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蟲子飛到我面前:“不管如何你應該去碰碰運氣,因爲那裏有冥王最強的封印,還有最強的守衛, 而且很神祕,感覺你那心魂應該很重要,在那裏的機率會很大!”

兩隻蟲子飛到我面前:“不管如何你應該去碰碰運氣,因爲那裏有冥王最強的封印,還有最強的守衛, 而且很神祕,感覺你那心魂應該很重要,在那裏的機率會很大!”

蟲子長老說的對,不然如果心魂在這城堡某個地方,豈不是管理太鬆散了?

“水淵空間怎麼走?”與其無頭蒼蠅的在城堡裏亂竄,不如去碰碰運氣。

“爲答謝救命之恩,我們來爲你帶路。”蟲子長老說。

我不再多做客套:“那拜託你們了!”

蟲子長老衝我點下頭,飛到了前面。

紅紅回到我身體,我快速跟了去。

下到一樓,一樓躺了一地士兵的屍體,個個都是被咬斷脖頸死亡的,白虎站在屍體當。

“白虎,走了!”我大聲招呼他。 假戲婚寵 白虎咬死了整個城堡的守衛。

簡直不要太兇殘。

他重新變回小白狗,快跑跟了我。

“白虎大人。”兩隻蟲子長老始終是要玄雨玄凡更加強些,一眼看出了這是真正的白虎神獸。

白虎對他們還算客氣,微微闔首。

在奔跑的路蟲子長老大概與我和白虎講了講地底水淵的情況。

地底水淵是個冥王單獨封印出來的空間,那個地方存在着骷髏島的核心,龍魂。

冥王的野心是得到骷髏島墳場,但因爲龍魂干涉,墳場東邊和西邊一到夜晚會相互關閉通道,因爲蟲龍族特殊原因,冥王洛柔白天要進攻蟲龍族討不得任何好處,也因此,骷髏島蟲龍族才得以生存。

爲了將龍魂去除,冥王洛柔把龍魂罩了起來,並且派了強大的守衛在附近守着,龍魂核心是整個骷髏島的核心所在,也是集聚了所有寶藏的地方,更有萬年不滅龍魂燃燒,龍魂具有無與倫的價值,不知道冥王想要做什麼。

蟲龍族長老說,夜冥的心魂很有可能在龍魂附近。

而守在龍魂周圍的有三個守護者,能力特,讓我一定要多加小心。

在蟲龍族長老的帶領下,我們從城堡的門牆機關進了個小隧道,太隱祕了,還好有人帶路,不然要自己找,找一年我都找不到。

穿出地洞,來到所謂的地下。

這裏是一片廣袤的地,根本不像是什麼地下空間,周圍到處錯落着坍塌的房屋,像是什麼古遺蹟。

一進到這裏感覺到了很怪的磁場,感覺身體被什麼東西控制住了一樣,連紅紅都說,說她有些喘不過氣,這裏似乎特別限制邪惡。

蟲龍兩位長老指着前面的一座用銀白磚漆的入口:“從那裏下去,是龍魂所在了,小姑娘,白虎大人,祝你們好運。”

蟲龍長老說他們雖然擁有一些蟲龍族的禁術,但要對付這裏的守護者還是差的太遠,爲了不給我們增添負擔,蟲龍族長老退後離開了,一旦我們奪得心魂,他們會帶蟲龍族的人在城堡外面支援我們。

我和白虎走進了這個巨大的地下水淵深處。

這些坍塌的城堡大多數都依稀還能分辨出建造時候的恢宏,連坍塌在地的一磚一瓦都是用好的材料造成,我撫摸着一處牆壁:“這是遠古龍族居住的地方麼。”

白虎隨着她四處眺望着:“應該是,看這些房子的巨大程度,應該不是給人類居住的。”

說話間,守護者終於來了。

“一人一狗也敢來闖水淵深處?”

