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更好奇了。

令人更好奇了。

「當然,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有這麼個角色,只是因為七夕之後,粉絲們紛紛留言說希望再看到我和東哥同框,林導看到了立刻想到了這個角色,跟東哥提起,然後東哥又來轉告我的。」

主持人接話:「聽起來,也算是為了你的粉絲們才答應的?」

「嗯,算是滿足粉絲們的一個小小的願望吧。」蘇南詩道。

「越來越期待了,我到時候一定回去看的。」

「……」

……

眾粉絲看到這視頻紛紛感動的表示,為了「帝後夫婦」到時候一定要去看《獨自等候》!

也有更多的人好奇蘇南詩演的到底是個什麼角色。

總之,就在《獨自等候》的宣傳熱度下降的檔口,話題再一次起來了……

林清茶看到這再次起來的熱度,腦子裡冒出第一句話:

花最少的錢,保持最久的熱度。

然後看到訪談視頻,腦子裡冒出第二句話:

是個好演員。

:。:不過,不管外界因為邱冬夫婦而對於《獨自等候》有了多高的期待,劇組內的拍攝依舊照常,並沒有發生多大改變。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影響,不管是不是因為電影本身讓大眾有了期待,至少這份期待讓劇組的所有人看到了更多成功的希望。

為了讓電影真實的配得起這份期望,理所應當的,大家也更努力

《娛樂圈教母》第二百一十三章困惑 「驚艷」兩個字,讓林清茶驚醒。

這一天廣場的外景拍完之後,林清茶難得提早結束了今天的拍攝,回了家。

侯嘉石聽了助理彙報情況,還特意打了個電話給林清茶,問是不是有什麼狀況。

林清茶倒是依舊淡定回道:「沒大事,只是今天發現自己本身的一些問題,想好好想想,之後可能要做出一點改變。」

「需要商量商量嗎?」侯嘉石道。

「等我想清楚了,如果需要,再與你商量吧,暫時不影響拍攝,不用擔心。」

「行。」

掛斷電話。

侯嘉石盯著電腦屏幕又看了一會兒,然後從辦公椅上起身,走到了辦公室的窗邊,看向窗外。

此時天色早已經暗了,但這座城市的燈光很亮。

這段時間侯嘉石已經不是總待在《獨自等候》劇組了,步入正軌后,他便漸漸開始將事情分給製片組的其他製片去處理了,等到現在《九重卷》也開始進入拍攝了,他剛好能把重心從那邊轉到這邊。

不過,《獨自等候》那邊大體的事項他還是要關注著的。

這代表他的工作量也愈發的大了起來。

還好,當他做出要離開興和,成立懸日時起,就已經做好了要面對這些的準備。

縱然有壓力,但有夢想和期待支撐,這壓力,也是一種幸福吧。

此時,林清茶坐在租房的書桌旁,電腦開著,旁邊擺了兩罐冰涼的雞尾酒。

雖然喜歡喝好酒,但偶爾想事情的時候,喝點甜甜的雞尾酒也不錯。

林清茶開了一罐喝了一大口,然後打開電腦的一個文件夾,裡面都是排序的已經拍攝好的鏡頭。

林清茶按照順序一個個開始看下來,其實這些鏡頭,她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但她已經看的很認真。

一個小時下來,手中的那一罐雞尾酒依舊只喝了那第一口,不過林清茶的腦子卻是越來越清明。

雖然視頻還沒有看完,但她自己關上了電腦,將手中那一罐已經不冰了的雞尾酒一口喝完了,然後長吁一口氣。

她已經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問題在哪兒。

因為這部電影的開始,是始於一個不太好的局面,所以她一直很有危機感,也一直壓著自己各種不好的性子,以求穩妥的拍出這部電影最好的樣子。

她為了這部劇做了太多的準備,修改了多遍,才確定現在這版在目前情況下她心目中最好的的拍攝方案。

因為資金的問題,她不能拖時間,所以一切嚴格按照方案在走,一切在她的把控下,都很完美。

可就是這個完美,出了問題。

因為前世的經驗,所以現世她雖然掛了個新人的名頭,但實際上與新人的起點卻大不一樣,這是她的優勢,她也一直記得利用這一點,尤其是在《獨自等候》上。

但這反而讓她差點忽略了,拍一部好電影最需要的除了經驗,還有拍攝過程中每天都可能出現的意外的靈感。

就像之前的《安米》,別人要是想起來,第一想起來的大多是那一支舞的場景。

也是那一場令人驚艷的戲,給了所有人以莫大的信心。

而現在的《獨自等候》,林清茶看完自己拍攝的部分,她可以想到,這部電影完成,會是一部沒什麼差錯的好電影,但不一定能好到讓人印象深刻。

她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在剩下的拍攝部分中,找到最印象深刻的那個點,並且凸顯出來,直入人心。

