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吸血鬼就是吸血鬼,只要活著,就會有野心,這次在無意之中發掘了這個秘密,看看有無可能從中崛起。

但吸血鬼就是吸血鬼,只要活著,就會有野心,這次在無意之中發掘了這個秘密,看看有無可能從中崛起。

但還是沒能解開其中奧秘,索菲亞所以領王啟年進來,其中也有看看王啟年能不能解來這個秘密。

王啟年抬頭向對面牆上看去,牆上刻著一句話,好像格言,用哥尼舒語寫著:「死亡既是生命的結束,又是生命的開始,唯有死亡中帶著生的力量,才能到達彼岸。」

哥尼舒語象一把契子,是一種契形文字,王啟年的前任可花了大力氣研究這種文字,因為他對哥尼舒文明很感興趣。

王啟年看到這句話,心中一動,這話是什麼意思,看起來就像一段警句,為什麼刻在此處,與半位面有什麼關係? 見王啟年看著這句話,溫莎說:「尊敬的客人,我們經過研究,認為這是進入半位面的通道,可惜我們試了各種方法,運用魔力,最多激發出一陣光芒。」

王啟年將這句話念了幾遍,這句話字面的意思並不難理解,只不過是一種哲學觀點,其中有什麼含義?王啟年不能理解。

想了想,決定還是動手一試,他伸出了手,淡灰色光華如同水流一樣,輕柔地沖刷而上,向著這些文字,王啟年控制著魔力,他僅想一試。

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淡灰色魔力剛一接觸那些文字,文字陡然流轉起來,越來越快,看不清楚文字內容,似乎出現一個旋渦,其中傳出了一聲吼叫,無數煙雲從其中蜂擁而出,而大廳一瞬間都虛化了。

眾人一個措手不及,旋渦迅速擴大,像大口一樣,將眾人吞沒,事情並沒有結束,拉斐爾和紅龍修爾正在降低高度,修爾正在噴著龍息,它已經吐了幾口,龍息畢竟是有數的,就是它也不能一直不停的吐,現在它雖然在吐,可明顯不比開始,它懂得節約,正打算吐了這一口,便落下去。


古堡陡然像水波一樣在動了起來。裡面煙雲頓起,一個空間旋渦陡然生成,吸力其大,一下子就將拉斐爾和紅龍吸入其中,而古堡又一次消失,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這個變化讓兩方都沒有準備,王啟年更是莫名其妙,他是個巫妖,魔力的性質雖與吸血鬼有所區別,但都屬於暗黑屬性,王啟年可不認為他的魔力能強過溫莎公爵,溫莎公爵是吸血鬼公爵,按等級來說,最起碼相當於傳奇,這也是溫莎公爵並不在意王啟年的原因,一個巫妖,最多相當於魔導士,即使身體上特殊一些,還不放在他眼中,即使溫莎公爵這支血族已經衰弱,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王啟年自己明白,在那一瞬間,好像那股內臟中流轉的力量陡然加速,但轉眼就恢復了正常,難道是那法訣煉出的奇怪力量?但那股力量根本不受他控制。

來不及細想,眼前已經一變,一座浮空島撲面而來,有高山還有谷地,但很荒涼,四周有一種光華,再仔細看時,光似乎無所不在,偏偏無任何光源,王啟年已站在一處窪地上,身邊沒有其他人,抬頭向天空看去,似乎流星一閃,中間還有一個紅色的影子,王啟年皺起眉頭,他分明看見那是一頭紅龍,其他流星,卻是索菲亞他們,不知他們落到那裡去了。

這就是半位面?王啟年回想剛才的一幕,不過是茫茫空間中一個小島,大小好像有數百里,具體多大,王啟年也不清楚,只是一閃而過,他便出現在這裡,而且處於較低的位置。

他沒有魯莽行事,而是手勢一起,亡靈之眼的法術施展,一個眼球從他的頭頂上升起,越來越淡,向上升去,他用亡靈之眼向四周看去,嚇了一跳,他處於此處的最低處,但並不是最低,他置身於環形山的中央。

