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說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但是自己現在的狀況就不允許我這麼魯莽。

先不說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但是自己現在的狀況就不允許我這麼魯莽。

回頭看向身後的侍女,「我的龍鱗之多少錢!」

我現在的表情明顯嚇到侍女,侍女結巴的說道,「大概在一百五十萬左右,如果製做成成品的話,價值會更高!」

才一百五,明顯不夠用,我將懷裡的另一件物品取出,放到侍女的面前,

「這個值多少?」

「這是?」

侍女接過我手裡的東西,「請稍等,這個我需要去鑒定一下。」

說完,侍女便匆匆離開了貴賓間,因為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讓她有一絲顫抖的感覺。

場上主持人繼續解說著。

「為了解除諸位的安全危機,我這有一份主僕契約捲軸,只要簽了這個契約,她將無條件服從您們的命令!」

主持人從旁邊拿起一份捲軸說著,「當然,您也可以選擇另一份奴隸契約,完全任憑您的喜好……。」

不大一會兒,侍女便傳來了消息。

而這次接待我,是憨態可掬的「國寶大人」。

「聽說你對我們的拍賣品感興趣,」熊貓人盯著場上的拍賣物意味深長的說著,

「別跟我說什麼正義,道德!在這裡,我只是個商人」

「額…」我沒想到一張嘴會來這麼一句,我在想著可以說服他的理由,「她對我來說很重要!」

「哼!」熊貓人一聲輕呵,「現在在我手上的是鐵爐堡的通行券,對於現在的人類來說它本身並不值錢,但是持有它,你可以得到矮人最純潔的友誼。單憑這一點,它又是無價的。所以…」

熊貓人說著恭恭順順的將通行券交換到我的手裡。

「什麼意思?」我疑惑不解。

「相比買斷它,我更希望得到您的友誼,能同時拿出龍族和矮人信物的人類,絕對不是凡人。」

熊貓笑眯眯的看向我,「您說呢?」

「可是……」

我本想解釋說自己並沒他想的那麼厲害時,卻被打斷了。

「熊貓人從來不會看走眼的!」熊貓人繼續笑眯眯的看著我,「我季旺金,可否得到您的友誼呢?」

直到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喜歡的國寶姓–季。

季旺金繼續說道,「如果你我成為朋友,商會會無條件為您提供這次拍賣的資金!」

好吧!就算死馬當作活馬醫吧!我勉強點頭答應了季旺金的提議。

「我就說嘛!我們會成為朋友的!」

季旺金一如既往的笑意,好像在告訴別人,他早已經洞察了這一切。 「接下來是傳說聖騎士之鎧–時光之吻!」

隨著主持人的聲音響起,場下的工作人員用推車將一黃金色的盔甲推到梯台上來。

「因為是缺失的殘品,所以應盔甲主人的要求,我們將這件盔甲的上半套進行低價處理。起價一萬枚金幣!」

翻開了手裡的解說才知道,雖然是缺失的殘品,但是它本身的出處對得起這個價格。

時光之吻–黃銅龍伊格尼魯留在人間的神器,傳說全套的時光之吻有讓時間逆流的技能。

而且,它本身的光明屬性讓它成為聖騎士們夢寐以求的東西。

但是,不是每個聖騎士都是土豪的。

「十五萬!」

旁邊的貴賓間,一個老者的聲音響起。

瞬間,場下嘩然了,有人開始和身旁的人商量起來。

「彼格!把你的錢先借我唄!」

「幹嘛?」

「我想拿下那件盔甲,送給……」

「快拉到吧!知道你喜歡那丫頭…,但是拿東西被上面的那些人盯上了,你就死了那條心吧!」

被稱為彼格的人,指了指那些貴賓間說道。

「可是…我想爭取一下。」

「好吧!別怪我沒提醒你!還有,我要雙倍的利息!」彼格戲謔的說道。

「好!」咬咬牙,答應下來。

「二十萬。」

沒等主持人發話,貴賓間的聲音再次傳出,「四十萬!」

「阿拉!」主持人驚呼道,「有人出四十萬,不知還有人要競價沒有?」

「四十萬!四十萬一次…」當主持人喊到第三次還沒有人競價的話,就宣布這件盔甲拍賣成功了。

「四…四十五萬!」

加上彼格的錢,自己能承受的極限是五十萬,這是他的家族五年的收入。

「現在是四十五萬!還有人出價沒?」

主持人極具挑逗的聲音,讓原本對這種殘品不感興趣的貴族們也開始注意起這件鎧甲來。

當然這是李·高斯不願意看到的。此時的高斯童鞋不住的鄒眉頭,顯示著自己的煩躁。

「我出五十萬!」維拉爾的聲音響起。

讓維拉爾感興趣的不是盔甲本身,而是這件盔甲能給他帶來多少利益,例如收買人心之類的。

五十萬可以在冒險者公會雇傭到一個精鋼頂級的強者,但這和得到一個強者的絕對忠誠是兩碼事。

「少爺!要不要我去…」高斯身旁的老者俯身問道。

「不!」高斯舉手示意,「這不是家族的作風!」

「是!」

「八十萬!」場上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次該維拉爾吃驚了!到底是誰敢跟著叫板啊,惡狠狠的說道,

