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藏走了片刻,他聽見後者並沒有跟上來,看着後面的冰皓墨眼眸之中,竟然閃過絲絲縷縷的不屑,這雖然是激將法,但是對於冰皓墨來說也是很管用的。

冰藏走了片刻,他聽見後者並沒有跟上來,看着後面的冰皓墨眼眸之中,竟然閃過絲絲縷縷的不屑,這雖然是激將法,但是對於冰皓墨來說也是很管用的。

“好了魂,碧,你們不用跟來,哥哥咱們走吧。”

玄魂和冰碧,還想要跟上前去,卻被冰藏一句話給堵了回去,兩人看着冰藏眼中都出現了些許的無力感,冰皓墨知道這並不能賴他們,擺了擺手讓他們先行回去,自己去跟上看看,這傢伙肚子裏究竟買的是個什麼藥。

說實話,今天他眼皮跳的厲害,雖然是兩個眼皮一起跳的,但是這……儘管他不信邪,心中隱隱的不安又是什麼情況……

“哥哥,我說你會感謝我的……”

冰藏輕聲細語的說着,冰皓墨沒有聽清楚,只是知道冰藏在自己小聲的嘀咕着什麼,具體的話語並沒有聽見。

跟着冰藏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長廊,他回憶着這條路究竟通往哪裏,他總感覺這條路他曾經來過……

看着四處打量着的冰皓墨,冰藏並沒有阻止,他知道哥哥一定會想起來的,這就是他們兩個第一次……

“喂!!”

“喂!!!喂!!!”

“喂!你小子!!給我停下!”

冰皓墨兩個健步衝上前去,直接揪住了冰藏的衣領,看着周圍的似曾相識的環境,看着自己手下的那張雍容爾雅的臉,他知道這……

“哥哥,有什麼不妥的麼!?”

冰藏用他那邪氣漫漫的眼眸盯着冰皓墨,但那表情裏充滿了無辜,似乎是他並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着什麼。


“你!!!你來這裏做什麼!!!”

冰皓墨當然知道這裏,這裏可是玄冰一族有名的煉獄,進過這裏的人,就沒有活着出去的,自己當年多少個心腹!多少個好姐姐好哥哥都被冰藏送進了這裏!!他只有在門外無助的哭喊着……

那場景……他還依稀的記得,但現在卻讓他直面這裏……他不能接受,準確的說他還有些慌張。

“哥哥,你在害怕什麼……這裏可比你想象的要好上去許多呢,尤其是這煉獄的地下空間,那裏除了沒有光,真的什麼東西都有,就連……死人相伴都有呢……還是新鮮的……”

看着冰藏一臉邪氣,他知道這裏絕對有情況,但都已經被拉進到了這種地步,現在要回去……

“哥哥不用想着回去了……外面已經被圍上了,哥哥不領弟弟這個情,弟弟是不會讓哥哥回去的……”

“咔嚓!!咔嚓!!”

“咔擦!!咔嚓!!!!咔嚓!”

在那剛剛來過的地方,有着咔嚓咔嚓咔嚓拉動槍栓上子彈的聲音,冰皓墨單憑聲音,他就能聽出來這外面究竟被安排了多少的好手。

“……”

冰皓墨將冰藏輕輕放下,臉上神情未變,他還確實想不到自己有什麼東西是會一見到就退縮的,自己確實也沒有來過煉獄,之前一直想要過來看一看,但煉獄一直都是冰藏在看守的地方……他也沒有辦法進來,現在冰藏如他所願帶他來到這裏,那就去看一看吧,看看自己這個弟弟究竟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哥哥,你一定會驚喜的,甚至會驚訝呢。”

看着冰藏那戲謔的表情,那表情告訴他的就是,一會一定會有好戲看,這……不安的感覺再一次在心頭蔓延。 這道路就快要到達終點了,他還記得那個鐵門,還記得那鐵門之中的一間又一間的房子。

面前的鐵門早已經鏽跡斑斑,整個鐵門已經被赤紅色填滿,準確的說是暗褐色,這就是鮮血凝結的顏色,他能看到那鐵門之上依稀有着什麼人的毛髮,還有着誰的指甲……

他輕輕的皺起了眉頭……

“吱嘎……”

