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爸瞬間生氣,拍桌子罵道:“你個不爭氣的東西,是不是犯什麼大錯,被開除了?”

何爸瞬間生氣,拍桌子罵道:“你個不爭氣的東西,是不是犯什麼大錯,被開除了?”

何龍上學其實出來專業,其他課都沒去上,天天談對象,泡網吧。

何龍苦笑了一笑。這苦笑何爸更生氣了。何龍連忙解釋:“沒有被開除,我是提前出來實習。”何龍的解釋是蒼白的,沒人相信。嘆了口氣,等他們消氣了在解釋吧。

吃完飯,大家都圍着沙發坐了起來,何龍家比較民主,發生什麼事情,都是大家坐一起商討,最後決定權在何爸手裏。

何爸看大家都到齊,說道:“龍,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你應該知道,其實你不是親生的。”

何龍頓時大腦短路,聽到自己父親說出這樣的話,比自己等到系統都要吃驚。

何媽接着話說了下去:“當年我生了你兩個姐姐,你爸想要一個男孩,但當時計劃生育,不讓生,你二姐出生就被罰款了,後來你爸出差,經過一個小鎮吃飯,出門看到貨車裏放着一個嬰兒,就是當時的你,因爲你爸想要個孩子,所有就把你抱了回來。”說完何媽就哭了,兩個姐姐也哭了。

何龍聽完,大腦都是空白的,站了起來,直接出去了,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一個酒吧,便進去喝酒。何龍大腦裏面出現很多畫面,都是自己父母對自己的好,但是爲什麼要告訴自己,怪不得我長那麼高,原來不是親生的,怪不得我和家人都不像,原來不是親生的。連續喝了兩瓶伏特加,這時候看到自己大姐直接坐在何龍對面。沉默不說話。

何龍忽然感覺自己是外人,又打開一瓶酒,也不理自己大姐。大姐對何龍說了很多。全家人都爲這件事情傷心,你知道爸很善良,不想騙你,想讓你自己做選着,當時媽爲了這件事情,還哭了一個星期,最後同意爸的建議,不是我們不愛你,而是你必須知道,選着在你,希望你能考慮明白,說完就走了。

何龍聽到媽爲自己哭了一個星期,心裏更難受,好比刀割。看着自己大姐走了,又想想,從小都是他們把我養大,是不是親生真的那麼重要嗎?

何龍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迷迷糊糊的回到家裏,不知道說了什麼,直接就睡了。第二條醒來,看見家裏一切正常,何媽給何龍做了稀飯,讓何龍吃。何爸還是一樣看着電視喝着茶。

其實昨天何龍回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等他,何龍回來哭了半天,然後給爸媽說以後會好好養他們,不會讓他們擔心,雖然不是親生堪比親生。

中午大家都回來吃飯,何龍總感覺忘了點什麼。 叮咚。。。叮咚。。。

何龍心裏猛一跳,忘記王靜今天要來,昨天本來要給家裏說王靜和小不點的事情,經過昨天事,自己全忘了。

連忙起來去開門,看到王靜抱着小不點,何龍不斷給她使眼色,讓她先走,但是王靜以爲何龍讓她進去,直接就進來,看到一桌子人,頓時也傻了。

小不點看到一桌子菜,開心的叫了起來:“粑粑,我要吃。”

何龍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何媽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子,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站了起來,“你是來找龍龍的吧?沒吃飯吧,來先吃飯,有事一會再說。”

一家人看着小不點一直再吃,何龍一把抱住小不點,說道:“不能吃太多,對身體不好。”

何媽拿起筷子,打了下何龍,說道:“小孩子想吃就讓她吃,多吃長的快。”

何龍是怕一桌菜不夠小不點吃的。小不點看何媽對她好,頓時跑到何媽面前,撒嬌叫到:“奶奶,我想吃肉肉。”

何媽一聽頓時開心了,把小不點抱在腿上,拿起筷子給小不點夾肉。

吃完飯,大家又坐在一起,王靜低的頭,小不點在何媽懷裏,所有人都看向何龍,等的何龍的解釋。

何龍想了半天,還是按原計劃說,“她叫王靜,我同學,小不點叫何雨薇,我收養的。”

