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司晨的父母從她一出生開始就是打算把她往豪門嫁的,所以從小就很注重對她的培養,她余家雖然破落,但是她的氣質卻是常人難及的。

余司晨的父母從她一出生開始就是打算把她往豪門嫁的,所以從小就很注重對她的培養,她余家雖然破落,但是她的氣質卻是常人難及的。

只是她和葉清凝的氣質是截然不同的,余司晨氣質上佳,性格如水,而眼前這位高貴冷艷。

「對,葉先生只要能幫我找到這味半靈級的葯,我就嫁給你。」葉清凝咬牙點頭。

「我對這個不感興趣。」陳宇搖搖頭,一句話差點把葉清凝給氣死。

「你…」葉清凝的臉變了變,生平第一次,她有種無力的挫敗感。

「不過嘛,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談。」陳宇一句話又讓葉清凝的臉上充滿了希望。

「陳先生,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只要是我們葉家能做到的,一定盡最大的努力滿足你的要求。」葉清凝連忙道。

「我在盛京,有些敵人,勢力很強大,必要的時候,我希望得到葉家的支持。」陳宇淡淡的說。

「沒問題。」葉清凝斬釘截鐵的應了下來。

「別這麼急着答應。」陳宇道:「我指的是何氏。」

「何氏?」葉清凝臉上的表情瞬間變了。

何氏和葉氏,同為三大家族,她怎麼可能不知道何氏的勢力?

「何氏現在分為兩派,一派以何氏集團總裁何靈韻為首,另外一方面則是何氏嫡子何正業,不知道你的敵對勢力是誰?」葉清凝問。

「何正業。」陳宇淡淡的說。

「何正業雖然只擁有何氏集團三分之一的話語權,但是他對何氏旗下重要產業組有絕對的掌控權,而且何氏集團海外資產大都由他掌控。」

「更重要的是,何正業聯絡盛京幾大豪門,共對抗何靈韻,為求平衡,所以我們葉氏對於何氏的事情從不插手,如果支持你…這份平衡就會被打破,這是盛京高層所不願意看到的。」

葉清凝的反應很快,不愧是世家出身,見識見解遠在常人之上,她寥寥幾句,便帶出了盛京現在的狀況以及家族與家族之間的聯繫。

「哦,這是讓葉家為難了?」陳宇笑了笑。

「我可以去爭取,畢竟葉家現在不是我做主。」葉清凝懇切的說:「但是陳先生,你是位高人,我覺的你不會以此為條件而拒絕我。」

「抱歉,我會。」陳宇搖頭道:「你也不需要捧我,即使是我有些常人不能及的能力,但我還是有自己的私慾的。」

。 對於婚書,余誠早已經有了準備,便是爽快的從懷中掏出了一張整齊的字帖,正是婚書。

見到了婚書,江伯自然也是豪爽,手掌一揮,便是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三個箱子,箱子呈金色棱邊,閃爍著黃金一般的光澤,奢華之氣盡顯,看起來其中便是蘊含寶箱,寶箱打開,琳琅滿目的寶物便是令在場的各位長老瞠目結舌。

「聚氣丹!還是中品!竟然滿滿一箱,這恐怕最少也有五百顆了,柳家好大的手筆。」

「還有靈器,黃金。」

看到這滿滿的「誠意。」

幾位長老早已經心中把什麼丟臉,丟人之類的想法拋出九霄之外。

這麼多的寶貝,分配到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少,足以令余家的實力突飛猛進,甚至跟柳家相同,走出青山城也說不定。

【不過是一些垃圾中的垃圾而已,這些二貨竟然還當寶貝,誒,真是丟我余家的人啊,還是我老爹三觀正,看到這麼多的所謂的寶物,眼皮都不抬一下。】

「余家主,這是我柳家的誠意,婚書,拿來把你。」江伯手掌一吸,余誠手中的婚書便是被江伯吸了過來。

「小主,這是婚書。」江伯把婚書遞給了柳疏影,交給了柳疏影定奪。

【不過一個小小的築基初期,也敢在我余家放肆,要不是我要裝廢材,給我提鞋都不配,算了,事後做的隱秘一點,這個人不能活著了,竟然對我爹這般的不敬,還有這臭娘們兒,拽什麼拽,遲早讓你給爺跪下來唱征服。】

柳疏影:???我是臭娘們兒?哪兒臭了?還跪下!?

