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毗羅先是心中忐忑,背後直冒冷汗,然後卻是大喜起來。精於計算的他知道,三成信仰之力別看比例很少,但是如今天竺一地就只剩下自己一個神明了,也只有他才能降下神跡。只要過個幾十年,這裡的信仰便會變成他一個人的,沒有其它教派可以與之相爭。如此天竺一帶,包括周邊幾個國家的人口多達十幾二十億之多,即便是三成的信仰之力,也比過去神王因陀羅所能得到的多上十倍!

俱毗羅先是心中忐忑,背後直冒冷汗,然後卻是大喜起來。精於計算的他知道,三成信仰之力別看比例很少,但是如今天竺一地就只剩下自己一個神明了,也只有他才能降下神跡。只要過個幾十年,這裡的信仰便會變成他一個人的,沒有其它教派可以與之相爭。如此天竺一帶,包括周邊幾個國家的人口多達十幾二十億之多,即便是三成的信仰之力,也比過去神王因陀羅所能得到的多上十倍!

如此情況只要會算賬的都不會感到不滿,反而是大喜過望了。

看這俱毗羅勤勤懇懇的,江元峰也不吝嗇的給與賞賜。於是就給他說了一些關於神明的規矩以及神力、法則的應用。

他也想要一個穩定的信仰基地,有這一個辦事得力的屬神來打理,自然好過他自己親歷親為。至於這些天竺信徒信仰的是不是他這東天大帝,江元峰卻不在乎,因為有著天官大印的轉化,他可以將其他駁雜的信仰之力輕易的轉化為最精純的神力。

「本尊這次是準備到那魔鬼海域一探,想來那些天竺野神應該死的差不多了,就順便將你手下的夜叉族帶出來。你們那片海域底下可不簡單啊!」

「多謝大帝慈悲,救我族人脫離苦海,小神在此拜謝大帝大恩!」

在財神俱毗羅千恩萬謝的拜別聲中,江元峰來到了黑大陸與新大陸之間的那片大洋之上。

他的目的就是那片世俗中所稱魔鬼三角的海域,上一次世間緊迫,沒有來得及仔細一探,那裡面的秘密估計不是那麼簡單,這次定然要探個究竟!

再次來到這片海域範圍,江元峰神光護體進入了那神秘空間。

這處神秘的海域還是那一幅碧海藍天,綠樹常青,生機盎然的樣子。只不過落在江元峰這等人物眼中,這一切都太完美了,完美的卻有一些不真實的感覺。

相比起上次的匆忙,這一次江元峰仔細的放開心神,再次感受到了那一股微弱而神秘的熟悉氣息。

追尋這道似曾相識的氣息,江元峰將神念朝海底探去,結果卻遭受到極大的阻力,彷彿被捲入了空間漩渦與亂流之中,以他神念強度,也無法摸清這片海域下方海底的情況。

「有趣!呵呵!暫時放過你,先把那處空間解決了再來研究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江元峰笑著說完,就直奔那神國空間出口處而去。

見到自己布置在空間出口與信仰通道之上的神力禁制還完好無損,江元峰沒有意外,如果這神力禁制在人間還有人能破解的話,那估計只有他手下的幾位正神才有可能。想要暴力破除,沒有天仙頂峰的實力也很難做到。

經過了這幾次大戰的清理,現在除了自己這一方,恐怕也沒有返虛以上的存在了吧!

想罷,江元峰揮手撤下了空間入口處的神力禁制,就這麼放開體外防護,被那憑空產生的一股吸力吸進了空間入口裡去。

在經過一陣無光十色的奇異空間之後,江元峰眼前一亮,出現在了一座海島前。

海灣蔚藍,島嶼翠綠,沙灘如玉帶,海浪似撫琴,風光一時如畫。

誰也不知經過那魔鬼三角海域之後,會來到如此美麗的世界。

方才那五光十色的空間,就是所謂的空間通道,一般天然產生在主世界與其附屬的小型空間之間,作為其依附主世界位面的連接。

但是這種因為種種原因所形成的小型空間或者稱半位面,雖然數量極多,如氣泡一般遍佈於主世界各個地方,但是卻很少有人能發現。便是因為出了少數距離主世界較近,空間通道比較穩定的之外,其它的根本就沒有人能通過空間通道而進入道裡面。不要說凡人了,最混亂的空間通道,就算是金仙一流也不敢輕易犯險。喚作一般人,即便是有機緣遇到半位面,也是被空間通道里的亂流將肉體連靈魂一同絞的粉碎。