亡靈之眼中,他顯然是在山峰上,環形山大概半徑有里許,高高聳立在大地上,附近並沒有什麼植物,只有苔蘚類的地衣少許分佈在四周,偶爾可見白骨,這個地方夠荒涼的,但溫度卻很適宜,空氣比較乾燥。

看不出有什麼東西,王啟年收了法術,手一動,將那支手杖又拿在手上,一步步離開了環形山的中心,向外攀去。

他剛走了百十步,聽到有動靜,不自覺的望去,只見土壤之中伸出一隻白骨手,他是一個巫妖,並不害怕這些,但接下來的一幕,使他目瞪口呆,在他身邊,泥土不斷隆起,一隻只骷髏破土而出,眼眶之中,幽幽閃著淡淡的魂火,手上還拿著生鏽的斷刀,有些乾脆就拿著一根白骨,不知從哪個骷髏身上拆下來的。

王啟年口中吟唱起咒語:「回歸!」他這是想將骷髏送回它們應該去的地方,精神波動一出,骷髏似乎停頓了一下,魂火一閃,並沒有熄滅,魔法居然沒有響應,王啟年心中一上驚,又吟唱起咒語,他這是召喚骷髏。

咒語一停,又有些骷髏出現,各舉刀槍,和骷髏殺在一起,王啟年有些明白,他的法術並沒有失效,只不過不知怎麼回事,這些骷髏並不聽他的。

王啟年手一揮,將骷髏送走,雖然召喚骷髏耗費的魔力較小,但到這個地方,不知還有什麼,對於魔力,還是能節省就節省。

骷髏送走,本地骷髏卻舉著銹刀笨拙殺了出來,王啟年嗆的一聲,杖中劍出鞘,劍一出鞘,便點了出去,一劍正中一個骷髏的魂火,魂火熄滅,他卻感到有種清涼從劍上傳到他的身上,精神不由一振。而那個骷髏卻頹然倒地,散了架。


他步隨身轉,逐漸步伐開始和劍配合得越來越好,他從安德莉亞那兒學到基本的劍法,結合他的刺,劍術開始成形,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只會使用一個刺字。

他一路向前,在他身後,散落的骨架鋪了一地,漸漸沉入地中,王啟年終於來到環形山的邊緣,他舉目一望,大地上,樹木極少,倒是地衣有不少,往遠處看,中央山上流著岩漿,在岩漿縱橫處,一座法師塔矗立在中央,一共十三層。

法師塔,在外面很少有魔法師建法師塔,不是法師塔不夠強大,現世界的材料跟不上,傳奇法師能夠建法師塔,不過都建在半位面,世間留存的很少。

既然見到法師塔,王啟年知道下一步怎麼做了,一般來說,半位面的控制中心都在法師塔,但看山下,王啟年苦笑不已,山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有了一支白骨騎士,騎在白骨馬上,正在列隊相迎。

王啟年自己的劍術對付低階騎士還可以,畢竟低階騎士只是**上強於一般人,還未形成劍氣,騎士就不行了,王啟年這個印象是他根據自己經歷所形成,他不知道,他所見到的騎士不過是鄉下騎士,而不是那種騎士精英,就是騎士,相差也很大,萊恩和愛德華只是利亞公國一個伯爵,利亞公國在泰倫西洲諸國中來說,只是墊底的貨色,就是扈從騎士,他們的劍法也有秘傳,而利亞公國的騎士,大多數才獲得最基礎的劍式,比起王啟年從安德莉亞處學習的劍式還不如。

王啟年下山,而對面的白骨騎士也在加速,王啟年似乎看到一匹戰馬在急馳,馬上騎士人馬合一,借著馬勢以雷霆萬鈞之勢轟然壓到,還未到近前,一股氣勢先到。

王啟年不假思索,口中吟唱出兩個字,轟的一聲,一個藍球大小的爆裂火球迎面砸了過去,這是王啟年利用他的護腕上的魔法陣發出的火球,這一幕正好被遠遠的天空之中龍騎士拉斐爾看見。

