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些混蛋,還不快些扔掉槍?”老大惡狠狠地瞪了這些彪形大漢一眼。

“你們這些混蛋,還不快些扔掉槍?”老大惡狠狠地瞪了這些彪形大漢一眼。

這些彪形大漢互相對望了一眼後,紛紛將手中的獵槍扔到地上。

“老實一點,別亂動!”楊非凡掃了這些彪形大漢一眼,然後,看向他們的老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言下之意,楊非凡是想問這個彪形大漢,爲什麼要滅殺金絲猴?

這個時候的楊非凡,在這些彪形大漢的眼裏,赫然就是一個威風凜凜的正義警察。

“你,你,你,你,你是警察?”老大聲震震地問道。

“你沒資格知道我的身份!”楊非凡狠狠地瞪了這個彪形大漢一眼,然後道:“別以爲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們爲何要滅殺金絲猴。”

楊非凡是雲老親自欽點的高級軍官,這麼高級的身份,這個彪形大漢的確沒資格問。

“我們只不過是打獵而已,難道,這樣都有錯?”老大弱弱地道。

在楊非凡的面前,這個彪形大漢,不得不低下了頭。

“錯!你們打的不是一般的獵物,而是,瀕臨滅絕的金絲猴。”

楊非凡開啓天目,傾聽了這個彪形大漢的心聲後,怒道:“你們這些王八,居然這麼殘忍,想取金絲猴的猴腦拿去賣?”

聞言,所有的彪形大漢大吃一驚,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知道了他們滅殺金絲猴的祕密。

金絲猴的猴腦十分值錢,只要拿去賣,就可以賣到好價錢。

這些彪形大漢財迷心竅,所以,纔會拿着獵槍,走來這裏滅殺金絲猴。

“小子,你聽我說,只要你放開我,那麼,我賣猴腦所得的錢,就分一半給你,怎麼樣?”老大笑眯眯地道。

既然滅殺金絲猴的祕密,已經被楊非凡知道了,那麼,就沒必要繼續隱瞞,於是,這個彪形大漢,乾脆用錢來收買楊非凡。

這個彪形大漢的算盤,打得蠻響的,可惜的是,楊非凡根本就不是貪財的人。

“到了這個時候,你居然還不知悔改?”楊非凡大聲道:“王八,你還是人嗎?爲了錢,居然滅殺這些瀕臨滅絕的小動物?”

“瘋子,你是一個瘋子,一個有錢都不要的瘋子!”老大被楊非凡的話氣瘋了,於是,不顧一切地痛罵楊非凡。

“不錯,錢很重要,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楊非凡大義凜凜地道:“你沒救了,你們都沒救了,爲了錢,居然幹這些違法的事情。”

就在楊非凡想着如何懲罰這些彪形大漢時,遠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楊非凡微微一愣,連忙循着聲音望去,但見,一個年約二十,身穿警服的俏警花,正從三十多米遠的地方,飛快地跑了過來。

除了他們的老大外,其他數個彪形大漢,趁着楊非凡看向俏警花的時候,快如電閃般,將地上的獵槍拿到手中。

幾乎同一時間,他們互相使了一下眼色後,同時開槍打向俏警花。

砰!砰!砰……

楊非凡大吃一驚,壓根就沒有想到,這些彪形大漢居然會有這個舉動。

與此同時,老大趁着楊非凡大吃一驚,看向他的同伴時,身體往後一滑,飛快地逃回到同伴們的身後。

槍聲響起之時,俏警花立刻翻騰跌撲,接連數個漂亮的後空翻後,險險地避開了子彈的突然襲擊。

其中,一個彪形大漢,趁着楊非凡愣神之時,立刻扣動扳機,偷襲楊非凡。

楊非凡微微一愣,連忙側身滑步,躲開子彈。

就在這時,彪形大漢的老大,大手一揮,沉聲道:“走!”

數個彪形大漢互相使了一下眼色後,很是默契地轉身往着叢林深處,急速逃遁。

楊非凡剛想去追趕,忽然間,背後響起了槍聲。

但見,俏警花數個漂亮的後空翻,平穩着地後,對着楊非凡開了一槍。

這個時候,楊非凡手中拿着獵槍,很顯然,這個俏警花,誤會了他是那些彪形大漢的同夥,所以,纔會開槍射擊。

楊非凡大吃一驚,運轉能量護住身體後,一個翻騰跌撲,險險地躲過了槍擊。

“站住,別跑!”俏警花嬌聲斥道。

楊非凡剛站起來,打算向俏警花解釋的時候,俏警花就已經出現在十米遠的地方,用警槍對準了他。

“我說美女,你幹嘛要亂開槍呢?”楊非凡虛晃了一下手中的獵槍,很是不解地問道。

這個時候,那些彪形大漢已經逃之夭夭,就算想追,恐怕,也來不及了。

無奈之下,楊非凡長嘆一聲。

“什麼亂開槍?你們這些混蛋,不但拿着獵槍,到處滅殺珍稀動物,而且,剛纔,還想滅殺老孃。”

俏警花大聲吼道:“放下槍,快放下槍!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句話,剛纔,楊非凡也曾經對彪形大漢們說過。

如今,經俏警花的口中說出,楊非凡苦笑不已!

“美女姐姐,你誤會了,我根本就不是獵人。” 本龍才不是咸魚

“廢話!你當老孃眼瞎的嗎?你不是獵人,手中又怎麼會拿着獵槍?”

俏警花嬌聲道:“說不定,剛纔,你只顧開槍打老孃,所以,就連你的同夥逃跑了,也全然不覺。”

剛纔,楊非凡離俏警花的距離,至少三十多米,這麼遠的距離,俏警花突然間遇到襲擊,根本就來不及細想,只顧躲避,所以,壓根就看不清,到底是誰放冷槍?

