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七人隨着軍官走進獵人學校,龍蒼宇四下打量一番心中暗暗驚訝,不愧是世界第一的殺手學校,這裏的設施比狼穴要強過很多,不過單憑這些外在的東西是訓練不出真正的高手的,關鍵還是看學員的天分和教官的實力。這裏的教官雖然不乏高手,但和龍嘯天一手**出來的天狼相比還是稍遜一籌,這一點從他們的訓練方式上就可以看的出來。

兄妹七人隨着軍官走進獵人學校,龍蒼宇四下打量一番心中暗暗驚訝,不愧是世界第一的殺手學校,這裏的設施比狼穴要強過很多,不過單憑這些外在的東西是訓練不出真正的高手的,關鍵還是看學員的天分和教官的實力。這裏的教官雖然不乏高手,但和龍嘯天一手**出來的天狼相比還是稍遜一籌,這一點從他們的訓練方式上就可以看的出來。

那名軍官似乎不想讓龍蒼宇接觸更多的東西所以直接把他們帶到了訓練場,頓時一大羣人圍了過來,不得不承認在這裏接受訓練的人要比狼穴多得多,黑種人,白種人,黃種人全都有,幾乎是集合了世界上的各個人種,就差原始人了。

那名軍官走到場中帶着蔑視的眼光看着龍蒼宇問道:“怎麼樣,想比什麼說吧!”

在龍蒼宇眼神的示意下龍傷站出來依然是那副憂傷的表情冷冷道:“殺手當然比殺人,空手還是刀槍隨你們選,生死不限。”

“哼,”軍官冷哼一聲大聲問道:“誰出來收拾這個小子。”

頓時就有一個黑人站出來道:“我來捏死這個小傢伙。”

圍觀的人羣自動讓出了一塊地方,黑人揉着拳頭掛着滿臉的獰笑走過來,龍傷站在原地伸出手對着他鉤鉤手指,那人似乎被這種**裸的挑釁激怒了,大吼一聲一拳就打了過來,拳風呼嘯,單從這速度來看也算有點本事,龍傷站在原地伸開手掌瞬間抓住拳頭向下一扭,嘎巴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夾帶着悽慘的嚎叫,龍傷冷笑一聲上前一步一腳轟在黑人的胸口直接將胸骨踹斷,黑人胸前凹進一大塊立馬殞命。

軍官心裏一驚,暗道:“這黑人雖然算不上高手但是也是經過訓練很久的殺手,在這個年輕人的手裏居然走不過一招,看來這幾個人來歷不一般啊!不過即便如此今天他們也絕不能活着離開。”想到這軍官叫過一個士兵耳語了幾句,那士兵點點頭轉身跑開了。

這時四周圍的人越來越多,龍影的眼神不斷搜索着人羣可是一直沒有看到灰熊的身影,這不禁讓龍影有些着急。而此時又過來三個人走到那軍官的身邊瞭解了一下情況之後其中一個西方年輕人站出來說話了:“小子我來跟你比比。”

龍傷依然是那個手勢,舉手投足間盡是輕蔑沒有什麼廢話衝着他鉤鉤手指,那意思就是有種你就來,盡顯狂傲霸氣。

那年輕人也不生氣上前走了兩步呵呵一笑,雙拳如閃電般襲來,龍傷側身躲過剛要反擊不想那年輕人收拳後撤兩步開外,龍傷的反擊撲了個空。

龍傷淡淡一笑道:“哎呦,身法不錯嘛,”說話間身形如電像一道旋風一樣眨眼間就到了年輕人的近前,那人雙腿齊動接連踢出三腳,龍傷腳下踩着奇妙的步法,身形連轉躲過三腳之後驟然躍起隨之而來的是一記毫無水分的迴旋踢,只聽嘎巴一聲年輕人的脖子被龍傷一腳踢斷當場死亡。

龍傷剛剛落地忽然感覺背後呼呼冒冷風,猛然回頭發現兩隻拳頭已經到了近前,在想躲已然來不及,從這拳風判斷這倆人一定是高手要是捱上這對拳頭,估計也夠自己喝一壺的。不禁心裏暗罵一聲卑鄙。