林清茶站起來,將雞尾酒空掉的那一罐丟人垃圾桶,將另一罐放入冰箱,然後又拿起了劇本和之前做的各種拍攝計劃又重新歸攏到一起,翻看了起來。

夜愈發深了,城市的燈光也漸漸暗了下來,時間漸漸逼近零點,但依舊有許多為了目標而努力著的人。

林清茶依舊在忙碌著,一邊翻看劇本,一邊在自己的記錄本上寫著什麼。

藺時也已經進入了《九重卷》劇組開始拍攝,此時在劇組安排的酒店衛生間中,藺時對著鏡子,依舊堅持不懈的練習更好的控制自己右臉的肌肉。

懸日辦公那一層的燈光還有一間涼著,侯嘉石也還在伏案工作。

在另一個劇組中,為了成為實力派演員的金依,也還在努力的琢磨著每一句台詞的表現。

……

將近一點時,林清茶終於放下了紙筆,起身,走到冰箱將剩下那一罐重新冰涼起的酒拿了出來,喝掉,然後,洗漱,入眠。

嗯,適量的酒精還能助眠,對於林清茶來說。

當然,入眠之前沒有忘記給藺時發條晚安,很快得到了回應。

「我也準備睡了,晚安,阿茶~」

知道藺時與自己一樣也還在努力著,林清茶覺得很安心。

……

第二天,林清茶依舊在往常醒來的時間正常的醒來,只是坐在床上發獃的時間要比往常久了那麼大概五分鐘,然後給藺時發了條信息。

「藺哥,早安」

一大早看到林清茶的早安,還有愛心,藺時忍不住笑了笑,僅剩的一丁點困意也很快被驅散。

兩人在不同的地方,默契的在同一時間起床,洗漱著,然後,去工作。

今天依舊是外景,而且是酒吧的戲份。

因為酒吧晚上營業,所以他們租用的白天的時間過去拍攝。

拍攝的酒吧離四合院這邊稍稍有些遠,所以今天的拍攝是先集合,然後大家一起過去的,不過,這個大家裡面不包括林清茶。

林清茶總是習慣自己先一步過去,在拍攝之前,再一個人找找感覺,今天依舊這樣。

她買好早餐,選擇了搭乘地鐵到達酒吧附近,然後慢慢走路過去。

這一條街,幾乎都是酒吧,不過也正因如此,這條街晚上很熱鬧,白天倒是顯得有些安靜了。

而像林清茶這樣,大早上走進酒吧的女人,讓路人不免有些猜測。

不過,這些猜測對林清茶來說,沒有任何影響,她走進酒吧,見到酒吧員工,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證表明身份,然後便自由的在空蕩的酒吧內逛了起來。 就算是白天,透進酒吧的光也十分有限,讓酒吧的氣氛有一種處於地下的隱秘感。

無人的時候,將酒吧五彩的燈光一打開,再放首勁爆的音樂,氣氛不僅沒有熱鬧,反而顯得更為孤寂,甚至有些詭異感。

今天第一場拍方城和庄宜初次在酒吧見面的場景,這也是讓方城一見鍾情的一次見面,很是重要。

當然,酒吧是整部電影中除了那條老巷的四合院和古董店外最重要的一個場景,雖然戲份不算多,但緊要,好幾個劇情重要節點都在酒吧發生,而這些劇情要在兩天之內拍完。

劇組只租了這酒吧場地兩天時間。

因為黎冰的提醒,林清茶意識到自己太過緊繃以導致自己已經完成的場景都已穩妥為主,少了些跳脫和驚艷。

在酒吧隨意找了個靠近舞池的位置坐下,腦子裡一邊想著今天的劇情,一邊嘗試著讓自己稍微放鬆些,以求能得到一些不錯的靈感。

劇組的人在陸續到達,看到林清茶在酒吧坐著,紛紛跟她打了招呼開始準備今天的拍攝。

今天的群演很多,都在酒吧的一側候著,還有調酒師,劇組直接用了酒吧原本的調酒師客串。

林清茶看了吧台的調酒師一眼,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決定。

「給我調一杯度數低一點的酒吧。」她走到吧台這樣對調酒師道。

調酒師有些詫異,心道,工作還喝酒?

