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展示一下實力。

再展示一下實力。

給一些刺頭新生們來點下馬威,也為江南武校正名。

如若不來,那麼畢業證就別想拿了。

太毒了!

用畢業證威脅。

雖說對如今的趙信而言有沒有個畢業證影響不大,可是人生總是要追求一下美滿,沒有大學畢業生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遺憾的。

畢業、肄業、開除,區別不小呢!

從萬物空間中取出手機,趙信就看到不少未接電話,其中丁成禮的電話足足有十幾個,丁寧的也有五個,薛佳凝、蘇衾馨……都有打來電話。

「爆炸了爆炸了!」

打開車門的趙信頭皮發麻。

他是真的忘了日子,估計現在丁成禮肯定已經氣的罵人了。

江南武校。

「趙信這小兔崽子到底幹嘛去了!」果不其然,一切就如趙信想的,穿着筆挺西服,胸前還別着胸花的丁成禮氣到罵人,「前幾天都已經提前通知他了,他還在這給我弄么蛾子,他是不是真不想畢業了。」

外面是早就已經站在烈日下,等待着入學典禮的莘莘學子。

由於是第一回統一武道高考的緣故。

武道大學各校的錄取人數都特別多,江南大學的錄取人數就有足足兩千多人,算上武道高考前江南武校的第一批、第二批……

整個江南武校的學生已經有大概三千人左右。

為此,曾經的武道學院特意分成了單獨的校區,搖身一變成為江南武校。

「不能在等了,丁寧,你繼續聯繫趙信,學生會的人跟我出去。」看了一眼時間,已經臨近十點,丁成禮決定不等了。

「好。」

話音落下,丁寧就繼續給趙信打電話,而丁成禮整理了一下西服,帶着武校學生會還教授登台。

「快看,來了!」

「哇,你們快看,那個短頭髮的,聽說是緝妖大隊特別行動處的處長,曾經親手獵殺過數百頭凶獸,解決疑難案件無數,如今在江南武校任職教授呢。」

「那個光頭大漢也是緝妖大隊的,好像是洛城緝妖大隊的副組長。」

「這有什麼奇怪的,江南大學的講師、教授不都是緝妖大隊的么,我就是因為他們才考的這裏,有實戰經驗的老師肯定要比那些只會理論的好太多,要不然我的分數都夠京城第一武校的。」

人群中有個正常身材有些長臉的男同學輕哼,旋即就注意到旁邊有個人在看他。

「你瞅啥?!」

「瞅你咋地?」

那個瞄他的人也是膀大腰圓,絲毫就沒怵他。

「艾瑪,老鄉啊。」長臉男同學愣了一下,膀大腰圓的同學也皺眉,聽了一下對方的口音臉上也不禁露出笑容,「老鄉啊!」

周圍同學:???

不是,你們倆說自己家是哪兒的了,這就老鄉了?!

這一幕就是個小小的插曲,當丁成禮他們上台時,新生中引起的騷動可是相當大的。

「那個學姐長的好漂亮啊。」

「哪個……」

「就是走在最前面那個。」

「你是說她啊,她是咱們武校學生會副主席薛佳凝,後面的那幾個是王焉、白玉、梁志新、龐偉……他們都是學生會的。」

「白玉是哪個?」

「就是那個一看就知道是治癒系的學姐,不過你別想了,學姐已經名花有主,是咱武校二年級生隋心師兄的女朋友,倆人已經同居很久了。」

「你怎麼知道的,你不是新生么?」

「入校之前你難道都不查一下學校的資料么?」男同學皺了下眉頭,抬手抓了一下自己騷氣的金髮,「來之前你總得都了解清楚吧,比如說哪個學姐漂亮,可以攻略。那些可以挖牆腳,哪些是絕對不能碰的,你如果這種情報都不掌握,你還上什麼學啊,回家喂牛吧。」

被說教的同學一臉受教的點頭,道。

「那咱們學校學姐誰好看啊。」

「蘇衾馨啊,火系掌控者,絕對是大美女。江佳,雷系掌控者,那也是顏值巔峰。還有姚仙兒、溫嵐……多了去了,就是這些不太好攻略,咱們還是在自己年紀找吧。」金髮同學嘆氣道。

「為什麼?」

「聽說這些學姐都跟咱們學生會主席有點關係,咱們學生會主席還是個猛人,緝妖大隊能來咱學校任職,都是看他面子來的。」

「是嘛?在台上么?」

「沒有。」

「那有照片么?」

「也沒有。」

金髮男同學微微搖頭,眉頭一凝道。

「此人……嗷不,他不能稱之為人,他神龍見首不見尾,傳言他生有三頭、長有六臂,一個手上長八根手指,牙齒都是鋸齒狀的,當時凶獸襲城時,咱們學生會主席一口一口,吃了足足三十頭都沒填飽肚子。」

「啊?!」

周圍的學生們聽的都懵了,瞪眼湊了上來道。

「這還是人么?」

「誰說學生會主席就一定是人了?」金髮同學搖頭一嘆,「就是苦了那些學姐,活脫脫的美女與野獸啊。聽說,這些學姐都是貢品,就是為了讓那個學生會主席能夠不荼毒天下,要不然洛城當時就沒了。」

「啊?他是當時襲擊洛城的凶獸么?」

「好像是。」

金髮同學也不是特別自信,對學生會主席的情報搜刮的五花八門,他都不知道哪條是真的了。

反正,醜化就對了。

那麼多學姐都跟他有關係,嫉妒啊!

