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鬧夠了沒有!”陸晨一邊說着,一邊一手抓住了那個男孩的胳膊,使得他不在能做出其他舉動。然而就在此時陸晨感覺自己的靈魂深處一顫,似乎被什麼東西敲擊了一下,雖然無關緊要,但是還是給他下了一跳。難道這是這個小孩子造成的。再看向這個孩子的眼睛,才發現此時這個孩子的眼睛通紅,似乎孩子發出炫目的光芒。

“你鬧夠了沒有!”陸晨一邊說着,一邊一手抓住了那個男孩的胳膊,使得他不在能做出其他舉動。然而就在此時陸晨感覺自己的靈魂深處一顫,似乎被什麼東西敲擊了一下,雖然無關緊要,但是還是給他下了一跳。難道這是這個小孩子造成的。再看向這個孩子的眼睛,才發現此時這個孩子的眼睛通紅,似乎孩子發出炫目的光芒。

被抓住胳膊的小孩絲毫沒有放棄進攻的架勢。身形竟然漸漸模糊起來,陸晨就感覺四周似乎被蒙上了一層濃濃的霧是啥也看不見了。他知道這肯定也是這個小孩子弄得,看來子不“睡覺”是不行了。於是他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收縮心神。

漸漸的陸晨再次來到了那種狀態,似乎周圍什麼都看的清了。在不遠處的地方,他看打了一個熟悉的影子。心裏不禁暗道,果然是一直狐狸。

因爲就在離陸晨不遠的地方,他看到了一隻狐狸正盤腿坐在那裏,似乎正在施展什麼法術,嘴角還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路晨知道自己的這個狀態對方是看不見的,於是有點惡作劇的來到了那個小狐狸旁邊。只聽到這個小狐狸一邊在做法一邊在喃喃自語。

“哼!讓你欺負我,看我不施展迷魂術,一會就讓你掉進潭水裏淹死!”

似乎等了半天也沒看到陸晨的身軀動,小狐狸的眉頭皺起,嘴裏又是不斷的自言自語:

“怎麼會這樣呢!他怎麼站在那裏一動不動!難道已經被我的法術給嚇傻了,還是已經死掉了!”

陸晨看到這個小狐狸這般有意思,終於忍不住了,於是發出一道意念

“你玩夠了嗎?”

只見那個小狐狸猛地站起來,警惕的看着四周,有些驚訝的說道:

“是誰?是誰在破壞小爺的好事!別讓我抓住,否則一定饒不了你!”

說完這句話,小狐狸看了看了看四周,半天沒有迴應,眉頭再次皺了皺。

“難道是自己聽錯了,出現幻覺!不應該啊!爺爺說過了!現在我已經能半個靈魂出竅,雖然時間不大,但是比一般的修煉強多了!”

陸晨彷彿找到了仙界跟姬青鬧着玩的那種感覺,突然覺着眼前的這個小狐狸跟好玩,於是他決定再逗一逗他。

“我說小傢伙!趕緊把你的那團霧收起來吧!要不一會那個人該掉進潭水裏了!”

這回小狐狸聽得明明白白,於是馬上佔了起來,尖叫道:

“你到底是誰?爲何幫助那個人?”

同時眼珠子開始四處轉悠。他相信一定是有人躲在了周圍,只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

“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再仔細聽聽!你這孩子!”陸晨感覺一時沒玩夠,於是再次發出意念,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小狐狸接下來會怎麼辦。

此時的小狐狸已經非常確定只是一個熟人在跟子開玩笑,於是也不再害怕。而是撅着嘴說:

“哼!就知道欺負小孩子!不敢站出來,以爲這樣就能躲過去了,我還有絕招!你等着!”

