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不快脫下來,一大男人穿女人衣服也不害臊,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要臉!”穆婉伊雙手姿勢不變,把頭偏向旁邊罵道。

“你還不快脫下來,一大男人穿女人衣服也不害臊,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要臉!”穆婉伊雙手姿勢不變,把頭偏向旁邊罵道。

“那我穿什麼?”楊世傾面無表情問道,穆婉伊一臉無奈嘟嘴翻眼,隨後轉身走出房間提起衣服褲子再度往返,到得楊世傾面前把衣服褲子扔在牀上。


快去洗澡,把衣服褲子鞋子給本姑娘換了,以後你就是我穆婉伊的人了。”

“你的保鏢!”楊世傾起身補話,不等穆婉伊開始咒罵,便上前將其推出門外,反手關上門作勢脫衣服褲子洗澡。

穆婉伊自門外朝着房間內的楊世傾揮舞兩下拳頭,便脫下黑色羽絨服,身穿一件白色高領毛衣,顯露出誘人妖嬈的身軀,隨後拿起大理石桌上的空調遙控器打開室內空調脫下靴子,便平躺於沙發自手提包拿出手機含笑打起電話來,一分鐘都不到便掛斷電話刷起QQ空間,聞其通話內容應該是約了名理髮師到家裏來。

文琳琳/豪華黃鑽.年!

今天13:20

哇!今天繁榮市居然出太陽了,我家弘弘看這天氣那麼好肯定不能浪費,然後就迫不及待的開着他家的小拉利,來到我家樓下接我了,目的地陽光沙灘,我在哪裏等你們喲GO,GO,GO!

瀏覽7458次

嫣然等人覺得很贊!

穆婉伊眼看好友曬動態,還是自己平時的死對頭,小鼻子一皺點開評論框便寫,“一對矮夫妻!”隨後仍不解氣,便反回聊天界面,點擊嫣然頭像進入聊天框,按下語音便發。

“哼,臭嫣然,醜嫣然,你居然還給那臭八婆點贊,我曬照片的時候都沒見你那麼勤快過,以後不愛你了。”話落手機扔向石桌,雙手抱着枕頭,嘟着紅脣美眸看向二樓頂,片刻之後手機屏幕亮起。

叮咚!嫣然給您發了條語音消息,點擊播放,穆婉伊拿起手機便點擊語音,隨後嫣然甜酥的聲音響起。

“哎呀,婉伊我錯了嘛,別生氣別生氣,我就是隨手一點。”

“本姑娘纔不信你的鬼話,下次你再來我家,看我怎麼收拾你,哼!”穆婉伊回道,隨後得意一笑補發語音。

“明天我就叫我媽媽給我買輛跑車叫楊世傾載着我,天天逛繁榮市,天天曬照片,氣死那醜八婆!”

叮咚!“婉伊?楊世傾是誰呀?你新交的男朋友嗎?這幾個月你都換十幾個了還換呀,來快給我說說,又是那個大老闆家的小狼狗呀?”

穆婉伊笑了笑,“這個兒…保密,嘻嘻不告訴你,只不過這小狼狗是我半路撿的。”

穆婉伊與嫣然正聊的嗨,可房間內的楊世傾已經洗完澡換好衣服,站立梳妝檯前整理領帶,這西裝楊世傾還是穿過,也就是與王鳳霞生前結婚的時候,穿過一次,便是楊家室出錢自金陵鎮衣店租的。

此時鏡子裏的楊世傾峻臉稍微有些白,可能是常年住於地下室不見陽光所致,凌亂微彎的散發拂於兩邊臉頰,露出無比冷峻的正臉,黝黑髮亮的眼眸隱隱透射寒光,濃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八字鬍,一米八幾的身高配着一身筆挺西裝,渾身透露着陽剛成熟穩重,整理片刻楊世傾心想差不多了,便想出房讓穆婉伊看看,畢竟這是人家給自己買的衣服,打定主意腳踏發亮的皮鞋便向門走。

咯吱!

