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皮卡依舊速度不減地向着彎道行去,後面見此行爲的彪形大漢幾人,已經做好了前面那皮卡車毀人亡的準備。準備看看它是怎麼死的,以舒心中惡氣。

但皮卡依舊速度不減地向着彎道行去,後面見此行爲的彪形大漢幾人,已經做好了前面那皮卡車毀人亡的準備。準備看看它是怎麼死的,以舒心中惡氣。

而開着皮卡的自然就是林楓了,他早在吳連奎口中問到了孫少等人的車牌。

林楓經過玉牌改造身體故而目力極好,即使在雨中也遠遠的看清了麪包車的車牌。

正是目標之一,如此說來那孫少應該就在前面不遠處了。

想着,林楓直接超過了麪包車,看到前面有個彎道,來不及減速。

林楓只得猛打方向盤,同時一腳踩下剎車。只見皮卡皮卡車甩了個漂亮的漂移,直接過了彎道。

“嘎!”

後面麪包車上正等着看一出車禍好戲的彪形大漢等人瞬間傻眼了,想不到傳說中的神技慣性漂移就這麼在他們眼前上演了。

一行人都有些發愣,只不過心中對追上去教訓皮卡一頓的想法也沒了,也要他們追得上呀!

這邊,林楓過了彎道就看到了前面一輛黑色的日產車,看車牌正是孫少一行人的另外一輛。

林楓也不耽擱,直接超過了日產車。打了一把方向盤,車身猛然橫在路上。

這裏離蒼龍鎮和朝雲縣都很遠,而且下那麼大雨。以這條路的情況,應該不會有車在這個時候從這裏經過。

正是動手的好地方,想着,林楓面上也閃過陰冷的笑意。推開車門,也不顧瓢潑大雨。

直接打量着這時候被迫停下來的孫少座駕,司機三子直接搖下車窗,破口大罵。

“你幹什麼?有毛病吧!沒事堵着路幹什麼?”

車裏的孫少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了,事情透着一絲不對勁。就對着三子說道“直接撞過去,看他多肥的膽!”

看着飛速向自己撞來的日產車,林楓不閃不避。直到車頭快要撞到他的時候,林楓縱身一躍。


直接翻身到了孫少等人的車頂上,對着擋風玻璃砸了一拳。

孫少等人被這變故驚呆了,就要打開車門下車。這時候也顧不得外面的瓢潑大雨了,實在是被嚇得狠了,人的下意識行爲會讓他遠離危險源。

而林楓在此時無疑就是那個給他們散發出危險信號的危險源了,孫少和胡麗急忙逃下車,也顧不得因林楓砸碎擋風玻璃而受傷的司機三子了。

林楓一把抓着被紮了一臉玻璃碴子的三子,把他扔到孫少等人的腳下。

看着和孫少呆在一起的胡麗,他也有些明白吳連奎的狀況是怎麼回事了。

“朋友,不知你是那路好漢,你要什麼,只要我能辦到,一定幫朋友辦妥。”

形勢比人強,這裏就孫少和胡麗還有躺地上的三子,由不得孫少不服軟。

“我要的是你的命你也能辦妥麼?” 林楓說完這句話,就直接衝向孫少的方向。孫少驚恐之下,被腳下的一塊石頭絆倒。


不過這也剛好多過林楓向他抓來的雙手,帶着滿身的泥污像旁邊滾去。

孫少之前也沒少參與混混間的鬥毆,故而在跌倒之後反而冷靜下來,做出了最正確的反應。

恰在這時,後面麪包車上的彪形大漢一行人也趕到了這裏。

孫少頓時喜出望外,淒厲的嘶吼道:“快過來給我弄死他!”

由於之前跌倒的時候不慎吃了一嘴的污泥,由於林楓來得猛烈。直接被他把那團污泥吞進了喉嚨。

導致喉嚨被劃傷,所以孫少此時的樣子頗爲狼狽,臉色也有些蒼白。

孫少手下一行人聽到孫少的話,急忙跑了過來扶起孫少,把林楓包圍在了中間。


林楓也不以爲意,任由他們把自己包圍起來。

雖然人數上處於劣勢,但林楓很自信自己完全可以收拾了這些人。


別看林楓只是增加了幾百斤的力量,看似和兩三個大漢之和差不多。

但真要戰鬥起來,遠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

那是一種生命層次上的突破,能夠發揮出遠遠超過想像的能量。

更別說,林楓增加的也不僅僅是體能這一項。

“孫少是吧?是你在吳家村打的人,還想搶走吳珊珊是吧?”

