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不一會兒便將許懷璟和蘭兒許瑞叫了過來。

兩人不一會兒便將許懷璟和蘭兒許瑞叫了過來。

「喬喬,要我做些什麼嗎?」

「嗯,有的。」柳喬喬領著許懷璟走到院子里,指著院子里空著的盆,和兩個大水缸,對許懷璟說:「相公,你幫忙把這兩個大水缸還有那三個大盆都裝滿水,好嗎?」 柳喬喬讓許懷璟幫忙提調井水,將院子里的容器都裝滿。

然後帶著孩子們將后廚里堆放的土豆運了一半到院子里。那一半的土豆估摸著也有兩百多斤。

之後,喬喬讓孩子們都搬好小板凳圍坐在木盆旁邊。

然後自己拿了幾個竹籃子和木桶過來。站在中央給孩子們分配起任務來。

「孩子們,現在咱們需要同心協力,把這些土豆變成好吃的東西,能做到嗎?」

孩子們興奮的點頭。

「好,那我就開始分配任務了!蘭兒和瑞瑞,你們倆就負責把土豆上面的泥土都清洗乾淨,然後放在這個竹筐裡面。翠兒,你坐在竹筐這邊,負責把土豆皮削乾淨。銷掉的土豆皮不要亂扔,全部放在這個木桶裡面,削好的土豆全部放在這個竹籃子裡面。」

「好!」

「嗯,那春月,你這一步就比較重要了。你要拿刀,把翠兒削好的土豆全部切成這樣的條狀。」說完,便自己拿起一塊土豆示範給春月看。

她將土豆先切成大約五毫米厚的片狀,然後再切成同樣五毫米寬的條狀。

「明白了嗎?」

「嗯。」

「切完的條狀全部放在放在放了水的木盆裡面浸泡著。」

緊接著柳喬喬跑去廚房裡拿了鹽罐子出來,往水盆里倒了少量的粗鹽。

再囑咐許懷璟,等這些土豆條浸泡一個時辰后就把那些土豆條倒入竹籃中瀝干水份,倒入到竹匾里,拿到太陽底下晒乾,記住,只要曬掉表皮的水分就可以,然後全部裝回乾淨的竹籃裡面,提回廚房裡擺放好。

「一個時辰?那我剛好趁著這個空檔,回花屋村接大哥一家吧?」

「嗯,好,你快去吧。早點接他們回來,還要帶她們去東街收拾呢。今晚就讓他們住在東街分店吧。你去了以後問大嫂是不是直接把東西先送去分店裡,然後再帶她們回來再搬運一次。」

昨天柳喬喬從張友芳口中得知老大許懷喜要帶著兒子許壯回來的消息,便已經跟張友芳商議安排好了,今日他們一家四口晚上就直接住到東街的分店裡去。因為這裡實在沒有空房間供他們父子倆住了。況且,東街分店那邊已經全部裝修完畢,只需拎包入住就可以了。他們早日去了,也能熟悉熟悉環境。何況過不了幾日,那邊就要開張營業了。

萌萌揉著眼睛站在院子門口,叫著娘。

「呀,我們萌萌想要睡午覺了是不是?」柳喬喬趕緊洗乾淨手,走過去將萌萌抱上樓,哄睡覺。


一首小燕子還沒有唱完,萌萌就已經睡著了。真是個乖孩子。

柳喬喬將她放在床上,蓋好薄被,在孩子臉頰上親了又親,便下樓來繼續幹活。

柳喬喬接下來要一個人完成狼牙土豆的製作。

狼牙土豆是來自四川,成都,湖南一帶的名小吃。

是把新鮮的土豆切成手指粗細的條狀,焯水瀝干,然後撒上辣椒面,胡椒,等一些秘制的辣椒油,吃起來爽口鮮辣,及其美味。

製作起來,比薯條還要方便,一定好賣。

為了跟薯條區別開,柳喬喬拿之前從鐵匠鋪子里訂做來一套多功能道具里,找出了一把帶有波浪形的切刀。

剛好可以用來切成狼牙土豆的形狀。

製作狼牙土豆,那切成的條狀就要比薯條粗上兩到三倍才行。柳喬喬將土豆切成一點五厘米后的片狀,然後再拿起波浪切刀將土豆片切成波浪條形。放在水盆里浸泡。


「姨母,為何要放在水裡浸泡?」春月不明白,從未見過,土豆切了之後還要泡水的。

「土豆裡面有很多澱粉,如若不把上面的一層澱粉洗乾淨,放置久了之後,就會發黑,而且炸的時候會黏在一起,會影響美觀和口感。」

製作狼牙土豆和炸薯條這種簡易的食物對於柳喬喬這樣一個中餐大廚來說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就像是拿了一把殺牛刀來切雞骨頭一般,大材小用了。

柳喬喬原本是想著要加快東街分店開張的速度,在端午節過後便可以開張營業。可現在連總店的庫存都已經銷售而空了。所以按照柳喬喬的開張計劃,肯定是不能及時去完成了。要往後推幾日才行。

