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尋常人,卻是無論如何都看不出他擁有聖人果位!

但,尋常人,卻是無論如何都看不出他擁有聖人果位!

「能得到上蒼認可,擁有聖人果位者,自然是大賢大德之人。」搖光笑道:「賢者,德者,倒是可入我搖光聖地修行,不知道友可否有這個想法?」

「什麼!?搖光聖子是替搖光聖地來收弟子的!?」

「這小子,要是成為了搖光聖地的弟子,那誰還敢動他!?」

……

眾人心驚,更是忌憚不已。

畢竟,搖光聖地之力,可與當今無道界抗衡!

但,李瀟卻是直接搖頭,拒絕道:「我乃閑雲野鶴,不受管教,還是不入搖光聖地了。」

當然,說這話的時候,李瀟也是心虛的要死。

他不是不想進搖光聖地,而是不敢去!

畢竟,他在大千世界乾的事,要是被搖光聖地的人知道了,多半會把他給趕出來!

到時候,多丟人啊!

「這傻小子,還真當我是大聖人了?還大賢大德之人……老子……不行!我一定要忍住,不能笑!」李瀟暗道,神色相當的正經!

而此刻,搖光聽到李瀟拒絕,不由嘆息了一聲,似乎有些失望。

不過,他也沒強求,反倒是踏步而出,就這麼進入了玉女宗內。

「喂,搖光道友,玉女宗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的……」李瀟急忙阻止道:「沒宗主的同意,你這樣進去……」

「哦,我之前也是玉女宗的弟子。」搖光笑道:「進去看看師妹們,然後再拜見一下師父,我就離去了。」

「嗯?你之前是玉女宗的弟子?」李瀟懵逼,暗道搖光聖地的聖子,當初怎麼會拜入玉女宗門下?

(本章完) 堂堂搖光聖地的聖子,居然也是玉女宗的弟子,這……怎麼回事?

不過,當搖光進入玉女宗后,李瀟頓時就明白了!

「大師兄!」

「大師兄我愛你!」

……

這一刻,只見玉女宗內,喧嘩聲響起,一群女弟子更像是瘋了一般,朝著搖光沖了過去。

但,下一秒,搖光卻是微笑著說了一句:「安靜,都去修鍊。」

這話一出,只見全場瞬間安靜!

那些之前宛若瘋了一般的女弟子,十分聽話,紛紛轉身,就這麼走了。

「這……不能吧?」李瀟懵逼,暗道這些女弟子,連長峰都敢闖,平日里連宗主的話都不聽!

現在,搖光一句話,這些女弟子就這麼認了!?

「這些女的是怎麼回事?」李瀟好奇的問道。

「也沒啥,之前我在這裡當弟子的時候,建立了威信,這些女弟子,都很聽我的話。」搖光笑道。

李瀟聞言,不由皺眉,自然是不信搖光說的。

建立威信?難不成,我李某人的威信還不夠!?

「到底是怎麼回事?」李瀟追問道。

婚然心動:總裁老公好威武 「幻術。」搖光突然一笑,道:「你要不要試試?」

「幻術?你用幻術迷惑了她們!?」李瀟心驚,急忙搖頭,道:「不不不,我還是不試了。」

冷梟霸寵:緋色妖妻 須知,之前搖光可是一句話,就讓這些女弟子中了幻術。

這幻術的造詣,可謂是登峰造極了!

李瀟可不知道搖光的深淺,哪能輕易去常識。

並且,李瀟心裡對搖光也有了一絲警惕。

今後,與搖光在一起的時候,可要當心這傢伙的幻術了!

「李瀟何在!?出來一戰!」

就在此刻,山門外,一道如雷一般的聲音響起。

隨即,只見一個女子,手持赤金色的方天畫戟,凌空落在了山門之外!

這女子,一身紅袍加身,頭戴翎羽發冠,柳眉如劍,嘴唇如霜!

其英姿颯爽,可謂是巾幗不讓鬚眉!

頭號新寵:禁慾總裁,要抱抱 最為關鍵的是,這女子,長得還很好看!

「咋回事?」

李瀟見狀,一臉懵逼,暗道這些挑戰者裡面,怎麼還有女的?

眾人都知道一件事,誰打敗了李瀟,誰就能娶夢如煙,這是規矩。

那麼,一個女的來挑戰,這……不合適吧?

就算打贏了李瀟,但……你一個女的,真的能娶夢如煙嗎?

「哪來的小姑娘,別鬧。」李瀟撇嘴道。

轟!

然而,這女子卻沒開口,抬手便是一擊落下!

赤金色的方天畫戟,猶如一輪金色的耀陽一般,橫貫虛空,朝著李瀟力劈而下!

並且,李瀟的四周,出現了一道道金色紋路,似細線一般,纏繞在了他的身上。

「小妮子,哪來那麼大的火氣,二話不說就動手?」李瀟調侃道:「脾氣這麼爆,不怕嫁不出去?」

轟!

話音落下,只見李瀟身軀一震,三色光輝迸發,在其體外盤旋。

隨即,纏繞在他身上的金色細線,紛紛崩碎。

同時,李瀟一指點出,指尖鋒芒閃爍,枯萎之力瀰漫,正好落在了落下來的方天畫戟的尖鋒之上!