說完,小狐狸再次閉上眼睛,小爪子做出了一個奇怪的造型,嘴裏唸唸有詞。突然他猛地睜開眼,眼神有些恐懼的說道

“三大人!是您啊!您怎麼來了!怪我沒有及時認出來,還望贖罪!” “三大人?”陸晨的心裏嘀咕了一句,難道這個小孩子把自己當成另外一個人了?那個“三大人”又是誰?不過陸晨並沒有直接反駁,他可沒這麼傻。既然把自己當成了其他人,那就證明,這個孩子跟那人是是認識,並且從他的表情來看似乎很怕那個人。自己乾脆就以那個人的身份套這個孩子幾句話。

“咳咳!這都被你認出來了!你怎麼知道是我的?”陸晨再次發出了一個意念。

由於是意念在詢問,並沒有聲音。所以那個孩子無法判斷這個聲音到底是不是他想到的那個人,但是還是開始變得緊張起來。本來那張小狐狸臉還有些紅潤,此時開始變得蒼白。說話也沒有一開始那麼硬氣,

“還請三大人恕罪,我……我……我剛纔採用了本族的尋術,感應到了三大人的氣息!”

“奧!怪不得!你這們法術還挺厲害,我這樣都被認出來了!”陸晨裝模作樣的繼續發出意念。自己總不能浪費這個狐假虎威的機會。於是接着說道

“知道是我就好,那個人跟豹子是我的了!”

“好的!好的!只要三大人需要,隨時拿走,您是不是又要把他們練成傀儡,我看那個人像是修道之人!嘿嘿!”小狐狸馬上就把馬屁拍上了。

“嗯!”陸晨發出最後一個意念便不再有任何動作,本來他是想問一下人關在哪裏的,可是轉念一想,在自己現在是那個什麼“三大人”這一問,肯定露餡了,但是自己還真的不知道該問些什麼,雖然他有太多的問題,不過,思來想去,似乎只要隨便提任何一個都會被認出來,還是別找麻煩的好。

“三大人,不知道傳說當中的那個日子您知道了沒有,族裏的長老們可是急的很!”就在陸晨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又聽到那隻小狐狸發出了聲音。

聽到小狐狸的話,陸晨突然想到了那個銀狐山人上次說的那個日子,不會就是白龍洗澡的日子吧。陸晨眼珠子一轉來了主意,於是發出一個意念

“日子基本推測出來了,不過……!”

小狐狸聽見陸晨這樣說,很是興奮。於是,急切的等待着陸晨的回答,聽到他猶豫。心裏一想,便有了主意。

“我知道這是天機,也是我等莫大的機緣,定然不會讓三大人白白透露這個消息。吶!這是我族獨有的尋丹,只要吃下一顆。不管您想知道誰在哪裏,定會第一之間知道。這樣,您以後再去抓人類做傀儡,就不費吹灰之力了。因是我族至寶,所以……嘿嘿,不會輕易示人!”小狐狸一邊說着,一邊捧出一個木盒恭恭敬敬的端在手裏。

聽到小狐狸的話,陸晨內心一陣狂喜,真是需要什麼來什麼。有了這東西,那他尋找陳愛飛,劉進山連通海,還有吳天玄,不就簡單多了。但是眼下他確是有個很麻煩的事情。那就是他沒有實體,即使有實體他一現原形,還是會被這個小狐狸認出來,那到手的鴨子可就飛了。他開始快速的思索到底該怎麼辦。

小狐狸見陸晨半天沒有迴應,心裏不禁也打鼓,難道自己拿出的東西,對方不感興趣。不過想想也是,那個日子那麼重要,怎麼會輕易拿一顆尋丹就能討過來。當下一咬牙,再次說道:

“若三大人能告知,我便再拿出一刻千年靈芝,只要魂魄沒受太重的傷,哪怕肉體已經損壞,也能起死回生!”說完,便再次拿出一個稍大一點的木盒。

這回陸晨是真急了,這兩樣東西哪一樣他都非常想要,可是自己拿什麼過去接呢。

就在他急的不行的時候,突然看見了自己的身軀,一下子來了主意。於是對着小狐狸發出意念。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因爲這次我是魂魄狀態出來,你就把東西放在潭邊那個人的包裏,這樣你也放心。等你把東西放好了,我就把時間告訴你。反正我有辦法可以控制他的身軀。哼!他已經是我的人了!”

