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察覺到自己的變化,陸鳴側頭看向陳方,目中露出感激之色。

似察覺到自己的變化,陸鳴側頭看向陳方,目中露出感激之色。

陳方淡淡一笑,這種心境上的突破,外人外力只能是提供幫助,能否真正點醒自己,靠的還得是自己。而陸鳴的這次心境上的突破,對於他今後的修爲晉升,將會有很大的幫助,讓他在魂道之路上,走得更遠。

“穆揚師兄,你可以去死了!”陸鳴轉頭,看了過去,突然大喝一聲,手中訣印快速變換之下,十數根巨木幻化而出,鋪天蓋地轟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紫瑤、大塊頭、陳方,三人也跟着齊齊出手,四人的攻擊,成四個方向,向着中心處的穆揚,圍剿而去!

穆揚本就負傷不輕,此刻見他們四人齊力出手,且沒有絲毫保留,大有要一舉滅殺他的意思,心中頓時驚怒萬分,瘋狂咆哮道:“想殺我,老子讓你們統統給我陪葬!”

話罷,只見他手腕抖了一抖,一塊巴掌大小的牌令,便是出現在手心中,似玉似木,看起除了材質有些特殊,並沒有其他起眼之處。但就是這普普通通的一塊牌令,卻是令得那原本一臉殺意的陸鳴,瞳孔驟縮,倉皇色變!

“快退!”陸鳴陡然大喝,身形隨之急速爆退。

紫瑤和大塊頭並沒有動,而是一同看向了陳方。


“退!”陳方眉頭微微皺起,在看到那牌令的時候,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壓抑之感,以他的經驗,自然知道那是什麼。 古關大陸遼闊無邊,此時在大陸的一個偏遠地區一座大山之中響起了一道吶喊的救命聲!

“師傅,救命呀!師傅!”

這道聲音聽起來很稚嫩,顯然是一個小孩發出的!

砰砰砰~!

就在那吶喊聲落下,山中一棵棵大樹倒下,一道身影一路奔跑而出!

這道身影明顯就是那一直喊着救命的人。


這個人看上去應該只有五六歲大,但奔跑的速度非常的快!

而小孩後面有着一隻狼一直追趕着!


“狼叔,別在追我了,我知道錯了!師傅快點出來啊!不然狼叔要把我吃了!”

小孩一路奔跑,一路朗朗叫道!

而那隻狼直接無視那小孩的叫喊,一下子就對着小孩撲了上去!

“天狼老弟,你都活了多少個歲月了,還在和一個小孩子玩這種幼稚的遊戲,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唉!”

而在狼把小孩撲倒後,一道聲音從山頂上傳了出來!

話一落下後一個白髮蒼蒼身着破破爛爛的老者就出現在了那隻狼面前。

這位老者頭上長着兩隻角看起來就不像是人的樣,反倒是像一隻羊成精一樣!

“羊老哥,這你就錯怪我了,我這是在鍛鍊他的逃命技巧。這個世界永遠都是肉弱強食的自然法則,這是我教他一個法則,打不過就跑!哈哈!”

見到那老者出現後那被叫做天狼的大老開着狼口笑道!

而此時被叫做羊老哥的老者不屑的看了一眼天狼不在說什麼直接把小孩拉了起身來!

“羊爺爺,我師傅呢?哼”

小孩被抱起來後緩緩道說完還不忘對着天狼冷哼了一聲,轉身往山頂走去。

“天狼,你說他真的會是那個地方出來的嗎?那個地方現在已經是禁地了,裏面到處都是瘴氣,毒物,他怎麼可能從裏面走出來,聽說裏面不管什麼進去都會被那石雕鎮壓從沒有任何人妖獸魔踏入那片區域真不知道他是怎麼走出來的!”

見到小孩蹦蹦跳跳的身影,那羊老者無奈的嘆息道!