小不點不願意了,連忙說:“我是親生的。”說完嘴嘟了起來。

何媽說:“我們都不是老古板,這麼漂亮的媳婦,我們認,還小不點就是你們孩子吧?明天快去把結婚證領了,要不然孩子沒辦法上戶口。”何爸也說:“不能做對不起別人事情,現在就按你媽說的,先領證,回頭好好辦酒席。”所有人都點頭。王靜現在就像鴕鳥一樣,頭都沒擡起來過。

何龍連忙解釋,解釋半天,中算大家相信了。何媽拉起王靜到屋裏去了。其他人都去上班,只剩下何龍小不點和何爸,小不點不斷的叫爺爺,弄的何爸一直在笑。同時給何龍說:“女孩不錯,家裏還有幾十萬,爲你存的,加上你兩個姐姐幫你存了也有十幾萬,夠結婚,房子先首付,回頭我和你媽一起幫你還。”

聽到這些話,何龍很感動,然後拿出張卡,卡早就準備好了,裏面有10億,遞給了何爸,說道:“我現在開了兩個公司,現在賺了點錢,這卡你們拿着花。”

何爸說道:“拿回去,我們現在不缺錢,你剛創業,到處要用錢。”

何龍又解釋了半天,最後何爸吃驚的看着何龍。卡里有10億,另外何龍公司一個月幾十億收入。

何媽和王靜出來了,王靜的臉紅紅,也不知道在裏面說了什麼,何爸又把剛纔何龍開公司的事情給何媽說了一邊,何媽看向王靜,看到王靜點了點頭,何媽才相信。

在家的日子過的就是快,轉眼回來一個星期,沒人打電話,沒人打攪,何龍天天睡到自然醒,王靜抱着小不點天天陪着何媽到處玩,也很開心,何龍天天陪着何爸下象棋。

何龍想到自己爸媽還沒怎麼出去玩過,晚上所有人回來,何龍說,準備出去玩,讓兩個姐姐姐夫都請假,由於**單位,不好請假,何龍找鄒雨要到當地國安電話,打了過去,說帶自己家人出去旅遊,幫忙給他們領導說下,那邊連忙答應,不到10分鐘,四人都接到領導電話,說玩的開心,全部帶薪休假,消費**報銷,回來給升職。

大家決定一星期自駕玩轉彩雲省,然後在出去玩。何龍叫上兩姐夫,直接買車去了。

昆市最大汽車城,三人逛了起來,不知道買什麼車,很快大姐夫看到卡爾曼,這車是全球限量SUV,灰黑色,整個車型很霸氣,三人走了過去,準備看看,何龍也挺喜歡這車型。

“站在,你們是幹什麼的?知道這車多少錢?小王,你是幹什麼吃的,什麼人都讓靠近這車?要是刮花你賠的起嗎?”一個胖的難看的婦女說道。

何龍看這個婦女,體重最少180斤,身上穿着全是名牌,帶着全是鑽石。何龍說道:“買車不讓看嗎?”

婦女笑道:“你們買車?買的起嗎?看你們三個窮酸樣,加起來買的起一個輪子嗎?”

何龍正準備說話,只聽到,叮,支線任務,敗家子被人瞧不起,拿起大錘,破壞夠5億車輛。任務獎勵:500積分,失敗,不能做男人。

何龍看看大廳,頓時無語,這整個汽車城加起來估計夠5億,這任務就是讓自己把整個汽車城砸了。

何龍轉頭看看兩個姐夫,說道:“你們砸過好車嗎?”

兩人迷茫的看着何龍,不知道什麼意思。

何龍也不看婦女,看到旁邊一直跟着銷售人員,問道:“你叫什麼?這車多少錢?”

銷售人員說道:“我叫周芳芳,你可以芳芳,這車全球限量,一輛6000萬。”

何龍點了點頭,說道:“你們這裏有大錘嗎?我想買三把。剩下的都是你的”何龍拿出一打錢遞給芳芳。

小姑娘吃驚了一下,不明白何龍什麼意思,但是還是去維修區拿了三把大錘給何龍。

婦女也不知道何龍想幹什麼,只見何龍拿起一把大錘直接砸像這臺6000多萬的車,擋玻璃直接碎了,不到30秒,整個車就是臺報廢車。這時婦女反應過來,說:“你完蛋了,我叫我老公來。” 快穿美人白月光