“冤枉啊,美女姐姐!我根本就沒有開過槍,好不好?”楊非凡狠狠地將獵槍扔到地上,很是無奈地攤了攤手。 “狡辯,簡直就是狡辯!”

俏警花氣得心口起伏不定,嬌聲斥道:“敢作不敢當,你還是男人嗎?”

“美女姐姐,我根本就沒有做過,又怎麼承認?”

楊非凡很是無奈地攤了攤手,然後,嘿嘿笑道:“要證明哥是不是男人,還不簡單,你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麼?”

“無恥!”俏警花嬌臉微微一紅,狠狠地瞪了楊非凡一眼,“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帥哥更不用說,全是花心大蘿蔔。”

楊非凡微微一愣,禁不住仔細地打量着俏警花。

柳葉眉、丹鳳眼、薄嘴脣,還有一張天使般的美麗臉孔,這是俏警花給楊非凡的第一感覺。

順着俏警花的嬌臉,往下看,楊非凡赫然發現,俏警花由於生氣,以至於,心口起伏不定。

這個時候的俏警花,顯得格外的迷人!


有的女人,笑起來的時候,很美;有的女人,生氣的時候,格外的迷人!

很顯然,俏警花屬於後者,生氣的時候,格外的迷人!

死亡快遞 ,給楊非凡的感覺是,如同穆桂英掛帥,英姿颯爽、楚楚動人!


然而,最令楊非凡吃驚的是,這個俏警花的心口,大得可怕!


這樣的尺寸,足可以傲視羣芳。

由於楊非凡已經是地級能量的中期強者,所以,隱約間,他可以透過薄薄的警服,看清俏警花心口處的美景。

楊非凡看着俏警花的玲瓏曲線,禁不住狂吞了幾下口水。

這麼大的山峯,恐怕,只有山泉秀櫻,纔可以和她並駕齊驅。

“美女姐姐,我怎麼無恥了呢?”楊非凡狂吞了幾下口水後,嘿嘿笑道:“我只不過是想叫你,檢查一下我的身份證而已!你肯定是想歪了,哈!”

“你妹纔想歪,你全家都想歪!”俏警花的嬌臉,紅得像熟透的蘋果,好看之極!

其實,是楊非凡剛纔那句話,誤導了俏警花。

一想到,檢查證明男人的身份,俏警花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檢查男人的身體。

剛纔,俏警花明明是想歪了,不過,爲了面子,她就算是想歪,也矢口否認。

“不好意思,我沒妹!讓你失望了,我是一個孤兒。”楊非凡收回目光,黯然神傷。

“別在老孃的面前裝可憐、博同情,老孃纔不會上你的當,哼!”俏警花冷哼一聲,揚起足可以傾倒衆生的嬌臉,看都不看楊非凡一眼。

“你信就信,不信拉倒!”楊非凡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然後,大踏步往前走。

“站住!”俏警花一個飛身,躍到楊非凡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老孃叫你走了麼?”

“美女姐姐,你想幹嘛?”楊非凡目光落在俏警花的心口上,然後,壞笑道:“莫非,你想親自來證明,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俏警花的玲瓏曲線,異常的凸顯,楊非凡有點意猶未盡,所以,情不自禁地瞄着她的心口。

“臭無賴,你說什麼?”俏警花氣得飛起一腳,踢向楊非凡的胯部。

如果楊非凡被這一腳踢中,那麼,他這輩子就無法完成,培育下一代的偉大使命。

楊非凡大吃一驚,下意識,雙腳用力一夾,將俏警花飛來的右腳,緊緊地夾住。

“你……”俏警花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有此一着,想要避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你什麼你?我楊非凡不這樣做,豈不是要斷子絕孫?”楊非凡運轉能量,死死地夾住俏警花的右腳。

“快放開老孃,不然,要你死得很難看!”俏警花舉起警槍,對着楊非凡的重要部位,恐嚇道。

“美女姐姐,你好壞!你怎麼老是喜歡人家這裏呢?”楊非凡指着胯部,調侃地笑道。

“無恥!”俏警花羞得滿臉通紅,下意識,將警槍移到了楊非凡的心口。

“哎呀,這裏也不好啊!你難道沒看到,這裏,也是我的重要部位麼?”楊非凡嘿嘿笑道。

“閉嘴!”俏警花仔細一看,果然發現,槍口正對準了楊非凡的心口,於是,狠狠一咬牙,直接將槍口對準了楊非凡的腦袋。


“美女姐姐,這個部位更重要,萬一你擦槍走火,那麼,我就會萬劫不復。”楊非凡擺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弱弱地道。

“你妹才擦槍走火,你全家都擦槍走火!”

俏警花嬌聲斥道:“放開我,快放開我!”

“收起你的破槍,別用這樣的眼神瞪着我,否則,我就算死了,也要抱着你一起死。”楊非凡靈動的雙眼,緊緊地盯着俏警花的心口,玩味地笑道。

當俏警花意識到,楊非凡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心口時,禁不住毛骨悚然。

“死無賴,臭無賴,老孃踢死你!”俏警花氣得飛起另一隻腳,踢向楊非凡的胯部。

楊非凡笑了笑,微微地鬆了鬆雙腳後,快如電閃般,將俏警花直飛而來的左腳夾住。

由於俏警花的雙腳,同時被楊非凡緊緊地夾住,以至於,一時失控,結果,往後傾倒在地。

楊非凡大吃一驚,想要鬆開腳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慣性的作用下,俏警花帶動着楊非凡的身體,一起摔倒在草地上。


俏警花摔倒在地的一瞬間,天旋地轉,差點就要暈倒過去。

此刻,她右手的警槍,已經被身體摔倒時的重力,震得甩向一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