龍傷急中生智身體猛然後仰躺在地上兩雙拳頭擦着額頭而過,蹭的頭皮生疼。龍傷本以爲躲過一劫,不想那兩人收住拳勢直接朝他壓了過來。

龍傷一見大呼糟糕,如果被壓在身下那就任人宰割了,眼看就要慘遭碾壓,龍傷也沒想出好辦法,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紅影閃過瞬間踢出兩腳將兩人擊退,回身將龍傷拉了起來。

龍笑一雙妖眸冷冷的注視着面前的兩個人,然後對龍傷說道:“怎麼樣,沒事吧!”

龍傷搖了搖頭道:“就這麼點伎倆還傷不了我,你要是不出來搗亂我剛纔就把他們拿下了。”

龍笑大怒道:“你說什麼六弟,是不是皮癢了想嚐嚐我的九陰白骨爪了?今天大事未了你等着,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龍傷一聽龍笑的威脅頓時苦了一張臉只覺得一雙長着長指甲的魔爪出現在眼前。

龍蒼宇在一旁無奈的說道:“你們兩個要打架回去再說,先把這兩個人解決了。”

對面是兩個亞洲人,個字有點矮,年齡都不算太大,看樣子二十多歲。龍蒼宇站在邊上眯着眼睛看了看突然問道:“你們是日本人?”

其中一個冷哼一聲答道:“沒錯,我們就是大日本帝國最勇敢的戰士。”

龍蒼宇撇撇嘴道:“我日。”隨後跟龍笑和龍傷道:“殺了他們。”那語氣透露出濃重的不屑,好像殺這兩個人就是殺雞一樣。

龍笑和龍傷可不管這些大哥的話就是命令,二話不說掄起鐵拳就衝了上去,龍傷憋了一肚子火,剛纔這兩個雜碎偷襲他,讓他如此狼狽,這可是奇恥大辱,更何況還是兩個日本矮子,越想越來氣,簡直是火冒三丈,於是出手狠毒無比,招招致人死地。

龍笑打了幾下就在一邊站着不打了,龍俠走過來笑着問道:“三妹你怎麼下來了。”

龍**鼓鼓的道:“你沒看見啊!哪有我插手的份,六弟跟瘋了似的,一會兒保不準在把我打出來,我還是自己下來比較靠譜。”

這邊打的正歡,龍影可沒有這個閒情逸致,一雙大眼睛不斷搜索人羣,找那個名叫灰熊的人,可是找了半天也沒看見灰熊,時間有限龍蒼宇他們不可能一直打下去,如果在不來這次的計劃就要泡湯了,以後再想找機會就難上加難,正在龍影焦急的時候又走過來三個人,這回這三個人可不一般,兩個老頭還有一個正是那灰熊。

龍影來到龍蒼宇旁邊捅了捅他胳膊又朝那個方向指了指,他順着方向一看淡淡一笑道:“大菜終於來了,見機行事。”龍影點點頭。

這時候裏面傳來兩聲慘叫,龍蒼宇回頭一看好傢伙,那兩個日本人被龍傷一拳一個打碎了腦袋。

龍笑搖搖頭嘆了口氣:“唉,六弟真殘忍,我都不敢看了。”

龍媚在旁邊一聲媚笑:“哎呀,這某些人就是裝純潔,其實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妖精。”

龍笑陰森森的道:“五妹你是不是也皮癢了啊,要不我給你按摩一下。”

面對龍笑和龍媚的一唱一和,那軍官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這個時候那兩個老頭和灰熊走了過來,龍蒼宇看着那兩個老頭走路的姿勢和呼吸的頻率就知道這兩個老傢伙定是高手,而那個灰熊雖然也不錯但還不足爲率。

從灰熊走過來那一刻起,龍影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他,正在琢磨着什麼時候動手,龍蒼宇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他們之間那是什麼默契,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猜到對方想要幹什麼,龍影頓時就明白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

其中一個老頭走過來看了看地上的屍體,又看了看龍傷問道:“這些都是你殺的?”

