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麼樣,也都是一個下屬而已,他作為皇子,想要有能力的人,只要用心找,有錢,還怕找不到嗎。

再怎麼樣,也都是一個下屬而已,他作為皇子,想要有能力的人,只要用心找,有錢,還怕找不到嗎。

但他從未見過,哪個女人,不,她現在還是一個小女孩的,就能有這樣的魄力,趙乾元對何宜涵更加的欣賞了。

在趙乾元離開京城后,趙乾逸並沒有閑著,當時他就有隱藏自己的一部分實力,就是為了放鬆趙乾元的警惕,現在他果然上當,他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趙乾元以為他已經做好了一切的安排,其實這些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包括何宜涵的病。

自從趙乾逸好了之後,他就開始盯著趙乾元府上,何宜涵他當然是了解的,知道這是給趙乾元賺大錢的人。

當時他還動過拉攏她的想法,後來還是放棄了。畢竟太小了,他覺得拉攏過來有風險。

白雲寺後山,靈汐跟靈籮看的津津有味的,果然呀,還是現實版的好看,比電視劇精彩多了。

「籮啊,你說下個世界是什麼樣的?」已經一連兩個世界都是古代了,靈汐還是有點想念現代的,畢竟好吃的東西有很多,好玩的也多。

「我不知道呀,主人不喜歡這裡嗎?」

靈籮是無所謂的,反正跟著主人就好了嘛。

「你能知道什麼呀。」靈汐點了點靈籮的額頭,翻身下床,「你盯著他們一點,我去看看南空,說完,靈汐就走了。

趙乾元去流火國找神醫,會不會把流火國的人提前給引來呢?

流火國現在的局面還不是很穩定,世家太過龐大,皇權岌岌可危,現在南空的那位大哥還在穩定局面。

但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就能解決這些問題。

要是趙乾元有那個運氣,能跟流離楓搭上的話,對他還真是一個助力。

不過靈汐還是很希望他們能搭上的,因為在後面,他們要是發現自己的貴人並不是來幫他們的,那就好玩了。

靈汐只是這麼想了想,但趙乾元卻是真的跟流離楓搭上關係了,知道趙乾元是來求醫的,流離楓還給他引薦了一下神醫呢。

靈汐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跟南空拔蘿蔔,趁著太陽夠大,他們要趕緊把蘿蔔拔出來,洗好切成條曬好,做成腌菜的。

靈籮看到趙乾元跟流離楓見面,而且看上去還相談甚歡后,就趕緊告訴靈汐了。

靈汐想到趙乾元身上的灰團,沉默了一下,她原本還想著讓南空不要那麼早跟流離楓相認的,但現在看來是不行的了。

要是流離楓真的跟趙乾元成為知己,對他們可是很不好的。

所以在南空十五歲的這天,靈汐躥騰著南空下山去了,白雲寺的規矩是滿了十六就可以下山還俗了,但靈汐找到方丈,讓他出面叫南空下山。

南空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跟著靈汐走了。

走的那天,南空看著白雲寺久久不說話,他很怕,自己這一走,就再也回不來了。

但他又在想,只要自己不回來,不說出跟白雲寺的關係,就沒有人會對付一座寺廟。

靈汐知道南空心中的擔心,在他們走後,靈汐給白雲寺弄了個結界,只要有危險,她就會知道的。

。 咕咚。

定住了。

從四面八方湧來的地獄三頭犬,就那麼莫名其妙的被定在了原地。

「你做的?」

側目回頭的趙信眼眸中縈繞著驚色。

「啊?!」讓人沒想到的是,侯桃兒卻是一臉茫然的眨了眨眼,「什麼我做的呀,你不是讓我跑么?」

???

幾乎是侯桃兒話音落下的瞬間,澹臺浦頓時愣了一下。

他剛才明明……

聽到是侯桃兒口中吐出個『定』。

「真不是你?」

趙信也皺著眉眼一臉的不相信,剛才他也隱約間聽到耳旁傳來個『定』字,而且聲音跟侯桃兒還蠻像的。

「不是我啊。」

侯桃兒眼中滿是真摯的搖頭。

嘶!

還真邪門了。

回頭朝著地獄三頭犬望去,它們確實是被定在了原地,就好似凍結了它們那裡的時空一般。

眼下問侯桃兒,還說不是她做的!

講道理……

侯桃兒說不是她,趙信反而有些相信。

口吐箴言。

那得是何方神聖?

看侯桃兒的年紀就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姑娘,她難道還能成了精了?

不對!

轉瞬間趙信臉色驟然一變,抓著侯桃兒的手腕。

「就是你做的!」

「啊?!」侯桃兒眼中還是那種不知所措的茫然,旋即就看到趙信不停的朝她擠眉弄眼。

「你眼睛怎麼了?」

侯桃兒也學著趙信不停的眨眼。

「是你做的,你承認啊。」趙信凝聲道,「你就別再裝了,這一切就是你做的,你就說實話吧。」

「確實不……」

「趙信,你就別難為人家姑娘了。」就在這時,臉色陰惻惻的廖化走了上來,「不是她做的,你非要讓她承認是幹嘛?是想以此來威懾我和塔卡王,撤走亦或是為你們城區中的市民離開?」

該死!