我和白虎擡頭,在一處建築的頂端高高站着兩個人,其瘦高的那個帶着張惡鬼面具,像極了當初對戰那老頭,另外一個長相特,肚子圓而大,像個皮球,勉強判斷是女人。

“你們是守護者?”我出聲道。

球形的女人歪着腦袋看了我幾眼,忽然怪聲怪氣笑起來:“難道你是冥王說的那個,一定會來搶心魂的女人嗎?”

心魂!

心魂果然在這裏!

“冥王恨到談起來都牙癢癢的女人,今天倒是要見識見識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胖女人又說:“我叫湯圓,是球的守護者,要想闖龍魂,要打敗我們三個人。”

另外那個帶着面具,身背兩把雙劍的男人低聲道:“我叫修羅,劍的守護者。”

“用劍的交給你,球的交給我。”白虎說。

“ok。”我點頭,放下揹包,從後背抽出戰戟,順帶抓了一把有用沒用的符紙。

“口氣倒是狂妄,你對付我?一隻狗?”叫湯圓的球形女大笑。

然而下一秒她笑不出來了。

白虎變回了本體,巨大凶猛的體型加神獸威壓,讓球形女和雙劍男同時變了臉色。

“竟然是神獸白虎,真是讓人吃驚。”雙劍男說:“四大神獸向來不插手這個世界的事,卻幫一個區區人類?這難道不壞了規矩?”

“規矩是我們定的, 壞了又能怎樣?”白虎冷笑。

湯圓大笑:“我一直想看看神獸到底有多厲害,今天終於可以痛快玩起來了,咕咕咕咕。”

說着,湯圓第一個發動了攻擊。

天空出現了很多球,一眨眼把整個空間填滿了。

我的行動也受到了限制,揮舞骨頭戰戟斬斷了兩個球。

“童瞳!”紅紅大叫。

隨着紅紅的叫,我已經高高躍起了,在我跳起來的瞬間,兩個球爆裂了。

我跳到另一個球:“爆炸球?”

婚寵1001夜 “不是哦,是驚喜球。”湯圓也跳在她自己的球:“不需要修羅出手,我一個人能對付你們。”

“口氣真大。”我眯着眼睛,揮了道劍刃出去,因爲使用的不是斬屍劍,所以沒法用宋家劍訣,骨頭戰戟的刃氣連續斬斷五個球,其兩個發生了爆炸,一個飛出了只鳥,另外兩個是空的,冒出一股霧氣。

這球還真神,讓人摸不懂裏面是什麼,我站在高處,看了眼下面的白虎,他還沒開始動手,胸有成竹的樣子,他畢竟是神獸,我不用擔心他了。

這樣一想,我甩了甩骨頭戰戟,一個殘影朝着雙劍男衝了過去。

“站住,你要跟我打!”球形湯圓衝過來阻擋我。

一直沒動靜的白虎眼睛一眯,身體已經跳了出去,湯圓原本已經衝向我,但忽然間被拉了回去,球形的女人瞪向白虎:“你做了什麼!”

白虎噴了個顆鼻息:“要對付你,輕而易舉。”

“找死!”湯圓驅動無數的球朝着白虎砸過來。

白虎冷笑,又噴出一口氣息,瞬間這些球全部爆炸,距離他最近的球發出了劇烈爆炸,他身體變成鐵,跳開了爆炸,爆炸傷不到他半點。

再緊接着白虎大吼一聲,都看不清楚他做了什麼,已經出現在了湯圓身後,大掌拍到湯圓身,將湯圓拍到地,砸出個巨坑。

“找死!”湯圓的所有球砸向了白虎。

神獸之所以是神獸,是因爲他們有着某些人類無法超越的力量。 球的試練者湯圓被打進了地下大坑裏,再爬不起來了。

我站在高處建築頂,望着白虎的戰鬥,第一次認真觀察白虎的戰鬥,這種戰鬥力真是強的恐怖,每一點力量都能準確熟練的轉換使用,他的戰鬥方式沒有華麗的技能,乾脆,利落,簡練。

自己的戰鬥力和對戰鬥能力的運用,判斷,轉化,以及戰鬥經驗,遠遠不如白虎。

湯圓從坑裏爬出來,淬了口血,看白虎的眼神變了,變得非常興奮:“這是神獸的能力嗎,好強大,好興奮,看樣子要拿出真實水平跟你打了!”