火球迅速靠近,但那名白骨騎士身體一伏,白骨馬似乎一矮,就相差這麼一點,火球落空,飛入後面的骷髏之中,轟的一聲,炸飛了幾個骷髏。

馬已到,骷髏騎士身體已起,手中大劍雖銹跡斑斑,在一起一伏之間,像波浪一樣,直指王啟年的頸部。

王啟年大吃一驚,這個骷髏騎士劍上並沒有劍氣,王啟年不知道他本來就是一個低階騎士,還是他生前就是一個騎士,不過死後不可能擁有劍氣,這傢伙太猛了,手中劍一個牛勢,想架開一劍,同時突入。


兩劍一交,王啟年只覺一股大力湧來,身體不由自主做出一個姿勢,一個他自己都沒有想過的姿勢,左腳一個大步交叉,身體以腰為軸,順勢一拖,電光石火間,對方一劍被他引空,順勢一劍,劍尖突入對方眼眶之內,劍往上一挑,身上一閃而過陰涼之氣,卻不是吸收,而是順勢爆發。

時間快得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白骨騎士的骷髏頭已被挑飛了出去,魂火一閃便滅掉,而骷髏架散地,這一劍根本不是他平時所練,只是一個自然反應,王啟年有些疑惑,好像身體會做主,而且,那股涼氣是怎麼回事,明明在內臟循環,自己主動調用它,根本不響應,偏偏在自己危急時,它屢建奇功,威力又好像沒有,王啟年深深感到疑惑,不過這好像不是壞事。

王啟年沒有注意到,遠處天空中紅龍上的拉斐爾眼光一閃,有意思,這個人是誰,不過好像魔武雙修,用的是火系魔法,一手劍法雖不突出,不過也比較熟練,他倒沒有想到王啟年是個巫妖,畢竟相隔太遠,王啟年利用魔法陣發出的火球讓他產生了誤解。

他剛要過來,突然一股強大的暗黑氣息暴發,那是一股強大的氣勢,好像達到了傳奇的地步,他立刻將注意力轉移過去。

相反,王啟年這裡,倒不太引人注意了。

王啟年一劍解決了白骨騎士,心中對騎士的威能暗自警醒,後面一隊骷髏兵,倒不在放在他心上,他劍一抖,迎了上去。 對於剩下的骷髏,王啟年對付很輕鬆,每劍都刺在眼眶之中,隨著魂火的熄滅,一具具白骨散落在地,

遠處轉來了巨大的波動,王啟年一劍刺出,停頓了一下,扭頭看去,一道紅影迅若閃電,王啟年看出那是一隻紅龍,緊接著眼睛一縮,龍背上有一個人,手執龍槍,身上纏繞著聖光,龍槍之上,卻放射出晶亮的紅光,似一塊紅色的瑪瑙,直向對面的一個人衝去,空氣之中,卻拉出火紅的光華,像一個火流星,威勢驚人。

王啟年心中一驚,怎麼出現一個龍騎士,好像是教庭中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溫莎公爵心中大怒,他沒有想到,居然出現一個教庭的龍騎士,而且還是赫赫有名的加百歷之刃,他們一族倒沒有散開,出現在另一個環形山中,剛點清楚了人數,好在一個不少,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巫妖的魔力居然打開了通道,巫妖不知哪裡去了。

關鍵是他們進來了,溫莎公爵鬆了一口氣,正在和其他人商量,不知何時,居然出現一個教庭中人,在天空中騎著一頭紅龍,一個吸血鬼看到了他,縱身飛起,直撲對方而去。

這個吸血鬼是個子爵,也太魯莽,這不怪他,吸血鬼身為長生種,本就看不起人類,即使對方是個龍騎士,心中的蔑視也無法改變。

於是他悲劇了,拉斐爾看到一個吸血鬼飛了上來,臉上露出了冷笑,龍槍一舉,紅龍陡然加速,人和龍合為一體,槍身之上,紅光亮起,宛若赤虹,就是一槍。

那個吸血鬼也是一聲狂吼,身形也幻出一串幻影,手爪尖利無比,只向拉斐爾抓去。

拉斐爾眼中譏笑更甚,只是將手中槍一舉,幻影消失,連同他也消失了,只見龍槍上紅光一閃,將他捲入其中,接著便是大群蝙蝠散開,但那些蝙蝠在一瞬間,身體中射出無數的紅光,化成了飛灰。

