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山洞深處,何凡直接一刀切下一塊巨石,擋住兩人視線,以防偷看。

來到山洞深處,何凡直接一刀切下一塊巨石,擋住兩人視線,以防偷看。

做完這一切,何凡灌注進化之力,進入丹爐之內,丹火熊熊燃燒,加熱丹爐。

進化之力源源不斷灌入,何凡的一身澎湃進化之力,宛如滔滔江河,完全供應的起,而且他還有不少凶獸丹。

取出百毒不侵丹丹方,反覆確認,何凡才催動煉丹之法,按照丹方記載,投入藥材。

「先投放冰晶雪蓮,再投放地元根,之後是烈焰草,以地元根之力平衡兩種極端藥材……」

何凡回憶著丹方上的內容,手中印訣變化,一道道奇異道紋打入丹爐之內,丹爐內的藥力在道紋的牽引下,快速融合起來。

感應之力時刻籠罩,何凡可不想自己的百毒不侵丹炸了。

嚴格按照單方走,不敢有絲毫差錯,這可是百毒不侵的丹藥,要試驗,以後再找機會。

時間一點點流逝,眨眼七個小時過去,外面一片死寂,軍隊六人,凱文三人,都守在洞口,不敢有絲毫失神。

「也不知道何凡這次煉丹,能不能成功。」凱文有些憂慮。

「最好不要成功,那丹藥,聽起來就嚇人。」 總裁不吃窩邊草 麗莎很為何凡感到擔心,擔心他煉成了。

「若是秦薇知道這個消息,她肯定會很高興。」希特幽幽道,這樣,何凡就可能和秦薇真成閨蜜了。



陡然,黑夜中響起一道獸吼聲,幾人心頭一凜,不敢再閑聊,凝重地看著獸吼傳來之地。

「我去看看。」希特說道。

「小心點。」凱文叮囑道。

希特點點頭,展開雙翼,衝上天空,前往探查情況。

「啊……」

「希特!」凱文和麗莎面色同時一變:「麗莎,你在這看著,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凱文沒有展開雙翼,直接沖入密林,消失不見。

凱文進入之後,密林平靜了,陷入死寂,麗莎等了一刻鐘,有些心焦:「他們會不會出事?」

「我隨你去看看吧。」一位軍隊青年開口:「有他們守在這,不會有事。」

「也好。」麗莎略一沉吟,隨著軍隊青年離開。

「外面情況,要不要通知何凡?」玄陽看著外面的黑夜,有些擔憂。

「何凡讓我們不要打擾他,倒是貧僧心中有些不安,倒不是擔憂何凡,而是,牽挂小師妹。」濟玄皺眉道。

「小師妹有本體在那,不會有事。」玄陽說道。

兩人陷入沉默,四周再次陷入死寂。

九個小時漸漸過去,何凡的丹藥終於練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丹藥,別問他為什麼這麼大,因為他懶得分,一般煉丹,都有分丹之法,碎裂成好幾顆,他覺得麻煩。

「玄陽,濟玄,你們進來下。」何凡收了東西,開口說道。

「何凡,你終於搞定了,外面情況有些不對。」玄陽說道。

「嗯,我出去看看。」何凡說道。

「何凡,已經沒事了,只是一頭凶獸跑過來,已經被斬殺,凱文他們在處理。」麗莎的聲音傳來。

何凡感應能力擴張,麗莎,凱文,希特三人扛著凶獸回來了,心中鬆了口氣。

「沒事便好。」何凡掰開玄陽化身的嘴,直接扣了點丹藥塞進去:「下次多弄幾個化身來。」

「你這傢伙,給我吃的什麼?」玄陽化身不爽地看著他,十分生氣。

「沒什麼。」何凡才不會承認,是在試藥,哪怕只是一具化身。

等了一刻鐘,確定玄陽不會有事,何凡才開始啃丹藥,幾下就啃完了,感受著藥力充斥四肢百骸,一股奇異力量融入體內,正要高興,眼前玄陽的身軀炸了。

何凡:「……」

這尼瑪什麼情況,難道自己煉的是炸彈? 「小師妹!」

就在何凡擔心,自己會不會炸了的時候,濟玄化身驚叫一聲,跟著也炸了。

「師夢桐?」何凡面色微變,師夢桐給他的護身玉佩有了動靜,連忙拿在手中,玉佩浮現龍影,竟是要主動飛走。

何凡正要放開玉佩,準備隨著玉佩離開,山洞震動,洞外,六名軍隊人員快步離開,凱文三人同時取出一個儀器,一道道劍光沖入洞內。

「你們……」

何凡面色一冷,磅礴進化之力震動,山洞崩塌,巨石炸裂,人刀撕裂黑暗,金光照亮整個山洞:「你不是凱文,你也不是麗莎,你也不是希特!」

秘法之眼閃爍,眼前三人構造出現在視線內,面色越發冰冷:「原來是你們,老仇人!」

這三人,不是天使進化者,構造和以前殺死的仇人倒是相似。

「何凡,看來你對我們了解不少。」

三人冷笑一聲,面孔瞬間變了,化作陌生面孔,冷笑地看著他:「不過,縱使你看出又如何,身中劇毒的你,必將飲恨在此!」

「劇毒?」何凡心頭一凜,體內進化之力運轉,沒有絲毫影響,不由疑惑:「你們什麼時候下的毒?那些藥材,我都經過檢驗。」

「我們知道你身後有臧興盛,剛開始給的幾株,怎會下毒?」一人冷笑道:「我們在普通藥材上下毒,就算是涅槃八級,服下之後,也活不過一刻鐘,而一刻鐘內,實力也會越來越弱。」

