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人把行李交給警衛,警衛拉著行李放到後備箱上。

傭人把行李交給警衛,警衛拉著行李放到後備箱上。

陸萌抱著景行,依依不捨的看著喬安:「姐姐,那我和景行就先走了。以後,有機會的話,你帶小糯米和小飯糰還有姐夫一起回家。」

她沒有說再回來,沒有說在S國相聚。

意味著,S國,她再也不想回來了。

喬安摸了摸她的腦袋,眼眸深處,溢滿了不舍,「萌萌,我就不送你們了。我得回官邸了,你安心的帶著景行回家。以後有空了,我會帶著小糯米和小飯糰回國看你們的。」

「嗯!」陸萌含著淚,重重點頭。

「時間不多了,快上車吧。」

目送陸萌上車,喬安揮著手,「一路平安。」

「姐姐再見!」

陸萌剛走,宋夫人的車,便穩穩的停在了別墅門口。

像往常一樣,她親自下車,準備進來接景行離開。

然而,這一次,在門口遭到了別墅保鏢的阻攔。

「宋夫人,您不能進去。」

宋夫人一臉詫異,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好端端的,怎麼她就不能進去了呢?

「我來接景行,你跟萌萌說一聲。」

「抱歉,您不能進去。」保鏢面無表情的重複這句話。

宋夫人臉上的笑意,緩緩收斂,她往別墅內看去,「萌萌她……是不是去哪了?」

「沒有,小姐沒有去哪。」

「是么?」宋夫人不信。

有一種自覺在告訴著她,一定發生什麼事了。

她拿出手機,正要打電話,喬安出來了,她笑吟吟的打招呼,「宋伯母,您怎麼在這?」

看到她,宋夫人也很意外,「我來接景行,不過,好像萌萌並不在家?」

「是的,萌萌不在家,她帶景行跟朋友去喝下午茶了。這不,我也撲了個空。」喬安往外走,「我正準備會官邸呢,宋伯母,您呢?」

「我再等等吧。」

沒見到寶貝孫子,宋夫人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更何況,來之前,宋雲遲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把景行帶回去。

沒接到寶貝孫子,她怎麼可能空手回去?

「我看還是算了吧。」喬安動作自然的捋了捋頭髮,「萌萌玩起來,忘性大,難免會忘了時間。我看啊,這一時半會兒的,她也不會回來。伯母,不如您先回去?萌萌這麼久沒見景行了,就讓他們母子倆呆一晚上,您看可以么?」

「這……」很顯然,宋夫人為難了。

這不是她一個人可以做得了主的。

「就一晚上而已。伯母,您也是當母親的人,您能體會萌萌的痛苦,對么?」

將心比心,宋夫人確實可憐陸萌。

只是……兒子的叮囑,還言猶在耳。

若是這時候,她就這麼空手回去了,寶貝孫子還留在這,難免會讓他大發雷霆。

「那好吧,我也不強人所難了。」喬安看了一眼時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跟宋夫人道別之後,喬安上車離開。

從後視鏡里,還能看到站在別墅門口的宋夫人。

她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架勢。

喬安嘆息一聲,「伯母,抱歉了。」 太武大陸。

當古木的世界之源提升至九階,天地屬性再次得到升華。

他的世界之源本體就是這個大陸,所以每一次提升,都會對這裡有著巨大好處,而這種好處在達到九等以後開始體現。

在此等世界誕生的新生命,出生就擁有武徒實力,更甚者,有天資絕佳的嬰兒出生后,修為或許會達到武士!