白虎歪歪腦袋:“還能爬起來,不錯,下一招,直接秒了你。”

“哈哈哈哈哈,好久沒遇到那麼強的對手了,我的血液,我的血液!”湯圓一邊說着,身體一邊發生了變化,開始變得膨脹,嘴也在擴大,嘴裏長出了獠牙,最後變成了一個巨球,巨球是一張貫穿整個身體的嘴,五官已經扭曲了,彈跳起來,隨着她的跳起,空再次出現了無數球:“這次,神獸白虎,不會那麼簡單了!”

雖然她身形像球一樣巨大,但是當湯圓彈射向白虎的時候,那種速度出乎意料的竟然很快,一眨眼甚至沒看清楚已經在白虎身前了,嘴低念:“球變!”

瞬間她的球從身體裏冒出來,轟然炸裂,又緊接着她藉助爆炸力跳起來,又是兩個球在她手,扔向白虎,球爆炸后里面竟然是毒蟲,密密麻麻大一片衝向白虎,不僅如此,在那兩個球爆炸的同時,湯圓手再次多了三顆球,三顆球連成一串,炸開之後出現獠牙怪物,張開着血盆大口從頭頂吞噬向白虎:“去死吧!”

這些球裏面的東西多的晃花了人眼,我緊緊看着白虎方向,還好,毒物灰塵過後,白虎依舊站在那裏,抖了抖身的毛,在他腳邊的地是一圈毒蟲,那隻血盆大口的怪物也倒在了地,似乎任何東西都無法近他的身,他對付球形湯圓,如同他所說的,簡直是輕而易舉。

地下結束戰鬥,我在高處,望向對面的人:“看也看夠了,想必,我們也應該開始了。”

雙劍男目光冷峻:“你可知要過龍魂三個守護者的存活率是多少。”

“存活率?”我偏偏頭:“雖然我並不在意,不過可以聽聽。”

雙劍男人靜靜看了我一會兒,然後開口道:“通過存活率,是指這麼多年闖入骷髏島前來奪取龍魂的人走到我們手下,在我們手下生還的機率。球的湯圓存活率10,我的存活率5,而龍魂第一守護者,線的守護者官,存活率,零。”

修羅說完後,我並沒有太多情緒變化:“哦,這麼說,你們還只是小嘍囉。”

“嘍囉?”雙劍男終於緩緩拔出了一把劍,冷冷的說:“讓我看看你是有多大的本事來說這句話的。”

我單手握着骨頭戰戟:“我也很想會會,傳說存活率只有5的龍魂守護者,是有多強大。”

伴隨着我的話落,對面雙劍男朝我衝了過來,我握戰戟姿勢一改,迎了去,兩把武器在空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要拼劍技我並不差,修煉了那麼久,實戰了那麼久,算少了宋家劍訣,少了斬屍劍,我一樣能夠交戰,打了不下百個匯合,雙劍男已經用了雙手劍,卻依舊奈何不了我分毫。

豪門交易:總裁,請剋制! 修羅的臉色也變了:“區區人類,能有這樣的實力,着實讓人驚訝。”

我落回來,習慣性的甩了甩戰戟,冷笑:“冥王洛柔這個野心還真大,爲了私吞龍魂,讓你們守在這裏不說千年肯定也有百年了,看你們也是高傲的強者,怎麼,寧願做冥王洛柔的走狗?”

修羅面色沉靜:“我們存活千年,一生只能守護龍魂,只能在龍魂周圍生活,龍族束縛了我們的自由,而名啊我難過能夠許諾打破龍魂的約束,讓我們自由自在的活下去,這是我們最大的願望,也是我們的信念,我們恨透了龍族,如若冥王的計劃發動,我們能向龍族復仇了。”

“原來如此,原來她是允諾了你們這個啊。但是我也有必須打敗你們去往龍魂的理由,所以,我耽擱不起,我要速度殺了你。”

“速度殺了我?”修羅嗤笑:“你要怎麼速度殺了我?”