聽到陸晨的話,小狐狸也是心中狂喜,他剛纔還擔心萬一把東西給個三大人,他說話不算數,自己又無法跟他對抗。現在看來,這個三大人不想傳說中的那名壞嘛!再說一個凡人,雖然有把子力氣,但是終究不是他們這一類的對手。

“好的!就聽您的!”小狐狸趕緊把那兩個盒子輕輕往空中一送,然後就看見那個兩個盒子在空中漂浮起來,然後落向陸晨的身軀,在接近後,一閃就進入了包內。

陸晨看着自己的計謀得逞,心裏也是暗自高興。一會就隨便編造一個日子告訴他,反正自己救完人就回去了,管他到日子會不會出現。

“好吧!那我就破一次例。不過你得答應我不可外傳,否則……”

聽到陸晨的意念,小狐狸趕緊點頭,並且舉起狐狸爪子對天發誓:

“情三大人放心,我狐族狐小天對天發誓,要是泄露半個字,讓我不得好死!”看着這個叫狐小天的信誓旦旦的保證,陸晨努力的忍住笑。

“嗯!我相信你是守承諾的人,才告訴你。據我們推測,那個日子就是今年的七月十五。”陸晨隨便編了個時間。

“七月十五?鬼節?奧!奧!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鬼節那天陰氣最重,而龍乃至陽之物,陰陽調和。感謝三大人告知!”小狐狸聽完竟然自己在那裏分析開了,然後就舉起爪子衝着空氣拜了拜,表示感謝。

“時間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可以回去了。我還要帶着那個人去另外一個地方。對了!要好好守護白龍潭!”陸晨哪管他什麼鬼節不鬼節的。不過爲了安慰狐小天,還是一本正經的發出了最後一道意念。

“是!請三大人放心,我狐族定會好好看護白龍潭,並且在接下來的日子,一定會加強防範,清理周圍十里範圍。”狐小天一臉嚴肅的說道,說完美滋滋的跑開了。

“籲!”回到身軀的陸晨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總算給那個傢伙打發走了,不過他還是不放心。伸手摸了摸那個包,果然裏邊有兩個鼓鼓的盒子,當先也是一陣狂喜。

自己是不是先找個地方去把那個什麼尋丹給吃了,這樣有了那門法術,自己也就不用在這無邊無際的大山裏瞎轉悠了。他舉目望去,在不遠處的半山腰,似乎有個洞。他決定還是去看看,要是裏邊是空的,自己就現在那裏把這個尋丹吞了。

他四處看了看,在一棵樹下,找到了已經被那個狐小天拍的半死的那隻花豹。還是決定也帶着它過去,到了那裏看看能否給它治好,畢竟沒有這隻花豹,自己的收穫也就沒那麼大。 陸晨把揹包放在胸前,把那隻豹子背在身上,快速的衝着半山腰而去。

大概半個小時左右,陸晨終於來到了那處洞口。洞口很大,但是已經爬滿了樹藤,地面上也到處都是青苔。看洞口周邊的痕跡,似乎是人爲的修鑿過。難道這裏以前有人住過,誰會在第八峯修飾一個山洞呢?


陸晨小心翼翼在洞口觀察了半天,雖然洞內黑乎乎的,但是對於現在的陸晨來說,裏邊的情形還是看的一清二楚。洞內很深,因爲進去七八米就是一個轉角,要想知道里邊的情形,只能走進去。最後陸晨一咬牙,走了進去。

洞內牆壁上到處都是蜘蛛網,這倒是讓陸晨放心了不少,至少知道,這裏沒有任何人或者其他存在。來到拐角處,陸晨轉過來就看見一個很大的廳,讓他吃驚的是,這個石洞的大廳內,竟然有石桌石椅。不遠處凹進去的地方還有一張石牀。只是這些石頭的傢俱上面都長滿了厚厚的青苔,看來是很多年沒有人用過了。在牆邊隔一米左右就會有一個離地一米五左右的石龕,貌似是放油燈用的。果然以前有人住在這裏。

