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恩輕輕把身體僵硬的薇薇安抱在懷裡,彷彿知道她想的是什麼,溫柔地道:「不要著急,他們會平安的,你現在只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就好!我回一趟家族,替你打聽他們的下落。」

修恩輕輕把身體僵硬的薇薇安抱在懷裡,彷彿知道她想的是什麼,溫柔地道:「不要著急,他們會平安的,你現在只需要提升自己的實力就好!我回一趟家族,替你打聽他們的下落。」

「可是你的族人……」對你不好!

「想想我現在是什麼實力!族裡大長老也不一定是我的對手。而且,他們畢竟是我的親人,不會真的對我怎樣,你那天聽到的長老說的話也許只是氣話!」薇薇安知道修恩是在安慰自己,即使只是氣話,也說明修恩在家族裡並不受重視。

「我不會有事!但是你,你要知道,適逢神戰,每個勢力都會被波及,如果我身後不是歐吉恩家族,歐吉恩家族身後沒有冥神,肯定不會被三大勢力放過。但歐吉恩家族向來明哲保身,不會插手偽神之間的爭鬥,龍族還有弗蘭克林家族甚至人魚一族現在都把未來與你綁在一起,你難道要棄他們於不顧,隻身冒險嗎?」

「不是!」薇薇安哭了,她很難受,明明已經有了這麼高實力,卻仍舊要蟄伏,不能把親人朋友救出苦海!這種無力感,比任何一次來的都猛烈!

「乖!聽話!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修恩柔聲哄著哭的稀里嘩啦的薇薇安,兩人相擁坐在地上,畫面柔和且悲傷,看的巴圖和莉達不忍直視。

最終,修恩獨自離開。

薇薇安的眼睛里也沒有了淚水,有的只是無盡的冷酷和刻骨的恨意。

「我們走!」

莉達變身成虎,薇薇安翻身躍上她的背。

巴圖也變回原型,跳上薇薇安的肩膀。

莉達長嘯一聲,矯健的身軀縱身躍向十萬大山的深處。

風中傳出薇薇安平靜不帶任何感情的話語:「巴圖,你和莉達去尋草藥……」

「我負責配置藥劑……」

「我們一起努力……」

「五年……」(未完待續。。)

… 鬼吹燈世界,石碑村。

就在黑氣噴出沒一會兒,一隻手臂從大水缸裡面伸了出來。

林辰眼神一凝,在電筒光的照射下,這隻手臂看上去十分的蒼白,不像是活人的手臂。

手臂伸出水缸以後,就沒有了動靜,林辰想了想,直接跳了上去。

用電筒往裡面看了看,就是一副骨頭架子,其他的沒有什麼東西。

不過屍骨的手臂上面有著一個手鐲。

林辰直接把手鐲取了下來。

入手的瞬間就知道是假貨,現代的工藝品,也就是說這副屍骨應該是近代的人。

拿到了手鐲,三人也沒有發現為什麼剛才的鐵鏈會晃動。

既然不是在水缸裡面,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就是生活在水潭裡面。

拿著手鐲給胡八一他們看了看,然後林辰又拿出了大功率的手電筒朝著水潭裡面照去。

不過這個水潭的水極深,從上面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就在四人想著要不要打撈一下水潭的時候,陣陣的腳步聲從剛才他們來的那個通道傳了過來。

四人回頭一看,下來了幾個人,為首的那個就是孫教授。

看到孫教授的時候,四人先是一愣,然後都鬆了一口氣。

他們都以為孫教授出事了,現在看來並沒有什麼事情。

胡八一又驚又喜,忙走過去對孫教授說:「教授,您可把我嚇壞了,我為了一件大事千里迢迢來找您,還以為您讓食人魚給啃了,您去哪玩了?怎麼突然從後邊冒出來?」

孫教授看到四人也是愣了愣,不過當他看到鐵鏈吊起來的大水缸的時候,就說道:」這缸是害人的邪術啊,我以前在雲南見到過。看來這件事已經不屬於考古工作的範疇了,得找公安局了。此地非是講話之所,大夥不要破壞現場了,咱們有什麼話都上去再詳細地說。」