但,給錢就是老闆,今天場子都是劇組包了的,導演要酒,他給調就是了。

林清茶喝了一口剛拿到手的酒,雙眼滿意的微微眯了眯,腦海中浮現方城用那尷尬而拙劣的撩妹技巧和庄宜坐在這兒對話的樣子,好像有了些感覺。

看著酒吧終於熱鬧了起來。

邱冬和黎冰還有飾演東子的耿渝也過來開始對進行今天第一場戲的簡短排練,不過在他們過來之前,林清茶控制著量喝了幾口后,又偷偷將酒杯給還回去了。

畢竟拍攝時間當著幾位主演員的面兒喝酒,感覺還是會影響她作為導演給人的可靠感的。

林清茶則一邊指導著一邊和楊新繼續商量調整著攝影畫面的構圖和燈光的布置。

不過,在討論方城見庄宜第一面就對她心動的畫面拍攝時,林清茶和楊新有了些小分歧。

林清茶需要一個鏡頭最大限度拍出庄宜推門走入后最令人心動的瞬間。

而就是這一點,楊新覺得在庄宜推門而入時第一個鏡頭便迅速拉近成,燈光聚焦讓她變成這個鏡頭的絕對焦點是為最好。

最開始兩人定的也是這一版方案,但林清茶卻突然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她現在突然不希望庄宜出現的第一個鏡頭就成為焦點,而是希望以方城的主視覺來看她第一眼是在人群中,第一個鏡頭她應該只是進門的人群中的一位,並非絕對的主角。

「但這樣的話,你想要的心動的感覺就少了點啊。」楊新並沒有因為林清茶臨時改想法有什麼不滿,只是認真跟她討論著。

林清茶點了點頭:「這樣第一眼是少了點感覺,但我現在覺得就需要少點感覺,方城跟東子聊天無聊的時候,無意看向庄宜所在方向的,她的樣貌符合方城的喜好,是方城的焦點,但不是在場的焦點。」

「而且,方城看到庄宜的外貌,雖然動心,但不該那麼強烈,他應該是在和庄宜交談感受到契合之後才完全陷入的。」

攝影指導的工作,就是將導演的想法用鏡頭達到最完美的呈現。

聽了林清茶的解釋,楊新看著排練的三位演員思考了起來。

林清茶也想了想,看了一下三人的站位,東子和方城是面對面的站著,而門是在他倆的身側方向的。

「等等。」林清茶好像突然有了點想法,「邱老師還有耿渝,你倆的位置調整一下,耿渝背對門口,邱老師正對。」

兩人按照林清茶的安排調整了一下。

「OK,黎冰你再出場一次試試。」

「好的。」

看著這一幕,楊新似乎也想到新的方案!

他比劃著道:「這樣,方城的視角是東子的肩膀上的那一片,可以遮掉一部分人,既可以可以表現方城看到人群中的庄宜的感覺,又能稍微加強一點她的視覺中心感。」

楊新迫不及待的調整方案試了試。

效果不錯。

林清茶也笑了,手掌一拍:「就是這樣!接下來庄宜往這邊走來又從他們身側經過,鏡頭再稍微拉近跟隨,製造目光追隨的感覺。」

「OK,明白。」

調整完畢,幾位演員可以去妝發了,林清茶看了一眼群演那邊,導演助理正按照林清茶給的方案在一旁給他們做待會兒的安排調度,倒也沒什麼問題,林清茶便沒去插手了。

大方面安排握在手裡,稍微給劇組成員一些創作自由,也是可以的。

經過一番準備,今天的第一場戲終於要開拍。

照常平靜的倒數,開始。

東子喝了些酒,講著一些無厘頭的笑話。

方城覺得有些無聊,視線亂瞟著,忽然,透過東子的肩膀,他看到剛進門的那一堆人中,一位穿著白色夾克的姑娘左右望著,然後往他們這個方向走來。

他有些被這個姑娘迷住,抬了抬頭,目光追隨著她,看著她走進,又看著她擦肩而過走遠。

「咔!」這個鏡頭還沒完,林清茶突然喊道。

幾位演員停下,看了過來。

林清茶微微皺眉,還是差了點感覺。

她稍微上前,走到邱冬的位置,看向黎冰,突然了悟。

「黎冰,待會兒你往邱老師這個方向走來的時候你要回應他的目光一眼,然後再瞥開看向別處,笑一笑。」

「方城目光一直追隨的庄宜,庄宜不會完全沒察覺的,明白嗎?被那樣注視后,庄宜肯定是有反應的。」

黎冰點了點頭:「知道了。」

「那再來一條。」林清茶當即道。

黎冰這次聽了林清茶的指導,稍微理解了她的意思作出了反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