陸晨左右巡視了一圈,已經非常確定,這裏以前是有人住的,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似乎這個人突然消失了。他都不知道這個石洞空了有多少年,不過看那些青苔的厚度,上百年肯定是有了。

現在陸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把那隻花豹放在地上。然後用手簡單的把石牀上的東西清理了一下,這時他才發現,石牀上竟然是一些已經爛掉的被褥之類,也許是年頭太長,陸晨輕輕一碰,就全部碎掉。

清理好石牀,陸晨也沒客氣,直接跳上去,盤腿坐了下來。他小心的把包打開,拿出那兩個盒子。這兩個盒子不知道由什麼木頭製成,很是精巧,上面還有花紋。他知道這個小盒子裏放的就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於是先輕輕的打開了這個小盒子。

盒子裏躺着一枚拇指大的丹丸,呈白色,色澤光滑,就跟一個大珍珠一樣。陸晨好奇的拿了起來,還有些溫潤。陸晨不會到凡界的丹藥跟仙界的有沒有區別。

在仙界,不同的丹藥擁有不同的品性,也分不同的等級。他在仙界見過最高級的就是陰陽玄丹。那是自己父親給他的,只有一個功效,就是可以提高靈魂的境界。不知道這個丹藥吃下去跟自己在仙界吃的有沒有區別,他覺着還是要慎重一些,萬一那個狐小天害自己怎麼辦。畢竟他不知道狐小天與他嘴裏的三大人是什麼關係。

在距離白龍潭不到十里的一個山丘上,一個十二三歲的那孩子一蹦一跳的走着,看起來很是興奮的樣子,正是與陸晨交換的狐小天。


“哼!什麼三大人,就是一隻黃鼠狼,要不是修行比我早許多年,背後有大人物撐腰,我們狐族怎會怕你!我們可是你的天敵!這次回到族裏,要是把這個消息告訴長老,肯定會給我最大的獎勵。一枚小小的尋丹算什麼。哎呀!終於等到了,這次可以好好沾沾龍氣,也能早些得道。不過黃老三,你就不用等了,估計那枚小小的丹藥就能要你的命!真以爲小爺的丹藥是那麼好吃的,要不是急着回去告訴長老,我一定在旁邊看着你當場被撐爆。那個靈芝你拿着也沒用,總有一天我會拿回來。”一邊走着,狐小天一邊自言自語。眼看着就要到達目的地了,不禁加快了步伐。

足足考慮了半個小時,陸晨終於下定決心。沒有風險哪裏來的回報,再說,姬青還在江月山莊等着自己呢。可不能在這裏浪費太多時間。

不過爲了以防萬一,陸晨還是先運行了一遍功法,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好,同時也把身體一些關鍵脈絡給封住。

陸晨拿過丹藥,一把就放了嘴裏。然後他就感覺這枚丹藥,似乎特別滑溜,一下子就沿着喉嚨滑進了肚中。不大一會兒,他就感覺自己似乎就跟喝醉了一樣,腦子越來越迷糊。難道真的被狐小天那個傢伙給騙了?

當陸晨再次回覆意識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又在那光球內,也是無語了。這個光球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老是把自己困在裏邊。這個光球似乎能隔絕他的任何感官,一旦進來了,似乎就跟那具軀體沒什麼聯繫了。此時的陸晨不知道,那具身體在吞食了這枚丹藥後發生了什麼變化,是不是真的能感應到他要找的人。也只能乾等着,閒來無事,他也進入了修煉狀態。

只是陸晨看不到的是,那枚丹藥一進肚子,就被迅速吸收,然後一些白色的液體迅速的身體內隨着血液四處流淌,而首先流向的就是陸晨的大腦,所以他纔會有睡着了的感覺,然後又流向另外一個關鍵地方,丹田。似乎它們在衝擊這兩個地方,幸虧陸晨此時已經進入了光球內,否則就這東西給他造成的痛苦就能把他疼暈過去。