其實諸天上界便是一個個大型的位面互相交接通連所組成的廣大世界,當初那被大戰損毀的所謂的天人通道,便是連接人間與上界的一個少見的巨型空間通道。

造成今天這種宇宙格局的最大原因,就是洪荒大劫與封神之戰這先後兩大波及整個世界災難。

這個空間里看不見太陽,整個天空卻都光明大放,將這裡照耀的如同白晝一樣。

奇怪的是如此明亮的天空,竟然能夠清晰的望得見一片片璀璨的群星,真如外界星空一般在肉眼難見的緩慢、複雜而有規律的運轉。

在這有悖於外界的星空中,有三百六十五之數的星辰特別的明亮,彷彿星辰之主一般被群星簇擁環繞。

看著那三百六十五顆星辰按周天之數排列運轉,忽然想到了什麼,江元峰面露驚喜的神色。

「這……周天三百六十五顆星辰,不會是遠古妖族天庭所掌控的太古原始星辰吧?」

太古之時,混沌未開,便有太陽星孕育出太古第一尊妖神,第一隻大日金烏妖皇帝俊,太陰星受太陽之精而生帝后羲和,盤古破混沌,開闢洪荒世界,便是宇宙之初始。

有混沌前所生三百六十五顆遠古星辰,相繼化為妖神,尊帝俊羲和為天帝,共掌洪荒世界。

那三百六十五位妖神,為星辰之靈所化,每一個都是金仙一般的境界,縱橫洪荒無人可敵。若是諸神回歸本體,召引億萬星群,布成周天星辰大陣,幾有媲美聖人神尊開天闢地鎮壓宇宙的大威能。這也是遠古天庭統領洪荒世界的根基。

可惜遠古妖族天庭破散之後,諸星君妖神便大多回歸本體,只有少數還在為後世天庭效力。少昊即位為第四代天帝之時,對於妖族天庭鎮壓世界之寶——周天星辰圖,這件可以說是宇宙之始、世間第一大陣的陣圖十分有興趣,可惜卻因為妖皇一脈的失落而無緣得見真品,只在老友青緹那裡見識過不完整的複製品,即便是殘圖,威力也非比尋常。洪荒大劫之後,連諸太古星辰都大部分不知所終,也不知是否還存在,想要見到完整的周天星辰大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而現在江元峰卻在此發現了一點相關於周天星辰大陣的蹤跡,怎麼能不令他感到驚喜與意外?

就在江元峰震驚於自己的發現的時候,從前邊的島嶼之上,呼啦啦飛來一群樣子奇怪的人來,看其來勢洶洶的模樣,分明是沖著自己來的。

不過江元峰仔細一看來者的飛行手段,有憑空而行的,由御風而起的,有駕雲而飛的,也有駕馭著妖風黑煙鬼霧的傢伙,這分明就是一群妖魔鬼怪的雜牌軍嘛!

其實江元峰心裡已經猜到,這些傢伙就是還殘留的天竺眾神與氣手下,只不過它們這眾神的模樣也太寒磣了些,就好似幾個大妖怪帶著幾百個小妖怪哇呀呀亂鬨哄的沖了上來,將本來風景如畫,四季如春的海島景緻糟蹋的烏煙瘴氣。

江元峰見來者不是俱毗羅所形容的夜叉族人,也就不客氣,一揮手間狂風四起天昏地暗,那一群妖魔鬼怪便魂飛魄散,只留下一個還算看得順眼的孤零零站在半空。

江元峰將這傢伙攝到身前來,只見它的樣子離人類最為接近,只有毛髮如獅子一般金黃,耳朵手腳也是毛茸茸的形態。如果有迷動漫的就會大叫著說:這不是貓耳帥哥嗎,簡直萌死人了!