「若是有高級解毒丹,你還有救,可惜,據我們所知,你這人,從來不備解毒丹!」另一人冷笑道,將儀器放下,劍光撕裂整個山洞,將這裡徹底摧毀。

「解毒丹有用,那我明白了。」何凡恍然,高級解毒丹?我特么練的是百毒不侵丹,你那點毒在丹成的時候,就沒了好不?

「明白了就上路吧!」三人陰沉一笑,三件儀器同時轉換出劍光,圍殺何凡。

面對無數劍光來臨,何凡沒有絲毫懼色,一彈指,天崩地裂,涅槃八級實力,沒有絲毫保留,浩蕩而出,劍氣難進分毫,紛紛潰散。

「你的實力……」

三人面色大變,只感覺磅礴力量席捲,恐怖威勢來臨,三人驚恐萬分,這實力,絕對超越了涅槃七級,比面對巔峰期凶獸還要恐怖。

「就這點能耐,也想來殺我?」何凡冷笑一聲,人刀破空而去,意念一動,御劍術操控人刀,劃破夜空,瞬息而至,直接斬在三人胸膛。

「你沒中毒?」

人刀劃過,三人驚愕地看著染血的刀鋒,滿目不可置信。

「第一刀不殺你們,凱文他們在哪?」何凡踏出崩毀的山洞,看著滿目還在肆虐的劍氣,一道沛然掌力,打出,三件儀器直接炸裂。

「他們在下面等你!」三人冷冷一語,一道寒光亮起,風之力濃郁,瞬間殺向何凡。

「那你們下去陪他們!」何凡眸光一轉,人刀猶如自身操縱,在空中劃過道道軌跡,血水衝天而起,三具無頭屍體栽落。

收了空間包,何凡展開雙翼,在四周搜查,沒有三人身影,倒是雲龍佩震動的越來越劇烈。

「凱文三人不知在何處,一時難尋,先去看看師夢桐,答應了季天涯照看她,丟給玄陽和濟玄,要是真出事了,自己臉都丟完了。」

何凡放開雲龍佩,雲龍佩化作一道流光,飛速而去。

雖然平時不要臉,但答應了保護,還讓師夢桐掛了,這傳出去,自己最後一點臉估計都沒了。

雲龍佩速度很快,比起何凡的速度只慢一點,何凡能看見雲龍佩上的龍影,在無聲嘶吼,很著急。



地下凶獸嘶吼,黑夜中,凶獸頻繁活動,在尋找獵物。

轟隆

遠處天空之中,電閃雷鳴,一條蛟龍咆哮,化身雷龍,照耀四面八方。

「師夢桐。」

何凡低喝一聲,猛然加速,一把抓住雲龍玉佩,雙翼青光繚繞,全力飛向雷龍。

交戰之地,師夢桐身上有屏障守護,卻也身受重傷,渾身是血,浴血奮戰,不顧傷勢,強行催動絕學,引動漫天雷霆,以長槍化雷龍,硬抗八位進化者圍殺,四面八方,還有劍光來襲。