龍傷擦了擦手上的血瞥了他一眼:“你這些手下都不中用,活在世上也沒用,我是做好事!讓他們早點去投胎重新做人。”

“我這些人有沒有用還輪不到你管,你在我這裏殺了人今天你肯定要死在這,想走是不可能的了。”

龍傷搖搖頭:“大言不慚,就看你教出來的這些徒弟就知道你這個師傅也不怎麼樣,恐怕也是浪得虛名,不對,不對,我都沒聽過你這老頭的名字,所以你連浪得虛名都配不上。”

老頭氣的差點吐血:“好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今天我就給你漲漲見識,”

話音未落整個人就飄忽起來眨眼間就到了龍傷近前,那速度要比前幾個人快上幾倍。龍蒼宇心裏一驚這老頭還真有倆下子龍傷有危險,想到這龍蒼宇腳步一動閃過一道殘影,就在老頭的拳頭距離龍傷的頭一公分的時候龍蒼宇在側面趕到一掌將老頭的拳頭打偏。揮手將龍傷扔到龍俠的旁邊。龍俠伸手將龍傷接住問道:“怎麼樣,沒受傷吧!”

龍傷滿頭大汗深吸兩口氣心有餘悸道:“傷倒是沒受,不過嚇夠嗆!”

龍蒼宇筆直的站在場中看着對面的老頭淡淡一笑:“看你也不像是我兄弟口中那種無名無姓之輩,報個名吧!”

“哼,黃毛小子,你不配知道我老人家的名字,受死吧!”

“慢着,”龍蒼宇伸手製止道。

“怎麼,害怕了?”老頭嘲笑道。

“怕,怎麼會,我是還想勸您老一句還是換個年輕的來吧,你這麼大歲數了我實在不好意思出手,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別人還得說我欺負老弱病殘,這個名頭我可當不起啊。”

“啊啊,你小子欺人太甚,今日定然叫你有來無回。”

老頭欺身而來,龍蒼宇心裏一樂暗道跟我玩近身,小爺我是近身的祖宗。龍蒼宇雙手翻飛,詠春拳被他耍的天衣無縫,老頭與龍蒼宇近身激戰之後才發現自己想抽身出來已經非常困難,因爲一旦出現破綻,龍蒼宇的攻勢就如同狂風暴雨一般勢不可擋。

老頭心中暗想這個年輕人身懷絕技,會是什麼身份?看樣子是個z國人,不過沒聽說江湖上有這號人物啊!他來獵人學校又是什麼目的呢?不可能只是因爲想挑戰那麼簡單,獵人學校的位置如此隱祕,如果他背後沒有強大的組織,他是不可能找到這裏來的,那麼他來這裏到底是要做什麼。如果想摧毀獵人學校那無異於癡人說夢,就憑他們幾個人還沒有那麼大的本事。想到這裏老頭虛晃一招身形一退大叫道:“慢着。”

龍蒼宇向後退了兩步甩了甩手道:“怎麼着,我說讓你換個人來吧現在知道自己不行了想臨陣退縮?”


“哼,黃毛小兒休逞口舌之利,你這詠春拳看來是出自名家之手你師父是誰?”

龍蒼宇不屑道:“老頭,我師父的大名還不是你這傢伙有資格問的,廢話少說你既然想強出頭就別想輕易離開,我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叫長江後浪推前浪。”

龍蒼宇腳下一動消失在老頭眼前,老頭大驚連忙後撤以防萬一,他沒有想到龍蒼宇的速度可以這麼快簡直已經超越了人類的極限。等到龍蒼宇在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化出四道殘影,老頭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幻術而是人的速度達到了極限在肉眼前留下的影子。