說完幾人孫教授就轉身走了,林辰四人也跟了上去。

路上,孫教授說起了他們的經歷,原來孫教授他們在過來的通道裡面發現了一條暗道,然後就進了那條暗道,而林辰他們因為走得快,所以沒有注意到有暗道的存在。

不一會兒,幾人就回到了地面上。

棺材鋪的不遠處擺著一副石匣玉獸,孫教授看幾人疑惑,就說道:「下面的遺迹是先秦的遺迹,但是其他的東西都是後人放進去的,包括那個石匣和鐵鏈吊起來的水缸,這套石匣玉獸價值連城,極有可能是出自雲南古滇國。古滇國是一個神秘的王國,史學家稱之為失落的國度,史書上的記載不多,據傳國中人多會邪術,《橐歑引異考》有過對獻王六妖玉獸的記載,這是一種古代祭祀儀式用的器物。石碑店村棺材鋪的老掌柜祖上是村中少數的外來戶之一,是從哪一代搬來的已經查不出來了,他現在已經去世了,所以這套寶貝他是如何得到的,人們也無法得知了。」

滇國亡於西漢,中期的時候,國內發生了很大的內亂,有一部分人從滇國中分裂了出來。這些人進入崇山峻岭中,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從那以後,這些人就慢慢在歷史上消失了,後世對他們的了解也僅僅是來自《橐歑引異考》中零星的記載。

這批從古滇國中分離出來的人,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個部落集團,他們有一種很古怪的儀式,就用那種懸掉在水中的怪缸,將活人淹死在裡面,以死人養魚。天天吃人肉的魚,力氣比普通的魚要大數倍。等魚長成后,要在正好是圓月的那天晚上,把缸從水中取出,將裡面的人骨焚毀,用來祭祀六尊玉獸,然後再把缸中的魚燒湯吃掉。據說吃這種魚,可以延年益壽。

石碑店棺材鋪的老掌柜,不知怎麼得到這些東西,是祖傳的,還是自己尋來的,暫時還都不知道。很可能他掌握著這套邪惡的儀式,又在棺材鋪地下發現了先秦的遺址,這就等於找到了一個非常隱蔽的場所,為了更好地隱藏而不暴露,便利用一拍棺就死人的傳說,使附近的村民對他的店鋪產生一種畏懼感,輕易不敢接近,直到他死後,這些秘密才得以浮現出來。不過這位棺材鋪的老掌柜,究竟是不是殺人魔王,這些還要等公安局的人來了之後,再做詳細的調查取證。「

聽到孫教授這麼一說,林辰四人都是十分的驚訝,這尼瑪魚吃人肉,人吃魚肉,不就等於人吃人肉嗎?

也就這棺材鋪的老闆能夠下得去口,雖然林辰遊歷了這麼多的世界,殺過許多人,也見過許多人殺人,但是還是第一次見到和聽說有人吃人肉的。

四人和孫教授商量了一下,然後幾人就回到了古藍縣城。

石碑村的事情已經不是他們能夠處理的了,那是國家的事情了。

回到古藍縣城,林辰他們隨便找了一家館子,然後要了一個包間。

等菜上齊以後,林辰看了雪莉楊一眼。

雪莉楊心神領會,然後從自己的包裡面拿出了那塊龍骨拓片,遞給了孫教授。

孫教授一看道拓片上面的那些文字元號,臉色大變,就想著要推遲。

「孫教授,此事不光關乎著我們的安危,我們是年輕人,撐的時間還能夠長一點兒,但是陳教授就不一樣了,陳教授已經年過古稀了,他的身體也不允許這個紅斑的存在啊。我們多耽擱一會兒,陳教授的生命就會多一分的危險。」

