地眾仙家遣使者往神王之大營,其居頭者乃是文武麾下文臣之首,大星君。其攜文武大帝之手諭,往眾神之大營而去。

「來者何人?」

「吾,仙界文武大帝之麾下大星君是也,奉吾主令,來使,煩請通傳則個!」

不一時,那傳令仙家復歸,其大聲道:

「眾神王大人有令,將此修亂棍打出。」

「哈哈哈……哈哈哈……何心小若斯耶?爾等號稱三界主導,居然懼於吾家主上!敗亡不日!敗亡不日也!」

「將此修迎進來!」

「是!」

那大星君隨了彼一干仙家而入。一座浩瀚之中央大帳中,四圍盡數神王相圍,主座上有彼等三方勢力之六修安坐,其一大聲道:

「爾等仙家可知罪!」


「吾等靜心修行,從無逾越!既無傷天害理,又無罔顧道則,何罪之有?」

「啊也!爾等與瀆神者同列,其罪不赦!」

「瀆神者非有殺伐之舉,亦無有屠戮吾仙家之意!吾等何以罪之?倒是諸位,受吾仙家供奉,敬為神明,然其所作所為與魔道何異?」

「哼!巧言令色,信口雌黃!來呀,與吾打殺了吧!」

「哼!爾等當真以為可以凌駕天道之上,為所欲為么?爾等取吾百萬仙家,欲血祭而封印惡界,此為吾家主上以及吾仙修地之大眾所絕絕無可忍受者。爾等此刻便將吾擊殺,仙、神兩界之敵對從此始,亦從吾始!來!」

那大星君厲喝道。

「哈哈哈……果然有膽有識!仙家有爾等,為吾神界之患也!然吾等諸神何懼!告知爾等之所謂大帝,血祭封印乃是大益爾等仙修地之舉,力阻?何其愚也!」

「吾家大帝已然有話,吾等所治下者,非是寬廣之地域,乃是其上之眾生靈也。豈能以眾生之性命,換取惡界之封印!若爾等釋放吾家百萬仙家,則吾等為時未有合作之望也。」

「如此汝自去罷!仙神之戰,擇日如何?」

「雖然,諸位三思,告辭!」

那大星君昂首而出。

「仙界亦是藏龍卧虎!此大星君者,聞得乃是那文武大帝之文臣之首,氣度果然了得。」

那一眾諸神王,皆嘆服點頭。

仙修地文武大帝之行宮中,那惡界之數修攜眾大賢者之國書至。

「大帝,吾家大賢者已然應下仙界一干要求,唯臣服大帝之一款,需再做計較。蓋吾家眾賢界亦是自太古大戰後遭封禁,而傳承至今!其間無有異族統治之說,惟恐天下不服也!」

「臣服一節不能再談,此吾等雙方能否在日後共處之要害也!其一,需得吾仙家認可惡界之眾以為吾之臣民;其二,若他日爾等存了不臣之心,則大道有失,眾仙家亦好共克之!此兩全之事,非獨吾家之受益,乃是汝家依然也。」

「大帝之語,非是詐語。然吾等需再做計較得是。」

「然也!」

后兩家數番密商,終是有了協議。(未完待續。。) 原北方玉照大帝君之天宮中那處秘殿,此時正有神王等將此大殿安置於一座莫大轉移大陣上,那大殿晃晃悠悠、抖得幾抖方才停歇。其時大殿中那三丫頭等一干金仙已然相聚有近乎十萬之數,八萬許乃是神王等一方中金仙之輩,此時亦是遭禁封法力,無能亂動!另有萬餘卻然乃是彼等神王於仙修地諸派中捕獲而來者。此時彼等倒是法能解禁,可以施為!

「少夫人,彼等逆賊,法能遭禁,何不趁此良機,盡數聚殲之?」

其一修忽然道,一眾聞言皆蠢蠢欲動,那巫族之少夫人道:

「諸位道友,彼等此時悔恨交集。吾等何不等其醒悟在解開其拘束,同時發動,或能成事也!否則總是人手過少,屆時恐無可奈何也。」

「然彼等賊修也!」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眾仙家聞言雖心有不願,然諸位心下里明白得緊,無懼不敢,懼於不成也。

大殿中兩派涇渭分明,那人頭數少者便是諸神捕獲來之一眾仙家,那相聚摩肩接踵、熙熙攘攘者一夥,或大聲咒罵,或悔恨交加,吵吵嚷嚷,不可開交者,便是投靠下凡之諸神之流者。

當其大殿忽然晃動時,彼等忽然有修大哭道:

「吾等該死!吾等該死啊!」

「喂,汝堂堂仙家,所歷無窮歲月,怎得仍這般看不破死結?死而死矣,何足懼!」

那少夫人沉聲喝道。

「非是吾懼於死亡。乃是死尤不甘也!吾等冒了萬世罵名,甘心為彼等諸神之走狗,不料遭彼等棄之如敝屣!啊也也!吾悔也!」

「彼等將吾等擄掠此地,到底所為何事?」

「爾等不知?」

「不知!」

「彼等諸神意欲血祭吾等,封印惡界也!」

「血祭?血祭?」

眾聞得斯言直驚得呆立過去。那三丫頭少夫人忽然大聲道:

「血祭者幾多仙家?」

「百萬之數!」

「諸位願活仰或願死?」

「能活,何人願死!」

一仙家冷冰冰道得半句,忽然一怔,大聲道:

「哦!……稍停!這位女仙子!大人!汝之意,吾等可以苟活耶!」

「非是苟活!乃是搶奪得一線生機爾!」


「夠也!若有可能,當說無妨!」

「吾等可以解得爾等所受封禁。恢復法能。則吾等可否有得一拼?」

「天無絕人之路也!哈哈哈……」

於是,萬餘仙家紛紛出手,替此中一干仙眾解禁。

便在其時,那大殿之轉移啟動。轟隆隆直響得半日。那大殿忽然倏然消亡。再現時卻然已在那惡界之天門處也。

「稍停十座大殿安排妥當。大陣啟處,便自安亦!此時切莫要輕舉妄動。」

有神王大聲道。

「是的!是的!」

有半日,那惡界天門處十大仙界之萬里大殿一一羅列而開。漸漸與諸神先前所布大陣嚴絲合縫。

「啟動!」

「轟!」

幾乎同時,那大陣啟動之號令聲與一聲狂亂之爆裂炸響聲同時而起。

「何處爆響?」

「報,諸位大人,一座大殿中仙家修眾暴亂成功,此時已然攻破了大殿,成功突圍而出也!」

「胡說,以吾神界之禁法禁錮其法能,焉有可以突破者?」

「不知,然彼等確乎沖將出來也!」


「快!快!快發動大陣!莫得遲延!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轟隆隆!復大陣啟動之聲響大起。九座大殿中九十萬金仙遭血祭隕落。一道毀歿山川河嶽之巨能掃過此地,將那惡界之天門封閉。那天門便漸漸隱去身形,陷落而去。神廟前大方場復現,只是其色澤卻為詭異之血色。

此血色神禁也!

且說那三丫頭大殿中十萬仙家,此時奮起餘力,死命往外攻擊,而其外圍惡界與仙修地之眾一時拼了死命往內中攻擊,終是諸神不支,退卻了而去。三波修眾合力,追擊,彼等神王早閃了身去,坐了蟻穴轉移大陣,將兵退去也。

「汝,何家修眾?」

那文武大帝高居大位,謂階下那新婚少婦三丫頭道:

「回大帝,小女子乃是巫族少夫人,正新婚時遭卑鄙神修所擄掠,虧得下界時修得妙法,破去了彼等之所為神禁封印,而後授此法門於一眾,而後相互解封,終於一擊而破開彼等禁錮。」

「善!」

那大帝將眼一瞧,此女修似乎身具某種大人史不足之氣息,忽然一愣道:

「汝可識得史不足其修!」

「啊!史前輩!識得!識得!其乃是吾等凡界一脈之祖師爺!」

「爾等區區小千界,現出史不足后,居然能者輩出,遠超他界之凡俗,實驚人心魂也。」

「此皆源於吾家祖師之毫不藏私,將其所學,書之於道法,傳之於後世之故也!」

「其人之心胸,聖賢無讓也!」

待得大戰暫息,一眾大能往視那血色神禁,皆嘆息曰:

「此禁,非主神難開也。」

惡界眾修觀之莫不淚奔而如決堤。

且說當那血色神禁大陣發動時,不足其時正飛臨此地,待其欲與一干惡界之修眾趕至,那天門已然封閉矣。

不足遙遙感知其當初於天門內所作機關法陣,似乎仍頑強支撐,心下漸漸大安。雖有天門之封禁,然畢竟其地已然有其所布設之得之於元能之海中所悟道法大陣!唯其此時無力破開引爆此封印也!

「步閣老,如何?」

「回報聖主,通道已然已然遭諸神禁封,此時恐無力再破開其地也!」

「啊也!如此吾家大軍遭腰斬,危矣!」

「快快回報聖主得之!」

一大賢者大喝一聲。那諸位痴獃之一眾惡界大修中,有修駕了雲頭,急急往回而去。

「步閣老!此地乃是吾眾賢界之生命通道,位置之重,戰場之上恐無出其右者!今卻然遭遇諸神禁封,何哉守護孱弱,嗯?」

內中一大賢者,乃是惡界之老人中之一修,其時怒目圓睜,直勾勾盯了不足大聲呵斥。

「便是仙修地中諸位大賢者,智者大悟等亦是明白得緊,故此地之所布大陣為吾家最強者,所駐守之大軍乃是眾賢界中之精銳。然上方傳來訊息,彼等諸神突襲,且以數百神王強擊之,複以百萬仙家之血祭而封印此通天之大道!爾等且稍稍思之,何人可以無視諸神之能,而固守此地不破?」

眾聞言無語,一眾大能中有修大吼道:

「合吾家一界之力,可否破得其開也。」

眾位大賢者聞言俱各默默然無言。眾人心下里已然知曉,此界從此怕是再無力突出此牢籠禁錮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