「去!給我查查著老傢伙是誰!敢跟我搶東西!不知死活!」

「是!」一名管家模樣的人物,九十度鞠了一個躬后,退出房間。

幾分鐘后…

「回稟主人!只知道對方來自帝都,其它的無法查詢!」管家恭順的說道。

「以我的級別也無法查到嗎。」

「是的!主人!」

當知道情況是這樣的時候,維拉爾過果斷放棄了競爭。在他來說,與其因為一件無用品得罪別人,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去!拿我的拜帖!拍賣會結束后,我想見見這位帝都來的大人物!」

「是!」

管家輕輕退了出去。

「八十萬一次……」主持人繼續煽情的喊著,「咚!」隨著一聲輕響,為這件物品的交易畫上一個句號。

「呼…」

高斯鬆了一口氣,雖然價格稍微高了一點。

「拉爾夫,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你了,我先去休息一下!」

說著,高斯其實離開。

「遵命!少爺!」

李·高斯除了貴賓間后,朝安娜所在隔間看了一眼。

「客人,請隨我這邊來。」

早已候在一旁的侍女輕聲說道。

察言觀色是這裡每一個侍女必備的技能,即使客人不說,也能在第一時間知道客人需要什麼,要去哪裡。

這時,場上也進入了*,壓軸的拍賣品即將登場。

一個由棉布罩著東西被退了上來,隨著主持人扯下棉布,顯示出了裡面的東西。

封閉式的水晶罩上留著一排通氣孔,而水晶罩里蜷縮著一個東西。

「不!」是人。

「這是我們今天你的最後一件拍賣品–來自暗黑城的…雌性精靈。」

當主持人說出「雌性精靈」時,場上整個沸騰起來。

特別是那些熬了一整夜沒看到這句鍾愛物品貴族,雌性…精靈,無異於一針興奮劑。

貴族人就像大力雞血一樣。

「我…我…我出五十萬!」

在主持人還沒來得及報價的時候,已經有人開搶了。

「這位客人!請先聽我把話講完,」主持人委婉的說著,「據捕獲的她的賞金獵人介紹,這名精靈是純正的精靈族皇族血脈,所以五十萬隻是起步價。」

「啪!」

聽到這裡,我將手中的茶杯,捏的粉碎。我能想象的到,她落到那幫貴族手裡的下場。

這幫人,這幫人居然……,這種傳出去是會引發種族戰爭的。

「客人?」門外聽到異響的侍女,沖了進來,一疑惑的看著我。

遇到西莉卡后,我最痛恨的幾個詞兒,貴族、奴隸……。況且,此時被拍賣的還是我的血親。

我的腦子快速運轉著,「搶劫」、「偷盜」……。

每一個計劃我都在腦海里演算一次,然後迅速否決掉。

先不說會遇到什麼樣的對手,但是自己現在的狀況就不允許我這麼魯莽。

回頭看向身後的侍女,「我的龍鱗之多少錢!」

我現在的表情明顯嚇到侍女,侍女結巴的說道,「大概在一百五十萬左右,如果製做成成品的話,價值會更高!」

才一百五,明顯不夠用,我將懷裡的另一件物品取出,放到侍女的面前,

「這個值多少?」

「這是?」

侍女接過我手裡的東西,「請稍等,這個我需要去鑒定一下。」

說完,侍女便匆匆離開了貴賓間,因為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讓她有一絲顫抖的感覺。

場上主持人繼續解說著。

「為了解除諸位的安全危機,我這有一份主僕契約捲軸,只要簽了這個契約,她將無條件服從您們的命令!」

主持人從旁邊拿起一份捲軸說著,「當然,您也可以選擇另一份奴隸契約,完全任憑您的喜好……。」

不大一會兒,侍女便傳來了消息。

而這次接待我,是憨態可掬的「國寶大人」。

「聽說你對我們的拍賣品感興趣,」熊貓人盯著場上的拍賣物意味深長的說著,

「別跟我說什麼正義,道德!在這裡,我只是個商人」

「額…」我沒想到一張嘴會來這麼一句,我在想著可以說服他的理由,「她對我來說很重要!」

「哼!」熊貓人一聲輕呵,「現在在我手上的是鐵爐堡的通行券,對於現在的人類來說它本身並不值錢,但是持有它,你可以得到矮人最純潔的友誼。單憑這一點,它又是無價的。所以…」

熊貓人說著恭恭順順的將通行券交換到我的手裡。

「什麼意思?」我疑惑不解。

「相比買斷它,我更希望得到您的友誼,能同時拿出龍族和矮人信物的人類,絕對不是凡人。」

熊貓笑眯眯的看向我,「您說呢?」

「可是……」

我本想解釋說自己並沒他想的那麼厲害時,卻被打斷了。

「熊貓人從來不會看走眼的!」熊貓人繼續笑眯眯的看著我,「我季旺金,可否得到您的友誼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