林辰開始說情了,當初就聽孫教授說陳教授曾經救過他的命,所以現在用陳教授來做擋箭牌,孫教授很有可能會屈服。

孫教授咬了咬嘴唇,躊躇了半天,說道:「這塊拓片我可以拿回去幫你看看,分析一下這上面寫的究竟是什麼內容,不過這件事你們千萬別對任何人吐露,明天我會告訴你們結果。「

說完,孫教授收起了拓片,也沒有吃飯,直接離開了。

四人笑了笑,只要孫教授答應幫忙就好說了。

吃完飯,四人就在古藍縣城裡面閑逛了起來。

不過讓林辰無語的是,石碑村的那個算命瞎子不知道是怎麼滴,居然在從石碑村來到了古藍縣城,而且還找到了他們。

算命瞎子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問四人願不願意買他手裡面的《嚲子宓地眼圖》。

最後,林辰是在是沒辦法了,把瞎子身上的能賣的古物都買了。

其中有一張人皮地圖,瞎子說那是雲南那邊的獻王墓的地圖,原來只有半張,後來的時候他給補齊了。

不過四人可沒有聽他忽悠,這還人皮地圖,誰知道是不是什麼豬皮,牛皮之類的。

瞎子收到錢以後也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臨走的時候還提醒四人,這張地圖是真的,不過千萬不要去下獻王墓,太危險了。 自從四年前,小焱傳回已經找到薇薇安的父母的消息之後,薇薇安便摒除一切雜念,靜下心來配置藥劑和修鍊。

之後,修恩陸續來看過薇薇安幾次,薇薇安得知,家族已經完全接受修恩,順帶也接受了薇薇安,一位四級神使,他們想不接受也不行。只不過,那位痴迷-藥劑的長老希望薇薇安能將逆天藥劑給他一份做研究,修恩替她答應了。族長的位置仍舊是他哥哥保羅的,但是大長老給了他長老的職位,算是拉攏。而一旦成為長老,家族中就沒有秘密能瞞得住他,修恩父親當年的打算便也無法隱瞞。

卡佳西和保羅守了修恩許久,怕他忍不住去找父親愛因斯頓泄恨,引發父子相殘的慘劇。直到確定這孩子現在確實是不在意了,才放心讓他單獨帶著。

只不過,父子、母子之間的感情卻是無法修復了。

愛因斯頓無比悔恨自己當年的決定,早知道老二會有這般出息,他說什麼也不會對孩子不聞不問,害的現在父子倆形同陌路。別人雖然表面對他尊敬有加,但是暗地裡卻在嘲笑他有眼無珠。不過,若不是當年愛因斯頓有那樣的心思,對修恩採取放養政策,養出他跳脫的性格,他也不會心血來潮跑去蘭蒂,不會認識薇薇安,便也不會有現在這般成就。

至於修恩的母親,仍舊大半時間呆在屋子裡,是什麼心情無人知曉。只是保羅向修恩透露。他去探望母親的時候發現,母親時常皺著的眉頭舒展了許多。

卡佳西也知道了鬼域的歷史,卻只是嘆息一聲。不敢去找光明神殿理論。因為他們的祖宗冥神忒不靠譜,根本沒有給他們留下任何的聯繫方式,去了只是自取其辱。只能期待這一次神戰來的神是冥神,或許還可以提上一提。

修恩請卡佳西利用他的人脈打聽到了薇薇安的親人朋友的現狀,結果和小焱知道的一樣。薇薇安的父母還活著,實力也不凡,均達到了三級神使的實力。是這一次神戰的替補。雖說若無特殊情況不用出戰,但憑歐吉恩家族的面子卻也無法直接將他們帶走。

溫蒂還在研究古魔法陣,因有名師指點。進步極快,頗受神殿重視。

昆西的情況和溫蒂差不多,他仍舊將克林帶在身邊。

至於科爾他們,因為天分高。潛力足。被神殿帶走用專門的秘法培養,實力進步飛快,都已達到二級神使的實力。不過,世上沒有白得的魔獸。薇薇安的父母實力提升的速度雖快卻也在情理之中,可他們的實力提升的速度就有些詭異了,讓人心慌慌。