溫莎公爵大怒,每一個族人對於他來說,都富貴無比,十三氏族中,他這一支已是墊底,本來就人丁稀少,一個子爵就這樣煙消雲散,他怒吼一聲,肉翼張開,磅礴的氣勢將周圍剛剛出現的骷髏全部掃倒,魂火就此熄滅。

他起在空中,肉翼之上,暗金色的魔紋全都亮起,整個肉翼呈現一種詭異的美感,臉上也變了模樣,獠牙外露,手上十指也尖利無比,空間似乎都受到壓抑。

拉斐爾露出了慎重之色,紅龍也不由得在空中後退了幾步:「創主在上,想不到在這裡會遇到一個黑暗生物,骯髒的生物,今天是你的死期,你的凈化將是我的功跡!」

拉斐爾眼中透出一股狂熱,緩緩抬起龍槍,指著溫莎公爵,溫莎公爵血紅的雙眼看著拉斐爾:「桀桀,一隻小爬蟲,不錯的祭品,偉大的始祖在上,我要以你的血肉來祭祀!」

話音一落,人影陡然模糊了,似乎人消失在空氣中,過了一會後,空氣中才響起一聲爆鳴,這不是什麼法術,而就是強悍的肉身,速度快到人眼都無法留下殘痕。

在他身影剛一模糊時,拉斐爾動了,手中龍槍劃了一個圓,空中槍影未消,槍身上秘很魔紋亮起,槍一瞬間亮如太陽,天地間一片光華灼目,兩人分開,之間動作就是吸血鬼們也沒有看清,只到這時,那聲空氣的爆響才炸了出來,兩人又恢復原來的樣子,好像兩人如沒有動過,一切都是幻覺的一樣。

炸響過後,兩人陡然起了一陣波動,象烈烈的風一樣,刮過兩人,證明兩人交手了,究竟誰佔了便宜,底下的人並沒有看出來。

兩人臉上都是凝重如水,盯著對方:「好!」兩人同時開口,不過語氣並不相同,溫莎公爵一開口,胸前的衣服陡然綻開一條大縫,而拉斐爾一開口,嘴角出現了一絲血水,看來,溫莎公爵佔了點上風。

溫莎公爵臉沉似水,手一指對方:「歲月滄桑!」他發動了魔法歲月滄桑,並沒有吟唱什麼咒語,他的境界,根本不需要咒語相助,言出魔法成,空間似乎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紅龍修爾一聲龍吟,它動了,退了出去,他比較敏感,脫離了魔法籠罩的範圍,而同時,拉斐爾身上鎧甲迸射也聖潔的光輝,手中的龍槍也裹在聖光中,在槍頭上,放射出一股晶瑩的紅光,裹在聖光之中,直向溫莎射去。

溫莎公爵翅膀一扇,身體劃了一道影子,避開了聖光,紅龍口一張,一柱龍息奔涌而出,拉斐爾腳下用力,紅龍明白,陡然直上雲霄,飛升而上,到了頂點,忽然掉頭向下,翅膀收縮,從上空飛躍而下,劃出一道紅影,拉斐爾身體一伏,似乎和龍化為一體,手中龍槍卻放射出紅色晶光,和龍的沖勢化為一體,在空氣之中,拉出火紅的光華,挾天地之威,向溫莎公爵沖了過去。

王啟年剛好一回頭,就看到這一幕,雖然距離隔得遠,但那股威勢卻宛如實質,王啟年嘆了一口氣,這難道就是龍騎士的威勢?太可怕了,王啟年第一次遠觀這種級別的戰鬥,回想自己前任的所為,不禁為前任的勇氣而嘆服。

