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的看到如此的碧綰,立刻哆嗦的說:「是……是……碧三小姐。」

兩個男的看到如此的碧綰,立刻哆嗦的說:「是……是……碧三小姐。」

「啪……你們兩個沒用的奴才,和她串通了來誣陷我。」碧雪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那個被甩的男子,直接就怒了:「你這賤貨,敢做不敢為,你給的銀子還在這裡。」

「銀子這碧府上下都有,怎麼能證明就是我給的,笑話。」碧雪冷笑著。

「你們兩個誣陷我三姐。」碧綰滿臉憤怒的看著兩個男人。

「呵呵……幸好我早有防備,你看這是什麼?」說著男子從懷裡掏出一塊白色的絹布。

碧雪一看絹布,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反應過來:「你偷了我的絹布,還想誣賴我,說是誰指使的你。」

碧綰看著如此賊喊抓賊的行為,在心裡默默的拍手叫好:果然人賤則無敵啊。

「把絹布給我看看。」說著碧綰接過絹布,仔細的看了起來。

看著看著,碧綰嘴角邪邪一笑,走向碧雪。

當碧雪看向碧綰所指的地方后,直接楞在的原地,怎麼會怎麼會…… 「呵呵,聰明反被聰明誤。」碧綰冷冷的瞄了一眼,淡淡的說。

「你……」碧雪指著碧綰,「是你故意害我。」

「我為什麼要害你,為什麼要栽贓你?你有什麼是我想圖的?」碧綰戲謔的看著碧雪。

碧雪被碧綰問的啞口無言,恨恨的看著眼前的廢物。

「哪像有些人,貪圖我的丹藥,連我的生死都不管。哎,這就是命啊。」說碧綰惋惜的搖著頭,嘆息著。

「雪兒,這到底怎麼回事?」碧海林憎怒的問道。

「爺爺,我……不是我做的,我是冤枉的。」碧雪一邊說著,一邊留下委屈的淚水。

「冤枉的?第一,證人都在這裡,你還說是冤枉的。第二,剛才他拿出的絹布,如果不是你做賊心虛,為何反應那麼大,連看都不看仔細。」

「我……那個和我的一模一樣。」

碧綰冷笑的走到碧雪面前:「的確一模一樣,如果真不是你做的,按常理不是應該先確認是不是你的東西嗎?而你,直接就含冤,好像他拿出的就是你的絹布似的。」

「我……」

「還有,他的實力不咋的,門口有王遲守衛著,他是怎麼進去的?」說著碧綰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爺爺,王遲怎麼沒在這裡。」

碧海林無語的鄙視了下碧綰,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有演戲天賦了。

「管家,去把王遲叫來。」

聽到碧海林要將王遲叫來,碧雪擔心的瞄了一眼劉錦馨,而劉錦馨只是微微一笑,再沒有任何錶情。

不多久,王遲來了,一看大廳的人,立刻跪下:「家主,是小的錯,是我懷恨在心,想要報復這兩個賤婢。」

最強掠奪女主系統 「是嗎?」碧綰反問道,「是你找的這兩個人?」

「是……」

「那你給了多少銀子?」

「我……我給了100金葉。」

「李麟,將那袋銀子好好數數,是多少?」說著將那男子交出來的錢袋丟給李麟。

「500金葉……」李麟清點完后,恭敬的回道。

「哇哦,真有錢。」碧綰驚訝的感嘆道,並幸災樂禍的說,「如果你把錢給我,我都可以任你鞭打泄憤,何必這麼麻煩呢。」

碧海林無語的鄙視了碧綰一眼:「王遲,你找的人,你錢給多了都不知道?」

「我給錯了。」王遲低著頭爭辯道。

「呵呵……」突然碧綰狂笑起來,「我是廢物沒錯,但我不是傻子。廢物不等於傻子。我一忍再忍,不代表我的本性是懦弱的,敵不犯我我不犯人,誰若犯我,我必讓她生不如死。」

說著,碧綰全身泛著寒意,那種嗜血的冷意,讓所有人的脊背都泛著涼意。

「紫樹斑斕陰陽玉佩,只有碧府的人見過,所以,到底是誰透露的消息,她心裡自己知道。我念在同氣連枝,所以對於之前發生的我既往不咎,如果之後誰還把我這個廢物當傻子,那麼對不起,我只會讓你生不如死。」