森格也證實了薇薇安的擔心,確實有一種秘法,可以短時間內提升人的實力。但是,卻是以燃燒人的生命力為代價的。這種秘法需要消耗數量極大的天才地寶。受術者實力不能太高,而且持續時間不宜過長,只能說,科爾幾人出現的時間剛剛好。

當然,這種秘法對人體的危害是可以彌補的,只要有足夠的靈藥或者合適的藥劑,就可以修補人體的傷害,但前提條件是,秘法沒有進行到最後一步。一旦進行到最後一步,實力爆發,但生命燃燒殆盡,不可逆轉。光明神殿費盡心思培養科爾等人,絕對不會將他們的實力提升到二級神使就收手的!

五年已過,神戰即將開始,已經是五級神使高階實力,馬上就要跨進五級神使高階巔峰高手行列的薇薇安,再不用隱藏實力。

她還沒有服用過那瓶逆天藥劑,她不服用那藥劑,是因為,憑她對藥劑的了解,這藥劑的真正用途應該不是提升人的實力,因為從驅魔者提升到驅魔士,和從四級神使提升到五級神使,需要的能量的差別無異於螻蟻和巨龍,偏偏這藥劑做到了,這不正常。

所以她沒有服用藥劑,而是在等待最合適的時機。

當然,如果迫不得已,她隨時可以突破至五級神使高階巔峰,所以她無所畏懼。

她要去救出自己的朋友,和親人。

與此同時,龍族和弗蘭克林家族都向外公開,他們是薇薇安的追隨者。隨後藥劑師聯盟和精靈一族也宣布他們脫離光明神殿,成為薇薇安的追隨者。

而在大陸的另一端,蘭蒂帝國、里沙共和國、蒙斯帝國、人魚一族甚至矮人一族、狐族也宣布追隨薇薇安!

薇薇安還未出世,名字已經傳遍聖光大陸。

女孩有些奇怪,問修恩:「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這麼多人追隨我?」

修恩寵溺的笑道:「龍族和弗蘭克林家族是早就說好的,成為你的追隨者。你的曾外祖母格拉蒂斯帶著精靈回歸精靈山脈,不知怎麼和精靈王說的,精靈王答應她只要你達到那個高度就追隨於你。光明神殿抓了藥劑師聯盟盟主的孫子穆薩,藥劑師聯盟本來就是被迫加入光明神殿,去年穆薩不知為什麼死在光明神殿,我只是派人去給他們指了另一條路,他們便毫不猶豫的決定追隨於你。」

「至於蘭蒂帝國、人魚一族、矮人一族和狐族為什麼追隨你就不用我解釋了。希爾維斯特死了,里沙共和國的五位議員已經全部換血,其中有一個人叫尤里西斯,一個叫亞斯?巴納特,一個叫諾蘭,他們召開議會決定是否追隨你的時候三票通過兩票棄權,決定追隨於你。蒙斯帝國的皇帝現在叫特瑞西?豪厄爾,當然,皇后叫黛西!」

薇薇安全明白了,她在努力提升實力的同時,她的朋友和親人已經為她爭取來了最大的支持,她不是孤軍奮戰!

眨眨眼,薇薇安退回眼睛里的濕意。他們追隨於她,冒了多大的險,森格和她說得明白,偽神若不能成神,每隔萬年有神繼續賜予生命,可以長長久久的活下去,而一般的五級神使高階巔峰驅魔者最多卻活不過千年!薇薇安活著,偽神自然不會去動她的追隨者,可是當她死了呢,光明神殿的偽神若沒有成神,他會放過曾經背叛過他的人么?

