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第二分身也想只攻擊他一個人,只不過他剛剛學會這種道術,並不能很好的控制,只能任由這些閃電和魂鏈攻擊其他人。

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第二分身也想只攻擊他一個人,只不過他剛剛學會這種道術,並不能很好的控制,只能任由這些閃電和魂鏈攻擊其他人。

對付這些閃電和魂鏈,秦巖自然是不在話下。

高長老他們倒是也能應付,只不過一些世家的弟子們卻不是這些閃電和魂鏈的對手,紛紛被閃電劈中,並且被魂鏈纏住。

至於天宮中那些臣民,特別是那些不懂道術的人類,以及屍王以下的殭屍,幾乎清一色的被閃電轟擊成渣,或者是被魂鏈直接勒成無數段。

“屍皇,你真是喪心病狂,爲了對付我,居然害死了你這麼多臣民,今天我就在你的這些臣民面前殺了你。” 秦巖飛身而起躍入半空中。

一道道雷電就像不花錢似得瘋狂地向秦巖劈去,但是無論這些雷電有多粗,有多密,全都擋不住秦巖的身影。

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巖就變成了一個小黑點,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緊接着,天空中傳來的一陣陣厲喝聲以及鬥法聲。

所有的人都擡起頭向半空中望去,只可惜他們只能聽到聲音,卻看不到秦巖和第二分身鬥法。

“昌齡長老,家主不會有事吧?”秦戰有些擔心地說。

與此同時,秦夢等秦家年輕一輩的弟子也向秦昌齡望去。

秦昌齡笑眯眯地說:“家主肯定沒事!”

看到秦昌齡這麼自信,秦戰等人懸着的心放進了肚子裏,他們剛纔看到秦巖在和第二分身鬥法的時候,兩人很顯然勢均力敵。

“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的實力能超過掌教,你們就放心吧!” 青蛙王子蛤蟆 這時高長老又對秦戰等人說。

“那是當然,我爸爸是最棒的!”秦傲天笑眯眯地說,對秦巖充滿了信心。

在秦傲天的心中,秦巖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

就在大家說話間,天空中突然閃起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華,原本漆黑的世界再次被照的一片光明。

“秦巖,你不得好死,我不會放過你的!”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了第二分身淒厲的慘叫聲。

“屍皇,只可惜你沒有機會了!”秦巖冰冷的聲音緊接着也從天空中傳下來。

聽到這兩人的話,高長老等人十分高興。

這說明秦巖已經贏定了,而第二分身則死定了。

不一會兒,天空中的烏雲全部散去了,秦巖手中拿着第二分身的人頭從天空中一步一步地走下來。

當天宮中的臣民看到屍皇的頭居然在秦巖的手中,他們都驚駭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們雖然覺得秦巖很厲害,但是怎麼也想不到秦巖居然比屍皇都厲害。

“砰”的一聲,秦巖將第二分身的人頭扔在地上,對天宮中所有的臣民說:“你們看到沒有,你們的屍皇已經被我殺了,從今天起天宮歸我管了。”

聽到秦巖的聲音,所有的人全都心頭一震。他們之中雖然有很多人不服,但是看到秦巖那威嚴的面容,再聽到秦巖那不可置疑的話,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反對秦巖。

他們全部安靜地看着矗立在半空中的秦巖。

此刻的秦巖就像天神下凡一樣站在半空中。

“恭迎我皇登上屍皇寶座!”高長老在這時突然單膝下跪,跪在秦巖的面前大聲說。

高長老這樣做,就是要引起人們的注意,並且順便將秦巖推到屍皇的位置上。

這樣的話,秦巖就相當於推翻了屍皇的統治。

其他人聽到高長老的話,他們也立即反應過來,紛紛跪在半空中想秦巖行禮。

不過有些掌教或者是家主在行禮的時候,卻在心中憤憤不平地說:難怪高長老能變成盟主身邊的大紅人,這小子拍馬屁的功夫果然一流,盟主剛剛打敗屍皇,他就鼓動人們叩拜盟主。

在高長老他們的帶動下,那些屍皇的舊部不敢怠慢,也紛紛跪到在地,心不甘情不願地向秦巖跪拜。

其實他們根本不願意拜,但是他們怕自己不拜會被秦巖殺掉。

看到這麼多人都拜自己,特別是屍皇的舊部,秦岩心中十分高興,他擺了擺手說:“大家都起來吧!我是不會當屍皇的!”

在進入殭屍世界的時候,秦岩心中就有了打算,他想讓唐皇當這個世界的統治者。

因爲唐皇是殭屍,而這個世界以殭屍爲尊,如果唐皇能當上屍皇,那要比他當上更具有說服力。

這就叫因地制宜。

聽到秦巖的話,很多人都愣住了,特別是屍皇的舊部,他們特別不理解秦巖爲什麼要這樣說。

在他們看來,打敗屍皇不就是爲了當屍皇嗎?

秦巖快步走到唐皇身邊,他將唐皇推出來,對屍皇的舊部說:“各位,其實你們都錯了,在很久很久之前,你們的屍皇不是現在的屍皇,而是他。他纔是你們真真的屍皇。”

啊?什麼?