神念直接探入到對方的意識當中,通過精神波動,瞬間了解了這個空間目前的局勢。

原來這裡卻是南方冥府外海的一座島嶼,佔據這裡的原來是一名天竺神靈,只不過幾天前已經失去信仰而被手下殺死了。

不但是這裡,很多地方包括四洲神國所在都是一片的混亂。除了北方夜叉島國之外,其他地方都因為眾神的信仰枯竭,力量銳減而引起以往被奴役的種族發生叛亂。

夜叉國是因為族群單一,又因為族長的失蹤而早早封閉了國境,而其他四洲又因為手下的叛亂,而沒有機會打夜叉國的主意,所以才得以安全至今。

了解了這些,江元峰也懶得理那些空間里的非人生物,飛快的輪流趕赴其他三個神國,將所有半死不活的神靈收的收殺的殺,至於生活在這裡的一些人類,幾乎都是多年來因為意外而流落到這裡的人類後代,現存的最年輕的穿越者,現在也已經是八十高壽,老的有些走不動路了,這還是因為這空間里的天地元氣要比外界濃厚的緣故。對於那些從沒有接觸過外面世界的人類後裔,江元峰沒有打算帶他們去往外面。詢問過最後的幾個倖存者之後,他們中都沒有人想要回到外面世界去看看,所以江元峰也就不做停留,直奔最後一座夜叉島國而去。

來到夜叉島,江元峰發現這裡的海水顏色是發黑的,島上的植被也都近乎墨綠,土壤紅褐色,岩石多為黑灰,整體色調都比較暗淡。

還未靠近海岸百米,就有一對高大的人形怪物駕馭著海水聚起一卷大浪,所有人手持鐵叉鐵槍等武器,站在浪頭上迎了過來。

這些怪物身形修長,渾身青色皮膚,頭頸胸腹,四肢胯下等關鍵部位都有鱗甲包裹,身後還生著一條近乎兩棲類的尾巴,隨著身體前進在靈活的甩動著。這就是俱毗羅所形容的夜叉族人了,看起來雖然兇狠,但仔細看去模樣還真挺不錯,如果去掉那些鱗甲,改變皮膚顏色之後,拿出外面世界去,還都是些大帥哥,真不知道俱毗羅那個胖子恢復了本體形象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什麼人?夜叉族的地方不得亂闖!」

為首的一個鱗甲深青色但更為明亮的夜叉族人大聲呼喝著。

雖然沒有聽到過這種語言,但通過對方的精神波動,江元峰還是輕易聽懂那句話所代表的意思。

「這處空間有些奇怪啊!之前我已經把所有其他地方都搜索到了,只有這座夜叉島沒有去碰,看來關鍵的地方應該就在這裡呢!」

見到來者沒有任何錶示,也沒有理會自己的警告,那名夜叉族人心中不由生氣起來,大聲叫罵著。

「聒噪!」江元峰懶得去理會那位像是頭目模樣的夜叉族人叫喊,一揮袖子就將這隊夜叉族人禁制起來,隨手拋在沙灘上做了人形雕像,有兩個倒霉的是倒立著大頭朝下載在沙子里擺放的,江元峰也沒去在意對方的死活。因為他方才就發現這些夜叉族人不但身體強壯的如同高階妖獸,而且對水靈氣極為親和,體內水靈氣百分之九十的物質都是由水靈氣構造組成的,而且皮膚有著自行呼吸透氣的功能,在水下都可以自由呼吸,腦袋扎進沙子里根本就憋不死他們,頂多是形象有些不雅罷了!