「師統領,今日該上路了。」一位青年冷聲開口,劍鋒凝聚,風之劍芒散發凌厲氣息,合同八人劍招,撕裂大地,摧毀無盡雷霆,籠罩雷龍和師夢桐。



一聲震天響聲傳出,一口朱紅噴洒,雷龍炸裂,哀鳴之聲,化作長槍,衰落一旁,師夢桐身上的屏障也裂開了,一道佛光閃耀,劍光盡碎,無形力量瀰漫,消弭四周力量。

「不愧是佛門之人,保命之物不少,可你又能頑抗幾次?」八人冷笑,目光冰冷地看著師夢桐。

他們圍殺,若不是師夢桐身上護命寶物太多,早就成功擊殺了。

「這一劍,讓你徹底飲恨!」

劍光再起,青光匯聚,方圓數百米內,一股股風之力匯聚,化作濃郁青光,盡赴一劍:「風之鳴殺!」

數丈劍芒,無盡風力,八人身形都有些模糊了,體表浮現一些黑色毛,拼盡了全力。

師夢桐強壓傷勢,一張手,長槍旋轉而回,進化法再次運轉,欲要再次一搏,可剛催動武技,傷勢爆發,一口血水再度噴洒。

風之劍忙劃破天空,攜帶無窮壓迫之力,籠罩重創的師夢桐。

驟然,一道金色光影閃爍,五指屈張,磅礴進化之力浩蕩,強行擋在劍芒之前。

轟隆

劍芒轟然炸裂,四面八方飛來的劍氣,也無法抵禦這股氣浪,紛紛潰散。

「何凡?」八人面色一變,驚恐地看著突然到來的何凡:「你沒死?」

「想殺我,你們也要搞清楚,我的底細。」何凡淡漠道。

「何凡。」師夢桐有些錯愕,沒想到最後一刻,會是他來救自己。

「兩人一起殺!」八人對視一眼,灌下藥劑,恢復進化之力,劍光再起。

「真讓你們殺了師夢桐,我還怎麼混?」

何凡人刀在手,磅礴進化之力灌注,無盡刀芒以何凡為中心,分散四面八方:「御劍,千刀不一!」

以御劍術為引,刀芒紛射,絞殺劍光,一道巨大刀芒,同時淹沒八人。

轟隆隆

劇烈的震動聲傳來,大地裂開無數溝壑,附近古樹碎裂,掌控劍陣的儀器也隨之炸裂,刀芒過去,一切不可抵擋。

「你……」

驚怒之聲傳來,刀芒劃過,帶走生命,何凡面無表情地上前,收了八個空間包。

「何凡……」師夢桐看著一刀解決一切的何凡,剛一張口,眼前一黑,一頭栽倒下去。

(祝心傷,殘陽書友生日快樂) 「昏迷了?」

何凡查看一番,沒有生命危險,鬆了口氣。

感應之力擴散,沒有玄陽和濟玄的蹤跡,又在四周探查一番,什麼都沒找到,師夢桐的傷勢越來越嚴重,何凡不得不先帶著師夢桐離開。

沒有回之前的山洞,而是隨便找了個清理過的變異凶獸山洞,帶著師夢桐住了進去。

「我這也沒有療傷葯啊。」何凡皺眉,只得取下師夢桐的空間包,在裡面翻找起來。

「還好,這個老黃給我吃過。」何凡找到一瓶葯,打金鵬鳥的時候,老黃給他服用過,直接捏開嘴,強行灌進去。

至於嘴對嘴,想得美!

我何凡是正人君子,絕對不趁人之危!

「這是什麼?」何凡取出一本書,不是進化秘籍,而是一本日記本。

「七歲那年,我被師父收養,玄陽師兄和濟玄師兄帶我去捉魚……」

「八歲那年……」

「九歲那年……」

「二十二歲,加入軍隊,我畢生的夢想,終於要開始了,我要殺凶獸,為父母報仇,我要殺光所有凶獸,我要保護好軍隊的每個人,他們都有自己的親人,我不想他們和我一樣。」

「二十四歲了,我朋友越來越少,因為我沒做到,我沒能力保護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凶獸吞食,我對不起他們家人。」

「二十五歲,我當上了軍隊統領,我勵志肅清軍隊內鬼,想要保護他們,玄陽和濟玄師兄要過來,這裡這麼危險,他們來了會沒命的,我要想辦法將他們趕走……」

合上日記本,何凡陷入沉默,將日記本放進空間包,以進化之力,幫忙壓制傷勢,坐在洞口,等待天明的到來。

天色漸漸明亮,何凡如一尊雕塑,坐在洞口,紋絲不動。

「師兄!」

一聲急喝響起,師夢桐猛地坐起,第一時間握住長槍,看了眼洞口的何凡,起步便走:「多謝你救我,我記住了。」

「不用謝,不過,我提醒你,你現在傷勢未愈,最好不要出去。」何凡依舊沒有動,只是淡漠開口。

「他們抓了天雲市的進化者,有進化學校的學生,也有一些集團勢力的人,還有玄陽和濟玄師兄下落不明,我不得不離開。」師夢桐沉聲開口,步伐堅定,邁向洞口。

「他們背後都有勢力,他們自己勢力會救。」何凡淡淡地道:「你現在要做的,是先養好傷。」

「我是軍隊統領,此次奉命保護他們,在我手上失敗,我就要救回他們。」師夢桐堅定地道。

「那你走吧,這是你的護身玉佩,我的僱用任務到此結束,出了這個山洞,生死與我無關。」何凡將護身玉佩還給她,面色不帶絲毫感情:「拿好你的玉佩,會自己跑的玉佩,我就不要了。」

「我送出去的,就沒有收回的可能,雲龍佩會自動護主,你長期佩戴,以進化之力溫養,自會是你的。」師夢桐沒有去接護身玉佩,冷聲道:「你剛才說的雇傭,是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會來救你,是因為什麼?玄雲和季天涯找上我,請我幫忙,我才會來救你。」何凡淡淡地道:「你現在出去,不說你的傷勢,你知道他們在哪么?你怎麼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