屍皇的舊部都愣住了,詫異務必地看着秦巖,就連高長老他們也愣住了,全都詫異務必地看着秦巖。

“你們屍皇卑鄙無恥,爲了自己的利益居然不惜製造殺戮! 霸情邪少:純情寶貝夜貪歡 正是因爲你們屍皇這麼無恥,所以纔將這位前屍皇推翻。”

“其實你們現在的屍皇在當時只不過是一位將軍,因爲前屍皇對他信任有加,所以他得到了不少便利和好處,並且最終恩將仇報推翻了前任屍皇!”

秦巖一邊說,一邊不停地拍唐皇的肩膀。

唐皇有些懵圈,什麼?我怎麼不知道這些?難道我穿越了?

高長老等人同樣一臉懵圈,詫異之極地看着秦巖,因爲他們也認識唐皇,唐皇可是他們所在世界的殭屍,根本不是現在這個世界的殭屍。

也就是說,秦巖剛纔說的話全部都是假話。

沒有錯,秦巖說的的的確確都是假話,但是秦巖這樣說,是爲了給唐皇一個合理的理由。

俗話說得好,無論做什麼,必須要有輿論。

現在秦巖九窈給唐皇製造輿論,讓唐皇以真真屍皇身份登上屍皇的位置。

而現在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讓唐皇變成前屍皇,反正現在的很多殭屍都是現在的殭屍,那些跟着屍皇南征北戰的殭屍將軍們全部都被屍皇殺掉了。

“各位,我正是因爲前任屍皇的恩澤,所以才選擇幫他恢復皇位,你們現在的屍皇回來了,請大家歡迎!”

說罷,秦巖第一個帶頭拜見唐皇。

看到秦巖這樣做,其他人也緊跟着這樣做:“吾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唐皇的舊部雖然有些不相信,可是現在他們卻不得不拜。

很快,各種拜見的聲音此起彼伏。

“唐皇,以後殭屍世界就交給你了,希望你好好的管好!”秦巖悄悄地給唐皇傳音。

知道此刻唐皇才知道秦巖的目的。 在這些跪拜的殭屍中就有之前的御林軍統帥常玉林。

常玉林是唯一一個跟着屍皇南征北戰到現在卻依舊沒有死掉的老將軍,他太瞭解屍皇以前的情況了。

屍皇當初可不是篡位得來的位置,而是一點一滴打下來的。

現在秦巖這樣說,分明是無中生有,常玉林特別想當場揭穿秦巖,但是他心裏面清楚,一旦自己站出來必死無疑。

猶豫了片刻,常玉林最終沒有站出來,他覺得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只要能活下來,總有擊敗秦巖的機會。不過常玉林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和秦巖差距太大,想要擊敗秦巖幾乎不可能。

但是隻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常玉林就會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唐皇,我們走了!”秦巖悄悄給唐皇傳音。

“好的!”唐皇也悄悄給秦巖傳音。

不一會兒,秦巖帶着高長老等人就退出了天宮,而唐皇帶着他的殭屍大軍則佔據了天宮。

唐皇爲了清除屍皇的死忠舊部,對天宮進行了大清洗,凡是對他不滿的殭屍全部殺掉。

與此同時,唐皇給其他殭屍大軍的將軍下令,讓他們臣服於自己。

這些殭屍大軍分佈在殭屍世界的各個角落,還有整整十隻軍隊。

其中三個將軍給唐皇傳來通信符,表示願意臣服於唐皇,但是他們不願意覲見唐皇。

其中五個將軍不但大罵唐皇是逆賊,還表示最近幾天要殺來天宮,幫死掉的屍皇報仇雪恨。

另外兩個將軍沒有任何表示,選擇了沉默。

唐皇將這十位將軍的態度通過通信符轉給了秦巖。

秦巖看完通信符,心中已經知道這十位將軍想做什麼了。

那三位表示願意臣服於唐皇卻不願意覲見唐皇的將軍,很顯然是想觀望一段時間。

如果唐皇真的平定了所有的屍皇舊部,那他們就真的臣服於唐皇;如果唐皇無法平定屍皇舊部,反而陷入了非常困難的境地,他們就反擊唐皇。

罵唐皇是逆賊的五位將軍,肯定是要討伐唐皇的,秦巖準備馬上對他們出手,而且是越快越好,只有這樣才能震懾住那三位觀望的將軍。

至於選擇了沉默的兩位將軍,秦巖也猜不透他們在想什麼。不過秦巖覺得他們也無法是兩種情況,第一就是觀望,第二就是等待時機出手對付自己。

槍炮領主 看到秦巖拿着通信符陷入了沉思,高長老好奇地問:“掌教?怎麼了?”