製造了這一批沙灘雕像之後,江元峰由這裡登島,向著島中央搜索過去。

沿途出來攻擊他的那些夜叉族人都被隨著製成了雕像,但是還有不怕死的夜叉族前仆後繼的朝他殺過來。

江元峰被騷擾的不耐煩了,便將身外信仰神光開放,覆蓋了這整座面積數十萬平方公里的島嶼。所有被金光籠罩的生靈都彷彿陷入了時間靜止一般,如死物一般一動不動,如果不是還能感覺出來這些夜叉族人體內龐大的生機,就會以為這些根本就是十分完美的雕像。 ?迷續朝島中央前講。最後江方峰到達了外儘是米禿著籬刀川穀地。

此谷四周山體較為低矮,但谷口卻只有一條狹窄的通道。

「何人擅闖我夜叉族聖地?」

一進谷口,江元峰就有些意外的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同時一個鱗甲已經有些灰白的年老夜叉族人拉著一根木技攔在了他的去路之上。

「外來人,快快退去,這是我夜叉族聖地,不然你在這裡將受到祖先的懲罰,失去一身力量!」

江元峰對這老夜叉的說法不置可否。此時他已經感受到了這裡的異樣。發覺一身的法力彷彿被禁錮在體內一樣,不但無法發出,而且還有著趨於凝固的狀態,無論是自己強大的神念,還是無量信仰神光,都無比晦澀的難以調動,勉強可以做到護住自身。但想要施展出一個入門法術都是比登天還難!

唯一不受這裡影響的,就是他的一身功德紫氣,可這功德力量只是冥冥中一種正面力量,能庇護自己不受心魔侵擾,以及反噬傷害功德加身者,卻無法像信仰神光那般具有諸多妙用。

來這裡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能夠壓制所有具有攻擊屬性的能量,連他的神光斗受到了影響,所以這名老夜叉族人才沒有入他的同類一般被禁制變成「雕像」。

「如此也就是說,在這谷地裡面。能夠動用的,只有**本身的力氣了!怪不得這老夜叉這麼自信能夠對付我,夜叉族的身體素質十分強橫,力量強大的即便是一個老人也有遠超低階妖獸的程度,換作是仙道修士,失去了一身法力。確實只有被這老傢伙蹂躪的份!不過遇到了我嘛,嘿嘿」。

江元峰心中一陣好笑,他就算是一身法力被禁錮,但那混元不滅金身的**修為難道是作假的不成,他現在身軀的強橫程度,已經遠超一般天仙中人,就算是有號稱是百獸中最大力的牛族象族妖獸在此,在力氣上他也能與之抗衡一二。

不過此時他可不會自掉身價的與這老夜叉去貼身肉搏,他還有其他底牌在手上呢!

只見江元峰朝那年老夜叉族人嘲弄的一笑,一抖袖子,便從腕上甩下一條拇指粗細的小花蛇來。

「你這懶貨,還不給我把那老傢伙拿下,記住不可傷他性命!」

原本還懶洋洋的小蛇也就是百頭巨怪堤豐聽到江元峰的聲音之後,一子就立刻打起了精神,昂起蛇頭朝著眼前那類人生物威脅似的一



就在堤豐想要變化身體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使盡了力氣也只恢復到了水桶粗的腰身,這裡似乎有種力量能夠壓制它的變身一般。如果不是它有百顆頭顱體內所積累的能量實在是太過龐大了,恐怕連這些變化都不會有。

雖然對自己現在的身形覺得不滿意。哪有它堤豐大爺百頭齊出山峰一般的身軀威武?不過這樣的程度也足夠解決納老傢伙了。 顧少每天都想娶我回家 ##.。##.com.。首發##首發##

實際上這傢伙現在二十幾丈長的身軀,在普通人看來已經是妖孽級的大蛇了,如果放在一些愚昧落後的的方。都會被當成神來膜拜。

沒看到對面攔路的那老夜叉嚇的臉都發灰了嗎?