「那……那個學生會主席的名字你知道么?」又有同學低語,金髮同學用力點頭,道,「聽說……其名,趙信!」 老溫倒是一點事情都沒有,還睡的十分的熟,好像這件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

那呼嚕響的不用開門也能夠聽得一清二楚。

我們幾個立刻進去,鄧雲也沒客氣,一腳將他從床上踹了下來!

老溫被摔醒了。

回過頭來剛想罵娘,一看是我們,更加生氣了,一個翻身從地上爬了起來。

當我把剛才的事情跟老溫一說,他連鞋都沒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夏末的房間里。

直接一聲哀嚎,給我們嚇了一跳,不知道的還以為死人了。

等到再過去的時候,夏末已經被老溫的鬼哭狼嚎給震醒了。

雖然鄧雲在一旁着急,她希望能夠趕緊走,去救她哥。

可是我這面肯定要和夏末說清楚,才能夠離開。

「我這是怎麼了?」

夏末猛地從棺材裏面爬了出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她沒有穿着睡衣,而是之前在外面穿着的衣服。

等到爬出來發現是棺材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大叫出聲。

可能是看到我了,猛地一撲,雙腿一夾,夾在了我的身上。

「喂,你這個女人幹什麼啊!」身後的鄧雲看到十分的不願意,居然過來掰開夏末的腿。

夏末的腿又長又直,等到看到鄧雲的時候猛地跳了下來。

「這個女人是誰。怎麼進來我家的?」

雖然夏末像是在問所有人,可只看着我,我也沒做什麼虧心事,可是卻有點心虛。

「喂,你這女人有沒有搞錯,是劉子龍擔心你,所以要過來看一下。不然我們早就去燕京找孔家算賬了。」

「你這邊要是沒什麼事,我們就走了。」

「等會!」夏末叫住了鄧雲,鄧雲也不客氣,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

被夏末狠狠的掰開了。

我有些無奈,果然不應該帶鄧雲過來,兩個女人在一起真是麻煩!

「你們要是去的話,也跟我解釋一下,我現在這樣到底怎麼回事?」

我給夏末解釋了一番之後,她還是比較聰明的,立刻點頭表示不服懂了。

不過懂了之後她開始收拾行李。老溫在一旁看的也懵逼了。

「不是,寶貝,你這是幹什麼啊?我知道我這次做的不好,沒有保護到你,害你差點被壞人帶走,這個怪我,我懲罰我自己!」

說着,老溫果斷的給了自己幾個嘴巴子,打的還比較響亮,夏末一點都沒搭理。

反倒是一旁的鄧雲看不過去了。

「你沒看着別人在旁邊跟你說話呢嗎?」

夏末狠狠瞪她一眼。

「我當然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她上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走,我跟你一起去找孔家算賬!」

要麼說,兩個女人在一起容易打架,實在讓我頭疼。

夏末要去,鄧雲第一個不同意。

一旁的黃勝軍向我投來了同情的目光。

「我們過去是為了正事。你一個大明星就不要跟過來了吧!」

「你有多火你心裏沒點數嗎?你要是去了,我們肯定被發現了,這一路上的狗仔肯定很多,而我們這次必須低調,你知不知道?」

我趕緊讓她們打住。

如果讓這兩個女人吵下去,肯定要吵到很久,也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夠過去。

我跟夏末解釋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和鄧雲一起走,就連黃勝軍也不打算帶着。

多帶一個相當於多了一個累贅。

而且我心裏還是比較清楚的,這次去孔家不適合帶夏末,不僅僅因為之前孔老二的上熱搜的那件事情。

鄧雲有一點說的沒錯,夏末的身份比較特殊,這樣的一個大明星,很容易吸引很多人。

我雖然上了熱搜,但畢竟只是那一個,而且我自認為長的還是很大眾臉的,也就沒那麼擔心了。

在和夏末還有黃勝軍交代了安全等方面的事情之後,我和鄧雲離開了。

鄧雲本來打算開車去,我覺得此行反正是去調查並且救她哥的,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

在聽了我的意見之後,鄧雲也認可了,於是我們兩個買了火車票,準備坐火車去。

火車在前往燕京的路上不時的有點顛簸,我突然想要放水,起身去找廁所,在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一個人!

「誰他媽這麼不長眼睛!」

剛才出來的時候,我看的很清楚,如果不是他堵著廁所門口也不至於被撞,而且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他了。

剛才在出去的時候就一直堵在過道上,被撞了真是活該!

雖然他出言不遜,我還不想對他動手,而且沒必要計較。

「你給我站住!你剛才撞了我,還踩了我一腳,難道你不打算對我道歉嗎?」

我回頭剛想說話,突然感覺渾身一冷,剛才好像有什麼東西過去了……

我立刻感覺不對勁的地方,因為在火車裏面空調的溫度不低,可是剛才確實出現過去的是一股寒流!

我迅速的拿出隨身準備的眼藥水瓶子,裏面裝的不是眼藥水,而是專門的牛眼淚!

這男的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你這是怎麼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