“略略略,就不告訴你。”

穆婉伊現狀正和嫣然鬥着嘴,笑的喜笑顏開花枝招展,眼看楊世傾開門走出一時愣住,也不說話,張着小嘴巴呆呆看着楊世傾,後者面無表情左手插兜,一臉冷峻站立門口看着穆婉伊。

哇!楊世傾,你好帥!

隨後穆婉伊回過神來,手機扔桌光着小腳跑向楊世傾,摟着楊世傾脖頸蹦蹦跳跳,前者很是無奈想要掙脫,穆婉伊很是高興打死不放,可不是因爲楊世傾人長的帥,更何況穆婉伊長得也很漂亮,追她的人多了去了,但有種感覺叫做莫名!

“哎呀,別鬧了穆婉伊,哎呀我叫你停,別跳了!”

楊世傾想要把穆婉伊推開,但兩隻大手伸出便摸到穆婉伊高挺的雙峯,頓時倆人便不在打鬧,就怕空氣突然寧靜,倆人保持身形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楊世傾伸出的雙手也忘了收。

穆婉伊很是羞澀,自己初吻已經被這猥瑣大叔奪走,現在又來摸自己的胸,秀臉紅撲撲的低頭不語,楊世傾左右偏頭一臉無奈,倆人就這樣僵持着,可穆婉伊請的理髮師卻到了,是一個二十來歲的時尚女郎,顏值與穆婉伊不相上下,但穆婉伊是天然美從不化妝,可前者明顯上過淡裝,此時正楞楞的站在樓梯口,左手提着一個小皮箱。

“那…那個婉伊,要不我改天在來吧!”女郎有些尷尬,轉身想要下樓,隨後倆人這才反應過來,穆婉伊性子活波開朗,羞澀轉眼即逝上前制止,唯有楊世傾還有些發愣。

“哎,馮雪別走別走,快來給我的保鏢設計一個超帥的髮型。”

馮雪聞言止步轉身笑道,“婉伊現在真的方便嗎?”

“方…叮咚!”穆婉伊話未說完卻被手機提示音打斷,便轉身自石桌拿起手機查看消息,眼看是文淋淋私密回覆過來的。

“穆婉伊你這叫羨慕嫉妒恨,本寶寶專門爲你準備的狗糧還合胃口吧?是不是有點燙舌頭/鄙視!”

“這個醜八婆氣死我了,老孃吃你哪門子的狗糧了,楊世傾你給我過來。”

穆婉伊氣的小臉微紅,以前找的那些男朋友,都是故與文淋淋針鋒相對,那些男的連她的手都沒碰過,但也一次沒給穆婉伊長過臉。

楊世傾一時有些鬱悶,一臉寫着關我什麼事,穆婉伊氣急上前點開相機,切換爲前攝像頭整理自己的秀髮,“馮雪,你先上來坐會兒。”

馮雪也算是穆婉伊的好朋友,後者經常去她的理髮店做頭髮,所以兩人也就是這樣認識的,馮雪心裏可是個明白人,時不時也會跟着穆婉伊出去玩兒,但錢從來不是自己出,文淋淋她也是認識的,兩個白富美之間的持久戰,小狼狗之間的大比拼,但自己可不是白富美,絕對不會重在參與,聞言之後微笑走向沙發坐下,時不時還瞟一眼楊世傾。

髮型整理完畢,接下來也就是曬照片了,穆婉伊伸手摟住楊世傾左手,擡起手機準備拍照。

“穆婉伊,你要幹嘛?”楊世傾問道。

“哎呀別動,快點兒的陪本小姐拍張照片!”

“哎呀,拍什麼照片,我不拍!”楊世傾反抗抽手,穆婉伊仰頭兩眼一瞪。

“楊世傾我可告訴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本小姐的保鏢了,合同條約你沒看嗎?”