“應該是的,不然我們三個老頭子不可能能感應到他身上有整個大陸各個種族的氣息在他身上匯聚!”

聽到羊老者的話後天狼緩緩道!

天狼是屬於古關大陸的獸族是這座山上面狼族的族長,而那羊老者是妖族的是羊妖族的族人!

他們一個叫天狼,一個叫羊邋遢。

“可惜我們三個的修爲太低了族中也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武技和玄技給他,甚至連一卷心法都沒有!現在只能教他些生存技巧而已!”

羊邋遢無奈的嘆息道!

見到羊邋遢這樣說,天狼也不在說什麼,轉身跟上小孩狼嘴一開把小孩往自己背上一甩馱着小孩往山上奔馳而去!

沒一會功夫天狼馱着小孩到達山頂的一座破爛不堪的茅草屋前。

而茅草屋前坐着一位老者,全身周身有者靈氣波動,慢慢的靈氣開始形成了旋渦。

轟!

在靈氣旋渦中發出了一道轟鳴聲,那靈氣旋渦中產生了一道細微的源氣波動!

“恭喜啊恭喜,道天兄已經突破到了凡武境了!”

看到茅草屋前的老者這時境界突破天狼羨慕笑道!

古關大陸人族修煉等級爲:武境,(武境可以動用靈氣修煉和攻擊)

凡武境,(凡武境就可以把體內的靈氣化爲源氣)

地武境(地武境可以源氣外發進行防禦和攻擊)

天武境(天武境源氣已經可以凝聚武器)

武仙境(無限境可以短時間踏空行走)

武神境(武神境可以把源氣注入武器和器具中增加硬度和強度)

帝境(帝境可以凝源遁入虛空)

帝尊境(帝尊境可以在虛空中構建小天地)

神帝尊境(源氣化爲混沌之氣)

境界在帝境前分三等,初期,中期,後期

帝境後分爲,初期,中期,後期,圓滿,半步!

不夠整個大陸都知道神帝尊境上還有境界,但是那個境界已經遠超出神帝尊境了,沒有任何種族知道那是什麼境界。

而現在的那位名爲道天的老者正是剛剛突破到了凡武境靈氣開始慢慢的轉換成源氣了!因爲剛剛突破境界還不穩固所以天狼才只能看到一絲的源氣而已!

突破後的道天睜開雙眼擺了擺手向天道:“都快百歲了,纔到凡武境,你不也快進入你們獸族二階了嗎?有什麼好恭喜的,只是增加了十壽命而已!和你們兩族比我們人族壽命可是相當短暫啊!”

說完道天站起身來走向天狼身邊一手抱起小孩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傢伙,你也跟着我們三個老頭兩年了,我們三個也真是失敗,身邊沒有一樣像樣的送給你,讓你踏入修煉!”

道天抱着小孩無奈的郎朗說道!

“道天老頭,恭喜啊!不夠這小傢伙叫你師傅,好歹你也傳授點吧,你這師傅也太不稱職了,現在他可是連入門都不算別人在他這個年紀都已經開始煉靈了,他連練身都沒有!我們三個老傢伙是不是該爲他弄點淬身的藥材來或者出去整點丹藥給他,讓他開始進行練身!剛剛聽到山下的村民說,有個爲富不仁的家族要讓一些小輩進山來找天材易寶哦!我們也一起前去弄點,天狼這次你們狼族又要可以表演了!不夠我們三個這兩年來都沒出來坑人了,這次爲了這小傢伙,不知道你們要不要繼續出來坑他們點?”

當道天說完手上抱着小孩,天狼跟着後面準備進茅草屋時,一道身影在山中小道中緩緩走來笑道! 次日清晨山口處一個老者身着邋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乞丐,這個老者就是羊邋遢!

沒過一會山下不遠處一羣人手那刀棍往羊邋遢方向走過來!