不過,想來也快。許懷喜父子二人已經回來了,可以幫上很多忙。原本柳喬喬認為人手已經夠了。可當她靜下心來仔細一想,才發現,自己的演算法絕對錯了。至少還要再招上兩個人才夠用。

因為柳喬喬是按照一個店鋪四個人來計算的。若是張友芳去了東街分店,那麼他們一家四口,有三個人可以幫忙顧店,因為所有的貨品都是由西店供應,所以東街分店那邊兩個人顧店,一個人運送貨物也差不多是夠的。

但是西店卻相當於少了一個人。

原本柳喬喬想的是,雖然少了一個人,但是客流量被東街分店引流了一些走了。所以,即便是少了一個人,這邊還有王春蘭,翠兒,另外還有三個婦人在幫忙,也差不多夠了。

可是柳喬喬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東街分店的所有貨物都是由西店來供應的!

也就是說,西街要準備對外出售的貨品就變成了平日里的兩倍之多,但是張友芳卻離開了,就相當於少了一個人。

這麼算來,自然是要再招人才行的。

而且,像狼牙土豆,炸薯條這樣的東西是不適合再東街分店售賣的。況且兩家店鋪,售賣的貨品總要有所區別才是。東街分店若是也賣這些現做現賣的東西,那就至少還得再招兩個人進來幫忙才行。

這樣一來,成本也就增加了。況且,這種簡單易懂的東西,聰明一點的人一看就會。別回頭招了人進來,反而讓人將配方學了過去,反而弄巧成拙。

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柳喬喬決定跟那些知名品牌學習開連鎖店的經營模式。

就將東街分店開成連鎖店。所有的貨品都由總店提供,銷售額也是一目了然。資金也容易把控。

是有句話叫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在經營管理上,卻一定要做到時常盤問,時常盤算,這一類的話。 就將東街分店開成連鎖店。所有的貨品都由總店提供,銷售額也是一目了然。資金也容易把控。

是有句話叫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在經營管理上,卻一定要做到時常盤問,時常盤算,這一類的話。

她記得最愛看的小說《知否知否》上盛家老太太在盛明蘭結婚前囑咐過她庄務要領:用人重信,時常查檢,再實誠的奴僕,也要有得力的人監管。天長日久,難免起別心,但也不可過分猜忌,寒了下人的心。

她對這句話是很有研究的。

雖說許懷喜和張友芳一家都是老實忠厚一輩,但是人都是有谷欠望的。時間長了,或許有一日,她們總覺得自己是在柳喬喬的手下討生活,想要出來單幹,若是好好跟柳喬喬說,柳喬喬定會儘力相助。可就怕有一日,她們自己起了背叛的心思,砸了柳喬喬的招牌。那就不太好了。

柳喬喬有很多做法都是參照的一些古代小說裡面講解的一些安身立命的知識。

她在穿越之前,還是一個什麼都不太懂,喜歡看言情小說,喜歡做中餐的一個女廚子罷了。

連戀愛都沒怎麼談過的一個女孩子,穿越到了這裡,不僅成了別人的老婆,還變成了兩個孩子的媽。如今卻又收了三個女孩子。

自己若再沒點安身立命的本事,如何能護著她們。

柳天樂送來的土豆,柳喬喬帶著幾個孩子們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才切了一半。

好在做出來的味道是非常不錯的。

柳喬喬中途試著用油炸了一些薯條。味道比不上肯德基的,但也還算過得去了。主要是沒有番茄醬和其他的蘸料。

「好吃是好吃,可吃了幾個之後就會覺得好乾。」許瑞給出了最重要的意見。

吃薯條若是沒有番茄醬,就像吃炸雞的時候沒有配啤酒。

總覺得差了點什麼。

「咱家裡還有西番茄嘛?」話音剛落,柳喬喬才想起來,番茄是屬於外來物呀。

番茄是西洋傳教士在明代的時候作為觀賞物傳到華夏,直到清代末年,人們開始才開始食用番茄。

雖說這個時代在歷史上是找不到任何年代的痕迹,但依著著裝和建築來推測,這個時代應該是跟宋朝相接近了。所以應該不會有番茄這種泊來物種。

「姨母,您說的那是什麼?」

果然,翠兒從未聽說過番茄這個詞。

「哦,沒事,就是一種可以讓這個薯條變得更加好吃的東西。」柳喬喬嘆了一口氣。既然沒有番茄醬。那麼,總可以找點別的東西來代替吧。


柳喬喬看到了花生。

花生醬!