馮雪含笑看着二人活像一對情侶,楊世傾一時啞口無言,行這要求並不過分誰叫咋是打工的,便不耐煩的偏過頭顯露側臉,穆婉伊眼看楊世傾妥協,便擡起手機對着鏡頭甜甜一笑,按下快門隨後滿意的點開照片查看,雖然楊世傾露出的是側臉,但仍英俊依舊。

“好了,馮雪!”穆婉伊笑道,並沒擡起頭,馮雪笑了笑看向楊世傾。

“帥哥我們就進婉伊閨蜜房間裏剪吧,哪裏梳妝檯旁邊有插座,比較方便些!”

楊世傾並沒接話,連看馮雪一眼的心思都沒有,便轉身走進房間自梳妝檯前坐下,馮雪稍有皺眉隨後走進房間,自己長的也還奈斯吧?小白臉就是小白臉,誰錢多就認誰漂亮。

馮雪一時打心底認爲,楊世傾就一小白臉兒,是穆婉伊選中比拼的現任小狼狗,這樣一想倒也釋懷,可別影響了自己心情,那樣臉上很容易長皺紋的,但站立楊世傾身後,眼看鏡子裏冷峻成熟的男子,難免自己的小心臟會像一頭小鹿那樣蹦蹦跳跳。

楊世傾人是長得帥,可情商低的可憐,眼看馮雪呆呆站着也不說話,就一個勁兒的看着自己,一時有些疑惑。


“還理不理?”

馮雪一時有些臉紅,聞言收眼點了點頭,便做起準備工作,穆婉伊拍完照片便不理睬馮雪二人,再次躺上沙發,一臉得意把照片發給嫣然,然後上傳至空間。

氧氣萌主/豪華黃鑽,年!

今天17:50

神歐巴,求圍觀!

三寸丁谷樹皮,本小姐看不上!

說說發表至空間,穆婉伊便把手機扔至桌面,滿心歡喜走到自己房間,關上房門準備洗澡,但門剛關上手機屏幕便亮起,提示音響個不停,評論區現在已經炸了鍋QQ未讀消息也是一條接着一條。

“好了帥哥,這個風格還喜歡嗎?”

大概過了十來分鐘,此時房間內的楊世傾鬍鬚已剃,頭髮也已經剪完,馮雪爲楊世傾弄了個帥氣中分 ,但頭髮並沒燙過,自然彎曲輕拂兩斌,配上一身筆挺西裝,傾世冷峻!

“沒事的謝謝,你就是給我剃個光頭我也很樂意!”楊世傾淡語起身,馮雪收拾好東西,雙手提着皮箱對楊世傾笑了笑。

“不客氣麻煩幫我轉告一下婉伊,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楊世傾點頭馮雪撇了撇嘴,連送都不送一下,真是個老古董,馮雪自心裏鄙視楊世傾,便向樓下走去,後者面無表情提出門後皮箱,將其打開眼見箱內,只剩下三本書還有一塊爛布,自己的兩萬塊錢已經不見了,便是刀疤等人拿走了,一時有些無聊,也不知道刀疤等人身處何處,字條也不留一張,楊世傾便把皮箱放回原位,走出房間到得客廳想要看會兒電視。

叮咚…叮咚…叮咚…

但當楊世傾坐靠沙發,想要拿起石桌上的電視遙控器的時候,眼看穆婉伊手機叮咚個不停,一時好奇拿起便看。

QQ空間未讀消息!

現任未前評論了你的說說,共24位聯繫人發來消息,解鎖查看。

“婉伊,你不是說你只…嘶…這話怎麼只說一半,吊胃口?”