就這樣,碧綰冷冷的將心中的話全部吐了出來。

原本不想如此張揚,可是現實逼得碧綰必須狠辣果敢,不然在以武為尊的地方,自己只能任人宰割。

看著如此的碧綰,碧海林是驚訝的,更是欣喜的,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對碧綰還是需要進行處罰的,不然只會恃寵而驕…… 碧海林正考慮著,要如何開口,免得碧綰心有不甘。

不想,碧綰直接『啪』的跪了下來:「爺爺,現在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希望爺爺給我一個公道。不過,我私闖死牢,也請爺爺一併降罪。」

對於碧綰的舉動,碧海林是略有吃驚的,沒想到這個孫女,能夠如此的開明,想問題能想的如此周到,不給任何人推脫的機會和借口。

「沒錯,你今天私闖死牢,罪責的確不小,罰你跪辱廳,罰跪兩個時辰。」

「是……」

「碧雪,杖責30棍;三太太劉錦馨,面壁思過,三月內不準出門;王遲,免去侍衛首領一職,專職門郎。」

「爺爺……我……」碧雪還想爭辯,被劉錦馨一瞪眼,只得低下頭暗暗咬著薄唇。

碧海林起身,筆挺的站立著:「我們碧家在六大家族中越來越沒落的,你們要自律、自強、自勉,以後還有這種自相設計陷害之事,定不輕饒。」

「是……」

「照顧好柳絮和小桃。」碧綰拍了拍李麟的肩膀,對柳絮和小桃微微一笑,離開了大廳,前往跪辱廳。

見碧綰離開后,碧雪、劉錦馨和王遲,雖有不甘,也只能忍著惡氣一前一後離開了大廳。

見碧海林往外走,碧薇上前一步,挽著碧海林說:「爺爺,我送你回房。」

碧海林拍了拍碧薇的手:「不用了,你也好自為知。」

說完,輕輕推開碧薇的手,獨自離開了大廳。

見碧海林離開,碧薇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再聰明也是廢物,這次算你幸運,下次就沒那麼幸運了。

兩個時辰后,碧綰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受罰堂。

當碧綰走出大門的時候,三個熟悉的身影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小姐……」見碧綰出來,柳絮和小桃開心的跑上前。

看到柳絮和小桃已經換了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小桃臉上的傷也處理過了,碧綰微笑著點點頭:「沒事就好。」

想到之前兩人的狼狽模樣,碧綰現在還恨的牙痒痒。

自己不發威,那些賤人還得意忘形了:「以後我不會再讓人隨便欺負你們了。」

「小姐,我們沒事,只要你沒受委屈就行。」

「對,小姐,小桃說的對,只要你沒事就好。」

看著如此情形的主僕三人,李麟在心裡感慨著:有這樣的主人,即使是廢物,也是幸福的吧。

沒錯,在這個以武為尊的時代,感情、親情都經不起考驗,只有碧綰這個幸運兒,能夠依然享受到親情的關愛。

或許,親情中摻雜了些其他,但是對於碧綰來說,那也是可以原諒的。

「我們先回去吧,這裡有藥膏,等會塗下會舒服很多。」李麟打斷了三人的對話。

「對,我們先回去。」說著柳絮和小桃扶著碧綰朝碧心院走去。

「等等……」碧綰停下腳步,轉頭回眸,卻發現後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只有死牢門口兩盞幽暗的燈籠,散發出冷漠的光。

「怎麼了,小姐?」

「沒什麼……只是總感覺有雙眼睛在盯著我。」碧綰搖了搖頭,「算了,可能是太累了,走吧。」

在碧綰幾人離開后,一雙狠戾的眼睛出現在黑暗中…… 等碧綰到了自己的房間后,柳絮和小桃幫忙塗完藥膏,就伺候碧綰休息了。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實是太多,太勞心了,碧綰很快進入了夢鄉。

泡你!何需理由 可是,在迷迷糊糊間,碧綰突然聽到有人在輕輕的叫喚著自己:「碧綰……碧綰……」

碧綰沿著聲音找去,發現一個身穿淡紫色衣服的女子,正微笑著看著自己。

「你是……」碧綰覺得這個女子既熟悉又陌生,可是一下子想不起來是誰,在哪裡見過。

「我是你身體的主人。」

「你是本體。」碧綰頓時想到,自己不是在鏡子里見過。

「是的,我一直都在。」

「你既然一直都在,為什麼還讓我佔據你的身體?」

本體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你以為我想把身體給你啊。可是,我試了好多次都失敗了,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我束縛住。」