冰藏將門緩緩拉來,做了個請進的手勢,那滿臉的笑容有些請君入甕的感覺。

“哥哥,你能來這裏一趟不容易,弟弟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冰藏頭一回拉起冰皓墨的手臂,有些像小孩子得到糖果一般的,開開心心的將冰皓墨拉進了這個空間之中。

冰皓墨環顧着這所謂的煉獄,煉獄之中一間間的牢房看的他驚心動魄,他記住了那些死在牢房之中的臉,還看清了那些牢房之中的奄奄一息的愁容。

“我真不知道原來煉獄是這樣的……”

“哥哥,這才哪到哪。真正的死亡,是寂寞……”

冰藏悠悠的說着,眼眸之中閃過些許苦澀,像是被勾起了什麼痛苦的回憶一般。

“我記得,你還很小的時候,你就已經在煉獄之中生活了。”

“哥哥,在這煉獄之中,有着你許許多多不知道的東西,像這裏面有着角鬥場,還有着各種奇奇怪怪的場所,這裏也可以被稱爲第二個失樂園了……”

冰藏眼眸之中閃過的情愫更加的複雜,冰皓墨也不再問不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再問下去,這個小傢伙很有可能就會一把掏出槍來,將自己給了結了。

“好了,說說吧,帶我來這,要送給我什麼??”

冰皓墨跟隨着冰藏來到了一個像會議室一樣的房間之中,這房間看起來很小,但實際上卻是大的出奇,整個空間之中牆壁全都是由玻璃組成的,在這些玻璃的背後,冰皓墨能看見那一雙雙不同尋常的眼眸,在那些眸光之中,他知道,這些一定是殺過人的兇惡之徒。

“哥哥,我來問你幾個問題啊,這些問題,我想也是某些人特別感興趣的問題。”

看着冰藏開始賣起關子來,冰皓墨卻是皺起眉頭來,這某些人感興趣,冰藏口中的某些人究竟是誰……!?

就在冰皓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冰藏卻開啓了問答模式。

“哥哥,你去過天空一族……”

“哥哥你在天空一族受過訓……”

“我……”

冰皓墨剛想反駁,卻被冰藏一個手勢給打斷了,看着那食指在冰藏的嘴前晃了晃,冰皓墨感覺整個天空都要炸了,這種事情就是連冰碧和玄魂都不知道,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哥哥你還記得當時是什麼身份麼!?”

“……”冰皓墨緘默不語,他不知道該如何來回答這個傢伙這麼犀利的問題,他知道他確實有把柄落在這傢伙的手裏了,這種事情要是傳了出去,估計玄冰幽不弄死他纔怪呢……

弄死他不是關鍵……他最怕的就是……

“哥哥不回答……那我再問哥哥了,哥哥……你就是那天空一族的狠幽吧……狠幽……恨幽……多麼可愛的名字啊!!”

冰藏竟然笑出了聲音來,自己這個哥哥韜光養晦這麼多年,終於有把柄落在自己手上,他今天就讓他身敗名裂,而且……


“你都知道還問我~幹什麼,你知道我可以不承認這些,畢竟你又沒有什麼證據。你隨便的將事情往我頭上推,有用麼……”

冰皓墨搖了搖頭,但是心中的那種燥熱感又是什麼鬼,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哥哥,你還是太天真了,真的,弟弟我說了要送你份禮物,這禮物還沒有登場呢,哥哥~~你別太心急啊。”

冰藏渾身上下都被邪氣包裹住,看上去就像是中邪了一般,竟然讓心性穩定的冰皓墨,都忍不住的後退了兩步。

“咔嚓!”

冰皓墨聽到這個聲音頓時一頓,但下一刻他看到了地下有個什麼機關被觸發了,地面之上竟然有個明晃晃的洞口,當他再回過神來的時候……

“砰!!!”

是那大門重重咬合的聲音。

“咔嚓!咔嚓!咔嚓!!!”

他慌忙的擡頭看着周圍的牆壁上的鏡面,竟然出現了絲絲縷縷的裂紋,照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整個鏡面會被完全的打破,那麼這鏡面後的傢伙們會被完全放出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哥哥,好好享受我送給你的禮物啊,哈哈,我很期待,我會全程關注的哦……”


冰皓墨一把抓~住那大門,冰涼的觸感在手心之中蔓延,但這冰涼的感覺卻壓抑不住渾身上下的灼燒感……看着那張漸漸遠去的臉,他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完完全全被冰藏這個傢伙騙了,在這裏被軟禁了!!更要命的是,還有着這麼一幫兇神惡煞的傢伙……

“狠幽……”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冰皓墨的大腦整個如同蘑菇雲轟炸一般,不能自已……這種聲線……這種聲音,只有……

“呵呵……呵呵……冰!藏!”