這羣人帶頭的是一箇中年人,而後面跟着十幾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兩邊有着七八個人手拿刀棍類的武器把這羣小孩圍在中間!

“快點,爭取在傍晚前回去,最近這座山很少發現什麼值錢的藥材了,希望這次能找到一兩株二品藥草!”

這時領頭的中年男子大聲的對着後方喝道


後方的那羣人開始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而在這羣隊伍浩浩蕩蕩的走過來時,直接無視羊邋遢,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羊邋遢站前身來申了下懶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心中有點樂開了花


“果然是一羣肥羊,這次得好好坑他們一筆!不知道道天老頭和天狼老鬼準備好了沒有,一個凡武境,八個武境,看來又要我出手了”

羊邋遢看着這羣人已經往山上走上去了心中郎朗自語道

不夠他也不擔心這些,因爲整座山差不多已經被他們翻了個遍了,能有什麼好草藥,要是有早就被他們挖走了哪裏還能讓別人來採挖!

沒一會兒這羣人已經來到了半山腰中,此時道天老者帶着小孩已經開始了他們的表演了

“混蛋小子,誰叫你去惹狼族的,現在狼族已經全部出來了還不快跑”

見到這一羣人走上來後,道天開始不快不慢的追着小男孩四處亂竄瞎跑起來

“站在,你們是誰,不知道今天是我們木家進山採集草藥嗎?誰允許你們進山的,還不給我滾出去這座山!”

見到道天兩人一前一後滿山亂跑,那領頭的中年男子怒喝道

而就在這時一羣狼從遠處奔馳而來

此時奔馳而來的那領頭正是那獸族的天狼,

他正帶着他的族羣配合着道天他們演戲

而那自稱是木家的中年男子見到那成百上千的狼羣正對着他們衝來整個人感覺到頭皮發麻,不說這些都是一階的獸族,哪怕是普通的狼羣在這個數量上也夠把他們這羣人生吞活剝了!

“老小子別跑了,快把本座的三品靈藥交出來”

天狼怒喊道,而速度一直保持着和兩人的距離

“他們身上有三品靈藥?這天狼山真的有三品靈藥?”

這木家的人聽到天狼的話後個個眼睛發亮起來

當然這只是天狼在演戲故意誇大了而已,這座山本來就是他的地盤,哪裏有可能有三品靈藥,現在一品都少見了,二品的幾乎看不到別說三品的了

“還愣着幹嘛,給我追上那兩人”

聽到天狼的話語後,那木家領頭的男子開始有點恨鐵不成鋼怒斥道

衆人也不顧其他直接跟着狼羣追了上去

“魚兒上鉤了”

道天見狀心中自語道一手直接拉去小男孩往山腰另一邊飛奔而去

沒一會而兩人就來到一個山洞前,這個山洞正是天狼的老巢,兩人直接對着山洞鑽了進去,而此時木家的人和狼羣也出現在山洞前,唯一不同的是天狼已經不在狼羣中了,而木家所有人不完全沒考慮到這山洞正是那狼族的居住之所!想也不想直接衝了進去!

“北巖鎮的木家來我狼族搶奪三品靈草,靈草備其毀掉,所有族人給我把山洞圍起來一個都不能放過”

就在木家一羣人進入山洞後,洞外就響起了一道爆呵聲,這個聲音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要不死不休的樣子

而聽到這話後木家那領頭的男子差點一口鮮血吐了出了

因爲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身處在狼羣的山洞中了

這下有理也說不清了,不過他們木家也是北巖鎮的四大家族之一,他也不擔心對方敢對他們怎麼樣

“TM的是哪個混蛋胡扯的,給老子滾出來”

木家的領頭男子怒喝道

而就這時一個老者從狼羣中走了出來,這個老者正是羊邋遢此時他身邊還站着一隻狼這隻狼正是那天狼。這一人一獸正笑眯眯的對着木家的人走過來

而羊邋遢此時身上的氣息也開始外露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