何龍拿出張卡遞給周芳,刷卡,全款。周芳連忙跑去拿了個POS機,直接刷了,婦女,兩姐夫,還有周芳都吃驚了。特別是婦女,電話才說道一半。

何龍把大錘遞給兩姐夫,說道:“看那臺不爽,就直接砸。” 重生最狂女神︰晚安,高冷邪少 ,問道:“多少錢?”周芳說:“1500萬”還沒說完,就看到何龍砸了下去。不一會,何龍說:“多少錢只管刷。”

然後何龍帶着兩姐夫開始砸車,每砸一臺,旁邊周芳報一次價,刷一次卡。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一個男子來了,男子45歲左右,看到整個車城裏的車基本都被砸了,連忙問他媳婦,然後頓時臉黑了下來。知道自己媳婦惹到不該惹的人。心裏想怎麼處理 終於把車砸完了,只剩下三臺,一臺是房車,售價600多萬,一臺是500多萬SUV,一臺是700多萬的商務。看到自己任務完成,想到今天是來買車,於是決定買這三臺。

車城老闆帶着媳婦走了過來,直接開始道歉。何龍沒理他,對着周芳說道:“這三臺直接刷了,手續給我辦好。”

三人開着車回去,兩個姐夫現在還有點感覺做夢,今天最少砸了1個多億的車,想想都瘋狂,到家門口,何龍說不要提今天買車的事情。

一星期,大家都玩轉彩雲省著名地方,當去西雙版納時候,何龍接到鄒雨電話,說苗疆邪惡蠱師做亂,讓何龍順手處理下,現在沒有閒人,鬼魅去西部執行任務去了,青龍5隊閉關,其他隊都有任務。

沒辦法,何龍只好答應了,何龍遍了一個理由,說自己有個合作朋友在這裏,自己去看看他,今天不回來。大家都相信,只有王靜走到何龍身邊說道:“要不要小不點和你一起去?”何龍搖了搖頭,王靜又說:“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很快何龍來到當地國安,進去以後拿出青龍證件,問道:“誰在這裏做主?給我說說苗疆情報。”

一個50多的男子給何龍大概說了一邊。大概有10-20人組成的蠱師,最厲害的是領頭的,大概是武師巔峯,其他都是武者級別。



何龍問了地址,說道:“來5個人善後。”

何龍帶着5人來到一個村莊,村莊不大,100多戶人,這裏沒有幾戶住在這裏,村上只有20幾個老頭,還有20幾個年輕人。邪惡蠱師就在裏村不遠的地方,何龍問了幾個村裏人,才知道,這裏人都被邪惡蠱師殺了,留下來的都是不想搬走的老年人,還有幾個無家可歸的孩子。看向20多個年輕人,滿臉憤怒,何龍問道:“你們敢和我一起去殺邪惡蠱師嗎?”

一羣年輕人,最大20多歲,最小9歲,沒有人敢出聲,何龍搖了搖頭,轉身帶着5人走了。

很快進入森林,遠遠的到幾個房子,何龍知道快到地方,準備交代5人在這裏等自己,發現後面跟的8個小孩,手裏拿着鐮刀。

何龍說:“出來吧,我看到你們了。”

8人從樹林走了出來,一看很吃驚。8人全是女的,大概都15歲左右。何龍爲男同胞惋惜,還沒有8個小女孩有勇氣。

“你剛纔說的,你帶我們報仇,現在不能敢我們走。”其中一個女的說道。

旁邊一名國安人員說道:“首長,這不合適,再說前面很危險。”

所有女孩子說道:“我們不怕危險,只要能報仇,我的父母就是被他們殺死的,還有我弟弟,也是被他們抓走的。”

何龍說道:“我幫你們報仇可以,以後你們要聽我的。”

所有女孩點了點頭。何龍拿出5顆洗髓丹,讓他們吃了,大概一小時,所有女孩都升到入門。

何龍帶着8人走去邪惡蠱師地方,5名國安在原地等。

很快傳來一聲聲慘叫聲,大概20分鐘,何龍帶着8人回來,8個女的身上全是血。何龍對國安人員說,你們去處理下里面,全部死了。5人連忙跑了過去,聯繫總部派人過來。

何龍看向8個女孩,說道:“以後願意跟着我嗎?”8人眼神堅定點了點頭。

何龍想到她們拿着鐮刀,不斷殺人,毫不猶豫,兇狠眼神,美麗外貌。想了想說道:“以後叫你們血玫瑰,玫瑰1-8號,從大到小。”8個女孩點了點頭。何龍拿起電話,讓鄒雨派人來接人,同時通知龍一教他們。