林楓冷笑着問道,同時藉機調整一下自己的呼吸。

在車上顛簸了那麼久,又在剛纔耗費了些氣力。林楓雖然身體素質得到了加強,但同樣感覺呼吸有些不暢。

故而接着和孫少說話的機會,調整了下自己的狀態。

雖說,林楓認爲就算不調整也能收拾了他們。

但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但林楓顯然忘了另外一句話,反派死於話多。雖然他在書中的設定不是反派,但剛剛的一系列表現也有些狂猛的邪惡反派的意思。

言歸正傳。

孫少看林楓一個人,自己這邊七八個人。實力佔據上風,也有些有恃無恐起來。

“你是誰?也敢來管我的閒事,真是不自量力。”

這時胡麗伏在孫少耳邊說了林楓的事。

“孫少,這小子就是林楓,身手很快,你還要小心纔是。”

“哼!放心,敵寡我衆,今天他休想討得了好。”

說着,孫少吩咐手下向林楓發起了進攻。

林楓毫無懼色閃過爲首的彪形大漢揮過來的拳頭,順勢往大漢懷裏一撞,大漢直接向後倒跌了出去。緩了幾步就站定了身形。

林楓暗自詫異,看來這大漢也不是個簡單之輩。要知道如今林楓可是有數百斤的巨力,和一頭人型的蠻牛也沒什麼區別了。

大漢能在這樣的巨力撞擊之下,很快穩住自己的身形。讓林楓有些吃驚,由此便暗暗留意了起來。

林楓閃過孫少手下揮來的鋼管,轉身打在一個想要乘機偷襲的傢伙的腦袋上。

只見其頭部偏移了一個詭異的弧度,身體也隨之飛了出去。

落在不遠處的路面上,嘴裏吐出雪沫,眼見是不活。

其餘小弟看到,眼中閃過一絲畏懼。畢竟也只是街頭鬥毆的水準,林楓出手如此狠辣,自然就震懾住了這羣烏合之衆。

“耗子,你敢殺了耗子,我弄死你。”

彪形大漢扶起被林楓打飛出去的屍體,衝林楓一陣咆哮。

發出野獸般的嘶吼,紅着眼睛向着林楓衝了過來。

林楓閃身避開大漢的攻擊,轉而專門對付其它的手下。

很快場中還站着的就只剩下林楓和那個追着林楓的大漢了。

大漢瞪着通紅的眼珠子,喘着粗氣。剛纔大漢滿到處追着林楓打,可惜,林楓就像滑不溜湫的泥鰍。

根本不和大漢多糾纏,而是先收拾了其它的手下,這纔好整以暇地打量起大漢來。

大漢身體長得很粗壯,力量也很大,但不夠靈活。

活活被林楓釣魚一樣的戲弄了半天,練林楓的衣角都沒有抓到。

“大塊頭,現在就剩你了,我們來好好練練?”

說着林楓反而向着大漢衝去,大漢正在暴怒的當口,也不想那麼多。也直接向着林楓身上招呼過去,很快兩人就打作一團。

林楓打中了大漢臉上幾拳,但大漢似乎沒有感覺。反而抓住林楓發愣的時機,打中了林楓一下。

林楓摸了摸嘴角,吐了口帶着血水的濃痰。

又衝上去和大漢纏鬥了起來,大漢也漸漸地顯得不支起來。他不像林楓一樣有這玉牌的滋養,身上的傷勢恢復得很快。

林楓看着越來越慢的大漢,抓住機會給了他一記重拳,終於將大漢打倒在地。

看着一旁早已嚇得癱軟在地的孫少和胡麗,林楓慢慢地走了過去。

“現在,輪到你們了。”

看着慢慢走過來的林楓,兩人越發恐懼,之前有恃無恐早就被恐懼所填滿。

孫少不顧地上的泥濘,爬過來抱着林楓的腿求饒了起來。

實在由不得他不怕,以前仗着有個工商局姑父的淫威,作威作福慣了。

在朝雲縣這麼一個偏遠的地方,也沒有人會去管他,那裏見過像林楓這樣凶神惡煞的傢伙。

此時早已顧不得什麼了,活命比什麼都重要。

“現在知道求饒了?晚了,早幹什麼去了,從你在吳家村下手打人的時候,結果就早已註定了。”

說着林楓不管孫少,踢開他,向着胡麗走去。

被林楓踢開的孫少,眼中閃過一絲怨毒,取出貼身藏着的匕首,向着林楓的後腰就紮了過去。

“哼!你以爲我就沒有一絲防備嗎?”

林楓不客氣地賞了孫少一腳,孫少直接被踢得昏死了過去。

胡麗此時早已驚呆了,若不是天上下着雨,還能看到身下流出了一攤液體。

“不要過來,求求你不要過來。”

“我都是被逼的,對,都是孫少他逼我的。”

林楓逼近胡麗,居高臨下的看着胡麗手足無措的樣子。

“知道你錯在那裏了嗎?這次你也沒有對我做什麼。”

“那你放過我好不好,我給你錢,全都給你。實在不行我還可以陪你睡,只要你放過我。”

“天真,今天你看到了這些,還想活着離開這裏嗎?”

“何況你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本就該死。”

說着林楓眼中歷光一閃,直接把胡麗收進了玉牌空間。

接着林楓又把孫少和他的手下都收進了玉牌空間,看着他們被空間分解成了最微弱的粒子。

林楓心裏總算是除了口惡氣,但看着留下的麪包車和那輛日產車,心裏一陣犯難。

此次行爲,雖然是出了口惡氣。但回想起來這件事又十分地不妥,殺死了孫少和他的手下,一次接近十條人命,要是暴露了,無疑會引起軒然大波。

林楓也顧不得後悔,先是把兩輛車收進空間,還好上次空間經過進化,大了不少。

接着又把地上的血跡等等清理了一遍,這才準備開着車離開這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