烏光泛起,溫莎公爵顯然動用了秘法,整個人化作一團烏光,方圓數十肘內烏黑髮亮,速度也驟然上升,兩者一交,時間似乎靜止了,綻放出一圈圈空氣的激波,兩人都被拋飛出去,翻滾著向不同方向落了下去。

這兩個人都不是目前的王啟年所能惹的,王啟年解決了眼前的骷髏,向中央那座法師塔行去。

他要儘快趕到那座法師塔,當務之急,是儘可能得到好處,王啟年既然來到這裡面,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而且他有個優勢,在幾拔人中,他的位置最靠近中央法師塔,這可能是他打開的通道的原因。

但他雖然靠近中央,但也有不利的地方,最起碼他不能長時間飛行,而不論吸血鬼和拉斐爾都是可以長時間飛行,好在雙方現在正在僵持。

王啟年向著中央走去,不再關心他們之間的爭鬥,從自私的角度來說,雙方最好拼個你死我活,特別是那個龍騎士,他好像是教庭的人,王啟年可沒有好印象,不管怎麼說,他是個敵人。


當然,最好溫莎公爵也受重傷,雖然是盟友,但他的實力在那裡,對王啟年也是一個威脅,所以王啟年私心裡,雖不願正視這一點,但也不希望他完好無損。

就這樣,王啟年一路上解決了不少骷髏,花了數小時,經於來到了中央那座法師塔,到了跟前,王啟年才發現這座法師塔真的高大,在遠處尚不知道,來到山下,才發現規模宏大,塔分十三層,氣勢衝天,似一根定海神針,通體似乎沒有一絲瑕疵,定在火山口,地面熔融的岩漿湧出,分成四股流向山下,硫磺氣息很濃,看得出,以前這裡有更多的岩漿流,大多數已經凝結,可見當初這裡是何等的一付場景。

王啟年看到岩漿流,這些岩漿流倒難不到王啟年,王啟年估計一下岩漿流的寬度,準備施展魔法,通過岩漿流,剛吟唱起咒語,一座白骨橋生成,橫架於岩漿流之上,還未踏上白骨橋,聽到背後風聲響,一回頭,一頭紅龍顯然受了傷,翅膀已不大靈便,在它身上,伏著一個人,正是拉斐爾,臉色慘白,受傷不輕。

王啟年心中一動,能不能趁機幹掉他?此念一起,目光自然不同,但此念剛一起,拉斐爾抬起頭,目光如刀一樣,直視王啟年:「閣下動了殺機!

拉斐爾說了這句話,便不再開口,王啟年優雅地一彎腰:「尊敬的閣下,我是動了殺機,閣下受了傷,我會放過眼前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兩人雙目凝望著對方,在估算成功的可能性,紅龍卻釋放出它的威壓,王啟年反而鎮定下來,它不釋放威壓倒讓王啟年吃不准它的底細,這一有意釋放,卻正暴露出它的虛弱,看來它受傷不清。

拉斐爾輕輕嘆了一口氣,手中龍槍抬起,默默對準王啟年,王啟年眼中一閃,緩緩抽出了刺劍,他是一個巫妖,但卻用刺劍,明顯是想麻痹對方,王啟年知道,僅憑刺劍,還不足對付對方。

王啟年陡然腳下一個滑步,手中劍像毒蛇一樣,便向拉斐爾刺去,拉斐爾手中槍一點,並沒有用多大力氣,槍頭一閃為三,直接封死了王啟年的變化,中宮直入,王啟年見他只是輕輕一振,便將自己進攻路線給封死,身體向後退去,一下子就落腳與白骨橋上,拉斐爾一槍落空,卻沒有進攻,顯然他受傷極重。