我緩緩擡眼看了眼修羅:“你使用兩把劍,我使用兩個人,一旦我的兩個靈魂完全合一,你必死無疑。”

“哦?”修羅來了興趣:“兩個靈魂?你還有一個靈魂麼?在哪裏?”

不想跟他廢話,我召喚了紅紅。

靈魂融合,我的雙眼變成完全的紅色,黑色符爬臉頰,飄在空的長髮也染成鮮血的顏色,半張血色翅膀出現在我身後。

看到我這樣的變化,雙劍男臉色終於變了:“鬼神形態?沒想到你這個女人竟然擁有鬼神形態?神獸竟然縱容一個擁有鬼神形態的人類?”

白虎說:“老子樂意,老子開心,怎樣,和我對咬?”

雙劍男被噎的臉都紫了,最後只能憤憤罵一句:“也不怕遭報應!”

對此白虎只是舔了舔爪子。

我的狂暴形態向來是紅紅作身體的主導,更何況現在的紅紅以前的不知道要強多少倍,單肩看着戰戟,歪着腦袋:“三招之內,我能滅了你。”

要換之前修羅肯定要嘲笑我,可現在,修羅嚴陣以待,他的能力是鐵,但與白虎渾身能鋼鐵化不同,他只是雙劍能變成高壓高溫都無法燒化的鐵,他的鐵的強度,甚至到極限可以超過龍骨,但是唯獨這一點,對我沒有半點威脅,咬破指尖血,將血液抹骨頭戰戟,這個世界,除了綠龜的龜殼,我什麼都能斬斷。

三招之後,雙劍男倒在地,兩把劍全部斷裂成渣,胸膛破開很大的口,腰以下全部沒了。

我跳回地,收起戰戟:“走吧,白虎。” 我說三招之內秒了修羅,修羅並不信。 而事實是,我用了一招,秒了修羅。

“修,修羅……不可能吧……”湯圓瞪大了眼睛,連說話都結巴了:“怎,怎麼可能……你的實力我太清楚不過了,這百年來,你每戰勝一個人,會變得更強一分,到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快要接近最強守護者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在一招之內,被那個看去弱的不行的女人秒了?!

修羅還剩最後一口氣,斷斷續續的說:“快,跑……”

說完後,修羅永遠閉了眼睛。

白虎說:“龍魂守護者一旦死亡,便會化爲灰燼,連身體都無法駐足在世。”

湯圓懷裏只是剩下兩塊破布,在漸漸消失。

“修羅!”湯圓仰天嘶吼,而後惡狠狠轉向我:“我們幾個守護者相處千百年,共同戰鬥,共同嬉鬧,共同在這個枯燥乏味的骷髏島墓場裏生活。我們受到龍魂詛咒,不能離開這個地方,千百年我們有多恨龍魂,有多渴望自由,你知道嗎?!有很多時候也想過自殺,但是每一次都被彼此阻止了,算再孤獨,算再寂寞,我們也有彼此,也有彼此陪伴着!”

湯圓眼眶通紅:“而你,而你竟然殺了他!我們並不是世間大惡之徒,只是渴望自由罷了!難道渴望自由也是一種錯嗎?爲什麼你們要趕盡殺絕!爲什麼你們要逼迫到這裏!你們根本不懂冥王能帶給我們的東西,對於我們而言是多麼重要,多麼珍貴!卻偏偏,偏偏要來阻攔!”