偌大的方天畫戟,氣勢磅礴,而李瀟這看似纖瘦的手指,卻如定海神針,將方天畫戟定在了空中。

同時,枯萎之力跳動,如神曦火焰燃燒,三息之下,這赤金色的方天畫戟,瞬間崩碎,被枯萎之力侵蝕,毀滅!

「哈哈哈,本帥就是厲害。」李瀟笑道:「你走吧,我不欺負女人。」

然而,這話剛說完,李瀟就看到這紅袍女子,嘴巴一扁,隨後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這一下,李瀟懵逼,如風中凌亂。

啥情況呢!?

又沒打到你的人,你怎麼就哭了!?

再說了,是你先動手的好不好!

之前還一副巾幗不讓鬚眉的樣子,現在怎麼就哭了起來呢?

「你打碎了我的兵器!」這女子哭嚷著,眼角的淚水如黃豆一般噼里啪啦的一頓落下。

並且,其哭聲……聽起來太凄慘了!

正所謂,聞著傷心聽者流淚,怕也不過如此了!

「我要回家告訴我父親去!你給等著!」

哭了一會後,這女子突然瞪了李瀟一眼,隨後一臉傲嬌的樣子,一個扭頭,隨後就走了。

李瀟則還愣在原地,到了現在,他都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完全是一臉懵逼。

「你慘了!」

「那是天國國主的女兒!」

……

此刻,四周不少人開口,話語間,更是透露著幸災樂禍之意。

而李瀟聞言后,心更是哇涼哇涼的!

天國,李瀟自然是知道。

可是能和破碎堂齊名的殺手皇朝!

在整個大千世界,破碎堂,天國,便代表著殺手組織!

「可……這也不能怪我啊。」李瀟撇嘴道:「我也沒打她啊。」

「前不久,聽說天國宣告天下了,要把女兒許配給你。」有人提醒道。

這話一出,李瀟再次凌亂。

前不久,李瀟遇到了瓶頸,正在閉關突破,哪能知道外面發生了這些事。

炮臺法師 現在,一聽到這話,李瀟不由捂住了臉,暗道:「我這是把未來的媳婦給欺負了?」

「臭小子!你和洛櫻還未成婚,你就欺負他了!?若結婚了,你豈不是要反天了不成!?」

就在此刻,虛空之中,一道時空通道突然出現。

隨即,只見一個渾身籠罩在黑暗中的男子出現,更是對著李瀟叱喝了一聲。

「天國國主!」

「殺手帝王!」

……

四周,眾人心驚,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畢竟,天國國主的威名,可是連尋常帝王都要聞之變色!

「成婚!?我又沒答應!」李瀟說道。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師父已經替你答應了!」天國國主說道。

「我師父?古凡塵?」李瀟瞪眼,滿臉漆黑,更是不服,嚷嚷道:「我早就被凡塵中給逐出師門了,他不是我的師父!」

「我不管!古凡塵既然已經答應了下來,那麼這門婚事,就由不得你!找個日子,趕緊來我天國,完婚!」田國國主叱喝道:「若不然,哼!」

面對天國國主的威脅,李瀟張了張口,半天都不敢回話!

(本章完) 一個殺手頭子威脅你,比你成婚,李瀟敢說什麼?

除了心裡把古凡塵給咒罵了一頓,別無他法了。

同時,李瀟也是很疑惑,他和天國沒啥交集,為何天國國主,要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他?

這其中要是沒什麼原由,李瀟可是不信!

此刻,天國國主離去,李瀟站在原地,愣了片刻后,不由開口問道:「還有沒有人要挑戰了?」

說罷,李瀟補充了一句:「來個正常點的!」

「閣下的意思,才算是正常呢?」

就在此刻,一個白髮少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其面帶笑意,眼眸之中,卻閃爍著精光!

並且,他走出人群后,身上便爆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氣勢,震的其方圓十丈範圍內的人,身軀顫抖,甚至有人當場被震出了鮮血!

「像你這樣的,應該算是正常。」李瀟凝眸,盯著對方,暗道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出現了這麼多個強者!

之前的夜長空,之後的搖光,現在又出現這麼一個白髮少年。

那強大的氣勢,著實讓李瀟感到意外!

最為關鍵的是,對方的境界,和他一樣,也是皇者一重!

「就憑這氣勢,此人的戰力,怕是不會弱於我多少!」李瀟暗道。

「那閣下不如賞個臉,來切磋一下?」白髮少年看似很有禮貌,凌空站在了空中,更是對著李瀟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只是切磋嗎?」李瀟凝眸,從對方的眼神中,他分明看到了一絲殺氣!

李瀟經歷的戰鬥,不計其數,見過的人,也是不少。

而對於殺氣,他更是熟悉的很!

「當然,只是切磋。」白髮少年笑道:「不過,切磋時,若是失手殺之,這也是常事。」

「呵,果然。」李瀟暗道,對方的目的已經是很明確,不是來切磋,也不是來挑戰,而是來殺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