「無形的力量?我怎麼沒有任何感覺。」碧綰詫異的說。

「我今天找你,是覺得你今天對姐姐們太殘忍了。」

「殘忍?」碧綰冷笑著反問道。

「嗯,姐姐只是嫉妒而已,所以,你那麼說不好。」本體弱弱的說。

碧綰嗤笑一下:「我說什麼不好了?」

「讓她們生不如死。」

「看來你不是不知道她們做了什麼,不是笨而是故意裝傻。」碧綰含笑直視著本體,「你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沒有,不是的。」本體激動的搖著頭,自我催眠似的說著。

「你明明知道她們對你所做的,你應該知道她們不是真的對你好,只是你自卑,覺得虧欠,所以才那樣自我麻痹吧。」

本體抬起頭,瞪大了水靈靈的大眼睛:「我……」

「還有爺爺,他對你的寵愛也不是那麼單純的,你心裡也應該清楚。」

「我……這些都可以忽略。」

「忽略?呵呵,你覺得你忽略或是退讓,她們就會滿足了?她們一次一次想置你於死地,只有死她們才會滿意。」碧綰冷冷的將實情說了出來。

看著本體沉默的憋著嘴,碧綰知道自己說的其實本體一直都清楚的明白。

「你以為這樣,對自己、對爺爺、對碧家就好了嗎?」

「你這樣,只是自我陶醉、自以為是而已。」

「你的妥協退讓,只會讓他們覺得你更丟臉,你的默默承受只會讓他們認為你無能。」

「所以,你多年的付出、多年的忍受、多年的沉默,完全是錯誤的行為。」

碧綰無情的將本體自以為傲的行為,批判的一無是處。

雖然殘忍了點,但是像本體那樣懦弱的自以為是,碧綰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也努力過,我也想讓自己像你一樣狠辣果敢,可是我做不到,我只是一個廢物。」

「廢物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都承認自己是廢物,那真的就完了。」碧綰試圖點醒本體。

「不能修鍊,還能如何?」

碧綰突然卸去身上的寒意,微笑著對本體說:「不能修鍊,也要盡全力保護想要保護的人,至少努力過。」

「盡全力……努力過……」本體重複著碧綰的這句話,淡淡的笑了,笑的純粹唯美…… 「你說的對,我想你更適合做爺爺的孫女,碧家的四小姐。」

「什麼意思,什麼叫我更適合?」

本體沒有了之前的糾結和無奈,而是帶著嬰兒般的笑容對碧綰說:「我之前一直不想離開,但是又無法回到自己的身體,所以,一直與你共存著。但是,這一段時間你的所作所為以及你剛才的話,讓我覺得我應該離開了。」

「什麼?你要離開?」碧綰連忙解釋道,「我說那些只是想讓你明白,不是要你離開。」

「你的話讓我突然想明白了,我這樣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不是,等我揭開了碧落的秘密,我就會回去,這個身體就會還給你。」

「你覺得你到這裡來只是一個偶然嗎?你覺得你還能回去嗎?」本體一邊搖著頭一邊笑語道,「你到里來,是上天的安排。」

「你知道些什麼?」碧綰激動的看著本體,想從本體那裡得到一絲線索。

「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感覺,感覺你的到來不是那麼簡單。」

碧綰不相信本體的話,皺著眉頭:「怎麼不簡單了?」

「你自己沒有感覺嗎?你的到來,你經歷的一切,都是波折中帶著希望,每次都是柳暗花明。」

經本體一提醒,碧綰也突然意識到了這一點:每次自己死到零頭,都有人出來相救,想著想著一張妖孽俊美到人神共憤的臉出現在碧綰的腦海里。

「是不是……我說的……啊……」突然本體的身體開始變得模糊,有種要消散的感覺。

「你……怎麼了?」

「不知道,我感覺我快要消失了,我感覺自己的靈魂在破碎。」

碧綰焦急的問:「我要怎麼才能幫你。」

本體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我走了之後,你要照顧好爺爺、照顧要碧家。」

「我只能儘力而為。」

「你只要儘力了,就一定可以做到,我相信你。」

碧綰還想說什麼,可是看到本體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曲折,隨後曲折的波折越來越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