竟然被廖化這廝發現了。

趙信讓侯桃兒承認就是這個想法。

當時他眼角的餘光注意到了廖化和塔卡王的神態,不出意外他們也是以為這一切是侯桃兒所為。

到底是不是侯桃兒做的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

她得承認是她做的!

能夠擁有這種實力的人,絕對是塔卡王和廖化所忌憚的。只要侯桃兒應下來,借著當時他們倆心中的懷疑,這份事實就可以坐實。

「趙信,你真以為能嚇住我們么?」

廖化噙著冷笑緩步走了上來凝眸低語。

「嚇不嚇住又能如何?」面對廖化的冷嘲熱諷,趙信也凝眸輕哼一聲,「就算不是侯桃兒做的,你的三頭犬現在也已經不能為你所用了,不是么?」

頓時,廖化面色劇變。

他就顧著去嘲諷趙信,卻忘記了這個問題。

「你這腦子也真夠靈光的,還在那得意洋洋,你到底在得意什麼啊?」趙信噙著嘲弄的冷笑,「你的三頭犬已經被定住了,而且……我奉勸你還是識趣一些。會出現這種情況顯然是有高人相助,還是站在我們這一方的。如果是侯桃兒反而還好,至少你能看到高手就在你面前。不是侯桃兒,你現在應該更怕才對吧。藏在暗中的高手,說不定就從哪兒冒出來,嗖……」

趙信的眼眸中儘是恐嚇的神色,猛地伸出手指把廖化和塔卡王都嚇的渾身一抖。

「你們倆的小命就都沒了。」

「呵,還想來威脅?」廖化故作鎮定凝眸道,「藏在暗中的高手,你還真敢說啊,誰啊,你倒是讓他站出來?」

「你有毛病吧?」

趙信忍俊不禁的搖頭一笑。

「虧我還覺得你這個人腦子蠻靈光的,現在你倒是開始自欺欺人了?我多了不說,三頭犬定住沒有?它們會被定住,代表著你難道還心裡一點數都沒有么,現在你還有臉在這這裡跟我叫,你怎麼敢的啊!」

威脅?!

趙信現在算是想明白了,根本就不需要去做這種事。

地獄三頭犬被定住就是證明。

也是事實!

這就足以證明藏在暗中的高手是站在趙信他們一方的,那麼壓力自然而然就到了廖化和塔卡王那裡。

儘管趙信不知道藏在暗中之人是誰。

借勢!

這麼簡單的事情難道還不會么?

「那又能如何?塔卡王乃凡域魔族首屈一指的高手,乃凡域地窟魔族六大君王之一,就算是仙域的仙人來了,在塔卡王面前也不足為慮。」廖化凝眸道。

「誒,你可別這麼說!」

沒想到塔卡王根本就沒給廖化面子,一口回絕。眼眸中縈繞著懼色,緊張的打量著四周。

廖化不怕!

他怕!

他可不像是廖化是個克隆體,就算真的被殺對本體也沒影響。他在這的,可是實打實的本體。

藏在暗中的高手,能夠將十幾隻地獄三頭犬定住。

還是瞬間……

塔卡有自知之明,他絕非敵手。

仙域仙人?!

如果真是仙域仙人來這那就更離譜了。

他怎麼打啊?

他到現在半仙都算不上。

如果他真有仙人實力早就羽化飛升到仙域的地窟去了,幹嘛還在凡域地窟窩著。他還在這,就說明他沒有仙人的實力。

廖化剛才那話,要是將藏在暗中的高手人惹火。

他可要倒大霉!

「廖化,有些話可以說,有些話咱們還是稍微穩健一些。」都不需要趙信出面,塔卡王就已經出言反駁,「我是有些實力,可是絕對無法跟仙人相提並論。」

「塔卡。」

「事實就是。」

噗!

站在趙信身後的侯桃兒噗嗤沒忍住笑了出來,塔卡王反正是臉不紅心不跳,那個藏在暗中的高手讓他感受到了壓力。

他不想以身涉險!

就算現在認個慫對他而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至少,命還在。

他乃凡域地窟六大君王之一。

一人之下,億萬妖魔之上,他有地位、有權利,這樣的魔生他可不想就這樣平白無故的丟了。

「趙先生!」

此時,塔卡王根本就不再去跟廖化商量,眼眸中噙著笑容。

「您最開始的條件是想讓城區中的百姓撤出來,之後城池交給我們魔族,是這樣沒錯吧?」

「是!」

「那這樣,我可以讓我的部下們撤回到地窟,留給你們一天的時間進行撤離,明日的這個時間,我們地窟會接手這座城池,您看如何?」

「好!」

就在趙信應下來時,顧冬好似想要說什麼,又被趙信給攔住。

「既然這樣,就這麼決定了。」塔卡王噙著笑意我微微點頭,旋即凝眸看向一旁,「貝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