江元峰笑罵道:「別玩了,把這老傢伙嚇死了我就罰你閉關百年,不許吃東西!」

原想嚇唬一下那不知是什麼生物。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感,聽到自己主人說的話,堤豐立馬大吼一聲。朝著那老夜叉撲了過去。

結果那年老的夜叉還沒等堤豐撲到身前」就兩眼一翻,悲壯的暈了過去。

「真掃興」。

堤豐有些不滿的抱怨一聲,眼神兇狠的恨不得把眼前這傢伙一口吞了。

「看好了這老傢伙。在這裡等我回來。」

江元峰留下一句話,就邁步朝那谷中走去。他倒要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秘密。

,正

其實如果不是駐守在這谷口的一些青壯夜叉族人聽到了島外來了敵人的消息,都跑出來去看,被江元峰的神光覆蓋,全部給禁制住了,不然沒有堤豐出場的話,他想要進入這裡還真不會太容易,就算進來了也會弄的一身狼狽,哪裡有現在這般輕鬆的好似郊遊散步?

平時這聖地入口可是足有一隊強壯的夜叉族青年駐守的,多年來打上夜叉島的外人無數,其中不乏比他們強大很多的神靈,但是一到了聖地這裡,就變得孱弱的似小雞一般任他們宰割。就算是有幾次是強大的妖獸闖了進來,蟻多咬死象,憑那些妖獸如何強壯,失去了天賦能力。只憑**力量,也不是這些那些前仆後繼的夜叉族人的對手。

從入口到谷底這一段路程不長也不短,如果不是這條通道只有一個老夜叉守著,如果不是江元峰隨身帶著他那守府靈獸堤豐的話,他想要打進來還真不會那麼容易。為此江元峰就更加想要探明這裡面的秘密了!

短短一分鐘的路程,江元峰終於來到了谷中心。

卻見這?面積」一,幾畝大其中大部分地方都被一池黑水所佔滿,只中央有一座小島似的存在,以及邊緣還有一圈土地。

「這

江元峰發現此處的舉水元氣充沛的嚇人。但是自己卻無法調動一絲半點。那黑水並非是人間污水的污濁模樣,而是清澈晶瑩,如果不是顏色玄黑,拿出去說是瓊漿玉液也有人相信。

到這些黑水的樣子,一個名字出現在江元峰心頭,即便是以他的見識與涵養,也不由驚喜萬分。

「我不是做夢吧!這都是玄溟真水啊

玄溟真水。乃是與天一真水並列為世間萬水之源。癸水元精所化。要知一滴舉水元氣所化的精華就可以填滿一個小型人工湖,而舉水元精卻是由舉水精華凝聚出來的。一滴就可化為萬頃湖泊,如此由舉水元精凝聚到一定程度所生成的玄溟真水將會是什麼情況?

這裡竟然積累了如此多的數量,而具看樣子元氣凝聚到了一定的程度,好似要爆滿,怪不得能夠大量孕生夜叉族人。

水性本柔,但也分陰陽,舉水乃純陰之水,與之相對的便為壬水。自己歸墟裡面那道洪荒東海海眼。也即是湯谷泉眼,裡面流出的便是世間壬水之源。壬水元精所化的天一真水。

而玄溟真水源頭他自然也十分了解,但是卻本能的認為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想到這裡,江元峰皺著眉頭,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找到這裡種種奇異之處的根源所在,看來只有上那水中小島上去一探了。

不過這玄溟真水不但厚重。而且性極陰寒,別看它們沒有一點寒氣的樣子,就算是修鍊純陰之法的頂尖修士,指尖稍微觸碰一下這玄溟真水。也會被龐大的純**元氣凍住了肉身還有元神。如果無人解救,等待他的只能是隨著時間元神被純**元氣同化而消亡。

沒有法力在身的話想要渡過這片不大的水域幾乎是不可能的。記憶中能夠不懼玄溟真水的法寶都是純陰或者至陽屬性的。

這種寶物江元峰不是沒有。但是現在以他的情況根本瘧法動用法力。

況且如果能夠使用法寶的話。那他直接取出天河星筋將這一池玄溟真水收取了便是,或者乾脆飛過去的了,何必多此一舉的還要用法寶作船渡水呢?