我眯眼,在剛戰鬥後的大風,紅髮飄揚:“你們想要什麼,想得到什麼,希望什麼,渴望什麼,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我也不關心,也不想理解。對於冥王能給你們的,我也不在乎。我只是要前往龍魂,救我的同伴,阻礙的人是你們,逼迫我們的人,也是你們。”

湯圓聲嘶力竭吼出來:“你以爲我們想阻礙你們嗎!你以爲這麼百年我們想戰鬥嗎!我們是龍魂守護者!我們是龍魂守護者啊……一旦龍魂祭壇被踏入,我們也會灰飛煙滅的,我們也會死的……所以,所以……”

湯圓捂住了臉,眼淚順着她指縫流了下來:“所以我們才無路可走,如果不戰鬥會死,所以我們才只能拼死戰鬥,拼死一搏,好歹還能活下來。我們也想活着,也想自由自在的活着啊……”

聽着湯圓的話,我嘆了口氣,白虎自地跳來,站我她旁邊,沉沉的說:“這是所謂的龍魂守護者啊,和蟲龍族的信念截然相反。”

“是啊。”我搖頭:“蟲龍族以守護龍魂爲榮耀,以守護龍魂爲己任。同樣是無法離開骷髏島,同樣是受到龍魂詛咒,這三個強大的守護者,卻以守護龍魂爲恥辱,一心想要得到自由,但即使恨着,還要付出生命的戰鬥,到最後,只能落得一簇灰塵。”

每個人的信念和道義,其他人都沒有權利評判和嘲笑,蟲龍族也好,龍魂守護者也好,他們都只是在爲着自己堅信着的東西而活着。

我看白虎一眼,然後拖着戰戟一步步朝着湯圓走過去:“不管怎樣,我依舊要打敗你。”

湯圓擡起頭看向走過來的我,手多了兩個巨大的球朝我扔過來,但都被我輕輕鬆鬆閃過了,湯圓滿面驚恐:“別過來!你這個人世間最邪惡的存在,鬼神!爲什麼你能自由自在活在這個世界,而我們什麼錯都沒有,卻要受到你的屠殺!”

“因爲我也沒有錯。”我只是這樣淡淡說着:“誰都在努力活着,爲了心堅信的道路而活着。我的道路是同伴,所以凡是阻攔我的人,不管你是好是壞,不管你是老是少,不管你有沒有能力,我都不會手下留情。”

時間和經歷鍛造了我的性格,我不再是當初那個嬌嬌弱弱的19歲少女了,在這一段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時光裏,我經歷了無數事情,挫折,困難,愛情,友情,甚至親手傷過自己的同伴,看着同伴爲救自己而死去,現在的我已然心態成熟,能力成熟,我走在我自己的道路,不曾後悔,也不被世人眼光所左右。

湯圓看看我,又低頭看看手餘下的修羅的殘灰,旋即,慢慢的站了起來:“你說的對,在這一條道路,少不了殺戮血腥,如若心慈手軟,怎麼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我想要自由,所以,我要殺了你。”

我注視着她:“我要讓同伴活下去,要去龍魂祭壇,所以,我也要殺了你。”

“算我打不過你,但是,我也要拼死戰鬥!”湯圓說着,扔出了無數個球,然後她整個人也彈射向了我。

抱着死的念頭,當我的戰戟貫穿湯圓胸膛的時候,她竟然並未感到悲哀,反而還有某種解脫了的釋懷。

“謝了。”倒下去化成灰燼的最後,湯圓是這樣對我說的。

也許這樣,也是獲得自由的方法。

球的守護者化爲灰燼,鐵的守護者化爲灰燼。

我收回戰戟,五分鐘時間剛好到了,狂暴形態也解除了,我朝着湯圓和修羅消失的方向,輕輕鞠了個躬。

連過兩個守護者,現在只剩下湯圓和修羅口所說的最強守護者了,也是最後的守護者。

我和白虎並未休息,跳下高臺,走到進入龍魂的祭壇外。

“龍魂在千百年間都沒有被人盜取,想必都是被裏面那個神祕的線守護者打敗的。”白虎說。

我點點頭:“聽修羅說過,通過裏面那個守護者的存活率是0,也是說,但凡進入我們面前這個祭壇,活着回來的人,是0。”

“今天打破給他看。”白虎歪歪腦袋。

我一笑:“走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