事情很快結束了,何龍又回到正常生活。

今天全家坐的飛機,去往歐洲。何龍陪這家人在歐洲逛了一週,在這裏大家都很開心。準備商量下一站去哪裏,大家的意見是去加國貨俄國。商量半天還是決定去加國,聽說哪裏大部分都是華國人。

晚上何龍躺在牀上,忽然感覺外面一股血腥味,連忙出去看看,看到一個25歲左右的年輕男子從何龍旁邊走了過去,何龍感覺對方身體有強大力量,大概達到宗師級別,身上一股很重的血腥味。

何龍好奇,於是偷偷跟了上去,很快這個年輕人來到一個公園,公園光線很暗。很快停住了,說道:“該出來了吧,跟了我一路。”

何龍正準備出去,突然出現三人,兩個穿教服,一個穿盔甲的女的。

年輕人說道:“老遠都聞到你們聖教該死的味道。”

女子說道:“吸血鬼侯爵,你不呆在古堡裏,出來找死?”

全世界都怕我拿劍[綜漫] :“你一個聖騎士能殺我嗎?難道加上兩個廢物?”

女子也不說話,直接拿出劍,指向吸血鬼,後面兩個人連忙拿出十字架。

吸血鬼直接揮手一抓,一道血紅的爪子攻擊三人,女子劍發出金色的光,後面連個拿十字架也發出金光。

血紅的爪子把兩名直接被抓成三斷,那劍女子退了5-6步,吃驚的說道:“你快晉升伯爵了?”

吸血鬼笑到:“你發現的不算晚。”準備殺了女子。雙手同時發出6道血抓攻向女子。

何龍看情況不對,腳踏凌波微步衝了過去,同時使用烈焰連擊。只見9道紅光對向6道血抓。同時救下女子。

吸血鬼連連後退,感覺整個身體快被燒焦了,看了一眼何龍,變成蝙蝠飛走了。

女子連忙謝何龍,看到何龍是東方人,簡單的介紹了自己,女子叫伊利安娜。何龍簡單說了自己名字,其他什麼都沒說。安娜看何龍不願意說,也沒辦法。

何龍忽然問道:“你們怎麼分級別的?還有吸血鬼也有級別?”

安娜介紹道,聖教等級:教徒(入門),苦修士(武者),麻衣教主(武師),聖光騎士或聖光教士(宗師),白衣教主(武王),紅衣教主(武皇),教皇(武神)。

吸血鬼等級:男爵(入門),子爵(武者),伯爵(武師),侯爵(宗師),公爵(武王),親王(武皇),初代(武神)。

聽完,何龍大概明白了,說道自己有事,消失不見了。

安娜自言自語說道:“神奇的東方人,怪不得都說東方是全世界異能界禁區。” 何龍回到酒店,考慮的晚上的事情,現在世界高手真的太多,吸血鬼,聖教,兩個都差不多,都不是自己能接觸的,爲什麼華國沒聽說有超過宗師級別人存在呢?而國外就有那麼多。

第二天,何龍正準備帶着家人準備去加國玩,還沒上飛機,何龍手機響了。電話是孫帥打來,而孫帥聲音不對勁,特別沙啞,連忙問了情況,孫帥家出事了。

何龍看向家人,不知道怎麼辦?這時候家裏人都看出何龍有重要事情,說道:“要不你先忙你的事情,我們自己去玩。”

本來何龍也是這樣想的,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何龍怕家裏人出事,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一起回去吧,國外不安全。”


王靜明白何龍說的什麼意思,但家人不明白,感覺機票定了,不去可惜,再說,現在都是文明社會,會有什麼安全不安全的事情。


何龍堅持的說道:“必須一起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大家看何龍有點反常,也都沒說話了。何龍拿出電話,打給鄒雨,讓鄒雨聯繫大使館,立馬派專機接自己,另外派人去保護孫帥。

很快所有人坐上專機起飛回去了。何龍的家人都不理解,爲什麼何龍有那麼大的權利,能調動國家專機。

孫帥坐在辦公室,鄒雨走了進來,身後是青龍小隊人員,現在6人全部都是A級巔峯。鄒雨問道:“怎麼回事?”

孫帥看到鄒雨,把事情給說了一遍,前天晚上,自己父親母親失蹤,昨天晚上自己未婚妻琳琳失蹤。到現在都沒有人打電話來,感覺不像綁架,也不沒人知道怎麼失蹤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