聽到了余凡這般的粗鄙之語之後,柳疏影的差點就準備奮起直接滅了余凡,從小天資卓越的她,任何人對她都是讚許有加,這個男人竟然在心裡如此的辱罵自己,這簡直是不可理喻,想了想,還是沒有敢魯莽,這裡可是余家,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

隨著這余家一個個長老家主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誰能保證其中不會有什麼隱藏的手段。

柳疏影的目光看著余凡,心中已經是思緒萬千。

「裝……廢材?」

「難道一切都是裝的?可是他為什麼要裝?難道一切都是我在幻聽?」

今天見到了余凡之後,令柳疏影突然對這個神秘的男人多了一種好奇的感覺,茫茫人海之中,蒼靈大陸數以億計的生命,偏偏在人海中只能聽到余凡的心聲。

這似乎一種宿命的牽連。

看著眼前紅色的婚書,柳疏影若有所思,這婚到底是退還是不退了。

本來她認為她被這麼一個廢材耽誤了她的錦繡前程,所以打心裡是看不起這個廢材的,蒼靈大陸實力為尊,這一點跟地球金錢至上的觀念有些相似。

擁有了實力,想幹什麼都可以,只要強大到無人可以制衡的境界,那麼這天下,你想幹什麼,都沒有人可以阻攔的了你,甚至去一個聖地強搶一個聖女,只要打過了聖地的老妖怪,那就是可行的。

「小主?」江伯見柳疏影遲遲沒有動作不由催促了一聲。

他在柳疏影的身上似乎看到了猶豫,面對這麼一個廢材,這麼一個小小的余家,他有些不明白,柳疏影在猶豫什麼,他跟余凡素未蒙面,要說對這個未婚夫有什麼感情的話,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江伯,把婚書還給余叔叔吧。」

柳疏影的一句話令余家還有江伯都以一種驚訝的目光盯著他。

【這臭娘們兒搞什麼,難不成是看到我本人之後覺得太帥了,不想退了?果然啊,女人啊。】

柳疏影:……

「小主,家主交代……」

「爹那邊我會跟他解釋的。」

柳疏影說話間,目光看向了余凡的方向,此刻仔細端詳著余凡似乎真有幾分俊氣,劍眉星目,人畜無害的眼神令人也少了很多的防備,要不是柳疏影可以聽到余凡的心聲的話,真的會以為這是一位人畜無害的傻白甜。

仔細端詳之後,對於余凡的容貌,柳疏影談不上嫌棄,只是余凡廢材的身份,著實令她煩惱。

江伯懷著不解與不情願還是把婚書交還到了余誠的手中。

看了一眼地上的三個寶箱:「小主,這些寶物?」

「留下吧,我們走。」

「疏影,我送送你!」余誠連忙道。

「不用了,余叔,恐怕過幾天,我還會來的。」柳疏影回眸一笑,那絕美的容貌之中似乎對余誠有了一些尊重。

「怎麼回事兒啊?這劇情不對啊,說好的退婚不退了?」余凡一個人有些費解。

「誒,這柳家的丫頭葫蘆里到底是賣的什麼葯?」

「看不透啊,我看這柳家的丫頭城府太深。」

「你們說,這柳家的丫頭會不會一見鍾情,看上咋的少族長了?」

「有可能,我看那柳家的丫頭剛才一直盯著余凡看,我余家的余凡雖然天資廢材,但是長相還是非常不錯的,起碼在族內也是數一數二的。」

余誠看著地面的三個寶箱,最終還是收入了儲物袋之中,目光又看向了余凡:「凡兒,你知道疏影為什麼不退婚了嗎?」

「不知道。」

誰知道這娘們兒葫蘆內賣的什麼葯?

不過現在婚約在手的話,豈不是變相的說明,余家隨時可以提親?

兩家但是的婚約上寫的就很清楚,雙方到了十八歲之後便可以成婚。

「好了,各位長老,沒什麼事情的話,先散場吧。」原本把所有長老喊過來也只是為了迎接柳疏影,同時也是為了預防柳家做什麼出格的事情,眼下柳家的人都離開了,自然而然也沒什麼事情了。