龍蒼宇可不給他思考的機會轉眼間出現在老頭的眼前雙指向他的雙眼點去,老頭雙掌翻飛彈開他的手指,腳下使出一記撩陰腿直取他腹部。

龍蒼宇沒有辦法只能撤身而退,老頭見取得先機欺身向前雙掌內勁渾厚泰山壓頂般拍向他。

龍蒼宇冷哼一聲同樣雙掌運勁硬接了老頭這一掌,雙掌接觸巨大的力量讓兩人快速彈開,老頭暗暗心驚他知道剛纔這一掌足以開碑裂石,沒想到這年輕人竟然硬接而不分上下。

龍蒼宇甩了甩手閃身又上,老頭邊打邊想手上自然分心,他可不管那麼多見老頭有些心不在焉,龍蒼宇眼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於是悄悄找機會回頭衝着大門處使了個眼色,龍俠幾個人開始自然而然的向大門那邊靠攏,而龍影卻沒有動兩隻小手不斷拍着嘴裏還喊着哥哥加油,完全一副天真純潔的小女孩模樣,可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龍影鼓掌的小手裏扣着三枚銀針。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中間不分勝負的兩個人身上,早已沒人注意龍影。 場中龍蒼宇見差不多了,忽然一個破綻被老頭一拳打在胸口,不過龍蒼宇早已料到,左臂擋在胸前,此時藉着老頭的力量全力向後退去並裝成受傷的樣子。

龍影大叫一聲“哥哥,”刷的一聲就閃到了龍蒼宇的身旁,衝着他一點頭,龍蒼宇會意隨手扔出一顆***,在強光的掩護下,幾人迅速衝出大門鑽進叢林,眨眼就不見了。

等衆人恢復視覺之後哪裏還有龍蒼宇等人的身影,大門口橫七豎八倒着幾個士兵,把守大門的幾個士兵全被一招致命。老頭氣的大吼一聲:“灰熊。”

半天沒人答應,老頭心生疑惑回頭一看只見灰熊坐在地上七竅流血早已死了。老頭差點沒吐血,終於知道這幾個傢伙來這裏的目的了,就是爲了殺灰熊。

“派出部隊搜索叢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們找出來,就地處決,絕不能讓他們逃出叢林,聽明白了嗎?”老頭衝着那軍官大吼道。

軍官哆嗦着答應一聲就開始調派部隊,緊接着幾百名僱傭軍數十名職業殺手,分成多個小組開始對叢林展開地毯式搜索。天上直升機開始大面積搜索。

距離獵人學校二十里的一處茂密叢林裏,龍蒼宇靠在樹根上,看着天上不時飛過的直升機不屑一笑回頭道:“七妹,那個灰熊死了沒。”

龍影調皮的眨眨眼睛道:“放心吧,他中了我三根七步銀針,除非神仙下凡,否則他死定了,我這銀針上的毒是我自己煉製的,世上除了我沒人有解藥,不知道我從小就喜歡玩毒嗎?”

龍霸在她旁邊坐着一聽這話趕緊在她身上看了看問道:“你那針在哪放着呢?別把我紮了,還有你這身上還有沒有別的有毒的東西,我現在看見你怎麼渾身冒冷汗呢?”

“哈哈哈哈,”龍影笑得前仰後合,“看你那熊樣,小妹殺人靠的是速度,不靠毒,這七步銀針是我的祕密武器,一般是不會拿出來的,今天事情緊急所以才亮出來了,用它扎你我還嫌浪費呢?”

“唉,大哥,你看這小丫頭騙子,她敢跟我得瑟。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龍霸和龍影正鬧呢,忽然龍蒼宇手指放在嘴邊:“噓,有動靜。”龍蒼宇側耳聽了聽回頭對大家說道:“我們比個賽怎麼樣?”

“比什麼啊!”大家興致勃勃的問道。一點也沒有被包圍的覺悟。

“這樣!我們今晚分開在這叢林裏玩一次貓抓老鼠,明天早上五點在停車那裏會合,到時候比比誰抓的老鼠多,最少那個就請客吃飯,怎麼樣?”

