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夏洛奇與摩蘇雅知道,帕慕克在為他們提供穩妥的細密畫材質渠道。

但夏洛奇與摩蘇雅知道,帕慕克在為他們提供穩妥的細密畫材質渠道。

沒有這些物質基礎的支持,細密畫水平想晉級難如登天。

「嘿嘿,這筆可夠寒磣的啊!」

帕慕克進入莫奈的內屋,莫奈從牆上數以千計懸挂的筆架上取下一個古色古香的盒子。

打開盒子后,映入眾人眼帘的竟然是一根極其破舊的怪筆。

「這是什麼材質做的筆頭?」

帕慕克問莫奈道。

「不知道。」

「你是從哪淘來的?」

「在細密畫筆的焚坑內發現的。」

「什麼?」

「廢棄之筆?」

「是啊,這樣吸人元力與能量的筆,誰敢用?」

「那天我在百羅皇都郊外的畫筆處理廠負責處理數十萬支廢筆。」

「當時這支筆都已經被扔進焚燒爐了。」

「你們也知道,細密畫畫筆的筆灰價值也不菲。」

「許多百姓家的孩子買不起貴重的畫筆,就使用這些廢筆燒成灰后重新製作的畫筆。」

「那天,讓我大跌眼鏡。」

「一爐灰倒出來,居然還夾著一支筆。」

「你們想想,那麼大的火焰,那麼高的溫度竟然沒將此筆給焚燒掉。」

「這意味著什麼?」

「當時我就覺得我中大獎了。」

「肯定是寶物,也不知是誰扔掉的。」

「或許是無意間丟失的。」

「反正到了我的手上,讓我著實驚喜萬分。」

「之後,我就驚喜不起來了。」

「剛才我告訴你們這筆的缺點就是吸收主人的能量與元力。」

「我自己也試了一下,沒把我嚇死。」

「帕慕克大師,你也知道我的實力。」

「這支筆竟然在一秒內吸走了我一半的元力。」

「害得我右手半天都酸爽到不行。」

「既然我自己無法使用,就開始邀請各路意念大師來嘗試。」

「說好的價格五百萬魔山幣。」

「開始時,從百羅到南郡的那些意念師都十分感興趣。」

「三年下來,到我這裡嘗試使用這支筆的意念師足足有上千人,可是他們都無法掌控它。」

「也沒有人願意去掌控它。」

「太坑爹了。」

「這是圈內人對這支筆的一致評價。」

「稱之為坑爹筆。」

「我只有苦笑了。」

「這支筆自從進了我的家門,我的生意利潤減半。」

「你說,我留他作甚?」

「但處於敬業的精神,我還是希望它能遇見合適的主人。」

「再賣不出去,我真的要破產了。」

莫奈苦笑道。

帕慕克知道莫奈講的是實情。

這次過來跟莫奈買筆,就是聽說他這些日子的生意一直沒有起色,有些困苦了。

「嗯,我來試試。」

帕慕克伸手握住盒子內的怪筆。

漆黑色的盒子長二尺,寬二十公分,厚二十公分。

瞬間,帕慕克像被火焰燙了一樣。

忙不迭的將這支怪筆扔到桌上。

怪筆筆管不規則,既不是圓形,也不是柱形。

上面有些橢圓,下面卻有些稜角。

兩頭粗,中間細。

筆頭兩寸半,不知是什麼材質調和成的軟毛。

居然能不焚於火。

筆管長一尺八分,修長。

與筆頭長度的比例顯得很怪異。

似乎筆管的作用要比筆頭大似的。

「怎麼了,師傅?」

摩蘇雅連忙問。

燧靈記 帕慕克捂著手指,明顯是受傷了。

「嘿嘿,居然張口咬了我一下。」

帕慕克笑罵道。

「哦?」

「大師能感覺到有東西咬了你么?」

「嗯,正是。」

「那就對了。」

「很多來嘗試的意念師有很多人的感覺跟你一樣。」

「那就是它不認可我唄。」

帕慕克有些沮喪。

在西貝御府中獲得百萬年桑普樹的認可,帕慕克還是很開心的。

現在卻被一支怪筆給打擊到了。

「我來試試。」

夏洛奇忽然說道。

「哦,這位小兄弟是?」

「還沒來得及跟莫奈兄介紹,這兩位是我新近收的小徒。」

「以後還要煩請莫奈兄多關照他們。」

「恭喜恭喜,帕慕克大師居然收徒了,這可是新鮮事。」

「細密成真畫派可得著傳人了啊!」

「這麼些年,我們這些老朋友都暗暗為你感到著急。」

「別的畫派徒孫都有了,而帕慕克大師您卻依然是獨自一人。」

「現在好,終於有了徒弟。」

「好事成雙,一收就是兩個,金童玉女啊!」

莫奈替帕慕克高興。

「去吧,試一下也好。」

莫奈和藹的對夏洛奇道。

「多謝。」

夏洛奇躬身抱拳行禮道。

然後起身,伸出自己的最強右手,輕輕的握住這支「坑爹筆」。

沒有動靜,夏洛奇就這麼握住了這支相貌極丑的怪筆。

沒有出現被咬的跡象,也沒有出現吸收自己能量與元力的現象,什麼也沒有發生。

宮心爲上鎖君心 莫奈驚愕了。

這幾年來第一次出現這麼安靜的試筆場景。

之前鬧的最嚴重的一次居然把店鋪的房頂給點著了。

救了半天才把火給滅了。

有些人不是摔跟頭就是被燙傷。

還有的手腕骨折的……

只要碰了這支筆就沒有不鬧騰的。

今天竟然在夏洛奇的手裡怪筆似乎睡著了。

剛才還咬了一口帕慕克,到了夏洛奇手裡居然沒動靜了。

「喂,它是不是在攻擊你啊?」

莫奈見夏洛奇不言語,怕孩子別被這筆害死。

好心提醒道。

「哦,沒事,它很安靜。」

夏洛奇道。

「你試著畫一張細密畫,看看有什麼感覺。」

帕慕克出主意道。

夏洛奇準備丟下這怪筆,去取畫夾貝葉紙。

誰想到這怪筆竟然長到自己的右手上了。

甩都甩不掉。

看上去嚴絲合縫,有如夏洛奇的骨頭。

「恭喜恭喜,這怪筆終於找到主人了。」

接著,夏洛奇忽然一陣眩暈,整個人仰頭就倒,重重的朝地上摔去。

「夏洛奇,你怎麼了?」

摩蘇雅在旁邊,立刻抱住夏洛奇。

夏洛奇此刻已經沒有了知覺。

「夏洛奇,你沒事吧?」

帕慕克也嚇一跳。

這怪筆當真邪門,還以為夏洛奇跟別人不一樣呢,沒想到還是出了狀況。

夏洛奇雖然暈了過去,可那筆還在朝夏洛奇體內鑽。

現在已經鑽進去三分之一了。

與夏洛奇右手的連接十分吻合,牢固緊密,似乎是同源物質。

帕慕克不敢發力切斷怪筆,莫奈自然聽帕慕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