法寶這條路是行不通了,那就要在一些天生不懼玄溟真水的天材地寶上想辦法了。想到了幾種,不過都是體積不大的材料。自己自然不可能坐著巴掌大的「船」渡水而去。

剩下的就只有體積大的目標了,其中又以先天靈根神木為最好。

想到這裡,江元峰不由大笑了起來。

真是笨啊!自己竟然一時沒想起來,上古神木以老友扶桑為首的幾株排在前面的都是不懼玄溟真水、天一真水這萬水之源的極品材料。記得當初少昊手下就有用扶桑神木蛻下的樹皮製成的舟船,用來在湯谷泉眼下游中泛舟撈取水中寶物。而他在北冥島上也見過用另外一種神木製成的寶船。

前面的幾種江元峰雖也有存貨,但因為沒想到能用得上,所以前收藏在天闕寶庫中。不過還有一種品級稍次的神木材料。卻是他恰恰不曾缺少過的。

那便是上古神木建木。此木作為天帝宮闕的主要材料,以及其神木主根當年又是等不周山的天梯,赤城天闕作為少昊的天帝行宮。其中自然不乏有種植。因為此物無花無果,是以分根繁殖的,所以分植非常方便。甚至當年的建木主根,都被卸任前的少昊偷梁換柱的以一支粗大的分根替換出來。移植到了行宮裡來,因此才免於後來那場劫難。你說他還能缺少這種神木嗎?

他腰間甥吻袋裡,正好有著船板大的那麼幾塊。還好神念還能夠貼身運用一二,不然連這儲物法寶都打不開了,那時他可就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

取出長逾三丈,寬有八尺,被豎剖成兩半的其中一塊形狀略為方扁的建木材,置於眼前水面上。江元峰縱身而上,穩穩站立在這有史以來最為珍貴奢侈的簡陋獨板之上,再用最小的一根建木枝條做槳,一人一船緩緩朝著水中心劃去。

別說是他江元峰了,估計就是設下這些的那位存在,也不可能想的到,這人間會有人能夠這般渡過這禁法領域冉的無量玄溟真水。

站在上古神木為材料的知板之上,江元峰自嘲的笑道:「沒想到失了法力之後,我也能來一場泛舟湖上啊!只可惜這裡不是自家風景絕美的平潮湖,也沒有家人弟子相伴!」

不多時,江元峰單人孤舟就來到了那方圓不過三丈的小島之上,隨手收起了這對他很有意義的般板與木漿。

再看這裡。說是小烏。不如說是一座祭壇模樣的建築。而且這「祭壇」的形狀不知為什麼。江元峰看起來總覺得有些熟悉的感覺。

不過很快,江元峰就被那「祭壇」中心處的一道古樸不知

比。,萬比

只見那石板成長方形。長寬為三七比例。比一本三十二開的書籍的一半還要略窄,上面隱隱透著雲紋仙篆。

元始符印?竟然是元始符印!

這東西怎麼會出現在人間?難道也是因為封神大戰時被從上界打落的一部分大陸中帶下來的?

他將手放到那道符印上,精神投入的仔細感應。

幾個呼吸之後放下手來,不由得一陣感嘆。

「玄溟真水!玄溟真水,」

他早該想到,能蘊含如此多玄溟真水的存在,只有是那當年妖神鰓鵬老巢北冥島上的那道北海源頭的北冥泉眼。

夫劫之後,也不知原本清高冷傲的煞鵬是否逃過劫數,而這北海海眼又怎麼會被封印在此?

他所統治的洪荒東海一帶因為湯谷泉眼而海水溫暖,海域範圍四季如春,北海也因為北冥泉眼而冰冷清澈。位於極北之地北冥水域的外圍更是形成了無數的冰山冰原。反而是那玄溟真水的源頭所在的北冥島,卻是一片生機不見半點冰雪,只不過大部分草木受玄溟真水的影響顏色都近於玄黑。

據說元始天尊那隨身的後天至寶琉璃瓶裡面的三光神水,便是天尊采天一真水、玄溟真水以及天河之水的精華所煉,能剋制世間萬火。還有諸多妙用。

天一真水與玄溟真水陰陽化合。所得到的就是被成為無量重水的水之本源一滴便重於泰山。就是太乙玄金這般沉重的天材地寶落在無量重水形成的水面上,都絲毫不能沉入。如置平地一般浮在水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