“你看看這個!”秦巖將通信符交到了高長老的手中。

高長老看了一眼冷笑起來:“這些傢伙真是不識擡舉,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敢和我們作對。掌教,我們現在就準備人手,把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秦巖搖了搖頭:“不要衝動,現在唐皇剛剛繼位,屍皇的位置還沒有坐穩,我們如果突然離開,天宮四周的屍皇舊部必然興風作浪。”

“那我們怎麼辦?莫非眼睜睜地看着他們活蹦亂跳?掌教,現在只有五位將軍跳了出來,如果我們能迅速將他們鎮壓下去,必然能震懾住其他將軍。”

秦巖早就想到這個問題了,他拍了拍高長老的肩膀說:“這個我明白,不過我們最好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能幫唐皇震懾住那些隱藏在暗中的宵小之徒,又能迅速出擊對付敢反抗我們的五位將軍。”

聽到這裏,高長老苦笑起來:“掌教,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不過高長老剛剛說完這句話,眼中卻突然閃過一道精光。

他剛纔是以正常的想法去考慮一個普通人,但是秦巖不普通,秦巖從他認識至今,做出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意思,他覺得秦巖肯定能想到兩全其美的辦法。

“掌教,莫非你想到辦法了?”高長老睜大了眼睛向秦巖望去。

“有點眉目了,我們晚上動手!”秦巖笑着說。

晚上十點左右,秦巖坐在自己的房間裏,指着一疊又一疊符紙念起了咒語。

當咒語唸完,這些符紙從左到右地飄起,然後變成了一個個假人。

不過這些假人和真人幾乎一樣,他們不但有面部表情,而且肢體語言也十分豐富。

它們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擠滿了秦巖的房間。

在秦巖的指揮下,這些假人從房間裏面一個一個地走出去。

原來秦巖準備使用偷樑換柱的方法魚目混珠,讓屍皇的舊部以爲他們還在天宮四周,其實他們已經開拔出去討伐那五位敢挑戰他們的將軍。

秦巖其實很想使用鬼匠之術縫製人品,這樣的話,這些假人就會惟妙惟肖,即便是天尊後期高手也看不出。

只可惜工作量太大,秦巖沒有那麼多時間,所以只能使用次一點的道術了。

好在這種道術只有屍王以上的殭屍才能發現,其他人根本發現不了。

經過兩個小時的做法,秦巖製作出上萬名假人。

不過爲了迷惑敵人,秦巖在製作自己的替身以及高長老等人替身的時候使用了鬼匠道術。

畢竟他們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不能馬虎。

製作好的假人立即替換下原本的道門弟子,它們有的睡進了房間裏,有的留守在外面看門,而秦巖他們則悄悄地離開了天宮。

爲了以防萬一,秦巖並沒有讓狐小仙跟着他們,而是把狐小仙以及妖族留在了唐皇身邊,如果事情暴露,屍皇的餘孽敢動手,唐皇也好有個幫手。

三天之後,秦巖出現在王煥殭屍大軍的必經之路上。

經過探馬回報,王煥將帶領上萬名殭屍大軍和邱明的殭屍大軍在這裏會師。

王煥在今天夜裏會趕到這裏,邱明將在明天早上趕到這裏。

秦巖覺得這是一個消滅這兩隻殭屍大軍的絕好機會。

在高長老等人的指揮下,道門弟子們悄悄地潛伏在山坡兩次。

嫡子難 對於殭屍大軍來說,過這種幾十米高的山坡雖然如履平地,但是道門弟子全在上面佈置了一個個道術陷阱,只要殭屍大軍敢衝上來,即便不死也是殘廢。 半個小時後,在王煥的帶領下,上萬名殭屍大軍雄赳赳氣昂昂地向秦巖他們走來,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去見閻王了。

王煥此刻雄心萬丈,覺得自己絕對可以打敗秦巖以及那個剛剛上位的屍皇。

原來王煥之所以敢公開對抗秦巖,是因爲他最近獲得了奇遇,實力直接從天尊後期晉升到了天尊巔峯。

他原本想聯合其他四大將軍造反,沒有想到被秦巖捷足先登了。不過他覺得這樣也好,省的他去殺屍皇了,而且這對於他十分有利。

既可以打着討伐逆賊的旗號對付秦巖,又可以在殺掉秦巖之後順利當上屍皇,博得一個好名聲。

就在王煥幻想着可以大展宏圖的時候,他發現天突然變了。

漆黑的夜空中突然升起一朵妖豔的花,這朵花充滿了生命的張力,眨眼間就綻放出萬道光芒,將方圓十里之內照的通透明亮。

看到這奇異的景象,無論是王煥,還是那些殭屍士兵,全部都停下來擡頭向半空中望去。

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王煥以及他的屬下們都矇住了,詫異地在心中幻想着。

突然,王煥感覺到一股危險從花朵上傳來,就在他準備做出防備的時候,花朵上拋射出一根根魂鉤。

這些魂鉤帶着萬馬奔騰之勢,向王煥以及他的屬下鉤去。

王煥反應最快,不但躲過了十幾道魂鉤,而且還護住了他身邊十幾個親信。

但是剩下的殭屍士兵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一隻只魂鉤不是勾住了他們的下巴,就是勾住了他們的四肢,將他們從地面上高高吊起。

剎那間,上千名殭屍士兵淒厲地慘叫起來。

與此同時,埋伏在山坡兩旁的道門弟子們紛紛跳出來,施展出各種道術向殭屍士兵們轟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