王啟年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手往前一指,口中誦到:「亡靈天災!」

「閣下是巫妖?」拉斐爾吃了一驚,但又懷疑,王啟年從外貌上看並不像巫妖,拉斐爾已受傷,雖有懷疑,但不能用精神力查探,倒一時無法確定。

王啟年沒有回答他,澎湃的黑煙頓時瀰漫而出,不料,異變突生。 王啟年用出了亡靈天災,這是巫妖所特有標誌,不是死靈法師不能發出這樣的魔法,而是死靈法師不能這樣發出這種魔法,普通死靈法師不僅需要吟唱咒語,而且,還需要特殊的手勢,甚至還需要特殊的施法媒介,一種骨磷粉,才能釋放出這種魔法,而巫妖則不需要。

所以,王啟年一施放這種魔法,他立刻想到王啟年的身份,身上聖光又一次亮起,但亡靈天災還沒有形成,剛開始成形,法師塔突然綻放出七彩的光華,內中一種宏大的嗡嗡聲響起,王啟年和拉斐爾沒有來得及反應,便已消失不見。

法師塔的異變讓匆忙間趕到血族一行人停下腳步,溫莎公爵蒼白的臉色上一陣潮紅,不僅又吐出一口血。

「父親,你怎麼樣?」索菲亞扶住了溫莎。

「沒有什麼事,拉斐爾比我傷得重,我暫時將傷壓了下去,為什麼這種七彩光一閃,我的傷又發作了?不好,有人進入法師塔,不要管我,快,快進入法師塔,記住,塔內有一本《亡靈書》,千萬不要讓別人得去。」溫莎公爵陡然想起了什麼。


索菲亞一聽,肉翼展開,空氣中傳來一聲爆響,一瞬間,她便出現在法師塔邊,法師塔嗡嗡聲還未歇,七彩光華一收,正好趕上一點尾巴,光華一斂,人也隨之消失。

在她之後,先後有幾個人展著肉翼趕到,但紛紛撞在法師塔上,法師塔好像沒有門,靜靜的矗立著。

他們傻眼了,有一個吸血鬼怒了,口中吟唱,一陣血光出現,中間無數觸手,爭先恐後纏到法師塔上,觸手之上,很顯然有一種腐蝕性物質,在法師塔周圍的石頭上,看得見的在觸手之下,輕輕的瓦解,變成粉末,如同雪一樣,輕輕的分解了。

血手之蝕,一種腐蝕性的魔法,利用暗元素腐蝕,如果作用在人身上,瞬間就會見到白骨,還且死後好像腐朽已久。

然而,他不僅僅是失望,而且還受了傷,觸手剛接觸法師塔,法師塔上猛然出現一層白光,觸手就像見了太陽的雪一樣,紛紛消融,白光隨之擴散,他慘叫著逃離現場,身上出現了黑煙,這種白光居然克制吸血鬼,受他影響,其餘吸血鬼也受到波及,身上冒起黑煙,一個個急忙逃離法師塔。

轟隆隆的聲音,等他們逃離,法師塔依然在那裡,但火山卻爆發,法師塔周邊岩漿四溢,好像一片火海,火山爆發並不猛烈,但一時卻也無法靠近。

王啟年剛發出亡靈天災,誰知卻引發的法師塔的異變,當他醒悟過來,已經置身於一個空曠的空間,四周白霧茫茫,根本看不清楚周圍的情況,他小心地打量著周圍,似乎要看一下,拉斐爾在不在周邊。

霧氣慢慢散去,裡面並不大,只有方圓一里左右,其外就是茫茫一片,王啟年心中明白,這應該就是法師塔其中的一層,究竟是哪一層,王啟年不知道。

但他放心的是,拉斐爾不在裡面,他好奇地看著,就在這時,中間出現出現一本書,浮在半空中,王啟年很好奇,但他也很小心,在這個陌生環境中,這一切都很詭異,小心一些是應該。

王啟年小心靠近,那本書浮在空中,看得出紙張與眾不同,不是正常的紙張,好像是一種魔獸白水犀牛的皮所制,這種紙是一種極高檔的紙張,皮呈白色,天然帶有一種淡金色魔紋,很柔軟,卻又堅韌無比,光這紙,就是一種異寶,現在這種紙在外面就是天價,而且還有一種淡淡的馨香。

王啟年看向書的封面,哥尼舒魔法文三個字:亡靈書。王啟年想起一個傳說,在魔法界的傳說,野蠻人有一部珍貴的書《亡靈書》,這裡面記載了解死亡的秘密,如果得到這本書,那麼就會通曉生死的秘密,難道就是這本書?