他苦笑着,聲音之中充滿了殺意,牙根咬的死死的,他知道這份禮物真的太貴重了……貴重到,他無力承受……

“涵……你好……“

正如自己弟弟之前說的那樣……這份禮物……哎……

他明白自己心中的不安是從何而來,這真的……

他輕輕轉過身來,看着女子的紅~潤的面容,頓時知道了這是什麼禮物……這真的是他畢生難忘的禮物……

他最怕的東西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突然間渾身上下的燥熱感,讓他漸漸的漸漸的……


殘雪從玄冰幽離開的時候,就知道這冰藏一定會將冰皓墨引到這裏來,她也知道冰皓墨這個大色鬼一定不會放過自己……但那狠幽又是怎麼回事!?天空一族又是怎麼回事……

突如其來的地牢開啓……她當然很想衝出來,面對他,問他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當她看見冰皓墨的那一剎那,身上的燥熱感是怎麼回事?!

殘雪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想要意~淫這個傢伙的想發法,但身上越來越熱,感覺自己都要灼燒起來了,她看着自己紅彤彤的手……她依稀的記得自己在衝出來的那一剎那,那個光球在整個空間之中爆炸……

不會吧……

冰藏你個傢伙!!竟然下~藥!!!!

她目光掃過周圍的這幫傢伙,看着那些個彪形大漢,看着這幫對她虎視眈眈的傢伙們……她微微的闔上了那妖~媚般的雙眸,她知道自己一定逃不掉了……

整個屋子頓時被原本鏡子後面的傢伙們給佔領,衆人叫吼着,像是那遠古的大猩猩一樣,又想那發~情的畜生一般,看着殘雪的眼睛都彷彿要掉出來一般。

她很快就被衆人禁錮住了,每每衆人觸碰她的時候,她的心中都會產生出一絲絲爽意,希望這種觸摸再來的多一些……

她不敢相信這還是自己麼……真不知道這冰藏爲了她這麼一出,究竟是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啊,這等場面……

殘雪被衆人禁錮在那皮革椅子上,看着衆人那種毫不掩飾的侵犯的目光,她絕望了……

衆人剛想上前準備將她玩弄時,一個厚重的男聲卻阻止了衆人。


殘雪猛地睜開眼睛,看着冰皓墨眼眸之中竟然滿是感激和懇求,她希望自己能被他放出去……他很感激冰皓墨沒有讓這幫傢伙羞辱自己……

但在下一秒她的世界崩塌了……

“別把她玩壞了,其他的隨你們……”

聽着那不帶任何感情的話語,殘雪苦笑着,感受着迅速被撕裂的衣服……感受着衆人在自己身上的啃食……她感覺人生都崩塌了,甚至是極爲享受的聲音竟然從她的喉間涌現……

冰藏在一旁的休息室中悠閒地喝着茶,欣賞着,自己哥哥同這殘族最有潛力的潛力股恩愛着,呵呵,真是格外的享受。

“哥哥,我就說你一定會喜歡我這份禮物的,你看看你多認真啊……”

冰藏的眼眸之中全是戲虐,他當然知道冰皓墨爲了治療殘雪當時用了司倫草,而且這株司倫草準確的說是自己給他的……可憐的哥哥還不知道任何的情況呢,真可憐,他看着冰皓墨……眼神裏竟然還有着憐憫。

“哎……真無聊啊。”

“誰!?”

冰藏頓時起身連手中的茶都沒能顧及得上,那茶杯應聲掉在了地上,茶葉散落了一地。

“哦!?我是誰!?你難道還不清楚麼,我說過幫你坐上玄冰一族的族長之位,你答應我的事情呢,而且看起來……你還有點小情趣啊……”

聽着那虛空中的聲音,冰藏微微皺了眉,今天這麼順利的一天,竟然讓這種事情掃了性質,真的是讓人感覺不爽。

“別鬧情緒了,人家這邊處理完了,我這下一任的族長還在你們這該死的玄冰一族中困着呢,你能不能把事情辦利索了!!”

“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