「家主,那柳家的寶物該如何處理?」大長老余元驟然詢問道。

余凡看了看余元,當真是感到異常的無語,在余家成長的這十八年間,這余家的長老一共是有七個,各個心懷鬼胎,機關算盡。

余元今年已經是七十五歲的高齡了,對於鍊氣期來說,壽命最高也就是百年,大長老可謂是土已經埋過脖子了。

作為跟上任族長也就是余凡爺爺同輩的人物,在如今的長老層也算是元老一般的人物。

按照他的話來說,余家能有今天,最少也有他一半的貢獻。

但是在余凡看來,這是一個典型的混分巨獸,倚老賣老的傢伙。

整日依靠家族分配的資源修鍊,但是對家族有用的事情,是幾乎一件也不做。

。 噠噠噠~

噠噠噠~

戰王城門打開,城內大軍衝殺而出列陣,為首者除了戰敗而逃的李克用外,還有另外三人。

背後大軍列十三陣而立,正是被李靖天策軍擊敗的十三太保,不過大散關下一戰,李存璋,李存賢死於秦用巨錘之下。

原本十三太保只剩下十一人,可眼下列陣者依舊是十三人,他們是噬天帝重新封賞的十三太保,一個月未見,早已今非昔比,眾人脫胎換骨,戰力突飛猛進。

十三人列陣,傲立於戰王城下,滔天殺氣席捲,嚴陣以待,隨時準備領命戮殺眼前楚軍。

第一陣,此將頭戴金冠夜明盔,身披玉風綿竹鎧,跨下一匹抱月烏龍駒,手中三股托天叉,乃是大太保李嗣昭。

第二陣,此將頭戴狼牙盔,身披狻猊鎧;跨下寶馬名曰金眼玉花虯,手中一對十三節竹節鋼鞭,乃是二太保李存璋。

第三陣,此將頭戴敖龍銀盔,身披七翎甲;跨下五花追風馬,手中一柄滲金蒺藜棒乃是三太保李存信。

第四陣,此將頭戴四棱鑌鐵盔,身披鎖子烏鐵甲;跨下一匹豹花馬,槍掛馬鞍橋,身背一對八卦子午鴛鴦鉞,乃是四太保李存審。

第五陣,此將頭戴亮銀盔,身披亮銀甲;跨下雪花銀鬃馬,手持一對竹節雙槍,乃是五太保李存顥。

第六陣,此將頭戴烏金盔,身披烏金甲;跨下登雲寶馬,手中一柄方天畫戟,乃是六太保李存進。

第七陣,此將頭戴亮銀獅子盔,身披九吞八乍鎖子連環甲跨下寶馬名曰獨角貔貅獸,手持一對凹面八楞金鐧,乃是七太保李存質。

第八陣,此將頭戴鎏金鳳翅獅子盔,身披大葉魚鱗甲;跨下絕塵駒,手中虎頭墨麟刀,乃是八太保李存實。

第九陣此將頭戴珍珠鬧龍冠,身披雁翎寶鎧;跨下馬曰菊花青,手中一對八楞紫金錘,乃是九太保李存貞。

第十陣,此將頭戴虎頭盔,身披虎頭亮銀甲;跨下靠山雪花驄,手中一柄燕翅鎏金鎲,乃是十太保李嗣恩。

第十一陣,此將頭戴七星花額子盔,身披九麟龍甲;跨下賽風追日千里駒,手持一對護手電筒光鈎,乃是十一太保李嗣本。

第十二陣,此將頭戴九龍盤珠冠,身披赤金鎧甲,手中一柄噬龍槊,胯下透骨龍,乃是十二太保李存勖。

第十三陣,正是敗退而逃的李無敵,眼下他頭戴塘猊盔,手握丈八開外的禹王開山槊,胯下千里渾天癩寶駒。

呂布縱馬前行,忽聞震天馬蹄聲響起,乍然抬首,眸光停留在在城下敵軍身上,見敵軍列陣迎戰,他嘴角上揚,泛起一抹淡然笑意。

「敢情是早有準備,這麼大陣仗迎接本候,嚇唬誰?」

呂布提韁勒馬,示意麾下虎賁停止前行,兩側羅成,典韋,羅世信,慕容霸四將,亦是神情警惕的注視着面前噬天敵軍。

「侯爺,敵軍有恃無恐,顯然早有準備,此戰不可掉以輕心!」

羅成出言提醒,視線從殺氣盎然的敵將身上收回,側目向呂布看去,只見其淡然輕笑。

「統帥一人,督軍三人,先鋒戰將十三人,陣仗當真不小啊!」

「一路避而不戰,就是要引我軍前來戰王城下,既然如此本候成全他們。」

「眾將何人願前往叫陣,為吾楚大軍取下首勝!」

呂布早已非往昔的有勇無謀的溫候,一眼就看出敵軍精密部署,他豈能讓垂下虎賁深入險境。

「侯爺,末將願上前殺敵!」

典韋緊攥兩柄大戟,雄渾聲響起,呂布側目觀之,出言道:「典將軍,步戰之王,馬背上亦無人可敵,此戰將軍前往雙重保險。」

「將軍務必小心,不可戀戰,試探敵軍虛實,如能斬之,絕不手下留情,決不能身陷險境。」

「侯爺就瞧好了,俺上前分分鐘斬殺敵將!」

典韋領命,面色沉穩,虎目大睜,提韁縱馬,絕塵上前列於沙場之上。

「楚將典韋在此,何人敢上前大戰三百回合!」

典韋自報家門,巨聲如雷,響徹雲霄之巔,沙場斗將自報名諱可增強氣勢,同時也是大忌,如此一來,敵軍可派遣克制他的將領出戰。

可對於典韋而言,派遣何人前來都一樣,擊於馬下,斬其首級,呂布派遣典韋出站時,早就想到了這裏。

「典韋?」

「沒想到最先趕來戰王城的楚軍,並非是李靖的天策大軍,典韋乃是溫候呂布賬下大將,勇力過人,非常人可敵也。」

「翼聖,可是被楚軍打的失去了雄心,一名楚將而已有何懼之,別忘了陛下讓我們全殲來犯之敵,魔龍軍團可沒有再敗的機會了。」

先軫側目注視着李克用,再次開口道:「翼聖,十三太保脫胎換骨,可讓他們任意一人出戰,斬敵將典韋於馬下。」

「你覺得何人前去,我軍可穩超勝券?」

聞聲。

李克用眼眸微眯,心中憤怒不已,大散關之戰失敗,十三太保重組,他們雖為自己的義子,卻聽從於先軫的號令。

眼下他只是戴罪立功,光桿司令,所以李克用一直記恨先軫,認為是他奪了自己的兵權。

「大帥,要想萬無一失,可遣十三太保前去,定能手到擒來,不負吾皇聖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