楊世傾自語念出評論,但鎖屏上只能顯示一半內容,楊世傾心裏有些好奇想要看後半句,雖然沒用過手機QQ,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麼,嗯這是一個聊天軟件,常識楊世傾還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這穆婉伊手機有沒有密碼,賊頭賊腦看了一眼房間門,便點擊屏幕上的QQ消息,隨後用手指往上一滑居然沒設密碼。

楊世傾解開鎖屏,手機自動跳轉至評論頁面,映入眼簾的先是大長串的評論留言,但楊世傾看的不是很明白,便點擊發表文字查看,先是穆婉伊和自己剛剛拍的照片,然後便是一連串的評論了。 楊世傾先是一條一條看,漸漸的臉色就有些陰沉了。

評論板:

wWW★ttκá n★c o

前任一號:“哎不夠優秀不配擁有,婉伊我還愛你。”

前任五號:“那麼問題來了,到底是誰先綠了誰!

前任三號:“挖槽,穆婉伊你當初還說你沒找過男朋友,老子頭上有片草原。”

前任六號:“這信息量有點大,關係有些複雜,我先吐口血在繼續看,我到底被幾個男人綠過!”

前任二號:“呼倫貝爾!”

前任四號:“同是天涯淪落人!”

前任八號:“我先建個廣告樓吧,我要打死穆婉伊現任,組隊戳網名點擊右下角。”

前任七號:“各位大哥,羣已建好!”

前任九號:“穆婉伊,你是老子親媽!”

現任未前:“我居然綠了九個男人,然後老子也被綠了?”

嫣然:“車禍現場…你們可別亂來,那只是她的保鏢!”

前任十一:“@前任一號,@前任二號……@前任十號@現任未前,都他媽中央大廈集合,老子要討回尊嚴!”


嘭……

“媽的欺人太甚,穆婉伊你給我出來爲什麼要騙我!”

楊世傾是躺着都中槍,看完穆婉伊前任評論就已經夠了,當然後面還有大長串沒看,單憑點擊量都將近一萬,怒髮衝冠拍桌而起。

咯吱……

穆婉伊聞言換上兔子睡衣打開門,邊用毛巾擦着秀髮,邊一臉疑問走向楊世傾,“幹嘛呀?我又騙你什麼了?兇巴巴的。”

“自己看,你前任都集合組隊,準備來幹我了,說不準早就已經集合完畢,馬上就到你家樓下了,”楊世傾手指手機,目不斜視盯着穆婉伊說道。

穆婉伊裝傻充愣,還是一臉疑問“什…什麼前任呀?”

楊世傾是真氣了,“裝,你繼續給我裝我要解約!”

穆婉伊嗤之以鼻到得沙發前便坐,“切能的你,合同都已經簽了,終身懂嗎傻瓜?”

“你爸都已經告訴我了,你別想在騙我,玩弄別人感情,你還是人嗎你。”

穆婉伊慢條斯理拿過手機,點開相冊便把手機遞給楊世傾,“自己看。”

楊世傾接過,一臉驚駭,難以置信,揉揉眼睛,再次查看。

“你…你父女倆狼狽爲奸,還真把我當大山裏的傻娃耍是吧?”楊世傾捏緊手機問道。

穆婉伊麪無表情點了點頭,“嗯對!不想蹲大牢你就給本姑娘老實點兒,你激動什麼你激動,他們要是真敢來早…”

穆婉伊話沒說完,便被樓下的喇叭聲打斷。

“咚咚咚…喂喂喂咳咳,穆婉伊你給老子出來,還大家個解釋!”

穆婉伊這烏鴉嘴說曹操曹操到,倆人對視一眼便跑向陽臺,此時穆婉伊的前任全部都到齊了,小洋房前的小區公路,停了十來輛跑車,一名二十來歲的青年,站立跑車引擎蓋之上,正拿着個大喇叭對着小洋房吼說是把小白臉交出來,其餘年齡都與前者相差無幾,全都是富家子弟!

“這下好了,你自己下去解釋清楚我可沒那閒工夫,”楊世傾白了穆婉伊一眼,話落便轉身走向沙發坐下,把手機扔至石桌,一臉氣憤!


穆婉伊小腳一跺,大小姐脾氣陡然上升打開窗戶對着青年大吼,“瞎嚷嚷什麼啊本姑娘想甩誰就甩誰,你們管得着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