這個原因就是因爲,陸晨的體內有那個黃大仙的一絲魂魄,而尋丹最大的一個副作用就是攻擊動物的魂魄,不管是修煉多少年的存在,只要是動物修煉,就躲不過去。雖然會多一份嗅覺異常敏銳的神通,但是對修爲也是一種破壞。因爲開始狐小天就沒按什麼好心,他是最清楚這枚丹藥對修煉的動物的傷害有多大,尤其是對黃鼠狼這一類,會直接造成修爲跌下來。

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陸晨僅僅是有那麼一絲異類的魂魄,自己的主魂魄早就躲在光球內修煉去了,這也是一種龍魂本能的自我保護。

不過那一絲黃老三的魂魄可就受罪了,他被追的四處逃竄,又不能跟陸晨一樣躲進那個光球內,只能盡力的逃跑。

如果此時有人在這裏,肯定會被嚇得不輕,因爲此時的陸晨身體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身的肌肉一會痙攣,一會變形,有些地方甚至滲出了血絲。

就連趴在遠處奄奄一息的那隻花豹,也是驚恐的努力往後挪了挪身子,它不明白陸晨這時發生什麼事情了。但是它已經感覺不到一開始那種令自己害怕的恐怖氣息了。

山洞外昏暗的天空中,終於出現了月光,現在距離正月十五已經不是很遠了,所以月亮終於是出現了。不遠處的山腳下,白龍潭的水面也泛出片片月光,一切都顯得那麼神祕。

突然,陸晨所在的洞中傳來一聲驚恐的叫聲

“啊!” 這聲驚叫正是陸晨發出的,因爲他已經悠悠的醒來,然後便看見自己身體的樣子,可以用人不人鬼不鬼來形容,全身的骨骼肌肉已經完全變形,身材也高大的了許多。他看不見自己的臉,但是可以看到全身其他的部位。手臂整整粗了一圈,並且表面佈滿了黃毛,腿上也是。而軀幹更是變得奇形怪狀。這哪裏還是原來陸晨那具身體,整個一個怪物!

陸晨顧不上去看那隻花豹,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跑到白龍潭照一下,如果自己的臉也變得這樣子,估計自己自殺的心都有。

只見一個身影如一隻離弦之箭,飛速奔向白龍潭,不到幾分鐘就來到了潭邊。陸晨沒有敢把眼睛睜開,站在潭邊發愣。終於他一咬牙,把眼睛看向水面。

然後,陸晨就跟一個傻子一樣大腦一片空白。

因爲透過水麪的反射,陸晨看到了一張陌生醜陋的面孔,鼻子向前突出,兩個比大拇指還粗的鼻孔朝上反着。鼻子兩邊還有幾根長長的鬚子。眉骨高高的隆起,一雙如牛眼般大小的眼睛基本全是黑眼珠,頭髮也完全變白,並且在頭頂還有貌似角一樣的東西。

自己到底變成了什麼?陸晨現在已經認不出自己了,雖然說以前那具身體不適很帥,但最起碼還跟正常人一樣。現在的這個形象走出去,非得把人嚇死不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那枚尋丹惹的禍?

不過陸晨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在水面照鏡子的時候,白龍潭深處一個黑洞內發出陣陣陰氣。不大一會一個鬼魅般的墨汁一樣的東西緩緩往上升起,在距離水面還有十米的距離停了下來。發出了嘀哩咕嚕的聲音,待了片刻然後又緩緩沉了下去。潭水也恢復了正常。