王啟年想著,伸出手去,就要拿這本書,書卻無聲打開了,一句格言出現在扉頁上:從死寂中看到重生,唯此,才能體悟到生死的秘密。

王啟年手在空中停住,一剎那,他彷彿看到一個個生命在凋謝,他捲入其中,好像冷灰一樣死寂,空中書自動打開了,王啟年本是巫妖,他不知道,他身上那種法訣來歷卻是奇特,巫妖本來修行的是死亡的力量,但他的法訣之中,卻是死中伴隨著生機,形成一種陰陽平衡,不過目前卻是死亡佔了主體,他自己都沒有發現,他能進入半位面,完全是他的魔力中死亡中蘊含一種生機,雖然很微弱,但畢竟是有了,才轟然打開了半位面。

同樣,在魔法塔下,他使用了亡靈天災,但死亡中帶著微弱的生機氣息,讓魔法塔將他吸了其中,他自然不明白,以為不過是巧合,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巧合。

與此同時,拉斐爾騎著紅龍,也進入其中,他與王啟年不在一層,他的面前也出現一本《亡靈書》,索菲亞也進入其中,三個人分在三層,不過相同的是,三個人面前都出現了一模一樣的《亡靈書》。

但三個人的態度卻不同,王啟年見是《亡靈書》,不知不覺中,就進入那種特殊的狀態,這不是王啟年資質特殊,而是他的好奇心使他如此;而拉斐爾卻完全相反,他一見此書,心中一個念頭,這是異端,他從小接受教會的教育,對創主有著異常的狂熱,這是他的第一個反應,手中龍槍一點,紅光驟現,槍如龍,就向書擊了過去;索菲亞則是驚喜,她就是為《亡靈書》而來,現在書就在她面前,她的手都顫抖了,伸手去抓那本書,心中異常激動,書緩緩打開,她看到了扉頁上的格言。

王啟年在那一刻,看到了死亡,甚至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很舒服,原來死亡並不可怕,只不過讓人處於永恆的休息之中,王啟年在這一刻,不僅沒有感到死亡的可怕,反而覺得有一種寧靜,心中很淡漠,甚至都不起念頭,說自己已經死了,自己覺得自己上輩子怕死是那麼的可笑,死亡是如此美好,他漸漸失去意識。

死亡的灰燼中,漸漸顯露生機,好像在死亡中一種生機漸漸出現,似綠苗在破土而出,生死在循環,王啟年也好像在醒來,剎那間,世界變得豐富多彩,生死在分裂,他看見了意象,從虛無中突然有象,接著分裂開來,兩種似乎都是透明的光點誕生,奇怪的是都沒有顏色,他剛想是否有顏色,它們便有了顏色,分為黑白兩色,他隱隱似乎有所悟。

黑白兩色粒子越來越多,好像有些在變淡,他感到很好玩,意識中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要有彩色就好了,這個念頭剛冒出,似乎進入染缸,種種顏色瞬間出現,好像彩色的小點,有青有紅,有綠有黃,有藍有紫,這一切都隨王啟年的意識而轉換。

這是什麼?王啟年又冒出一個念頭,難道是元素?這念頭一起,所有彩色小點都消失了,變成黑色的小點,逐漸瀰漫。

王啟年一怔,又一個想法在他的心頭誕生,這些都是元素,不過是虛幻的,受自己意識控制,難道真是虛幻,又或就不是物質?

一念及此,所有黑色的東西似百川歸流,湧入他的身體,他本身已經凝結元素核心,不過卻是在腹部凝結,所有的東西像煙霧一樣湧入他的元素核心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