龍霸撓撓頭道:“這大晚上的,上哪抓老鼠。”衆人頓時一陣無語。

龍影在旁邊扇了他一下道:“你笨到家啦,老鼠就是那些追咱們的笨蛋僱傭軍,真服了你了。”

龍霸呵呵一笑道:“是你們沒有說明白嘛”衆人一頓白眼送給憨憨的龍霸。

隨着龍蒼宇一聲令下,七道身影很快消失在叢林裏。在叢林裏這些人就是王,從小就在裏面摸爬滾打出來的。那些士兵自以爲叢林戰是他們最擅長的作戰方式,卻不曾想到,強中自有強中手,人外還有人上人。

這羣在叢林裏當慣獵人的僱傭軍要折在自己最得意的戰場了,隨着夜幕的降臨,一場叢林屠殺展開了,一個十人小隊端着ak47,背靠着背在叢林中搜索着,每個人的神情都很凝重,因爲這一路上他們已經看見二十多具僱傭軍的屍體了,這些士兵死的時候連叫救命的聲音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被人殺了。由此可見這殺人得兇手有多厲害,這十人小隊靠在一起,慢慢移動着他們配合很默契,樹上,草叢,遠處,近處,都有人看着,想接近他們不太容易。

十個人正慢慢的向前移動忽然一個黑影從前方閃過,十個人想都沒想一梭子子彈就射了過去,前面五個人跑過去一看原來是隻兔子,五個人剛鬆了口氣,忽然覺得眼前紅影一閃,頓時就覺得整個世界都紅了,滾燙的鮮血順着脖子像泉水一樣向外流,生命在急速的流失。

後面的五個人見半天沒有動靜就慢慢的走過來其中一個道:“怎麼樣,打死的是不是人。”前面的戰友蹲在地上沒反應。那人頓時就明白了,大叫道:“小心有敵人。”

可是他的警告除了他自己已經沒有人能聽到了。士兵慢慢的回過頭,只見樹幹上坐着一個美麗的女孩,紅色的皮衣,長髮飄飄,膚白若雪,坐在樹幹上細長的美腿悠悠的晃着,在深夜的叢林裏就如同女妖一般微笑着看着士兵,士兵經過短暫的失神忽然緩過神來大叫一聲,“鬼呀,”掉頭就跑,龍笑一怒道:“老孃哪裏長的像鬼,死去吧。”右手一甩一把匕首激射而出直接將士兵定在樹幹上。

這只是今天晚上這個叢林裏的一個小插曲,別的地方更是上演着一幕幕詭異非常的好戲,總之,今天晚上的越南叢林被恐怖所籠罩,到處是屍體,有的地方簡直就是血流成河。後來據說第二天獵人學校清點人數的時候,有五百多人死在叢林裏,還有二十多人嚇瘋了,後來聽說那老頭差點沒背過氣去。

回到河內的酒店,龍蒼宇請大家吃了頓大餐,因爲那晚的比賽他最後輸了,吃飯的時候龍傷問他:“大哥,接下來我們去哪?”

龍蒼宇淡淡一笑道:“去z國,我們還有件事沒做呢!”

龍影撓撓頭問道:“去z國辦什麼事啊!”

龍笑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我知道啦,爲了你,”龍笑指了指龍傷。

“爲我?我怎麼啦,跟我有什麼關係,”龍傷不解的看着龍笑。

龍笑神祕道:“你忘了我們兄妹結義時的話了?那時候我們一起發誓離開狼穴後的第一件事是什麼來着?”


聽龍笑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明白了,原來大哥還記着當初那個孩子時代的誓言,龍傷拿起一杯酒對着龍蒼宇道:“大哥,各位兄弟我敬你們。只是那件事是個小事,不至於我們興師動衆。”

龍蒼宇淡淡一笑道:“六弟,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那件事的確是小事,但是對於六年前的你來說卻是大事,況且我們的誓言怎麼能不算數呢,但是不管那人是誰他還不到死罪,所以我們就按情況收拾收拾得了,還不至於弄死,你們看怎麼樣?”