答案是否定的。

「光明神殿有反應嗎?」

「呵,不用擔心,在神戰結束之前,他們無暇顧及你。」

「修恩,除了偽神,還有多少五級神使高階巔峰的驅魔者?你知道嗎?」

「我問過大長老,數量很少,因為近百年來三大神殿對大陸上修鍊天才的大肆搜刮,能成功進階五級神使高階巔峰的只有兩人,一個叫米凱,一個叫薩金。暗處還有沒有就不知道了,即便是有也不會多,畢竟大陸上的修鍊資源太貧乏了。」

「也就是說,這次神戰之後,我們三人或者更多的人中,會誕生一位新的偽神,對嗎?」

修恩,略一沉默,道:「是!」(未完待續。。)

… 「偽神的資格由誰決定?」

森格道:「以前是主神,現在主神不管了,哪位神監督神戰,誰就可以決定偽神資格的歸屬。」

「這一次,誰會來督戰?」

森格搖頭:「不知道。」

「如果真的有神成為創世神,會是誰呢?」

「冥神,或者元素-女神。」

「哦?為什麼?」

「不知道,就是這麼感覺,反正我覺得光明神和暗黑神沒可能,生命之神嗎,不好說。哎呀,反正再過兩個月就都知道了,別問我了,傷腦筋!」

薇薇安微微一笑,沒有再問,當然,她也沒有忽略修恩的反常。她知道修恩在糾結什麼,她是五級神使高階巔峰的驅魔者,若被選為偽神便有長長久久的性命,而修恩卻活不過千年,兩人將會面臨生離死別。可是她若沒有被選為偽神,等他們死後,追隨她的勢力該怎麼辦?如何才能撐過光明神殿的報復!

「總有辦法解決的!」薇薇安這樣對修恩說。就像她當年隻身對抗迪卡萊奧家族一樣,她相信這些問題一定有辦法解決的。

修恩點頭,握住女孩的手。

無論如何,他們都有千年的時間相伴,已是足夠。

兩人騎在莉達的背上,莉達騰空而起,向著光明神殿的方向飛奔而去。神戰舉行的地點已經定在光明神殿,現在所有的有關人員都在向那裡集中。三大神殿的偽神和他們的追隨者早在一個月前就都抵達那裡。

兩名五級神使高階巔峰的驅魔者也已經到了神殿。

一天之後,莉達降落在光明神殿的大門口。

光明神殿佔地面積極廣。不算前殿和主殿,單是大大小小的偏殿就有近千個,還有練武場等各種其他建築。為了這一次的神戰。光明神殿還臨時搭建了近百棟臨時建築,以供來人休息。

薇薇安抬頭冷冷看著那兩扇銀白色的大門,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

十一年的不懈努力,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她終於有資格站在這裡,正面與這個龐然大物為敵。

這時,門外站立的兩名白袍人也注意到了莉達和它背上的兩名男女。其中一人認出修恩,滿臉堆笑道:「原來是歐吉恩家族的修恩長老,今天保羅族長還提起您呢。您可算是回來了。呦,這就是三長老的葯虎吧,真是矯健漂亮啊!」

修恩微微一笑沒有說話,領著薇薇安和莉達徑直向前走。

薇薇安奇怪問:「你們家族的三長老也有葯虎?和莉達長得一樣嗎?」她以為葯虎不常見。所以分外在意那個白袍人的話。

「是。三長老是有一頭葯虎。但應該和莉達沒有什麼關係才是。那人沒見過真正的葯虎,所以才認錯了,你別在意。」

「為什麼你這麼確定沒有關係?」

「三長老的葯虎是公的!」

……薇薇安無語,好吧。

兩人兩獸進了一個單獨的院子,修恩解釋說:「這是光明神殿專門為你和你的追隨者留的院子。不過,我特別想知道他們知道你現在還沒有進階到那個高度的表情。」

頓了頓,修恩又說:「不過,我覺得光明神殿的殿主肯定已經知道了。」

話音未落。門外傳來一陣喧鬧聲,修恩若有所思的笑道:「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最先進門的是一個精靈。俊美的容貌和尖尖的耳朵毫不避諱的暴露在空氣里,身上穿著華麗的短裝,看起來利落英武,很是不凡。

五級神使高階巔峰?薇薇安揚眉,來的是誰?

緊接著進來的是一個騎著葯虎的老頭,三級神使實力。

精靈還未開口,老頭已經衝上前來:「你就是薇薇安?修恩的小媳婦?你配的藥劑呢?拿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