起初,很多武者難以置信,甚至引起了巨大轟動。

但隨著時間推移,更多的新生命出生有等級的事情被他們漸漸接受,最後視為普通。

這只是好處之一。

隨著天地級別提高,隨著屬性濃郁,武道境界的突破對很多人來說變得簡單。

原來在很多資質普通武者眼裡高不可攀的武王也已成了普普通通的存在。

一個小村莊內,沒有武皇坐鎮,那就是丟人的事情。

最繁華的城市造物城。

裡面更是高手如雲,武聖和武神的強者隨處可見,而這僅僅是外城,到了內城,清一色的武神,甚至是巔峰強者也時有看到。

大陸的武道愈發昌盛,也就有了殺伐,有了戰爭,這是人性使然。

不過,武者們就算殺的再慘烈,也不會傷及旁人,因為他們沒這個膽量,因為他們懼怕歸元劍派。

一年多來。

劍山上的歸元劍派,毫無疑問成為了大陸最強存在,而它不僅僅是一個宗門,也是萬千武者心中最為敬仰的聖地。

因為,這裡曾有最強武者古木。

天下規則,由此派規定。

只要不禍及無辜,只要不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歸元劍派不會插手世俗。

寧惹閻王,不惹劍山。

這是流傳於江湖上的一段話,也足以證明,在古木統一大陸和聖界后,所屬的宗門已經有了左右天下的能量。

一日。

劍脊峰,萬名弟子齊聚。

而在演武場,沈天行盤坐在其中,微微閉目。

這一年多,天地屬性經過兩次提升,他的境界早已達到巔峰,今天就是要衝擊武神之上。

沈天行並不是歸元劍派的弟子,但他卻是九天閣成員,而且隨著時間推移,他已經徹底接受一切,將劍山視為自己的家。

「沈堂主能不能成功呢?」

「應該可以,畢竟他是古掌教之下,大陸最強的武者!」

很多弟子在悄聲議論。

沈天行並不是自古木后第一個達到武神巔峰的武者,但卻是公認最強的。

因為在半年前,他並沒有如他人那般閉關修鍊,而是開始雲遊天下,四處挑戰同級別的對手。

九天閣眾人,國級勢力的太長老,都被他一一挑戰過,結果無一敗績,因此被世人認為是古木之下最強武者。

靳戈和岳峰等人站在遠方,眸子里有著精光閃爍。

他們早已達到武神巔峰,隨時有突破的可能,如今能見沈天行突破,對他們來說,也許是一次契機。

然而。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

沈天行突然睜開眼,有著幾分失望的站起身,然後抬頭看著天,仿若思索著什麼。

失敗了?

靳戈和岳峰等武神巔峰強者見狀,紛紛臉色一變。

沈天行雖然晉級失敗,但他知道,自己並不是因為修為不夠,而是在突破的時候,感覺這天地間有著某種束縛,阻止修為提升。

「難道天地又被大能封印了晉級武神之上的可能?」

他不得不這麼猜測,畢竟曾有過先例。

事實上並不是如此。

通常情況下,只要天地屬性達到一定強度,武者身在其中是可以達到武神之上,然而這個前提是世界無主!

如果認主,想要突破就有點難了。

古木擁有大陸和聖界的世界本源,成為了整個世界的主宰。

他是這裡的天,是所謂的神,想要突破枷鎖,破碎虛空,就需要得到他的認可。

這只是其一。

其二,太武大陸只有九等階位,在三境內沒有『天』號,又是有主之物,所以便限制了武者突破。

如果古木的世界之源達到七等,在三境內算排的上號,三境法則下會無視一切,讓武者順利突破武神之上。

簡單說。

古木現在身在三境,並不知道沈天行要突破武神之上,又因為低等階位限制,必然會讓很多武神巔峰卡在這裡無法提高。

當然。

如果古木知道沈天行要晉級,肯定會不吝嗇的同意。

豪門甜妻貼身熱寵 但他卻愛莫能助,因為一個武者離開本土世界,是無法隨便回歸的,這需要實力,需要得到所屬區域的天君認可。

沈天行等人想要突破武神之上,只能依靠古木在接下來時間,將世界之源提升至七等。

到那時候,就算不需要獲得認可,也會自然而然晉級,甚至因為階位提高,他們會有一次強悍的飛升!

……

太武大陸偏遠地帶。

有著一座荒蕪的小山,在山上立著很多墓碑,顯然是周邊小村莊的墓地。

在新立的墓碑前,一白髮男子站在其中,眸子里透發著一抹黯然,而他的懷裡則抱著一個在襁褓內哇哇大哭的男嬰。

如果古木見到此人,肯定能夠從白髮間認出此人,因為這是商崇連!

這才一年多,年齡不過三十齣頭,卻已是滿頭白髮,真是世事難料,讓人嘆息。

商崇連抱著男嬰,黯然站在墓碑下稍許,最後走下山。

清風拂過,只看到那新立的墓碑上寫著——愛妻之墓,立碑人商崇連。

落魄的白髮男子走下山,修為慢慢爆發,達到武神巔峰,然後化為虹芒,帶著男嬰離開這裡,消失在天穹。

……

鴻鈞天,極南軍區。

壓軸排位賽的前夕,古木終於從造物之城出現回到現實,經過這段時間修鍊,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二十七力納海期!

或許是吸收鬼妖天這種『天』字型大小的世界之源緣故,他的力度並沒有達到極限,還有提高的可能。

不過,造物之城瘋狂吸收,擁有的力石已徹底吸收乾淨,他頓時成為了兩手空空的窮光蛋。

「力石還是太少……」

古木頗為懊惱,最終只能將目光放在明天開始的排位戰,如果能夠奪冠,獎勵肯定又是一萬力石。

有目標就有動力,他幹勁十足。

修為得到提高,下一步就是修鍊武技了,於是趁著還有點時間,他將在混戰中獲得的那塊金牌武功取出來,然後開始閱覽。

不過,讓他崩潰的是。

玉牌上寫著清晰的四個大字——混沌槍訣!

槍技武功?

古木差點一頭栽倒。

一向以劍為主的他,何曾用過槍,混戰第一名竟然是這種技能,太讓人崩潰了。

「哎,先留著吧,或許是一門很牛的武功。」

古木將其放入空間,然後取出團隊戰獎勵的武功秘籍,結果翻開秘籍頁面,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因為那線裝本的武功秘籍,第一頁寫著——九九歸一刀!

兩個大賽冠軍獲得的武功秘籍,一個是槍法,一個是刀法,讓他差點衝動的拿起豆腐撞死算了。

有沒有搞錯?

小爺我都是用劍,何曾玩過刀槍!

你給一個拳法型的武功也行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