龍傷有些感慨道:“我也不想弄死他們,大哥說的正合我意,我們就去嚇唬嚇唬他,了了我們當年的誓言。” Z國sh市一家名叫東陽的公司董事長張海青這天晚上很高興,因爲公司談成了一筆大生意,如果這筆生意做完,那麼收益相當於以往一年的利潤。

這麼大的生意怎麼能不讓張海青開心呢,以前他的生意只能說是勉強度日,幾年來東陽公司也沒怎麼發展壯大,如今這一筆單子就有可能讓公司前進一個臺階。所以,張海青今天買了幾瓶好酒準備和老婆好好慶祝一番,這種好事他一輩子也沒遇到幾回!

開着自己那輛奧迪慢慢悠悠的往家走,他家住在林海小區,中等住宅,公司到他家要經過一個小衚衕這是條近路,張海青平時就走這條衚衕,跟大路比要近很多。

和平時一樣張海平開着車拐進了這條衚衕,眼看要到家門口了。忽然從路邊晃晃悠悠走過來一個穿着紅色連衣裙的美女,一看就是喝多了酒,走路歪歪斜斜的眼看就要摔倒了,張海青立馬就減慢了車速,開車最怕這樣的,弄不好就摔倒你車上。

這喝酒喝多的你還沒辦法說他,尤其是女人,更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所以張海青一看見這喝酒喝多的漂亮女人就趕緊減慢車速,以爲這樣就沒事了,結果剛剛走到女孩旁邊,那女孩直接就倒在他車上了,這下可把張海青嚇壞了,趕忙停車下來走到女孩旁邊問道:“小姐,你沒事吧!”

女孩擡起醉意濛濛的眼睛道:“你看我有沒有事。”


張海青一看她這樣,知道跟她說話也是浪費口舌,根本就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想了想決定先把她放在路邊,自己趕緊走,免得惹麻煩。

張海青也沒有多想上前把女孩扶起來,就想往路邊走,那女孩見有東西可以靠就直接靠在了張海青的身上。他看着這麼漂亮的姑娘靠在自己身上頓時一股邪念就串起來了。聞了聞她身上散發的香氣,張海青就有點忍不住了,四外看了看見沒有人,張海青壯着膽子湊過去想一親芳澤。就在他一低頭的時候忽然傳來一聲大喝:“住手,你這個畜生,放開我妹妹。”

張海青嚇得趕緊鬆開手,就像被人從頭頂澆了一盆涼水一樣,徹底清醒,什麼邪念都沒有了。哆哆嗦嗦的向前看去,只見三個年輕人大步跑了過來,二話不說上來就打,噼裏啪啦一頓電炮飛腳,把張海青打的哭爹喊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五分鐘之後旁邊牆角處有人說話了:“行了,就他那熊樣的,再打就得直接去火化了。”

聽到這話三個年輕人立馬停手了,說話那人走到張海青身前抓住他的頭髮道:“還記得六年前因爲兩個包子而被你打的全身是傷的孩子嗎?”

張海青顫顫巍巍的擡起頭髮現那個紅衣女孩摟着一個年輕人的胳膊向前走去,哪還有半點醉酒的樣子。打他那三個年輕人跟在那人身後緩緩消失在夜幕裏。

張海青以爲這件事就這麼結束了,於是自己去醫院包紮了一下傷口,都是皮外傷沒什麼大礙。當他走出醫院的時候電話響了,掏出電話一看是這次生意的老闆龍耀集團的客戶經理,不敢怠慢連忙接起電話:“喂,您好,什麼事啊!”

那邊不客氣的說道:“張董事長實在不好意思,經過研究龍耀集團決定取消這次和貴公司的合同,您還是另外找合作伙伴吧!”

張海青冷汗直接就留下來了,連忙說道:“我們不是都談好了嗎?龍耀集團一向都是非常講信譽的,怎麼會突然改變主意,到底是爲什麼?總得給我個理由吧!這次生意有多重要您不是不知道,爲了這筆生意我已經推掉了我們所有的客戶,如果現在你們退出,我們公司就面臨倒閉的危險,你們不能這樣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