幾乎絕望的陸晨突然想到了一樣東西,那就是狐小天給自己的那顆千年人蔘。不知道能不能將自己的形象挽救一下。於是不再猶豫,轉身又往山洞那邊跑去。

其實就在陸晨還沒有醒來的時候,被他帶到洞裏的那隻花豹就已經被陸晨的變化嚇壞了,因爲他見證了陸晨身體的變化,直到最後他變成那個樣子,那隻可憐的花豹已經快要被陸晨的這種變化給嚇傻了。要不是自己受了那麼嚴重的傷,它肯定拔腿就跑。因爲就陸晨現在的模樣,它也是從沒見過。直到陸晨驚叫一聲跑出去,它才稍稍平靜了一些,然而,還沒等它緩過來,陸晨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回來。於是這隻花豹乾脆很人性化的閉上眼睛裝死,也是難爲它了。

陸晨火急火燎的來到石牀邊上,快速翻出那個盒子,迫不及待的打開。就看見裏邊放着一支粗大的人蔘,在它的根部,還繫着一根紅繩。陸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嘴就咬了一口,用力的咀嚼兩口便嚥了下去,等他再想咬第二口的時候,他感覺胃裏傳來火辣辣的感覺,不過幾秒鐘,這種感覺便傳遍全身,他覺着自己身體彷彿已經燒了起來,每根血管,每寸皮膚,都跟着火了一樣。他低頭一看,自己的皮膚已經變的通紅。

實在受不了的陸晨此時又想到了那個水潭,那個據說冰涼刺骨的潭水。於是也顧不得再去管其他的,又開始往水潭那邊跑。

那隻花豹閉着眼睛,耳朵卻支起來。它聽到陸晨風風火火的進來,沒到兩分鐘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於是便慢慢的睜開眼。就發現山洞內又光剩它自己了,並且在不遠處還放着一個打開的盒子。看着盒子內的東西,這隻花豹的眼睛開始發出光芒,於是用盡全身的力氣一點一點的往那邊挪去。

一路狂奔的陸晨,來到潭邊,也顧不得脫衣服,就一頭扎進了潭水裏。這種冰火交融的感覺,讓陸晨猛的一個激靈,人又越出水面,然後再次沉了進去。

“爲什麼水溫突然升高!不是還沒到日子嗎?難道那個傢伙想違背以前的約定?”


這次水潭深處的那個影子又出現在最深處,不過發出的聲音卻是以一種可以聽得到的音節。


“看來我要趕緊向黑白二使彙報,以便冥界早做準備!”那個聲音再次說了一句,便又消失在潭水深處。

這一切陸晨是不知道的,他現在只知道經歷過剛纔那冰冷潭水的刺激,自己現在舒服多了,身體內的那股火彷彿也被澆滅。渾身說不出的舒服。這時候的他纔想起來,自己這是經歷了什麼,難道那個狐小天是故意整自己,還是爲了整那個所謂的“三大人”。看來以後不能隨便冒充別人,這次可把自己害苦了。

“天兒!你此話當真?”在一處山洞內,一個留着白鬍子的老人對着站在對面的狐小天問道。

“回爺爺,此時應該不假!是那個黃老三親口告訴我的!”狐小天篤定的說道。

“黃老三?那個修行了快兩百年的黃鼠狼?他怎麼會告訴你這個消息?”那名老者有些狐疑的問道。

“這個……這個是孫兒拿尋丹跟那顆人蔘換的!”狐小天不得不把自己怎麼交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在自己的爺爺面前他沒有必要隱瞞。

“什麼?尋丹?哎呀!你太冒失了,你不知道咱們狐族的尋丹對他意味真什麼嗎?”聽到狐小天的話,老者不無擔心的說道。

“嘿嘿!爺爺您放心!他當時還挺高興呢!誰讓他仗着自己的修爲與背後的靠山,老是欺負咱們,這回也讓他嚐嚐厲害。再說要是他服用那顆尋丹死掉了了的話,不是更好!我估計他拿了這個好處,也不會到處去說的!”狐小天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嗯!還是小心爲妙!咱們狐族守護白龍潭已有兩百年就是爲了等待那天的到來,也好近水樓臺先得月。明年就要換其他的家族。希望這次你的消息是準確的。我還要去跟族裏其他長老商量一下。你下下去吧!記住一定要當心那個黃老三,他可不是省油的燈!”老者還是有些的擔心的囑咐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