弄點花生醬蘸著吃,味道應該也還不錯。

如果時間夠的話,她倒是可以做一些酸酸甜甜的梅子粉撒在上面,味道也一樣的好。

好在,薯條做的不多,更多的時候狼牙土豆,正值端午,下午的太陽還比較熱烈,拿出來晾曬的土豆條不一會兒就晒乾了表面的水分,放置在陰涼處還能保存一兩天。

柳喬喬怕大家的口味偏淡,吃不慣太辣的東西,所以便將狼牙土豆佐料的配方修改了一下。弄了兩種味道的蘸料。

一種是酸甜口味的,一種是微辣的。

當晚將蘸料全部熬好。土豆條等明日早上再焯一遍水就可以了。

等萌萌起床之後,柳喬喬弄了一小碗酸甜口味的土豆條喂萌萌吃。「娘,你連土豆都能做的這麼好吃。真厲害!」小傢伙吃的可高興了。


許懷喜一家直到晚飯時刻才從東街分店回到西店裡。

「大嫂,那邊都收拾好了嗎?」

柳喬喬問張友芳。

張友芳點頭,回道:「都整理好了,其實也沒什麼好整理的了,分店二樓裡面你都裝修的太好了。我們只要帶好日常用品入住進去就可以了。我簡單的打掃了一下衛生。把床褥都鋪好了,再過來的。我今日過去才知道,你連鍋碗瓢盆都幫我準備好了?」

柳喬喬笑著點點頭:「嗨,我那日在街上採買,順路看到了一些鍋碗瓢盆等物,便一併給你配置齊全了。」

張友芳眼眶紅紅的,像是又被感動了。感嘆不知道上輩子究竟做了多少好事,積了多少德才能遇到柳喬喬這樣好的妯娌。真是比自己的親妹妹還要貼心。

「大嫂,想著你們今晚就要搬到那邊去住,每日早上喝不到你煮的豆漿,聽不到小妞妞的唱歌聲,真是捨不得呀!」

這一大家子人在一起住了三四個月,剛剛適應了在一起熱熱鬧鬧的生活。就又要分開了。所有人都有些不舍。

「我娘說,還未開張的這幾日都還要回來的。只是晚上去那邊睡而已。大家白天都還在一起的。日後三嬸若想吃我娘做的菜,我送來給您吃。雖然咱們分開住了,但咱們永遠都是一家人,心永遠都在一起!」許壯方才跟爹娘一起去了東街分店。當他得知,日後自己就要住在分店二樓,並且還有一間自己的房間。房間里窗子對著街市,寬敞明亮。一張又大又軟的床,躺在上面舒服極了。

許壯從未想過自己能住進如此舒適的房間,而且日後不用再在外面風吹雨淋的做苦力,日後還能每日都吃到她娘親手做的羹湯,跟爹娘還有妹妹,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生活在一起,心裡真正是高興極了。

他娘張友芳告訴他,這些美好的生活都是柳喬喬帶給他們的,所以,這輩子都要對嬸嬸懷抱著感激之情。永遠記得三叔三嬸的恩德。

「對,壯壯說的對。咱們只是不住在一起,可咱們還是一家人,心永遠都在一起的。」

許懷璟對許壯說的話很是贊同。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他從未感覺到家的溫暖,過去,他的母親劉氏只偏心疼愛老.二和老四。所以,自從他記事起,就不知道什麼是母愛的溫暖。每日里能吃飽飯,穿暖衣服,少挨些罵,就已經是幸福了。

現在看柳喬喬跟孩子們在一起的時候,才明白,什麼才是母親。 許懷喜一家人來了之後,柳喬喬弄了些狼牙土豆給他們品嘗,都收到了一致好評。

因為很多的食材原料都還沒有送來,所以,大家做的那些土豆就已經夠明日賣的了。柳喬喬便能抽出空來,跟張友芳一起在後廚做了頓豐盛的晚飯,算是給大家補過端午節。

好在柳喬喬在小院子里還養了雞鴨,水缸里還有魚。

柳喬喬殺了一隻雞和一隻鴨,給大家做了紅燒鴨肉,燉了一大鍋香菇雞湯。炒了幾個蔬菜,拌了一個涼拌黃瓜和木耳。擀了餃子皮,做了一鍋煎餃。

大家下午吃了好多土豆,所以晚飯吃晚一點都沒有關係。才讓柳喬喬和張友芳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晚飯。

柳喬喬殺了雞,有準備殺鴨的時候,被張友芳攔住了。她的意思是,葷菜已經足夠了。做了紅燒魚,紅燒肉,還燉個雞湯。足夠了。

可柳喬喬不答應。她說好不容易大哥跟大侄子回來了。他們父子倆在外半年多吃了太多的苦,每日里能吃飽飯就已經不錯了。所以,這下好不容易回來了,且得做點好吃的給他們補一補。


還讓張友芳等下吃完晚飯,從這裡的雞籠里剩下的三隻雞,再抓兩隻回去。隔幾日便燉湯給他們補補身體。

那父子倆也確實瘦的下人。柳喬喬光從他們皮包骨的脖子里露出的青筋就能猜到,父子倆過去的半年裡過得是什麼苦日子。

許懷璟剛從戰場上回來的時候,也是瘦的夠嗆。其實不僅僅是許懷璟,還有她的兩個孩子——瑞瑞和萌萌,一個個都是骨瘦如柴,很明顯的營養不良造成的模樣,若再不好好的調理,補充營養,怕是有可能得侏儒症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